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一心御兽〕〔从斗罗开始的武魂〕〔因为怕死只好多谈〕〔抗战:百倍返现:〕〔祖宗诶!选妃呢?〕〔开局亮剑,我一团〕〔神奇宝贝:大师系〕〔少年歌行:隐居十〕〔万界神王:从召唤〕〔大秦:父皇!我真〕〔狂飙:从制霸京海〕〔那一夜,她带走了〕〔全宗门都是恋爱脑〕〔穿书之没人能比我〕〔灵泉修仙:农家崽〕〔我的替身是史蒂夫〕〔流放,神医小娇妻〕〔秦静温乔舜辰〕〔韩飞李斐雪是哪部〕〔陆七权奕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凡士传 第十六章刀名狂浪
    “怎么啦,方望。”赵铁牛疑惑看去。

    “这刀好重。”

    “重?我来试试。”赵铁牛兴奋的站了起来,接过方望手中的黑刀,正打算挥舞一下,霎时就变了脸色,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还好方望在旁扶了一下。

    “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要试试,要不是小望手快,看你不出个丑?”赵铁虎在旁幸灾乐祸,眼神中带着一丝震惊。

    “我只是没注意,瞧。”只见赵铁牛双手持刀,左右虚划了两下,紧绷的衣袖却透露出并不轻松。

    “爹,我们家怎么还有这么重的刀啊,看样子估计有两百斤了。”赵铁牛双手掂量了下。

    赵铁虎虽然知道自己儿子和方望在黑虎帮当了小队长,但并不清楚两人的实力,此时见到两人都能拿起这把刀,心中的惊讶可想而知。

    “具体怎么来的,我也不清楚,搁在仓库有几十年了,看脏的厉害,这才搬出来擦擦。”

    “虎叔,这刀怎么会这么重,还是铁铸的吗?刀锋好钝的样子。”方望看着黑刀好奇问道。

    “不清楚是什么材料,以前拿去烧过,搁在炉里几天都不变颜色,想重铸都不行,也有武者看过,只是太重加上又不锋利,便无人问津,只好扔角落了。”

    挥刀还是比较吃力,见大家都没注意了,赵铁牛赶紧将刀给方望递了过去。

    轻抚刀身,并不是如铁般的冰凉,竟带着一丝温热,方望越来越觉得此刀的不凡,脑海中忽然浮现了一个词“重剑无锋”。

    “虎叔,有个不情之请,这刀我能否买下来,看着着实喜欢。”

    “哈哈,还以为什么事,你喜欢,拿去就好,反正也没人要,搁在仓库还占地方,说什么买。”赵铁虎爽朗的笑了起来。

    “是啊,方望,你说买那不就生分了。”

    “行,那就多谢虎叔啦,此刀可有名字?”

    刀柄和刀身上并无刻字的痕迹,于是方望直接问了出来。

    “没有,你给取个吧。”

    听见要给这把刀取名,赵铁牛马上来了兴趣,搬着木凳坐好,他和方望读了差不多的书,自认还是有些笔墨的。

    等了会儿,见方望没什么动静,赵铁牛忍不住开口道:“要不叫黑刀得了,字如其刀,多好。”

    “不会取,就别出声,跟个土包子一样,小山,别理他。”赵铁虎皱起眉头。

    “哼,土包子不也是你家的。”赵铁牛小声反驳了句。

    “要不叫狂浪吧,刀锋虽钝,却能以重势压人,一重胜过一重,似狂浪延绵不绝。”方望看着长刀说道。

    赵铁牛神色一震。

    “好名字,真配啊。”

    “不错,这名字有点意思,小山,你等下,我给你打个刀鞘出来。”说着,赵铁虎便起身量起了狂浪的尺寸。

    “那就多谢虎叔了。”

    在赵铁虎进后院锻造后,方望便给赵铁牛将讲起了正事,详细说明了三纹紫芝服用后,真气不可控的情况。

    “真是神奇,还能这样。”赵铁牛一脸不可思议。

    在他看来,控住不了真气,应该就是走火入魔的前兆了,竟还能冲穴。

    快到晌午,赵铁虎才手拿刀鞘走了出来,一把扔给方望。

    左手稳稳地接住,方望将狂浪刀归鞘,严丝合缝,像是原配一样。

    “虎叔手艺真好。”

    “那是,我爹可是临山镇第一铁匠。”

    “你们俩都别吹了,在吹我就要去当天下第一了,哈哈。”

    从铁匠铺里出来后,方望大步往家走去,心情很是舒畅,毕竟对武者来说,一把好的武器往往就决定了胜负。

    剩下的时间,他好打算好陪陪家人,之后的一段时间,应该很少有机会回来了,山雨欲来风满楼,方望不相信黑虎帮会蛰伏这么久。

    真是越担心什么就越来什么,才待了两个时辰,方望正在和爹娘闲聊,就听见杂货铺外就响起了马蹄声,方望朝外看去。

    “吁...吁”一名身穿黑色劲服的黑虎帮帮众,正骑马停在杂货铺前,利落地下了马。

    看着此人,方望有些面熟,是之前史香主的手下,现在归他管,具体姓什么记不清了,只见过几次面。

    见来人准备进来,方望伸手示意停步。

    “爹,娘,我出去下,应是帮中事物需要处理。”

    “你忙你的,快去吧。”

    方望走出杂货铺,离了稍远才停下脚步。

    “何事?”

