刚刚更新: 〔我的女装成长日常〕〔S级热搜:修仙大佬〕〔联盟:我真不是绝〕〔累!病娇徒弟要黑〕〔大唐:开局被骗婚〕〔神算:开局拒绝女〕〔从前有座镇妖关〕〔赌石小子〕〔我竟是李火旺病友〕〔修仙从转生成猫开〕〔神奇宝贝之超神训〕〔夺心契约:陆先生〕〔头号战神叶锋苏凝〕〔在偏执傅少身边尽〕〔我总出现在命案现〕〔蜀山执剑人〕〔三国:我在江东做〕〔新婚夜,带千亿物〕〔逆天萌兽:绝世妖〕〔团宠农门女将军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从大道争锋开始 第八十五章 金丹(大章)
    过的几日。

    雷声渐渐平息,但却有一种无形的诡异力量在蔓延。

    方圆三里的草木渐渐在枯寂。

    唯有一棵在神庙不远处的古树瑟瑟发抖。

    “几位道友,还请救我!”

    发现有几道灵光靠近,那妖灵立刻幻化出身形,对前来的姜元辰几人深深一拜。

    这位妖灵千余年来被历代黎山山神的神光洗礼,身上已经沾染了几分神位威,普通的小神属神无法靠近。

    再加上之前为避开雷劫,玄冲专门给他布置了几重阵法帮他隐藏气息,不被波及,但也困住了他。

    一块玉令飞出,解除了四周的阵法。

    姜元身眸光一动,身上紫气弥漫,打量一会,三两下抱起这颗古树,双手灵光一转,便将其扛起。

    “道友,慢点,小心些。”

    那妖灵颤颤巍巍的看着自己的本体远离了危险区域。

    既松了一口气,又心疼自己损失掉的修为。

    植物类妖灵轻易不能离开扎根之地,尤其是他这类修为不到家的树类妖灵。

    之前被玄冲的丹劫吓得瑟瑟发抖时都坚持了下来,现在却是非搬家不可,让他无比心痛。

    “行了行了。”

    姜元辰无语,在一种小神的带领下选了一处灵华之地便将这种古树重新栽下。

    而后手腕一翻,将两枚丹药捏碎,一股浓郁的灵力便钻入地下,给妖灵恢复了一些元气。

    妖灵再次拜谢,树身一阵颤动,片刻后清光闪烁,一节树枝便脱落下来,被他送给姜元辰。

    “这是我这百年来用神光凝结的枝丫。”

    虽然他自身修为不强,但被乐黎山山神的神光侵染的多年,这一截枝丫倒是和初等的神器差不多了。

    姜元辰拿在手中,能够感受到一股神圣而浓郁的生机蕴含其中,让人神魂一松,有些安宁和养神的功效。

    余方和其他神灵的注意力却不在此处。

    他们都紧盯着上方。

    乐黎山山顶,异状更加明显了。

    山神神光几乎都被磨灭了,一股怨气和极寒之力不断不断向外扩散,四方灵机也被搅动得厉害,天空也压下一重厚厚的乌云。

    神庙之中,玄冲神色冷静。

    一只巨大的紫金色丹炉在半空中慢慢盘旋,其内熬炼着一炉金灿灿的灵液,里面不仅有各种珍贵的元气,还有许多灵药。

    若是普通修士来喝上一口,脱胎换骨算不上,但洗涤肉身,增加修为却是效果奇好的。

    玄冲就盘膝坐在金液中,双目紧闭,面上似乎有极为痛苦之色。

    虚丹上云纹已经逐渐凝实,但迟迟不能找到契机,破虚成实,那抹最后的不朽金意仿佛不存在一般,无法感应,无法融于自身。

    “罢了!”

