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鸿天神尊〕〔穿越明末:开局从〕〔长生〕〔神婿叶凡〕〔霸总追婚:夫人,〕〔逆境修天〕〔乡村作曲家手打无〕〔悍腰〕〔崛起从金融开始〕〔星海王座〕〔扼元〕〔医妃重生:战神的〕〔病毒王座〕〔地球人实在太凶猛〕〔血染侠衣〕〔上门龙婿叶辰〕〔饥荒抢粮:我把物〕〔逍遥天医〕〔鹰酱,求求你再吹〕〔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现代妖怪生存指南 第十五章 小女孩
    “啧啧,谁能想到历史上的古人竟然活到了现在,这一千多年的时间里你难道一直在更换身份?”程知勿毫不掩饰自己惊诧的情绪,不过相较于眼前郝昭已经活了一千多年这件事,他更好奇的是对方现在是在做什么。一开始他察觉到郝昭的不对劲的时候还以为对方是猎妖人,不然也不会在郝昭准备关门的时候就拿引动超界打击来威胁对方了。

    比起程知勿的惊诧,对面的郝昭则淡然了很多,无尽的时光已经让他拥有足够容纳一切的心态,“刚开始那段时间确实是这样的,不停地寻找新的地方生活,不停地更换身份,我那个时代虽然信息非常缓慢,但身为一城守将的我仍然被不少人记得,如果被认出来的话会有大麻烦。不停更换身份的时间持续了大概有那么三四百年,我先是往北走,在草原上跟匈奴人混得不错了之后又往西走,走到半路的时候停商队说再往西就是一片混乱的罗马,他们分裂成了整整五个势力!这可比三国鼎立刺激多了……不过我最终还是没抵达罗马,并不是条条大道都能通罗马的,特别是当你迷路到了黑海去的时候。总之我到了黑海就回程了,一来一回耽搁了大概三十年的时间,等我回到中原的时候却猛然发现家被司马老贼偷了,但这跟我的关系其实也不大了,我的社会身份早在我永生的那一刻就彻底死去了。”

    他边说边盯着监控大屏,屏幕上以五倍速播放着“入洞房”昨天从程知勿出门到晚上回来的内容,左上角飞快跳动的时间已经显示到了下午三点过,店里仍然没有值得留意的情况,偷走玉狮子的那个人还没露面。郝昭突然觉得很奇怪,这个摄像头的位置非常显眼,一定程度上能够警示有异心的人,真要想偷东西的话起码也该把监控给处理掉吧?

    “你的经历听上去很有趣,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想徒步跨越半个大陆去异国他乡……你还是没说,观察者到底是什么人?”程知勿坐在一旁,郝昭讲的故事一点也没分散掉他对观察者的好奇心。

    塔读小说app,完全开源免费的网文小说网站

    “简单地说,观察者是一群记录历史的人,我们用我们的双眼去观察整个世界的变化,这种观察和普通的史官有很大的不同,当一件事被放在极大的时间尺度上的时候,它看上去就和一张二维的画没有什么两样了,再也没有复杂眩目的内部构造,没有混淆视听的阴谋阳谋。”郝昭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但又反应过来程知勿看不见,遂放下了手,“观察者是一个很松散的组织,没有领袖,也没有计划性的活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出了事自己负责就行了。”

    郝昭的话里带着一种程知勿很熟悉的倾向,他琢磨了几秒后,问:“你不会是想拉我入伙吧?”昨天杨研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也是这么个语气,程知勿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一夜之间成了什么香饽饽,随便碰上什么组织都想邀请自己加入。要不一会儿找个猎妖人再试试……?

    “啊那倒是没有,虽然你有敏锐的洞察力,但还不满足加入的硬性标准,我告诉你这些是只是想如果以后你碰巧满足了条件的话可以有一个去处。”郝昭笑笑,继续盯着屏幕。

    “满足什么条件?”

