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饲蛟 42、重返故地(小修)
    ..,最快更新!

    那两个身影俱是高挑, 其中一位五官扁平, 长相普通,手里不知抱着什么东西;另一位身披松散广袖黑袍,头上戴着一定极为古怪的笠帽, 将面容尽数遮住。

    小妖之所以觉得古怪,实在是因为那件笠帽过于巨大了, 几乎能在里面多装下一只妖。

    他不是没见过想要隐匿行踪的大妖, 但这么大个帽子,装在清瘦颀长的身躯上,诡异之余又引人发笑。

    见他们正要往前方龙妖斗法处赶去, 小妖本着好意,悄声喊道:“别过去, 那边有危险。”

    将两人没反应, 他又遥遥指了指打得正欢的青龙与妖族。

    “简直跟疯了一样。”小妖感叹道:“青龙也就罢了, 他们龙族一向护短,替同族报仇也在情理之中;可那群蛟宫的妖怪巴不得瓜分掉魔蛟的地盘, 说起来还得感谢龙族替他们除去了心头大患。”

    戴笠帽的男子转过头, 朝他望过来。

    绿袍妖瞬间汗毛竖立,忍不住瑟缩身体,只觉得有杀意悬于头顶, 实在可怕。

    “小渊。”旁边静立的另一名大妖柔声喊了声。

    那妖怪很快就不再看他。

    绿袍妖松了口气,同时感觉到那股被注视的阴冷感跟着消散了。

    ——算了,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他们若是想掺和进去,他说再多也是无用。

    自己还是赶紧搬家吧。

    绿袍小妖蜷缩贴着石块, 再次坚定了搬家的决心。

    那两只古怪的大妖正是伪装后的龙和蛟。

    在经历了数十年的闭关苦修后,蛟总算完全吸收了吞吃肚内的一众“杂物”,伤势也算好了七八分。眼看着就要恢复,他便撺掇着晋明,回到上妖界看看情况。

    不理会绿袍小妖的劝阻,一龙一蛟站定在山头,远远观战。

    青龙身形灵活,体格强悍,加之还有灼热龙息,底下一众妖怪很难近身。然而他们也不是寻常小妖,鏖战了许久依然没受什么重伤,只是形容狼狈了些。

    也不知还要打到什么时候。

    估计到了最后也只会是一场平局。

    金龙率先开口:“我们绕过去吧。”

    蛟问:“你觉得那条青龙如何?”

    金龙:“看着挺年轻。”

    蛟皱起眉:“谁问你这个了?”他又道:“你说说,以我如今的功力能否胜他?”

    可以——

    金龙的视线下意识地看向蛟的肚子,疑心他要是说了“能打过”,这条小龙怕是就要列入蛟大王的食谱了,出口的话拐了一圈道:“恐怕难分胜负。”

    蛟叹了口气,听着有些失望。

    金龙安慰道:“别心急,很快你就能恢复了。”并打消蛟的念头,“你也听说了,灵山龙族一向护短,可不能随便打坏注意。”

    “……”

    被说中心事的蛟脸色微变,过了一会儿才有沉闷的声音从巨大笠帽底下传出。

    “走。”

    上妖界一如离去时的模样,几乎没什么变化。

    走过山头,便到了一座城,城内熙熙攘攘,街上往来行人络绎不绝,挤满了各路大妖小妖。他们大多都维持人形,若是哪个不知情的凡人闯进来,估计会以为误入了某个凡间城镇。

    能入上妖界的妖,修炼已有小成,敛去原形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妖类求同存异,化形后就不再大喇喇以原身示众。

    他们所处的妖城名“聚方城”,本是狼妖豢养美眷的私城,有“集聚群芳”之意。狼妖在时,隔三差五便会邀请各地妖怪,搜罗宝物哄美人开心,时不时还会设宴摆擂,震慑群妖。

    后来……某条恶名昭著的蛟横空出现,一口吞没了狼妖,又将上百名漂亮女妖赶了出去,最后把整座城池都据为己有。

    再后来……

    蛟幽幽地看着坐在跟前的金龙——拜他所赐,这座城显然又易主了。

    他们此刻赶到了一处歇脚的酒楼,酒楼里没有吃食,只有一些水果、酒液,周围闹闹哄哄,中间的台子上还有女妖轻歌曼舞。

    龙蛟坐在最角落处,桌上只放了两个杯盏,一壶清酒。

    伪装后的金龙相貌普通,半点都不引人注意。见蛟直直看着自己,还朝他露出一个十分憨实的笑容。

    “……”

    蛟深沉的视线被掩盖在厚重的笠帽垂纱下。

    这么多年过去了,金龙依然没有恢复记忆的症状,他不由怀疑这条蠢龙的脑子可能被某道天雷彻底劈坏,从此再无痊愈的可能了。

    ——有这么一个可供差遣的工具,他可以做成很多事。

    “就到这里吧。”蛟开口道:“从此以后各分东西,互不相欠。”

    金龙低下头,也沉声道:“嗯,也是时候分别了。”

    ……

    两人都不再说话,各自低垂着眼,不知想些什么。

    片刻后,金龙衣袖下,传出一阵尖细的抽泣声。

    “前辈……你们真的不要我了吗?”