    暗叹一声,玄冲似乎有所明悟,张口吞下这几个月来辛苦炼制的解毒丹。

    丹药入体的刹那,曜阴血毒与天樾花,炀恶之水三种剧毒相互碰撞,剧烈的毒性让玄冲七窍流血,而气海之中,紧紧被紫霞神通封锁住的虚丹屏障也蓦然被撕开一个口子。

    玄冲无动于衷,任凭毒**错,只是运转功法,慢慢感悟金丹之道。

    虚丹在三种剧毒的对撞中渐渐被侵蚀,一股异力似乎在疯狂瓦解其中的灵蕴。

    玄冲知道,若真是被这些剧毒侵染到核心,他这身修为也算是毁了。但越到这个时刻,他反而越是冷静。

    这就要看他是先突破金丹,还是先被这毒气侵染了。

    玄冲原本是可以等血毒解掉才慢慢突破金丹的,但他冥冥有感,这一劫若要彻底渡过,非要如此做不可,而且要成就金丹,这个时间最好。

    仿佛错过了这一次,心中那股无暇之意就会散去,金丹的品质会下一个等阶不说,怕是百年之内,都无法冲破金丹了。

    这股感觉很奇妙。

    也不知从何而来,但修行者的直觉往往很敏感,尤其是这种事关道途的第六感。

    积攒了不知道多久的血毒慢慢从身体的各处内脏中流淌了出来,清灵的修士之躯罕见的有丝丝缕缕的恶气漂出,把玄冲神上的神光也险些扑灭。

    这其中,有些是因为天越花和炀恶之水的毒性相互克制排斥出来的,有的则是血毒侵染肉身,肉身腐朽的反应。

    经脉在渐渐萎缩溃烂。

    玄冲面无表情的吞下几枚蕴养肉身的丹药慢慢和这几味毒药耗着,功法运转间,将整炉金液渐渐炼化,修复着损伤。

    时间一日日过去。

    神庙之外被几种余毒扫荡得寸草不生,那些富含灵气的土壤也渐渐变得贫瘠恶劣起来。

    一层薄薄的禁制光幕在天穹上升起,姜元辰,余方和诸位地神属神净化着扩散出来的异气。

    天空乌云密布。

    雷云在翻滚。

    神庙之中的玄冲仿若未觉,漫漫紫气将他包裹起来,半空中仿佛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太极图。

    两色旋转间,有雷霆声轰鸣。

    “雷?”

    玄冲睁开眼,灰白的面色,他微微一笑。

    “时间到了。”

    当即放开体内的束缚,重重阵法被解开,他张开怀抱,迎接这场雷劫。

    第一批雷霆滚落,青紫色的电光仿佛要将苍穹劈开一个窟窿,刹那间的光芒整个乐黎山照个通透。

    山石化作齑粉,土壤草木俱为飞灰。

    第一道雷霆落下。

    玄冲只感觉一片酥麻,仿佛是洗了一个雷澡,身上异气瞬间去了一半。

    金紫色丹炉仿佛也活过来了一般。

    炉身灵机颤动,似乎也在吐纳一般,接受着雷劫洗礼。

    “果然是雷劫。”

    有人低声道。

    几位神灵退得极远,感觉着这雷霆之威,有些震撼的看着雷霆落下,由稀疏到密集,渐渐形成一片雷瀑。

    “师兄不是有神位加持么?为何还会有……”

    余方龇牙,心跳加速,脸上涨红。

    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一旁的姜元辰却是摇了摇头。

    “师兄毕竟走的是仙道,之前便将神印格位卸下了,三灾九难必然是要渡过的。”

    不过这般想着,却想到了自己的劫数,暗道:“我修为日深,日后也要渡劫,也是要早作准备了。”

    几道雷霆大打得极偏,轰然一声滚落在他们站立的山峰之旁。

    “诸位,且将周遭生灵地脉护持一番。”

    一位属神望着滚滚落下的雷霆,有些忧愁道。

    神灵有天地垂爱。不用渡劫,气运垂青,寿元悠久,简直是好处多多,但姜元辰师兄弟两人却并不在意。

    神道看似福泽慕人,但也依赖于山川地脉,万灵香火,远远不如仙道修持己身那般威力集于自身,逍遥自在。

    何况灵州的神灵与雷州那些先天神灵不同。

    他们是由道宗掌握的山河金印册封,生死也好,修行也罢,都在道宗的一念之间。

    余方这些年也交了些神道朋友,曾经也羡慕过神道的优厚,但相处久了就发现处处都是束缚。

    稍不注意,便有倾覆之忧。

    而且绑定太深,因果难逃,凡俗中有许多国运之神就是在朝代更替时无法挣脱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覆灭。

    “那位神灵修为不错,功德快已经圆满了,师兄此次渡劫之后,神位估计是要传给他的。”

    余方点头道。

    在属神的主持之下,道道神力汇聚,慢慢融入地下,将扩散出来的雷霆之威渐渐消除,恢复这大地的生机。

    “他在乐黎山根基已深,当初上一位山神晋升之时,他还差上一些,门中长老看他可堪塑造,便暂时将山神主位空着,就是给他留着的。”

    姜元辰知道的更多。

    其实他来乐黎山暗中就有一个任务,算是对这位神灵的最后考核。

    ……

    不朽金意一转,虚丹上的裂缝仿佛一点点的在愈合,但雷霆和毒性却纠缠不休,似乎已经腐朽了内中精华。

    一道幽暗神雷轰然从九天之上落下,似坠落疾驰的流星,毫不客气的砸下。

    玄冲紫霞宝衣神通险些不稳,本命丹炉虚影膨胀数倍,将他护持在其中,但玄冲依旧喷出一口鲜血,血液暗红,其中还有缕缕电光闪烁。

    内外交困。

    此时说的便是玄冲的状况。

    浑身精气仿佛都要被损耗干净,虽然有丹药补充,但他本身的元气将近枯竭,有些杯水车薪之感。

    抬眼看了看雷云。

    雷霆汇聚,空气凝缩,天地都仿佛安静了下来,乌压压的堆积在乐黎山山鼎,玄冲仿佛触手便可以接触到。

    天地静默。

    万物无声。

    只有不经意间满溢出来的丝丝雷光在诉说这危险。

    “轰!”

