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现代妖怪生存指南 第四十一章 月圆之夜
    买手机的事情,程知勿联系了周梦阳,那小子的暑假班在七月底就结束了,这两天正好闲着,手机这种科技产品还是他们那样的年轻人比较了解,想到这里,程知勿哂然一笑,自己明明也才二十六岁啊,果然是被“入洞房”的陈旧气息影响了,活像六十二岁的老大爷。

    周梦阳在听说程知勿要换手机的时候着实愣了一下,在他的认识中,他这个哥哥就跟橱柜里放了两年的老腊肉一样,又老又硬,接手了一家半死不活的婚介所,摆出了一副要活在上个世纪并与其共存亡的架势,像这样的老年人主动提出换手机真是太稀罕了,尤其是程知勿还说的是要两个手机外加一张电话卡。

    “要什么样的?”虽然老哥看不见,但是周梦阳知道这家伙有自己独特的格调,就像衣服从来不穿黄色一样,所以最好还是多嘴问一句。

    “随意,续航久就行。”程知勿说完又想了一下余小小那倔脸,补了一句,“不要太明亮的颜色,尤其是粉色。”

    周梦阳满是疑惑地应下了老哥的要求,他本来还猜测程知勿那个老年人是不是突然开窍喜欢上了哪个姑娘准备送个礼物,但哪儿有姑娘讨厌明亮的颜色的?还尤其粉色。

    且不管周梦阳怎么想,程知勿这边是挂断了电话,想了想又把余小小叫了过来,问了问她选学校选得怎么样了。

    “你小时候,在哪儿读的?”余小小反问。

    “我中学是在成都读的,没在这边。”

    “噢。”她吐出一个字,就转身走开了,显然是还没想好。

    讨论群五六37四三陆七伍

    程知勿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由她去了,不然她要是想去自己念书的中学的话还得搞个残疾证,而且程知勿也不放心她独自一人去外地,余小小这几年的成长可以说是完全与社会脱节的,她没有很好的和别人相处的能力,也就是自己脾气好,不然早揍她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的身份,妖怪。程知勿叮嘱过余小小,留意楼梯拐角处挂的那面铜镜,要是钉子掉下来了的话记得及时换个地方摆放。

    如果不是咕噜咕噜给自己的铜镜,程知勿也不敢随意收留余小小。

    现在是下午五点过一些,稍微收拾了一下之后,程知勿准备连夜前往成都市东北部金堂县的何家山,白天黑夜对他来说区别不大,但是赵嘉平丈夫的状况只有在晚上才会出现,那样的话自己要想找到原因也只能从夜晚下手。

    他打了个车,一路上又断断续续睡了一会儿,等司机把他叫醒的时候月亮已经高高悬在了东面的天空上,程知勿被清冷的月光一激才想起来今天是农历十五,正是月圆的时候。耀白的辉光像是从夜空中那颗星辰上层层剥落的壳,但它们是无体积无质量的二维图像,被风一吹就散落在了城市的灯光中,散落在深夜的梦中,散落在远行人的脚下。

    小时候的程知勿很不喜欢月圆之夜,在他还能正常视物的时候,最害怕的东西就是狼人,而月圆之夜就是狼人变身的时段。

    现在他倒是不怕了,不管是狼人还是别的什么人,在他眼里都没有区别,但每逢月圆之夜,程知勿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些存在于神话故事中的生物,诸如吸血鬼、狼人和范海辛。

    何家山脚下有一处名为何场的小乡镇,程知勿就是在何场的街上下的车。虽然说是乡镇,但是这里也就只有沿着公路分布的两排低矮楼房而已,往公路两侧的乡镇小路走的话就没什么灯光了。

    程知勿随手拦了个路人问了几句关于何家山的事情,他主要的怀疑点集中在可能存在的跟何家山有关的传说上,但连问几个人都没有收获,在当地人的口中,那座不过几百米的小山只是一个高一点的土堆而已,没有任何敬畏的理由,也没有任何的传说。

