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饲蛟 59、渐入佳境
    ..,最快更新!

    闻尾巴是不可能的。

    但是做些长条都喜欢的事倒是可行的。金龙追赶着黑蛟, 在不怎么宽敞的池子里堵截按压。蛟初时略有些狼狈, 接着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被追得急了,猛地翻转过身, 奋起反扑咬去。

    一时间池水四溅……直到蛟触碰到了中心的白玉,顿时眼睛微亮, 腹部一收, 整条儿盘在了玉上。

    金龙很快也盘了上去。

    黑蛟颤抖了一下,抿起嘴,终是什么也没说。

    在接触到白玉的瞬间, 他就明白这次是真的恢复有望了。白玉之力非常温润,丝丝散入经脉之中, 平日里觉得略有阻滞的地方仿佛正在慢慢舒展开来……蛟舒服地眯起眼睛, 不再多费口舌, 立即入定修养。

    “不必这么心急。”金龙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蛟的脊背,道:“我先帮你洗洗。”

    醉心修行的蛟根本没搭理他。

    金龙也不在意, 开始细细为蛟打理起泥鳞。

    白玉池水缓缓显出污色, 很快又被活水冲向下游。

    蛟沉下心神,腹中灵气运转,竟是比往常快了数倍。若是长此修炼下去, 别说是消化掉蕴灵草的副作用,就连修为也能有巨大的突破。

    怪不得……金龙得天独厚,坐拥如此宝贝,修为又怎么可能会低?

    他原以为深渊已经是绝佳的修炼之地了, 谁能想到龙窝中藏有如此珍贵的宝物,能将凡泉化作玉浆,涤荡经脉,使得修行顺畅百倍。

    蛟压下心中狂喜,转念又琢磨着若是想将它据为己有,自己能有几分胜算?一时间,脑子里纷纷乱乱,最后一律暂且摒弃,只专注调息起来。

    他很快就觉得渐入佳境,全身心都在叫嚣着更多的灵气入体,浑然要忘记周身的情况了。

    早知如此,他说什么也要先诓骗金龙带他偷上灵山,再趁着他没有恢复记忆,将这里扫荡一空!

    什么深渊,什么蕴灵草,通通都不再重要了——

    甚至鹤宫里搜刮来的各种中看不中用的宝物,在白玉面前,根本就是孩童的玩具。

    金龙的鼻息扑打在蛟的后脖之上,保持着一段克制的距离,既显得亲昵,又不会过于轻浮,尚控制在蛟能容忍的范围。

    “小渊。”

    “……”

    蛟没有给出什么回应,金龙似乎是叹了口气,接着退开了些许。

    又过了一会儿,嘴巴处忽然传来奇怪的触感。蛟一愣,这回没法再继续无视了,睁开眼,发现是金龙伸出了两指,试图往他嘴里塞东西。

    “张嘴。”

    蛟认出了金龙手中的药丸,正是不久前被自己拒绝的“灵药”。他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配合地将药丸吞没下肚。

    没多久,一股汹涌的睡意袭上脑海,蛟来不及心惊,努力半掀开眼皮,嘴里嘟哝了一声:“你暗算……”便轰然倒头,呼呼睡了过去。

    金龙适时张开双臂接住了蛟首,眼底带着难掩的笑意——明明都已经那般信任他了,偏偏这没心没肺的蛟王总是喜欢说些混账话。

    “暗算?我可是把最好的药喂给你了。”他摸了摸已经被清洗得干干净净的黑色小角,身躯开始抽长,化作龙形与蛟缠绕起来,一同枕着白玉阖目而卧,仿佛睡着了般。

    不知过了多久,那间建在池边的草屋迟迟没有迎来主人的入住。平日里寂静的池水某天传来一阵细微的波澜,金色龙目蓦然睁开,低头看向身下的黑蛟。

    黑蛟已经睁开了眼睛,漆黑如夜的眸中盛满了快要溢出的激动,眼中仿佛闪着明光。

    一龙一蛟对视片刻。

    金龙轻笑道:“感觉如何?”

