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际迷雾〕〔我有一座发电厂〕〔荒野神宠进化系统〕〔元道帝尊〕〔洛神诀〕〔万古最强部落〕〔贺山红〕〔寒门凤华〕〔重生回到八十年代〕〔八零神医小娇媳〕〔重生暖婚,裴少宠〕〔都市之仙帝奶爸〕〔最强无敌战神〕〔长月浩浩〕〔红鸾聘〕〔史上最强炼气期〕〔绝品御灵师〕〔大唐第一女相〕〔我被男神克死后〕〔敢问穿向何方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夺玉 川南迷魂 第十八章 通宝钱三枚,堂主接不接?
    收藏下次继续看:””。

    “大哥!大哥!你在这摇头晃脑的干嘛呢……”

    我睁开了眼睛,发现他们三个人都在看着我,我尴尬地回答道:“没、没什么,就是有点困。托哥,给我来根烟吧……”

    tony白了我一眼道:“你不是有烟吗?”

    我道:“不知道怎么的,我总感觉我的没有你的味道好,快给我来一根,好久没抽到这种细烟了。”

    tony从烟盒中颠出来一根,我伸手夹住,问道:“诶,你这烟多少钱一盒?”

    tony满不在意地道:“不贵,四十多。”

    “咳咳咳……”

    我被一口烟呛到,我滴个乖乖,四十多块钱一盒,我平时抽的都是五块钱一盒的红梅。难怪这个细烟味道这么好……

    “诶,你你穿着上千块钱的名牌衣服,抽着四十多一盒的烟,为什么喝酒就不讲究呢,喝什么二锅头,这是我们穷人喝的……”

    tony道:“你不懂,二锅头是信仰。”

    我撇了撇嘴,表示对他们这种有钱又装逼的上流人士不屑一顾,随即又道:“对了,托哥,诈骗窝点的事吧,我们走了以后,那里怎么样了?”

    tony翘着二郎腿,优雅地从鼻子中喷出一股青烟,道:“你们逃走的第二天咱就回京城了,之后窝点里面的一些细节咱也不是很清楚,但可以知道的是,在你们走了之后的半年,津城的警察局就对全市所有的诈骗窝点进行了联合的大清缴。里面的底层喽啰、中层家长、高层领导、包括隐藏最深的幕后大佬,一个漏网之鱼也没有,还有那个胖警察,也被抓进去了。盛极一时的津城诈骗团伙,就在一夜之间被一网打尽,烟消云散。”

    我喝了一口酒,感叹道:“善恶终有报,世道好轮回啊……”

    tony又接着道:“不过咱是怎么也没想到,你居然跑进了三宝斋,还在两年之内就做了堂主,真是开了挂了,你不觉得一切都水到渠成的太巧了吗?”

    我摇了摇头笑道:“的确是,我进三宝斋以后顺风顺水,不偏不倚就我吃掉了那个大盈的瓷瓶,还是吃独食,不然也不会破格提成了堂主。之后我的店铺被砸了,三宝斋居然出动了这么大阵仗替我出头。哈哈,现在三宝斋里面好多人都传我是宝三爷的私生子呢……”

    tony似乎还

    还很清醒,他掐灭了烟头,道:“世上的巧合多了,都要留意。我去睡了,你随意吧。”

    罢,就走回卧室去睡觉了。

    这话的好像这里是他家一样,我撇了撇嘴,四下一看,才发现张根活和三儿已经都睡着了,一个个的酒量还不如我。

    算下来,我们从下午一直喝到深夜,这顿酒喝的也算得上是天昏地暗了。

    “唉,你俩就在客厅睡吧,哥要回屋睡喽。”

    我是没有这么好心将他们扶回房间,于是独自一人回房睡觉了……

    第二天日上三竿,我才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头有些晕,似乎酒没有完全醒过来。

    我走到客厅,看到桌子上的吃食,忽然感觉又有些饿,于是用手拿起碗中的一块鸡肉放到嘴里咀嚼起来。

    张根活被我不心发出的声响吵醒了,他坐起来看着我问道:“哥你吃什么呢?”

    我指了指碗中的鸡肉,顺便又拿起来一块扔到了嘴里。

    张根活打了个哈欠,也拿起来一块鸡肉,放到鼻子前闻了闻就扔了回去,起身就往外走。

    我叫住了他:“大早上的干嘛去?”

    张根活道:“当然是去吃早点了。”

    我骂道:“吃早点?这不就是早点吗,剩了这么多菜,你个败家玩意还去外面花钱。”

    张根活不耐烦地道:“那些菜都馊了,怎么吃啊?”

    难怪我吃着一直有那么一点酸爽,原来是馊了……

    我急忙将鸡肉啐了出来,骂道:“王八蛋你闻到馊了不告诉我。快去,给我也捎一份回来。”

    谁知道张根活转身冲我伸出了手。

    我问道:“干嘛?”

    张根活理所当然地道:“拿钱啊!”

    “我之前给你的钱都花完了?买份早点还跟我要钱。”

    张根活道:“你给我的就是我的,现在你要吃早点,你得自己出钱。”

    我骂道:“好你个白眼狼,老子不用你了,走,我跟你一起去买行了吧!”