    “堂主吩咐紧急集合,帮主来了。”来人抱拳回道。

    “帮主?”方望自语着。

    自从加入黑虎帮,他还一次都没见过,据说帮主一直住在通州城外的黑虎山庄中,也不知真假。

    “行,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那属下就先告辞了,还要去通知其他人。”

    “嗯”

    “驾...驾”看着马匹消失在街角,方望心头沉重了起来,他知道早晚有一天会决战,但没想到这一天竟然会这么快,还好提前做了准备。

    转身回到铺里,发现爹娘面带询问之色,方望轻松笑了笑。

    “没啥事,帮主来了,喊我们回去拜见拜见。”

    “这才回来没多久,怎么又要去,就算是帮主,也不能管人管的这么紧呀。”连慈云坐在桌前抱怨着。

    “你懂什么,我们小望好歹也是个队长,这可是露脸的好机会。”方柏青打着算盘边说道。

    “娘,帮主来了,没理由不去,等忙完了以后再回来看您。”

    “早点出发吧,不然等会儿天就下雨了。”看了眼外面的阴沉天色,方柏青担忧道。

    不一会儿,两道身影便穿梭在东柳街中,渐渐远去,两人都身着黑衣,壮硕的一人左手持刀,另一人负刀在后,让人一看便知是江湖中人。

    今日的黑虎帮,人明显多了起来,方望一路走回自己的院子,因为要见帮主,自然需穿的正式点。

    换了一身黄色虎袍的方望,气质明显不一样,人靠衣裳马靠鞍,如果之前还是一个江湖少年,那么现在就是贵府公子了。

    狂浪刀太沉,握着不太方便,方望找个根布条缠在后背。

    没多久,鼓声便响了起来,咚咚声不绝,各处不时有人影窜出,加入到人流中。

    当方望来到演武场时,四下看去,全是黑压压一片,见方望走来,前路的人都自觉的让开一条道,面带恭敬。

    来到队伍的最前方,方望目光一扫,其他四位香主早已就位,点头相互示意了下,方望便静心运行起周天来。

    没多久,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方望抬头望去,高台上出现了两道身影,走在后面的一人正是韦堂主,前面一人身穿一袭紫袍,腰间挂着一把长剑,袍上绣着只金色的猛虎,从方望的角度只看的到前半身,猛虎的首尾在袍子的左上和右下方环绕,霸气凛然。

    看到面容后,方望一愣,此人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强壮,此人反而有些清瘦,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一些痕迹,举手投足间很是儒雅,第一眼看去,反而觉得此人更像是一名教书先生。

    “昊天,这些便是我黑虎帮临山堂的男儿,不错,有股子精气神。”

    “回帮主,临山堂总计七百六十二人都在此处了。”

    赵远山往前踏出一步,气质一变,威严之感瞬间散出。

    “大家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精英,是黑虎帮的未来,如今敌人在侧窥伺,你们愿意做头病虎吗?”

    “不愿意。”

    “帮里兄弟惨死无果,愿意放弃仇恨吗?”

    “不愿意。”

    “那就拿起手中的长刀,报仇,以敌之血,祭我英魂。”

    吼声震天,气势如虹,余音不停回响在演武场上空久久不散。

    “杀敌有功者,赏银两、武器、功法、秘籍,任由挑选。”赵远山说完的同时,一手拔出长剑,斜指向天,剑尖三寸剑芒尤其耀眼。

    “报仇。”

    “帮主万岁。”

    “一定要报仇。”

    “我要去砍了那群白狗,为大哥报仇。”

    台下群情激愤,一腔热血几句话就被赵远山带动了起来。

    务事房中,方望五人立在一旁,主位坐着的是帮主赵远山,韦昊天和另外两人站在对面。

    方望着重看了眼两人,一身侍卫打扮,看样子应该是帮主的亲信。

    “昊天,你来安排下吧。”

    “是,帮主。”

    “现在跑马镇和平昌镇情况危险,当务之急,是要去尽快支援,于山、牧安平、熊巍你们带人去跑马镇,到时李堂主会给你们安排任务。”

    “申坤、方望你们俩就带人就去平昌镇听高堂主的吩咐。”

    “届时澜河镇的兄弟也会来支援。”

    “是,属下听令。”

    方望五人都先后抱拳受令。

    “这是地图,沿着路线走,清理掉附近的敌人再进镇,缓解下他们的压力。”韦昊天说完,就有人就给他们递上了地图。

    一条从临山镇到平昌镇的路线被标注在地图上,在平昌镇的地方,方望凝神看去,他是是要负责镇外左后方的敌人,区域并不是很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从完美世界穿越诸〕〔开门迎客〕〔模拟修仙:我能看〕〔漫威之我穿越的有〕〔说他碰到你了没〕〔麻衣诡相〕〔临高启明〕〔四合院:从机械工〕〔嫁给山野糙汉后她〕〔玄幻:开局被迫下〕〔温情一生只为你林〕〔规则怪谈:要求我〕〔甲鱼修仙记〕〔从入赘长生世家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