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表白你不接受,我〕〔让你看一眼,没让〕〔激活帝王系统,开〕〔因为谨慎而过分凶〕〔惊悚游戏:我家祖〕〔直播卖功法,我开〕〔摆烂世子挂机三年〕〔高手下山,我有九〕〔乡村妖孽小傻医〕〔因为怕死只好多谈〕〔黄仙讨封,我告诉〕〔抗战:百倍返现:〕〔让你重生炼小号,〕〔帝国第一驸马〕〔人皇至尊〕〔这个出马仙有点强〕〔木叶:这个忍者浑〕〔联盟之魔王系统〕〔方天成沐云初〕〔陆七权奕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心海传说之染魂者 第36章 正义的执行人
    月色之下,灯火阑珊。许浩源与薛岱山于街口路灯下告别,打算回到各自的住所。

    这一天下来,不论是许浩源,还是薛岱山,都感到身心疲惫。尤其是最后与那些孩子们的告别游戏,更是让他们恨不得早点回家睡觉,好在曙光的护工们即时赶来,将那些精力旺盛的孩子接回孤儿院。

    薛岱山转身离开之际,恍惚之间看到对面街口立着一道黑影。等他驻足回身的时候,那道黑影闪了一下,便消失不见。他揉着眼睛,定睛看去,发现街道口人来人往亦如往常。他有些疑惑,正欲询问许浩源是否发觉异状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早已离开。

    “果然是累了,这都精神恍惚了!”薛岱山呢喃,摇着头转身回家。就在他转身的刹那,一道黑影从在往来人群接踵的人影间穿梭,直奔许浩源离开的方向。

    许浩源的家住在十七楼,需要乘坐电梯上去。他如往常一样,按下电梯上的楼层按钮。电梯启动,灯却灭了。一道黑色虚幻,不见五官的迷糊人影在许浩源面前站立。许浩源面对着眼前人影,没有惊叫,也没有紧张。黑色人影不解,打量起镇定自若的许浩源,似乎在疑惑对方为何如此静定。

    可就是这么一看,给黑色人影整无语了,眼前的少年居然靠着一侧墙壁睡着了,压根就没注意到他。他有些不甘心,伸出虚幻得犹如水墨画的手臂,在少年眼前晃晃,似乎在验证对方是否真的看不到自己。

    或许觉得自己被无视了,黑色人影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最后忍不住将手搭在对方肩上。许浩源若有所觉,睁眼发现电梯门已经打开了,睡眼惺忪间朝着黑色人影道谢,随后出了电梯门,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不行,太困了!居然把邻居家的大黑狗看做人!”

    许浩源打了个哈欠。他貌似看到了一个黑影,虚幻得犹如一个鬼影。不过,他很快就在心中排除自身遇到灵异的选项。

    黑色人影微微愣神,似乎对许浩源的变现有些惊诧。他望着许浩源的背影,再一次虚幻身形。

    许浩源回到家,特意在门口看了眼时间,发现才晚上十点。他拿出钥匙开门,发现房间内一片黑暗,想必是自己哥哥又在疗养所的加班!许浩源想了想,拿手机发短信询问对方今晚是否回来,也不管对方回复没有,直接洗漱准备睡觉。

    他摸黑来到浴室,眼睛半睁半闭地望着镜子刷牙。也就在这时,他身后隐隐升腾起黑雾,倒影在镜面之上,缓缓汇聚成一道人影。这一变化显得如此诡异,许浩源有所察觉,停下刷牙的动作,叼着牙刷开始伸手往一侧胡乱摸索起来,嘴里还含糊道:“又忘记开灯了,这黑漆漆地什么都看不到!这浴室当初是怎么设计的,开关这么远!算了,都养成肌肉记忆了,干脆摸黑洗吧!”

    黑色人影再次无语,心想这小子的心怎么这么大,就不能尊重一下他吗?

    许浩源刚洗完脸,身侧突然亮起一抹光芒,微光将黑色人影的身形映照出来。可许浩源没功夫去理会,目光紧盯着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着薛岱山的来电提醒。他有些疑惑,直接出了门,随手将黑色人影锁在浴室内。

    他按下接通键,没等将手机接近耳廓,就听到薛岱山大声而又绝望的咆哮声。“许浩源,我活见鬼了!我这边……唉,算了!你那边情况如何?”

    “岱山,你怎么了?”

    许浩源听着手机另一头传来的胡言乱语,脸上满是问号。他被薛岱山这么劈头盖脸的一吼,睡意瞬间消退不少。他见对方有些语无伦次,只好冷声说道:“有什么话,你就不能好好说吗?什么叫活见鬼?”

    “我刚才想恢复手机资料来着,结果手机里的东西都不见了!”

    “被千雪删了吧!”

    许浩源很反感对方在手机里的大喊大叫,特意将手机音量调低,也没什么兴致与对方聊天。

    “不是,你打开手机相册看看,看看我让你存的照片还在不在?”

    “你等着!我看看!”