    走着走着,程知勿感受到公路的一侧有明亮的灯光,空气中飘来一股淡淡的碘伏和酒精味。

    站点^:塔-读小说*,.欢迎下载<

    那是医院,赵嘉平说她丈夫就是在这家医院中治好了那个古怪的病,但是他们都全然不记得任何的过程,仿佛躺在手术台上被全身麻醉的不只是病人,所以程知勿才会怀疑会不会是山上的什么东西跑下来了,但是以当地人对那座山的态度来看,那上面不应该诞生什么妖怪才对。

    程知勿在门口往里“看”了几秒钟,医院里传来细碎的话语声,那是夜间门诊的病人和医生在对话。

    这是一间小医院,与其说是医院,其实不如说是乡镇上的卫生所,门诊也不怎么讲究,不分白天和晚上,都是在一间门诊室里问诊,就在临门最近的那间屋里。

    “小伙子,有什么事吗?”门卫室的大叔看了程知勿好一会儿了,出声问道。

    程知勿转过头去,“啊,请问住院部的楼在哪里?”

    “就这一栋楼,不分门诊楼住院楼,喏,看见三四层的灯了吗,那儿两层楼就是住院部。”

    程知勿一愣,往脸上一摸这才发现自己墨镜没戴,盲杖也收在口袋里没拿出来,对方没认出来自己是盲人也不奇怪。对大叔道了谢之后,他抬脚走了进去,空荡的一楼只有零星的脚步声,程知勿为了防止被匆忙来回的医生护士撞上,把盲杖掏了出来嗒嗒点着。

    这有节奏的嗒嗒声没过多久就吸引了一名值班医生的注意,他探头往走廊上看了一眼,发现了程知勿。

    “你找谁?”他问。

    程知勿还是对门卫室大叔的那个说辞,不过这次加上了赵嘉平的名字,称自己是赵嘉平的朋友,来看望她和她丈夫。那名值班医生思索了一下,他这几天都只负责门诊,不清楚住院部的病人,对赵嘉平这个名字也没印象,于是指了指楼道,“你上三楼找宁主任,我这儿还有病人,走不开,只能你自己去了……对了,大晚上的不要在医院里乱走动,有些病人需要好好休息,你直接去找宁主任就行了。”他瞥了一眼程知勿的盲杖,嗒嗒嗒的声音在安静的病房外真的很吵。

    塔读@<app,^免费小说网站

    程知勿道了一声谢,从那间诊室外走过,同时诊室的门也嘎吱一声从里面被关上,似乎医生并不想让程知勿看到来问诊的病人。

    盲人也防啊。程知勿摸了摸鼻子,继续往前走,他降低了盲杖点地面的频率和力度,但嗒嗒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走廊中仍然让人感觉分外刺耳,这里寂静得像是荒山野岭,程知勿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还是每家医院都这样,哪怕是在人挤人的大医院,也感受不到丝毫的暖意和人气。他不喜欢医院。

    他在小多的带领下找到了楼梯,拾级而上,来到了远离地面的三楼,这里比起一楼来更多了一丝凉意,即便是酷暑夏夜也沁人肺腑的凉意,让程知勿感觉像是被针扎一样难受。

    他轻轻在身前的地面上点了点,走上了最后三楼的最后一级台阶,耳畔听到了一些低声的碎语,那是住院病房里的睡不着的病人还在聊天,这点对话声多少给这里添上了一点点的生气。

    一名查完房的护士从病房里出来看见了程知勿,问了他的来意后就把他带到了三楼宁主任的办公室里。

    宁主任是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常年负责住院部的夜间值班,面色不比病人好多少,但精神头很足,双眼放着精光,每一份病例他都能看一遍就发现其中的关键点和错漏,程知勿被带进门的时候宁主任正在歇息,站在窗边仰望着今夜的满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当我和竹马联姻以〕〔美漫从五级变种人〕〔文轩体育课器材室〕〔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塞一天冰块不可以〕〔两家人一起换〕〔制服(校园1v1)〕〔仙医佳婿〕〔告白〕〔我杀怪就能变强〕〔我儿明明是纨绔,〕〔上门王婿叶凡〕〔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