    蛟难掩兴奋:“如获新生。”

    这简直是蛟大王给出的最高评价了。

    怀中的蛟因为喜悦,忘记推开自己了,此刻蜷缩在身旁,尾巴也服帖地挂在自己身上,实在是……太乖顺了。

    金龙金龙眸色变深,还来不及细想,就听见自己说道:“小渊,我想看看你。”

    蛟双目尚还带着未褪去的光:“我记得当日你给我的灵药有三枚,余下的呢?”

    金龙:“……”

    蛟问:“看我?”他舒展了一下身体,心道,难道金龙不是一直在看着吗,转念一顿,道:“你是说……我能恢复人身了?”

    金龙欺身而上压住蠢蠢欲动的黑色长条。

    “是,应当足够了。数年未见你的人形了……”虽然蛟首也很漂亮,但许久不见人身,也有些想念了:“灵药早晚都是你的,你不是想知道化龙之法吗?”

    蛟弹起了尾巴。

    “别激动。”金龙很快泼了冷水:“这世上若是光凭外物就能修炼大成,那万载光阴岂不成了笑话了。”

    蛟皱眉。

    金龙继续道:“你体内陈垢过多,隐患已生。这些药能令你有所改善,想要化龙,还需走修行正道,与……”

    修行正道?蛟本想表露不屑,却又想到金龙多次劝言都有依据可循,事后总能证明他没有糊弄自己,现下听他这么说,蛟也不再一味地驳斥,只是语气还未释然。

    “与什么,别吞吞吐吐的。”

    金龙只犹豫了一瞬,面不改色道:“与我双修。”

    蛟:“……”

    金龙一把拉住就要起跳扑腾的蛟,语气前所未有的认真。

    “你我都是活了上万年的老妖怪了。修行路长,若是往后都见不到你,可让我怎么办?”

    蛟脸一黑,目露警惕之色。

    这金龙,是在说些什么鬼话?

    金龙道:“我们在一起后,也不外乎是现下的光景。我既不会对你诸多要求,也不奢望你能待我好上几分。只是结个伴,同出同进,互相扶持。你想要的宝物灵植,我都会给你找来;你追逐的法力地位,我也会一并帮你达成,就和这些年来的每一天相同……你也不讨厌这样的日子,不是吗?”

    他的一番剖白没有收到回应。

    蛟偏过头去,躲开金龙如有实质的目光。

    金龙停顿了会儿,慢慢松开了对蛟的束缚,低声道:“深渊犼洞,雷池之下,你都骗了我多少次了?我却次次让你兜过去了。”不等蛟狡辩,他继续道:“合该是要同我一起的……小渊,我原本还心存迟疑,可当我看到你寻来幽潭时,便明白,我是不可能放得下你了。”

    蛟道:“……你被幽潭主人生擒的消息传到蛟宫,我、我不过是想去分杯羹。”

    金龙幽幽注视着他,许久叹了口气。

    蛟莫名感到一阵心虚,眼神瞟向别处,语气渐弱。

    “我会考虑的。”

    金龙一愣,惊喜地看向他。

    蛟轻声道:“你先将余下的两颗药丸给我。等我养好了伤,我们再探讨……”他顿了顿,似乎是觉得那两个词难以启齿,“双修的事。”

    金龙脸上的喜悦之情慢慢沉了下去,“我不是在同你谈交易。”

    他身形一动,将那足以撕裂蛇蛟腹部的龙爪轻轻抵在蛟的心口,毫不意外地感受到了蛟的排斥。

    ——然而排斥也仅仅只是脸色变得难看而已,蛟尾仍是服帖地挨着龙身,甚至连安静缩在腹下的四爪也没有亮出。

    金龙忍不住放柔了语气,龙爪轻轻一挑,便将心口处的蛟鳞稍稍翻开一道口子。

    “你……”蛟终于发出不满声。

    “金龙一生只拔一次鳞。”隐藏在黑鳞下的护心龙鳞缓缓显出颜色,金龙道,“我送你鳞片的时候,是清醒的。”

    黑蛟:“什么?”

    金龙:“护心鳞送出,你可知道意味着什么?”他后移些许,一眨不眨地注视着蛟,仿佛要将他的每一寸反应都看进心底。

    蛟止不住的头皮发麻。

    金龙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小渊,你是这鳞片今后唯一的主人,它会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永远护着你。金龙族的信物,是天劫都无法消弭的存在。哪怕日后你化身成龙,重塑筋骨,它也不会消失。除非……你不想要它了,或是我死了,你明白吗?”