    许浩源带着疑惑,翻看起相册里的照片。他的平时不怎么拍照,划过几张先前拍摄的烧烤晚会的合照,就该轮到薛岱山偷拍千雪的那几张图了。可他反反复复地翻找许久,就是看不到那几张照片的痕迹。

    难道真的见鬼了,他连忙翻看回收站,那里也没有。没办法,他打开聊天软件,看看他与薛岱山小号的聊天记录,结果显示账号处于退出状态。等他重登账号翻找聊天记录是时候,发现聊天记录消失了,同时好友列表里面多了一个卡通猫猫头,昵称是冰儿的账号。

    许浩源手指轻点,对着这位陌生好友提出疑问:“你是谁?”

    “正义的执行人,冰儿!”这位名为冰儿的账号回复得很快,似乎一直在线等许浩源发现自己。“你们偷拍雪儿妹妹的照片,包括本地与云端的聊天记录,已经被我删除!嘻嘻!”

    简单介绍自己后,这位冰儿再次发出一段文字,并发出数张表达胜利的表情包,弄得许浩源一时间不知如何回复是好。在这时,手机里再次传来了薛岱山的声音。

    “浩源,你怎么不说话啦!是不是也见鬼了?”

    “是啊!”许浩源应和一声,语气带着浓浓疑惑,问道:“这个冰儿是谁?”

    现在的他终于明白见鬼是什么意思,感情手机被人入侵了,删掉了薛岱山的珍藏。

    “我怎么知道!估计是千雪找的人!”薛岱山想也没想,直接脱口而出自己的猜测。随后,他的老毛病又犯了,略带猥琐地嘿嘿一笑。“冰儿,多么好听的名字。这名字一听就知道人长得不赖!我明天要去千雪那里旁敲侧击一下,你作为兄弟……”

    许浩源不听薛岱山继续胡扯,直接挂断通讯,任由对方对着挂断的手机磨嘴皮。薛岱山也是个人才,对着挂断的手机说上一通后,越想越觉得自己气不过,打开那位冰儿的聊天界面就开始文字对线。

    曙光孤儿院的寝室内,芊灵从上方床铺探出脑袋,望着对面正在傻笑的千雪,无语道:“你这是鬼上身了,这么晚还不睡?一个人对着电脑傻笑什么?”

    “没什么,聊天呢?”千雪头也不回,只是朝着身后摆摆手。两人的床位都是上床下桌,以对方的角度自然能够看到她在做什么,因此不作多余的解释。

    “聊天?”芊灵有些狐疑,利索地爬下床,来带千雪身后站立。她倒要看看这个平时高冷话不多的家伙,究竟聊什么才能笑成这样?这都快抖成多动症了。

    “你在跟薛岱山聊天,不对,你们这是在对喷!是他惹得你?还是你惹得他?”

    芊灵见千雪专注于聊天界面上的唇枪舌战,根本没时间搭理她,也只好默不作声地旁观起来。等她看到对方聊天界面边上还运行着一个名为图片抓取的小程序,整个人都震惊在原地。这年头居然会有人为了网上斗图,专门写个爬虫去抓表情包。她耐着性子看一会儿,觉得这两人线上对喷没什么意思,便打着哈欠上床睡觉。入睡前,她还特意吩咐一句。“你悠着点,别折腾太晚,明天还有正事!”

    “放心好了,再给我十分钟,我写个自动语言应答程序出来!”千雪伸着懒腰嘿嘿一笑,双手交叉活动手指后,开始敲打键盘编辑起新的程序……

    对于那位神秘的冰儿,许浩源与薛岱山的反应迥然不同。许浩源觉得对方出手删除聊天记录,想必是知道他保存图片是薛岱山那小子的主意。于是,在许浩源道歉后,不再去理会这个冰儿。而那位冰儿倒也大度,表示理解之后便不再继续打扰。可许浩源哪里知道,这位话不多的正义执行人正在与暴躁的薛岱山在线对喷。

    等到许浩源处理完薛岱山与冰儿的事情,他的困意又一次袭来,连忙回到自己房间睡去。期间,或许是因为太困的原因,恍惚间似乎看到了一个黑色人影,但他没有去理会,对他而言,没有比好好睡上一觉更重要了。

    黑色人影在房间之内晃荡许久,终于找到许浩源所在的卧室,面对紧锁的房门,他直接视作无物,穿门而过。他悬于高空,居高临下地看着熟睡中的许浩源。他想不通,为何许浩源一个心意境的高手,会对他的魂压视而不见。刚才的一些举动,似乎并不是有意为之。

    难道说,对方真的是刚刚学会召唤魂灵,可初学者又为何会有心意境的心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黑色人影带着疑惑缓缓落地,周身萦绕的黑气逐步收拢于体内,一个年迈老头的形象开始显露出真身。他来到许浩源的身边,伸出苍老枯槁的手掌隔空一按,一股魂压弥漫而出,向着毫无防备的许浩源而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萧逆天新书九转吞〕〔李二重生之天下无〕〔被渣后她拿了女主〕〔苏玥马强马老二〕〔文轩体育课器材室〕〔都市悍贼〕〔最近最火的10本书〕〔1V1双处H整夜不拔〕〔网游之颠覆神话〕〔妖孽小道士〕〔重生回来的熟练度〕〔卓简傅衍夜字叫什〕〔当我和竹马联姻以〕〔一不小心成了天庭〕〔终极反派:我打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