    郝昭回过头来,又露出了那个古怪的笑容:“死一次。”

    程知勿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郝昭的语气就是他表情的完美复刻。死一次,这三个字听上去就像是什么无稽的玩笑话,可是郝昭是认真的,他在说完之后便转过头去继续注视屏幕,目光刚一落到监控画面上,郝昭便坐直了身子:一个矮小的身影出现在了画面里。

    “找到了!”郝昭一拍桌板,掏出案件记录仪,对着屏幕拍了起来,边拍边对程知勿描述着他看到的人,“身高在一米四到一米五之间,你店里的那个饮水机是多高的?……噢,那这家伙大概一米四八左右,穿着大兜帽的褐色风衣,兜帽扣在头上看不清脸,等会儿他往店门口走的时候应该就能看见了……”

    郝昭突然不说话了,程知勿疑惑地问道:“咋了?”

    “是个小女孩。”

    “天王老子来了也得把东西给我还回来。”

    本书首发:塔读小说app——免费无广告无弹窗,还能跟书友们一起互动。

    ————————

    鸣笛的警车在车流中穿行,来往车辆行人在听到尖锐的警笛声后都自觉地让出了一条通路来,郝昭的车技用方警官的话来说就是“要不他死,要不犯罪嫌疑人死”,前几年速度与激情剧组开拍的时候郝昭跃跃欲试想去参演来着,后来被领导给拦下来了才没去成。

    “保洁那边联系不上,不过我找到了消毒水味儿的源头……”老方的眼睛往后座的方向挤了挤,示意有空了再说。

    你要是能发现什么问题才怪了。程知勿撇撇嘴,他在知道偷自己玉狮子的家伙竟然是个不到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儿的时候就感到了一阵头大,早上的气到这会儿本来就消了不少了,对方又是个孩子,即便犯了什么罪,他也不至于抡起盲杖揍一顿,最多骂两句然后交给法律审判就行了。

    郝昭通过警局的人脸识别系统和身份库比对后确定了那个小女孩儿的行踪和身份信息,这才开着车一路找了过去,“她叫余小小,是个孤儿,和一个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女孩儿住在一起。”郝昭在孤儿两字上咬得很重,还朝程知勿那边偏了偏头,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你看在她身世凄惨的份儿上别动手,有话好好说。郝昭可还记得刚才程知勿想要跟自己同归于尽的决心,就冲这狠劲,他就知道这家伙如果真生气的话完全不会在乎余小小只是个小孩子。

    “喏,看见那边那片老城区了么,余小小就住那里。”郝昭努着嘴朝高架下的一处房屋示意了一下,他这话是跟老方说的。郝昭指的地方与其说是老城区倒不如说是城乡结合部,到处是凌乱排布的居民楼,缺乏规划的街道,其中还有好几根大烟囱把这片居民区划分为了几个碎片,当然,那些大烟囱早已停止了工作,连通风口都被砖砌了起来。余小小就住在这种地方,程知勿听着郝昭大概描述了一下那边的情况,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突然间,一声巨响震散了所有人的思绪,响声传来的方向正是那片居民区,程知勿听得很清楚,但更具体的位置光凭听觉是很难定位的。郝昭和方警官一个在专心开车,一个在思索保洁的事情,都没有看到巨响发生时的场面,不过当他们将目光投向居民区时,便很轻易地通过冒起的滚滚黑烟定位了具体地点。

    “那里好像是余小小家的位置。”方警官大致对照了一下地址,皱眉说。警方刚刚查到地址即将赶到就发生了刚才的大爆炸,方警官不相信这是巧合,他宁愿谨慎地多观望一会儿,也不打算鲁莽地过去查看情况,他想说服郝昭把车停在高架上,但是郝昭拒绝了,他说:“我得去救那个小女孩,万一她还活着呢?老方你先去联系最近的消防部门,安排人手疏散群众,这里的人口太密集了。”

    方警官倒没觉得郝昭这是在嘲讽他怯场,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安排了,于是他便在离开高架之后下了车,刚走没两步突然想起来车里还有个残疾人,刚刚自己和郝昭一门心思都在处理紧急情况上,怎么把那个小伙子给忘了!方警官一拍脑门,心里焦急,连忙给已经把车开出去一条街的郝昭打电话,但连打了三个都打不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剑绝世〕〔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唐柒柒与封晏〕〔玄幻:授徒万倍返〕〔司少甜妻,宠定了〕〔误入歧途苏玥〕〔1983:从分田到户〕〔你不能这么对我[穿〕〔七零嫁糙汉,知青〕〔攻他又又装穷了[重〕〔大叔,你暗恋的小〕〔末世求生:我能看〕〔独行修仙路〕〔重回九零之暴富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