    “你怎么可能会死?”蛟皱眉:“等等,我记得你送鳞片时,是在刚进蛇窟那阵……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

    金龙扫了扫尾巴,泛起一阵颤巍巍的涟漪。

    蛟:“……”

    他面露纠葛,看向金龙的眼神瞬息万变。

    金龙在这眼神变化中敏锐察觉到了一丝危机,忙接着道:“你若是想吃龙肉,我倒是有个更好的提议……”

    蛟一愣,龙肉?

    难道这蠢龙喜欢自己竟到了要以身饲他的地步了吗?

    龙首浮现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意,他凑过去,将下巴搁在粗长的蛟脖上,嘴巴翕合。不知说了什么,片刻后,蛟黑沉的脸上竟透出一抹深红。

    池水很快飞溅起阵阵水花。

    另一边,灵山前峰处,听闻了前不久金龙刚刚归山的消息的蓝长老,匆匆从西极之地火速赶回,提前结束了自己的游历。他一进山门,便看到前方聚集着不少年轻小辈,在那边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老蓝龙咳了咳声,逮住一条后辈问了几个问题。

    原来自那日蛟宫龙蛟犼混战,犼便落入了灵山众龙的手中,他的小儿子蓝舒渠作为年轻一辈的领头龙,负责路上的押解。此刻返程的大部队基本都已回来,只剩下他与一小队龙还在后方。

    据说是没有决定好关押犼的去处。

    老蓝龙挥挥手,将这些问题统统留给儿子回来后自己琢磨。

    “晋明呢?”

    “金龙前辈自几日前归山后,便一直没见他出来过。”

    这倒是奇怪了,难道是在外面受了暗伤,如今正躲在洞府中独自调息?思前想后,他腾云而起,打算去探望探望那失踪了数年的侄儿。

    半路遇见了神思不属的小青龙,他一个顿停,和蔼地用尾巴敲了敲对方的脑袋。

    “青崽子,回来了?”

    小青龙抬了抬眼皮,没说话。

    老蓝龙一瞧,乐了:“青崽子,怎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小青龙欲言又止,忽而重重叹气,撇过脸打了声招呼:“蓝长老。”

    老蓝龙平日里最喜欢逗弄这些小辈,小青龙当属小辈中精力最旺盛的一条,今日这副情状倒是稀奇得紧。他长臂一收,道:“走走走,你不是最爱往晋明那臭小子的洞里钻吗?正巧今天我要上山看看他,你跟伯伯一块儿去。”

    小青龙:“……金龙前辈回来了?”

    老蓝龙点点头。

    “可以了吗?”

    “不行……还差一点……”

    “来,我帮你……”

    “不要动我的尾巴!”

    “应该要出来了吧?”

    “不……”

    老蓝龙:“……”

    小青龙:“……”

    老蓝龙迅速将身后的龙崽子一扯,就近藏身于古树后,连着几道隐匿术兜头往自己和小青龙的身上套,又祭上几件法宝,确认无误后,方才竖起耳朵,悄悄扭头瞄去,一双龙目中闪动着灼灼亮光。

    小青龙一把抓住老蓝龙的衣角,憋红了一张俊秀的面孔,摇头示意。

    老蓝龙不为所动,继续伸长了耳朵去听。

    然而那对话声忽然就消失了。

    池中响起哗哗水声,夹杂着几声闷哼,听得一老一小两条龙,头皮直发麻。

    “蓝伯伯……”

    “嘘!”

    老蓝龙一个摁头,面色深沉。

    竟然有动静了?他那独身活了大半辈子的金龙侄儿,竟然真的有动静了?!

    池水波慢慢变急,荡起阵阵涟漪,片刻后,随着“哗然”一声,乳白色玉池中豁然站起一个男人。

    从老蓝龙和小青龙的角度,只依稀可见男子穿着一身湿透的黑袍,长发披散,从背影望去,瘦削挺拔,端的是体态风流。

    “公的?”老蓝龙脸一僵。

    小青龙也同时倒吸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女主家世显赫父母〕〔说他碰到你了没〕〔四合院:从机械工〕〔龙珠之我能看到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告白〕〔麻衣诡相〕〔开门迎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