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凡士传 第十二章结交
    接过韩立递过来的八张百两银票,方望揣好后,便开门走了出去,韩立一路相送到商会门口。

    “你爹最近怎么样?身体还好吗?”韩立站在方望旁边,突然开口问道。

    “还可以,挺健朗的,”

    “那就好。”

    “再见了,韩叔。”等了一会儿,见韩立没有再说话,方望便主动告了别。

    刚回到房间,韩立就听到小胖子的声音传来。

    “韩叔,那小子是你什么人呀?感觉韩叔蛮帮衬的。”

    “故人之子,他父亲以前救过我。”

    “哦?”小胖子露出惊讶的表情,喊韩立过去坐下慢慢说,韩叔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也算是亲人,却从未听韩叔讲过这些事,难免有些好奇起来。

    端起新倒的茶水,一饮而尽,韩立像是陷入了回忆中。

    “应该是二十二年前,那时商会的生意还没做到整个季国,不过在通州城已很有名气,不免引来一些宵小的觊觎,那天晚上,我们有五人值夜,四更时分,冲进来一伙蒙面人,手持刀棍,幸好那些人身手和我们差不多,都是普通人,搏杀中,我被一人锁住身体,眼看着一把长刀砍来,在我绝望的时候,方柏青伸刀挡住,但也被人趁机用棍打断一只腿,可能是打斗声引来了巡城护卫的注意,那伙蒙面人看情况不妙,就随手拿了些货物仓皇逃跑了。”

    “我这条命是他用一条腿换来的,后面养好伤,却也跛了起来,一名二十来岁的少年,每次路过都会迎来歧视的目光,心里会多么难受,后来他便请辞回乡,你爹也补偿了他很多些银两,再次听说他消息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临山镇,开了家杂货铺。”

    “原来是这样啊。”小胖子感慨道。

    走在通州城大街上,方望想着时间还早,便沿着街道逛了过去,黄石铺就的大街上,人群熙熙攘攘,好不热闹,时常有骑着高头大马的公子、小姐,手拉缰绳,甩着皮鞭从路中急驰而过。

    路过一处绸缎庄时,方望见到有不少人正在挑选,想着给爹娘带些礼物回去,便迈步走了进去。

    选了两种不错的不料,叫伙计各割八尺包好后,方望付清了银子。

    提着绸缎,正打算找处吃饭的地方,忽然,几道哭喊声从远处传来,很是凄惨,方望皱眉看去,前方除了一些围观的人群外,并未看到哭喊之人,心念一转下,便朝前走了过去。

    临近,绕圈找了个人少的位置,方望看见场间地上,正躺着三个人,一对母女衣衫凌乱满脸泪痕的哭喊着,一名男子浑身是血的倒在旁边,看着已无进气了。

    “让让,都散开。”十几名身穿赌场衣服的男子朝人群挥手。

    拖着那对母女的男子,见两人不停挣扎,狞笑一声,便腾出手来,一巴掌朝那个哭的最大声的小女孩扇去。

    眼看巴掌正要落到脸上。

    “住手。”方望脚踏一步,直接掠过十米的距离,一脚将赌场男子踹飞了出去,落地后还翻滚了几圈,可见力量之大。

    见同伴被打,周边三人顿时围了上来,直接拳脚招呼,两息不到,三人就被方望打倒在地,对付这些普通人,确实不废什么手脚了。

    其他人见状,都紧张防备着方望不敢再上前,这人的身手明显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不多时,一名身穿赌服,袖口纹着金线的黑脸男子走出,慎重开口道:“阁下这是要打抱不平,非要管这件事呢?”

    “我只是见不惯人当街行凶,欺负弱幼,就算有理也应由衙门去审。”方望淡淡回道。

    “呵,你可知发生了何事?”黑脸男子蔑笑了声。

    “不知。”

    “那我便与你好生讲一讲,看我们是否在理。”许是知道此人武功高强,他们不是对手,黑脸男子便讲起理来。

    他指向地上浑身是血的男子说道:“他叫马良,长期喜欢来我们大丰赌坊赌,逢赌必输,确实运气差,败光家产后,我也跟他说好几次,叫他不要再来了,哪成想,今日又来了,怎么劝都要赌,说是昨晚梦到打开的棺材,开棺发财,今天一定会赢。”

    说着,黑脸男子从怀中拿出一张折纸摊开,继续道:“这是他亲手写的卖身契,将他们母女,甚至他自己也一并抵与我们赌坊,当时很多人都亲眼看到,做不得假,我们这些人便随他回去,哪知这厮竟带着家人翻墙逃跑,你说该不该打,按照当朝律令,即使当场打死,也不犯法吧。”

    “他说这些可属实?”方望向地上那女子问道。

    “属…属实,他回来的时候说已经把我们娘俩卖给了赌坊,外面有人看着,他要带我们翻墙跑。”

    看着地上瘫着的凄惨母女,方望叹了口气,怎么这么命苦摊上这样一个男人,要是他的话,宁愿自己去死也不会让家人受到伤害。

    “所以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黑脸男子见方望沉默,又说了句,毕竟面前这人年纪轻,身手又好,估摸有什么背景,他也乐意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方望转过头直接问道:“卖身契上多少两银子?”

