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现代妖怪生存指南 第五章 妖理会
    没有任何预兆的,程知勿产生了这样恍惚的错觉。

    前面会是坟墓吗?当然不是,但那个正在等待他的会议一定充满了如同坟墓一样凝滞到让人难以呼吸的气氛。好消息是程知勿什么都看不见,眼不见心不烦,他大可往后一仰开始摆烂,就像他在店里时那样。但坏消息几乎和好消息一样引人注意:程知勿马上就要进一个妖怪窝了,按《西游记》的剧情来阐述的话,他马上就要面临两个选择,一是清蒸,二是红烧,如果他有选择困难症的话,还可以小火慢炖,给他思考的时间。

    好在这里不是西游记剧组,程知勿也不是妖妖分而食之的三藏。

    原文来自于塔读小说app,更多免费好书请下载塔读小说app。

    殡葬车在路上又开了半个小时,从二环下来之后便往成都市东南方向驶去,一路上远处的山岭轮廓在车窗上向后流去,程知勿虽然看不见,但能从空气中的气味里大致判断出自己已经来到了接近城乡结合处的位置,刚才他问了一下,知道自己到了成都,便不难推想自己现在是在往成都市的某个边缘行政区划前进。

    吱呀的刹车声后,程知勿被示意下车,到地方了。小多被戳穿了身份后也不装了,直接不需要指挥就牵引着程知勿下了车,车子停在了一处别院前,四周没什么人烟,到处都是茂盛的荒草,唯一能够指出这里仍然处在现代社会中的标志就是这所别院。

    那个男人走在最前面,小多牵引着程知勿趋步跟上,脚下是石子路,程知勿走得很快。男人在别院门口停下了,由门口的岗哨带领程知勿继续往里走,别院里面的世界和外面截然不同,一堵院墙分隔了两个世界。在外面,是荒无人烟的山岭,在里面,则是现代化的庭院,两人行走的小路两侧紧贴路沿嵌有压力感应式的氛围灯,当有人踩到这段路面上,灯光就会缓慢亮起,抬起脚后又缓慢熄灭。草坪上有两架自动除草机在工作,噪音不是很大,青草的芬芳被刀刃甩出,弥漫在空气中。

    这样的布置很奇怪,看得出来别院的主人是一个很偏爱科技的家伙,而别院外欠缺打理的布景说明他并不喜欢远离城市喧嚣的这里,以他的财力,在二环附近搞一套比这里更加自动化的智能别墅还是不难的。

    “我需要注意什么吗?”程知勿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

    两人已经走到了别院中的小屋里,眼前就是一间紧闭的会议室,带路的人伸手按在门把手上,剩下的时间只够他嘱咐程知勿一句话了:“你闻到过一个奇妙的气味吗,好好回忆一下。”

    会议室的大门拉开,里面是一间昏暗的静室,看上去不像是寻常会议的架势,程知勿纵然看不见,也能从四周的氛围中感受出那仿佛要把每个人都死死攫住的凝滞感,这里越来越像一个坟墓了,坐落在荒凉山中的古怪小院,这难道是是古代妖怪占山为王惯例的流变吗?改成占山建别院了?

    程知勿对光线明暗的变化很敏感,会议室中昏暗的空间扣动着他的神经。他看见里面有七八个深蓝的色块,没有青色,正对着他的位置上的蓝色是最深的,程知勿不知道这种区别意味着什么,是更强大吗?

    小多带着他踱步向前,厚重的大门在身后关上,这里越来越像那种小盒了。

    “最后一位与会者到了,请坐吧,程先生,会议马上开始。”一个老成的声音响起,程知勿听出是从正对面传来的,看来对方是会议的主持者,他摸索着在会议桌的另一端坐了下来。

    原文来自于塔读小说app,更多免费好书请下载塔读小说app。

    这里是一间不过十几个平方的房间,和大气恢宏的会议室有着很大的区别,中间布置着一张长条形的会议桌,两端各是一个半圆,沿着会议桌两侧对称布置了六张椅子,在两端还各有一张,总共八个位置,每个位置前的桌面上都摆放有一盏台灯,散发着鹅黄色的光,将位置上的人的影子投射到身后的墙上,仿佛巨大的怪兽。

    在这八名与会者中,只有两端的两人由于身后的墙壁较远,故而身后没有那怪兽一样的影子。

    为首者是一名鬓角花白的男人,也就是被殡葬车上的那个家伙称作罗老板的人,其余六人有男有女,昏黄的灯光下面容模糊,但他们彼此都对在座的每个人知根知底,除了刚刚进来的程知勿。

    但只有一个人看向了他,其他人都将自己的心思深埋在了阴影中。这就显得那道目光如同黑暗中的炬火一样耀眼,哪怕是失明的程知勿也感到了如同实质的打量。程知勿将头转向了目光的来源,无神的双眼在灯光中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金辉,但那道目光只是暂顿了一下便再次迎了上来,仿佛能和程知勿进行一次不存在的眼神交流。

    两秒之后,那个目光的主人终于敛下了打量的意思,“程先生初来乍到,就由我向你简单介绍一下目前的情况吧。”他的声音很平稳,像是黑暗中无波的水面,探不到底。

    “感谢。”程知勿轻声道,他很需要掌握情况。

    那个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背后的影子也折到了天花板上,“是这样的,这个会议是临时召开的,罗老板召集我们聚在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一朵花的踪迹。”他往罗老板的方向微微示意,不过很快意识到程知勿看不见,“那朵花本来是处在我们的监视下的,但前段时间出了点意外,它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了。据我们掌握的最后一条线索来看,它目前活动的范围正是眉州城附近。”

    “什么花值得这么大动干戈?”

