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心海传说之染魂者 第5章 许浩源的身世
    “喂?许浩源啊!想我了没?”

    薛岱山并没有在更衣室出现红酒的事情上纠结,快速翻找出手机后,靠着藏着两人的柜门打起了电话。

    “你小子去哪了,怎么不接电话!”

    电话另一头传来了许浩源声音,听语气貌似夹着个人情绪。这也难怪,毕竟打了三十多个未接电话。

    “班长大人跪着求我跟她组队,没办法,美女相邀,盛情难却!”薛岱山背靠柜门,吹起牛来从不打草稿的本质显露无疑。

    “呵呵!”许浩源冷笑一声,表示自己不想听对方吹牛。他对薛岱山太了解了,这种情况反着理解就好。他怕吵醒还在休息的芊灵,特意来到窗边,并将自己的声音压低。

    不只是许浩源,连躲在柜子中的黛兰也识破了薛岱山,俊俏的脸上露出一丝鄙夷。就这种嘻嘻哈哈的说话方式,绝对是自我吹嘘无疑了。可就在她对薛岱山为人打标签的时候,便听到对方将声音一沉,那严肃认真的模样简直换了一个人。

    “你打这么多电话,出什么事?”薛岱山一改插科打诨的语气,沉声问道。

    他清楚许浩源的性格,很少主动去联系他人,也不会在通话无果的情况下连打这么多电话。尤其对方还把声音给压低了,这显然不正常。换做以往,许浩源那家伙铁定会在他自鸣得意的时候拆台,顺便斗上几句嘴。

    许浩源见对方正经起来了,回头看了眼还在病床熟睡的芊灵,小声将自己无意救下芊灵经过诉说一遍。“事情是这样……”

    医院病房之中,许浩源对着手机整整说了近二十分钟,才将一切原原本本地梳理给对方听。薛岱山也是静静倾听,没有出声打扰。他一边应和几声,一边闲来无事地在更衣室中走动,时不时手贱地把衣柜百叶窗当做琴弦上下拨动着。

    衣柜之中,黛兰听着那指甲划动木板的刺耳之声,脸色明显有些不耐烦起来。要不是担心打扰到岳离,她早就冲出去对着薛岱山就是一阵暴揍。她双手捂住耳朵,脸色微微狰狞,一直在内心中不断告诫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一定要忍住……

    至于岳离,他的脸色苍白,思绪早已飘离到黑龙与红岩熔狼的战场上。此刻的黑龙早已被打得节节败退,落败只是时间问题,但他还是苦苦支撑着,为其他同伴的行动争取时间。

    “大哥,你在街上捡妹子的概率,堪比我在更衣室遇到陌生人的袭击,你也不想想……”

    薛岱山言语中调侃之意十分明显,显然是不怎么相信对方所说的内容。可还没等把他说完,躲在衣柜之中的黛兰实在忍不住了。尤其是她从岱山口中听到“陌生人”,“袭击“”这几个字眼的时候,便笃定自己被发现了。

    只见黛兰用力将门朝外猛地一推,“嘭”的一声闷响随之而来……

    薛岱山只觉得眼前黑影闪过,紧接着,晕眩伴随着疼痛而来,让他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在他失去意识的那一刻,那还中闪过一个念头:陌生人的袭击?还真出现了?不对,凭什么我是种展开?这不公平……

    “岱山?薛岱山?你小子怎么了?”

    许浩源听到对方将话说到一半就没了动静,心中顿感不妙。因为他还从手机中传来了一声撞击声,还有手机掉落在地的声音,这些声音让他想到了什么?当即语气一冷,说道:“我都说过多少遍了,打电话记得看路。你每次都不长记性,你看看,又踩空了吧!”

    嗯?没回话?看样子又摔懵了!

    许浩源看着手机界面正显示通话中的图标,心中一阵无语。自己这位好兄弟除了坑人外,就没一点靠得住的。就在他打算挂断通话的时候,手机中传来他从未听过,但听起来十分亲切的女子声音。

    “您拨打的机主已昏迷,请稍后再拨!另外,等他醒来转告他一声,这次撞到我算他倒霉,别让我再看到他。”黛兰强行忍住内心的暴躁,拿起掉落在地,用一种极为亲切柔和的声线回复道。

    “他昏迷了?”许浩源有些纳闷。怎么摔得这么还重?薛岱山这家伙没长眼睛吗?

    “没错!被我撞的!”黛兰如实说道。别看她将语气伪装的清甜可人,但言辞中的御姐范还是不自主地流露出来。

    “喔,那我打错电话了!我跟他不是很熟,再见!”