    我们一路来到了仁义胡同外面的街道,这里尽是一些饭店和吃摊位,我看了看正对着我们的一个饼店,上面的牌子写着:好贵的饼。

    有点意思,我径直走了过去,问道:“老板,牛肉大葱的馅饼,多少

    钱一个。”

    老板是个年轻的姑娘,此时正捧着一本书在看着,非常的入神,没有什么心情搭理我,随口道:“三块钱一个。”

    我伸着脑袋往里面看了看,照这个饼的大,我吃两个就可以饱了,这也不贵嘛,于是便道:“给我装两个吧。”

    “行,六块钱。”

    我掏出了钱,但是那姑娘却并没有什么动的意思,既不接钱,也不装饼。只是在那专心地看书。

    张根活这时候突然上来搭讪道:“我你这饼也不贵啊,为什么叫好贵的饼。”

    那姑娘瞥了张根活一眼,没有搭理,只是看书。

    张根活又道:“我你这跟实际不符,你这算不算欺骗消费者。”

    那姑娘放下书一眼瞪过来,我心道张根活你这张破嘴可是越来越惹人烦了。

    于是赶紧打圆场道:“诶,老板,你看的什么书,这么入神。”

    那姑娘将书的封面冲向我,我仔细看了下。

    “《贯彻青春的正义之拳》,白云飞著。白云飞?是那个地产大亨的儿子吗?”

    姑娘回答道:“是啊,本市最有才华的高富帅。唉!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见到本尊……”

    我笑了笑,原来还是个白云飞的迷妹,我又问道:“那这本书,写的是什么?”

    那姑娘似乎是来了兴致,道:“据这本书是白云飞的亲身经历,讲的是他不心掉入传销窝点以后,和另外两个热血青年闯出来的故事。真友谊,真汉子!很励志,很青春!没想到我的云飞大哥还是个大侠……”

    罢她居然有些羞赧地低下了头。

    张根活道:“哥,白云飞写的,那两个热血青年的是不是咱俩?”

    那姑娘一听,又鄙夷地道:“这个大高个脑子不正常吧,不会聊天就别聊,就你俩还热血青年,你们在这附近的都是黑心商人,没什么好人!拿着饼,走人!”

    我苦笑着接过了饼,现在的年轻姑娘,一个比一个辣啊……

    我叼着饼往回走,边走边想,没想到白云飞还真的去写书了,想一想那青春岁月,还真让人怀念呢……

    不过,黑心商人吗……好像我就是……

    吃完了早点,我正准备回屋里睡个回笼觉,院子的门突然又被人推开了。

    。

    我一看,老马带着一个满头白发却精神矍铄的胖老头走了进来。

    那老头西装革履,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甚是斯文,只不过这么大热的天,穿西装也是热的他不听地用手绢在擦着汗。

    老头似乎是受不了酷暑的煎熬,不等三儿问话,一路跑就走进了客厅。

    待走近了,我才发现不管是从容貌还是从动作上来看,这老头顶多也就是五十多岁的样子,可是这满头白发却让他看起来大了十多岁。

    我和后面的老马对视了一眼,立刻便想起来,这是老马昨天要带过来的客户。

    于是我急忙端起茶壶,坐到了摇摇椅上,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因为从老马的眼神中我读出了:这是一个人傻钱多的摇钱树……

    那老头推门而入,进门就道:“哦呦,真凉快啊……”

    我闭着眼睛问道:“来者何人啊?有何贵干?”

    那老头清了清嗓子,道:“总坊明灯灭,寻卿过五街。通宝钱三枚,堂主接不接?”

    罢那老头将三枚铜钱有序放到了柜台上。

    他这登门诗的意思我是听懂了,大概是,他去总坊做买卖,总坊给他支到了我这里,但是这老家伙太笨,自己找不到门路,还向我抱怨这里不好找……

    你这糟老头子坏的很。

    但是我却是不能再坐着了,这人毕竟是带着铜钱来的,证明一定是个大客户。

    于是我大脑急速地转了转,道:“远来即是客,长者堂上坐。额……我这有点偏……但……买卖都好做。”

    我绞尽脑汁才勉强念出来一首打油诗,听的一旁的tony直摇着头拍脑门。

    没办法,谁让咱读书少呢……

    待将老头让到了座位上,我才拿起来那三枚通宝钱。

    两枚真钱,一枚高仿。

    三宝斋每当遇到比较大的买卖的时候,就会均匀分给各个分堂,并且根据可赚利润的大,用三枚通宝钱里面的真假区分,也就是,这三枚铜钱中,真钱越多,买卖就越大。到年终的时候,会根据各个分堂通宝钱的多少进行奖金分红,这也算是一种激励制度吧……

    看来今天这还是笔不的买卖,不过我不明白的是,有这么多实力雄厚的分堂,为什么就偏偏要找到我这里呢?

    域名:””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夺玉》,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我要的是你爱我〕〔总裁私宠妻江瑟瑟〕〔上门龙婿叶辰下载〕〔厉少宠妻至上〕〔绝品神婿秦菲雪免〕〔前妻难追,周少请〕〔妃要撩人:太子殿〕〔重生娇妻:祁少强〕〔启禀陛下,娘娘又〕〔上门龙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上门龙婿免费全文〕〔逍遥战神江策丁梦〕〔穿越兽世之征服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