    “是一朵凤凰花,凤凰木开出的花……这个不重要。它会散发一种独特的气味,程先生应该已经闻到过了。”

    程知勿点点头,他知道对方说的气味是什么,正是那把自己吸引到九隐山去的原因。他想了想,“那朵花的气味有什么特殊功能吗?”

    本小说首发站点为:塔读小说app

    “当然,不然你为什么会在阿文的车上醒来?”一个略带讥讽的声音从另一侧传来。

    程知勿并不气恼,反而若有所思地微微点了点头,对方在讥讽他的愚蠢,他又何尝不是在借着自己初来乍到极易被轻视的这一特点来套话。从这讥讽的话里,程知勿听出了一个很关键的信息:凤凰花的气味会致人昏迷,而且应该只有这一种功能。

    这样一来,自己进入那奇怪的九隐山就与凤凰花没有什么直接联系了。

    程知勿莫名想起了咕噜咕噜的话:九隐山无处不在。或许……自己进入九隐山真的只是一个巧合。

    正是有这样的猜想在前,程知勿才会提出那样的问题来套话。

    为程知勿介绍情况的人默不作声地向讥讽者投去了一个眼神,没人注意到这一眼。他没有发表更多的意见,接着说:“这也是我们邀请你来参会的原因之一:你和花有过近距离接触,甚至极有可能是前后脚的擦过。”看得出来,这群人不愿意放过任何一条线索,哪怕程知勿根本见都没见到过目标。

    “第二个原因呢?”

    几位与会者在昏暗的静室中交换了一下眼神,“我们听说程先生有些特殊的能力,也许能帮助我们更快地找到花。”

    程知勿毫不意外地嗯了一声,双手叉在一起抵在下巴上,“入洞房”的生意做得不算广,在程知勿有意的压制下往往一个月都碰不上一个真正冲着他的特殊能力来的顾客。但是对于身前这些位身怀神通异术的妖怪来说,这不算什么太难打听的秘密。

    难怪要等我到才开会,不能往后一仰直接摆烂了啊,好可惜。

    塔读小说app,完全开源免费的网文小说网站

    不过既然这样,事情就进入到程知勿熟悉的阶段了,眼前就是一场生意,和之前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这次的顾客是妖怪,“能否告诉我你们找那朵花是打算干什么?”他问道。

    这不关程知勿的事,但他很好奇。咕噜咕噜认为好奇心会害死猫,也会害死他。

    “不,程先生,首先我要纠正你一点,要找凤凰花的不是我们……”八名与会者中,除了程知勿和讲述者还有六人,这六人在他说到这里时纷纷向他投去了谨慎的注视,就连程知勿都能察觉到会议室内突然焦灼的气氛。

    不该说,不必说。

    “杨,你画蛇添足了,他不需要知道这些。”另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不是刚才讥讽程知勿的那个,里面还夹杂着蛇类吐信的嘶嘶声。

    “他是人类,他不能知道这些。”这是一个女声,情绪绷得很紧,生怕出问题。

    “如果我能证明我对你们是没有威胁的呢?”程知勿的声音突兀打断了他们对“杨”的批判。

    “你要怎么证明。”

    这个声音程知勿听到过,是为首者,也就是那位罗老板的声音。

    “先告诉我实情,我再证明给你们看。”程知勿将球打了回去,这一方面是出于工作的需要,他必须要搞清楚真实情况才能更好地看见未来的画面;另一方面则是出于好奇心。

    本小说首发站点为:塔读小说app

    “如果你证明不了,那这间屋子就是你的坟墓。”

    听到“坟墓”一词时,程知勿差点乐出声,虽然身陷囹圄,但没有什么能比前后呼应更让人会心一笑的了。

    “杨”从被打断开始便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坐下,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话题会继续下去,被打断的那几分钟不过是一个小插曲,此时重新回到正题。

    “妖理会。”他简洁地吐出了三个字。

    程知勿没听明白,“妖……什么?”

    “寻找凤凰花的是妖理会,全称西南地区妖怪联合理事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说他碰到你了没〕〔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四合院:从机械工〕〔女主家世显赫父母〕〔龙珠之我能看到战〕〔开门迎客〕〔玄幻:开局被迫下〕〔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规则怪谈:要求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