    就在众人屏住呼吸的刹那,一连数十道天雷滚落,雷声轰鸣,声震九霄,天河倾泻,末日天变。

    方圆数百里劫被惊动。

    凡人也好,修士也罢,皆抬头来看,只见天空黑云翻滚。

    那电闪雷鸣间,巨大的云团快速旋转,一直在压低,似要和大地相合。它们堆砌在众人头顶,仿佛下一刻就要择人而噬,让人心下悸动不已,不知吓哭了多少孩童。

    有些人甚至跪付在地,虔诚的向天祷告,用来缓解内心的惊惧。

    庞大的黑云在快速旋转。

    而那中心之出正是乐黎山。

    雷劫的威压让空间都有修扭曲了,如墨的雷霆,仿佛化作无边虚空之刃,触之即伤,碰之则亡。

    这是最后一批,也是雷劫威力最强的时刻。

    紫府之中,慧剑轻颤。

    “原来如此。”

    就在雷霆落下的刹那,三种相互克制的剧毒诡异的相互纠缠在一起,对玄冲将要转实的金丹发动了最后的攻击。

    看了看手掌,上面焦黑一片,有雷霆的烧灼和血毒侵染的痕迹。

    玄冲眸中冷静依旧。

    他袍袖一甩,残破的衣袍在狂风中猎猎作响,如同一张饱经沧桑的旗帜,离开神庙的庇护范围后,他站在山巅凝眸片刻,却大笑一声,直起一道剑光,往雷云深处冲去。

    剑光和雷光交错。

    一抹亮堂堂的紫色穿梭在雷霆之中,虽然不断跌落,但又转眼冲了上去,像一只扑火的蝴蝶,顽强而有倔强。

    “呼——”

    余方面色有些苍白。三灾九难,竟然如此凶险么?他感觉若是自己挨上这么一道,估计已经归西了。

    “劫数因人而异,你担心个甚么?”

    一道声音出现在两人身旁。

    姜元辰和余方都吓了一跳,法宝已经下意识的拿了出来,身上法力汇聚,险些轰出几道神通法术。

    “魏长老。”

    眼见来人是魏宏,两人这才送了一口气。

    姜元辰比余方警惕些,不经意间多打量了魏宏几眼,被魏宏一巴掌拍在肩膀上,顿时痛的微微呲牙。

    “你这小子!”

    “长老。”

    一个扭身,姜元辰面色有些扭曲的的挣脱束缚,摆出一个笑脸,吸着凉气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弟子都没发现。”

    魏宏没理会两个小的,只是负手凝视着雷云,看不出什么表情。

    远处。

    有两人连忙停下了飞遁,落在一个山头上。

    “师兄?”

    “我们回去吧。”

    一人深深往这边看了眼,叹道:“应该是太虚道宗的弟子,那位魏长老都出动了,看来来头不小。”

    “如此浩大的金丹劫数,是谁在渡劫?没听说太虚道宗……不对!”

    旁边那人皱了皱眉,真准备说些什么,突然语气一顿和另一人面面相觑。

    “莫非是那位玄冲!”

    他才多少岁啊!

    两人重重的喘息了一口气,不敢在此地停留,转身便走。

    玄冲在太虚道宗身份特殊,被看的极重,又有那位魏宏在旁护法,他们多在此地窥视片刻,怕是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果然,等这二人离开后。

    “算你们跑得快!”

    一位八代弟子的身影蓦然从一旁现身,看了看他们的背影,冷哼一声,这才有消失不见。

    见到这两人出现。

    周围窥视探查的目光一下子收回大半,剩下的也隐晦的许多,不敢流露出些许恶意。

    灵州毕竟是太虚道宗的地盘,不仅附属宗门多,神灵也是打堆,他们非常担心表现出不善之意,会被太虚道宗的人围殴。

    玄冲并不管下面诸事,快速游走穿行于雷霆之间,一口精血从嘴角溢出,剑光刹那无比璀璨,他立在雷云风暴之下,抬手一挥,生生劈散几道雷霆。

    “轰!”

    “轰!”

    “轰!”

    这一举动仿佛激怒了劫云,十几道水桶粗细的紫黑色雷霆轰然落下,那一刹那之间,似乎是另一个“太阳”爆炸,哪怕只是余威,也几乎将乐黎山化作一片雷海。

    姜元辰抬眸去看,只见乐黎山雷光不绝,土壤不存,山石不在,似乎凝结成了一整块巨大的雷晶。

    “雷劫停了!”

    忽的,有位神灵惊喜的大喊。

    可谓是喜极而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我一个治疗术下去〕〔反派:被逐出师门〕〔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