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地摊卖大力〕〔首富从买栋楼开始〕〔累!病娇徒弟要黑〕〔反派:女主偷听我〕〔大唐:开局被骗婚〕〔四合院:从开大车〕〔什么年代了,还在〕〔震惊!洞房夜丑妻〕〔凡人飞仙〕〔前世今生曝光?举〕〔七零团宠:极品家〕〔从吞噬开始做任务〕〔惊鸿〕〔洪荒:我鸿钧真不〕〔一鱼一酒一江湖,〕〔逆天萌兽:绝世妖〕〔全球大佬团宠后,〕〔带种田系统嫁病娇〕〔农门团宠:家有萌〕〔傅爷,你的替嫁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尸祖在上:娇妻亿嫁冥界 第六百一十三章 金克木
    此时,叔道长没有察觉到我脸上的一丝伤感,继续道:“这两枚金戒指属金,《尸经》属木,金克木,这才导致了《尸经》的封印在这十几年内逐渐弱化。”

    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两枚戒指……

    我在内心默默叹了口气。

    或许在旁人的眼中,一个道士连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都不懂,怎么配持有《尸经》?

    但是我在眼里,爷爷却只是个没了儿子和儿媳的固执老头。

    他从来没有透露过自己失去儿子儿媳的悲恸和惋惜,而是默默把爸爸妈妈的遗物保留起来,视作和《尸经》一样重要。

    这么多年以来,爷爷和奶奶含辛茹苦把我养大。

    可他们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说过苦,说过累。

    对他们,我只有心疼和感激。

    叔道长低着头,自顾自地嘀咕道:“水生木,恐怕得用水做加持才行……”

    听到叔道长的话,我好奇地问:“叔道长,你刚才说用水?”

    “是啊,得用水才行。”叔道长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要想加强《尸经》的封印,必须得在一个有大量水的地方进行。”

    我随口说了句:“那不就是海边吗?”

    我的话刚说完,叔道长突然猛地一拍自己的大腿。

    他一惊一乍地说:“对啊!在海边就行!”

    闻言,我皱紧眉头,思索了起来。

    现在《尸经》被我和苏渊墨藏了起来。

    如果贸然把《尸经》带离冥界,我担心会有人走漏风声。

    叔道长神色凝重地看着我,说:“玄女,重新封印《尸经》这个重大任务就交给你了。”

    “嗯,我知道了。”

    这的确是个“重大任务”,我还是和苏渊墨商量着来比较好。

    “没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一步了。”我道。

    “好。”叔道长缓慢又沉重地点了点头,“若是玄女想联系老朽的话,直接来天山脚下就可以了,老朽会一直在这里等着的。”

    在我临走前,叔道长再三嘱咐我,一定要将《尸经》带到海边才能加固封印。

    我点头应声,“放心吧。”

    说完这话之后,我便飞身回到了冥界。

    回到冥界的时候,寝宫的灯已经熄灭了。

    奇怪……苏渊墨睡得那么早吗?

    我蹑手蹑脚地绕过寝宫,来到寝宫后的竹林温泉里洗脚。

    刚才在沙漠里行走的时候,我的脚底沾满了沙子。

    脚底那种密密麻麻的刺挠感浮上我的心头,让我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竹林里的矮宫灯亮着,散发出阵阵暖黄色的光芒。

    我站在露天淋浴间里,用花洒冲着自己的脚丫子。

    温暖的水流冲刷着我的脚,消除了我脚底的不适感。

    “回来了?”

    倏地,一阵低冷的男声幽幽从我身后响起。

    我一脸惊愕地回过头看向男人。

    只见苏渊墨的身上穿着一袭清凉丝薄的白色长袍,布料被水打湿,紧紧贴在身上。

    他一头银白的长发沾着露珠,随意披散在身后,像是刚从水里出来,举手投足之间带着浑然天成的慵懒矜贵。

    苏渊墨刚泡完澡……?

    我被他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问:“你还没睡啊……?”

    男人淡淡应了声:“嗯。”

    苏渊墨用搭在自己肩头的白色毛巾,轻轻擦了擦脖子上晶莹剔透的水珠。

    他低垂下眼眸,扫了眼我翘在花洒下的脚,问:“脚怎么了?”

    不等我开口回答他,苏渊墨便走到我的面前,蹲下身子,单膝跪地,双手抱起我的一只脚,放在他的膝盖上。

    蓦地,一股凉意从我的脚底爬上我的后背,直至我的脑门。

    我靠!

    好冰!

    苏渊墨冷得像冰块似的,冻得我浑身发毛。

    他刚泡完冰泉出来,好像忘记调换自己的体温了……就连脚下木地板的温度都比苏渊墨的体温高。

    我下意识抽回自己的脚,像小鸭子一样冻得“啪啪啪”原地直跺脚。

    此时的男人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体温过低。

    于是他紧张地仰头看向我,语气略带几分愧疚地问了句:“宝贝,脚没冻到吧?”

    我蜷缩着自己被冻到的脚趾,说:“还好……适应了。”

    其实我还没有缓过来。

    苏渊墨身上的寒意不是像冰雪一般的冷,而是阴气森森的冷。

    所以才导致我一时间没能缓过来。

    就在这时,男人忽然又捧起了我的脚,放在他的膝盖上。

    这回他的温度比刚刚暖和多了。

    我长舒一口气。

    苏渊墨一把扯下自己肩头的毛巾,替我将脚上的水渍擦干净。

    “对了,刚刚叔道长告诉我,加固《尸经》的封印时,需要在有很多水的地方进行,所以我想在海边完成这件事,你觉得怎么样?”我问。

    男人缓缓站起身子,沉声反问道:“他是怎么知道《尸经》的封印需要加固的?”

    “你和我想的一样,我也问了他这个问题,他说是他撰写了《尸经》,自然会关注《尸经》的下落。”

    闻言,苏渊墨若有所思地垂下眼帘。

    他沉思了片刻后说:“不管这件事是真是假,加固封印总是没有坏处的。”

    我有些暗喜地凑到他的怀里,双手抱住他的腰,问:“你真的同意我这么做?”

    “嗯。”男人宠溺地揉了揉我的脑袋,“因为我已经有了自己最想要的一切,所以我根本就不需要再去和那群愚昧无知的人争夺《尸经》。”

    说话间,苏渊墨看着我的红眸底下多了几分笑意。

    “我这么乖,宝贝可以奖励我一下吗?”他邪笑着问。

    “奖励……?”我盯着苏渊墨上扬的唇角,心里了然,“那你待会儿轻点……”

    听到我这么说,苏渊墨顾不得应声,一把横抱起我走向寝宫。

    可他还没走几步,脸色便突然阴沉了下来。

    他阴鸷的眼眸冷冷看向正前方。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只见一道黑色的人影突然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叔道长拉低了自己的斗篷帽檐,似乎是想把自己藏起来。

    他假装清了清嗓子,说:“咳咳咳……玄女,老朽还有一事忘记说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再让我当驸马,我〕〔面试1v1开篇〕〔临时起意1v1阿司匹〕〔人在斗罗写日记,〕〔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苏玥马强马老二〕〔末世:从加点开始〕〔过来趴好自己选玩〕〔用玉器养大的公主〕〔越看水流的越多的〕〔别到红酒了装不下〕〔多人po无三观〕〔绝世唐门之天使重〕〔狂渣富家千金,女〕〔天道方程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