    隐约猜到方望意思的黑脸男子有些佩服道:“两百两白银。”

    “我替她们赎身了。”方望从怀中抽出两张百两银票伸向黑脸男子。

    黑脸男子连忙上前,验过银票真伪后,就将卖身契交给了方望,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道:“用不了这么多,马良已经死了,赎金可以少些。”

    “不用了,我只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找这对母女的麻烦。”方望冷眼看去。

    “那是自然,我们虽是做赌场的,但也遵守律法。”说完,黑脸男子一抱拳,招呼上其他人,往后离去。

    地上的妇人泣不成声。

    “多谢公子,妇人一定好好给您当牛做马服侍您,要是被他们抓去,小女就要被卖去青楼了。”

    方望并未回话,只将手中的卖身契沿中线一撕,重复几次后,朝身前一撒。

    围观的人群中传来阵阵的惊呼,他们大多数人都以为方望是贪图美色,才会花大价钱赎身,没想到最后竟是这样。

    “走吧,你们自由了,不再是谁的私物。”方望扶起她们,认真说道。

    妇人满脸都是不敢相信的神色,随后便是抑制不住的喜色。

    “谢谢恩公,只是已无路可去,妇人愿终身服侍恩公,以报再生之恩。”

    “这么做值得吗?她们跟你非亲非故的。”人群中传来一道声音。

    方望回头看去,见是上午见过的鸿盛商会三少爷,有些惊讶,不知对方什么时候过来的,刚刚找位置的时候可没看到他。

    “没有什么值与不值,对我来说,做事全凭一心,心安即可。”

    “说的好,你这朋友我交定了。”小胖子从人群中走出,身后还跟着三个随从。

    余光瞥见地上的母女正准备下跪,方望急忙扶了起来,“不必如此,我行走江湖,多遇险袭。已自顾不暇了。”

    “这可如何报答恩公?”

    “不需,路见不平事自有相助。”方望笑了笑。

    “不知你是否愿意到鸿盛商会来做事?月钱不多,每月三两。”小胖子在一旁问道。

    “愿意愿意,谢谢这位公子收留,只是...他对我们母女无情,但人已死,我还是想给他下葬一番。”

    妇人感激道,随后看向男人的方向。

    “行,事情处理好,去商会找韩掌柜就行了。”说完,小胖子跟手下吩咐了声,就见一人往回走去,另两人抬起尸首,跟在那对母女身后。

    “多谢了,三少爷。”方望也替那对母女谢了声。

    “哈哈,就许你做好人,喊三少爷就生分了,我叫王富贵,你呢?”

    “方望。”

    “好名字,人如其名。”王富贵肉手一拍,露出欣喜之色。

    方望有些无语,这也太浮夸了些。

    “方兄,还没吃午饭吧,我知道有家**做的特别好,要不去尝尝?刚好也到晌午了。”

    想着自己本来是找吃饭的地方的,没想到碰到这件事,回过神来,方望发现肚子也确实也比较饿了,就回道:“那就厚脸麻烦王兄带路了。”

    除了四条大道外,通州城遍布小街小巷,也异常的繁华。

    抄着近路,王富贵带着方望走进了一条烟花巷,一股胭脂味扑面而来,两旁的楼上窗户里,坐着一位位拿着绣帕的妙龄女子,正巧笑瞧着路上的行人。

    方望眉头一皱,不由有些后悔了起来,这王富贵带的什么地方。

    “方兄,你想什么了?可别误会,只是这条路近而已。”王富贵假装正经,眼神却偷偷往那些姑娘身上瞧。

    这么明显的动作,方望有些无奈,但也没拆穿他。

    “哒哒...哒哒,啪,让开。”一声急促地鞭响从身后传来,人群赶忙跑向两边,给这辆马车让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塞一天冰块不可以〕〔仙医佳婿〕〔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上门王婿叶凡〕〔美漫从五级变种人〕〔我杀怪就能变强〕〔我儿明明是纨绔,〕〔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