    金龙撩开袖摆,从里面扔出一个干净的灰毛团子,淡淡道:“既已离开深渊,你便不用继续跟着我们了。”

    灰狐狸眼角湿润,抖了抖耳朵,又去看对面的蛟。想了想,弹跳而起,落在蛟的膝盖上,用黑豆般的湿润眼睛注视他。

    蛟:“……蠢龙说的没错,就此分别吧。”

    正如当初承诺过的,他们在出关后,便提溜起附近的灰狐狸,一起带了出来。

    灰狐狸这几年修为也有增涨。据说是天天啃着蛟鳞,沾染了前辈的“仙气”,这才意外入定,突破了许多。

    灰狐狸人立而起,朝着蛟作了个揖:“多谢前辈带我离开深渊。”

    他从老龙手里逃脱以后,便一直窝在被金龙屏障覆盖的洞穴内,因为地处偏僻,没有多少妖经过,他过得还算不错,身形比几年前浑圆了不少,作揖时也显得憨态可掬。

    然而蛟的声音十分冷漠:“走。”

    灰狐狸眨了眨眼,从蛟的膝盖滑落到地上,临走前蹭了蹭两位前辈的脚,走到酒楼门口又扭头望了多次。最后他窜向远处,不多时,再没有了踪迹。

    深渊之外,又是一片新的天地了。

    蛟道:“连化形都不会,真以为到了外面就能逍遥自在了?”

    金龙笑了笑,意有所指道:“他能在深渊里长大,本身已经很了不起了。”

    无论是灰狐崽子,还是当年那条混得不怎么好的“小黑蛇”。

    蛟没有再多纠结于狐狸的事,而是沉静下来,望着街边热闹景象出神。

    聚方城向来都很繁华,狼妖统辖时,这里是藏着温香软玉的脂粉窟;蛟强占地盘后,这里仍处各路交汇之所,热闹不曾清减,至于如今……街上张灯结彩,每一处石碑上都挂着红色布条,还有许多灯笼挂在树梢上轻轻摇摆。

    “狐大王的结亲宴之日临近,你们都准备了些什么贺礼?”

    身后邻近的桌子上传来了议论声,将蛟从出神中拉回。

    “他都结了几次亲?次次都要贺礼!我可不打算再送了。”另一名妖怪语气不善。

    “嘘!轻声!他现在是聚方城的城主,你也不怕得罪了他,而且刚刚还有只狐狸从我们这儿窜过去。”

    原本信誓旦旦的声音瞬间低了下去。

    “可……那我也拿不出别的宝贝了!”

    这句话一出,同桌的几名妖怪纷纷露出为难的脸色。

    “我听说狐大王前几天才吃掉自己的第九位夫人,这才过了没多久,又要结亲了。”

    “吃就吃了,何必还要折腾什么结亲仪式?”

    “入了上妖界,你见过哪个妖怪明目张胆食妖的,又不是未开化的野兽,越活越回去了。”

    “明眼妖一眼就能看出来,狐王那根本不叫结亲,而是在觅食。”

    一桌人当即围绕“食妖”的话题进行了争辩。蛟侧目听了几耳朵,伸手执起酒杯正打算喝下,冷不防却听到了自己的名头。

    “几百年前也没传出狐大王性喜食妖,好像是归顺了那条魔蛟后,才有了如今这副做派。”

    “没错,狐大王曾经也是和和气气的青年才俊,跟了魔蛟没多久,就成了这般残忍的性子,唉……”

    隔着一条过道,魔蛟正静静地注视着他们。

    金龙转头盯着自己的蛟弟:“听着不像什么好妖。”

    蛟:“……”

    ——那臭狐狸天生秉性如此,怎么反而怪到他头上来了?

    邻桌已经从食妖跳到了对魔蛟的议论上。

    “那魔蛟确实凶暴,当年在聚方城就搅得妖心惶惶。”

    “听说那魔蛟身形比普通龙族还要庞大,张口便能吞下一位大妖,所过之处,但凡看得入眼的,便直接吃了原主人,将东西据为己有,凶性极为暴虐。”

    “我听说他身陨前,还去白川洞妄图杀妖夺宝,若不是撞见了……”

    “嘘!”与他谈话的人制止了同伴的口无遮拦,一双眼睛悄悄朝蛟所在的桌子望了望,“这地方指不定就有灵山的在,我们还是不要妄加议论了。”

    这句话点醒了众妖,纷纷收嘴。

    于是话题辗转一圈,又回到了“魔蛟”的身上。

    蛟冷笑,又不是什么说不得的天机箴言,议论他的时候各个起劲,怎么到了金龙却反而不说了。

    金龙压低了声音问:“魔蛟?”

    蛟瞪他:“世上这么多条蛟,你看我做什么。”

    金龙:“……”

    骤然被当着面历数了自己曾经做过的好事,再对上金龙探究的眼神,蛟心虚之余心情也变得不好,再加上邻桌的议论愈发没有边际,不用摘下笠帽,就已经流露出如有实质的不满。

    他重新端起酒杯,就要送入笠帽底下……

    “等等。”金龙抓住了他的手臂,摇头道:“你如今的状态,怎么喝酒?”

    蛟冷笑一声,“确实太不方便。”他放下酒杯,转而端起酒壶。

    金龙:“……”这是嫌酒杯太小,所以换了个大一点的吗?

    一阵风吹过,掀起笠帽垂纱一角,隐约能看到大片黑色的鳞甲。

    垂纱很快又坠了下去。

    金龙眼神微暗,忽地站起了身,也不管对方是何反应,径直从对面换到蛟的旁边。坐定后身体倾侧,将几道好奇的目光尽数遮挡。

    邻桌议论声停顿片刻,很快又继续攀谈起来。

    蛟目闪烁,眼中蓦然有寒光掠过。他先是晃了晃脑袋,巨大的笠帽也随之微摆起来。

    随着一声冷笑,酒壶疾射而出,邻桌正中心瞬时砸下数道碎片!

    众妖躲闪不及纷纷中了招,连退数步后,一齐瞪向始作俑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塞一天冰块不可以〕〔仙医佳婿〕〔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上门王婿叶凡〕〔美漫从五级变种人〕〔我杀怪就能变强〕〔我儿明明是纨绔,〕〔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