    许浩源连忙将手上电话挂断。他这边照顾一个芊灵就很麻烦了,至于他的好兄弟,相信那位说话亲切的小姐姐不会不管的。人家声音这么甜,内心一定如天使般纯洁善良……

    他放下手机,漫步到窗户前,眺望心海白沙的方向。阳光照耀下,他依稀看到这位好兄弟在向他道谢。

    岱山,不用谢我,谁让我们是好兄弟呢!想必你也是为了跟小姐姐独处,才故意装晕的吧!

    “嘟嘟……”

    黛兰听着通话被挂断的提示音,脸色浮现一层阴霾。她看了一眼长椅上躺着的薛岱山,发现对方迷迷糊糊的,正揉着脑袋坐起身来。她连忙上前,在其脖子上补了一记手刀,使之安然睡下。

    “如何?套出什么情报没有?”岳离呆坐在长椅上,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声音也有些虚弱。在不久前,他的魂灵黑龙测底落败,被那只红岩熔狼撕成了碎块,精神力也因魂灵散去损耗大半。

    “没有,对方察觉不对,直接挂断了电话!”黛兰默默叹了口气。本以为此次任务被那只红岩熔狼打搅之后,他们可以借薛岱山的通话顺藤摸瓜,查探一下那位名为许浩源神秘少年。

    可事实证明,是她想多了。对方不仅实力强,连警觉性都这么高,察觉到通话有异,立刻挂断了电话。

    岳离来到薛岱山身边,将其上下打量一番,并没有在对方身上察觉到任何魂灵的气息。“这是不在乎自己手下的死活了吗?那少年也真够狠的!你说他们会不会是暗鸦集的人。”

    “许浩源我不清楚,不过这家伙应该是普通人。或许连自己被利用了也不知道。”

    黛兰示意岳离看着点薛岱山,自己来到一侧,举起右手在通讯耳机上轻点一下,低声说道:“言若,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心海市第三儿童医院的二号楼天台上,言若依旧身穿着粉色护士服做伪装,趴在水塔的阴影下,拿着一个望远镜,时刻监视着许浩源所在的病房。

    她听到黛兰的语音,回复道:“正在,监视!不过,刚刚见那家伙,来到窗户边,对着心海白沙方向,笑了一下。奇怪?鬼怪?不对,是什么来着!”

    “你是想说,诡异?”黛兰十分贴心地补充道。她知道言若患有十分严重的和语言障碍,说话停停顿顿不说,还经常在某个词上卡壳。

    “是的!”

    言若嘟着嘴,似乎对黛兰的提醒很不服气。只要给她点时间,她就能够凭借自己想出来这个词,就像大魔王许医生说得那样,只要努力就能克服一切。

    等等,许医生?

    言若似乎想到了什么,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她连忙对着纽扣通讯器说道:“兰姐,大魔王,他叫什么来着?我记得也姓许,许什么?”

    “你说大魔王?等等,我去问问!”黛兰一时间想不起来,于是先示意言若不要着急,免得越急就越说不出话来。随后,她转头对着一旁闭目养神的岳离问道:“哎,自闭的,大魔王的名字叫什么”

    “许浩渊!还有,我的自闭症早治好了!”岳离不耐烦地瞥了一眼黛兰,继续坐在长椅上假寐。

    “大魔王的名字是许浩渊。嗯?许浩渊,许浩源,他们不会是兄弟俩吧!言若,你快跑,别被抓到了!”黛兰起初还没意识到,等到她将名字重复一遍后,连忙大惊失色地提醒道。

    “明白,我这就,哎呀!”言若似乎非常害怕那个所谓的大魔王,没等她的兰姐出声提醒,转身逃跑时,一头撞到了水塔上。

    “你,没事吧!”

    黛兰语气流露出关切和紧张,生怕言若会出事。她知道言若虽然22岁了,但心思不够缜密,一些行为方式还跟个孩子一样,最让人放心不下。

    刚才的那声动静听着有些耳熟,与她开门撞到薛岱山的声响差不多。不过,言若的声音清脆些,应该是撞到了什么金属。

    “没,撞水塔了!”

    言若揉着脑袋起身,认准方向后,仓皇逃离。她一路上行色匆匆,顾不得换下身上护士服,出了电梯就往院门跑去。

    跑着跑着,她停了下来,因为一道十分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这道身影犹如晴天霹雳,让本就不知所措的言若彻底慌神了。她呆立在原地,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前方。

    这家伙怎么会在出现这里?要不要通知兰姐?我,我该怎么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塞一天冰块不可以〕〔仙医佳婿〕〔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上门王婿叶凡〕〔美漫从五级变种人〕〔我杀怪就能变强〕〔我儿明明是纨绔,〕〔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