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凡士传 第十八章惨烈
    休整后,换了身衣服,方望感觉舒服了很多。

    向外走去,各处点着的火把,把四周照的通亮,此处的布局和临山镇的差不多,只是占地要广些。

    四下逛了会儿,到处都是神色匆匆之人,走到帮门口,方望问了下关于申坤的情况。

    “禀香主,我们一直在此处值守,未曾见到您说之人。”

    方望皱了皱眉,按理说申坤带的人数更多,应该比他们先到的,怎么现在还没来,难道出了什么事?

    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正在此时,庞杰从外面走了进来,看见方望后,直接说道:“方香主,正好要去找你,我们边走边说吧。”

    “发生什么事了?”

    “你之前不是说,东门还有支援的兄弟吗,我们出镇搜寻后,只碰到了申坤申香主,浑身是血,正被两人追杀着,还好我们去的及时。”

    方望脸色一变。

    “申香主现在何在?”

    “在平氏医馆疗伤,你放心,我们最好的大夫都在那里。”

    在庞杰的领路下,方望一路跑到医馆,里间躺着几十个伤者,不时有大夫进进出出,申坤正在靠门边的床位上躺着。

    方望急忙上前,看着面前缠着绷带的男子,没想到才分开几个时辰,就成了这副模样。

    听见有人呼喊,申坤睁开了眼。

    “方兄,你来了。”申坤露出苦笑。

    “伤势不要紧吧,到底怎么回事?其他人呢。”

    方望不得不问,出了这么大的事,两百多人来支援,现在只剩五十来人。

    “我们入林没多久,就遇到了白狼帮的人,占着人数的优势一路追杀,后面也碰到了几次,可能是有漏网之鱼报信,我们不久便被埋伏了。”

    说到着,申坤满是痛苦之色,平复了会,才道:“对方有两百多人,先是埋伏在树上,把我们打了个措手不及,最重要的是,对面高手众多,交起手来,兄弟们根本抵挡不住。”

    “至少有十几个易筋期的高手,要不是对方有些轻视,只派了两人来杀我,说不定就要交代在那了。”

    “怎么会,白狼帮大部分人员都聚集在跑马镇,这里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易筋期。”庞杰突然开口道,眼神透露着慌张,这么多易筋期同时出现,不难想象对方还有更大的底牌。

    “我也不清楚,但可用性命担保,所言不虚。”申坤一脸恨意。

    庞杰刚接申坤入镇时,只简单询问了下,并不清楚整件事情,现一听说,立马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方香主,申香主,此事非同小可,庞某需立马禀告堂主,招待不周的,还请担待。”

    “庞香主客气了,方某能否一起去?出发前堂主有交代,入镇后一切事宜听从高堂主的吩咐。”

    “好。”庞杰豪气应了声。

    申坤此时也挣扎着坐了起来,说道:“申某也一起去吧,这点伤不算什么,说不定高堂主会询问起些细节。”

    见如此,庞杰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大局为重。

    申坤的伤势主要集中在上半身,行动起来没受太大影响,不过毕竟是伤员,为了照顾申坤,方望和庞杰都故意放缓了速度,幸好此处距离黑虎帮并不远。

    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中,主位坐着一位蓝色虎袍的高个男子,跟王大柱差不多的身高,下方站着方望三人。

    “这么说,那十几人是突然冒出来的,并不是白狼帮的人了?”高义兴思索道。

    “申香主没描述错的话,白狼帮易筋期中并没有那些人的存在,属下十分确定。”庞杰一脸坚定。

    屋中陷入了短暂的安静,高义兴也露出严肃的表情,倒不是担心突然出现的易筋期敌人,在他看来,自己一人便能将他们击杀。

    真正担心的是,白狼帮还隐藏着什么,既然能突然冒出这么多易筋期,那锻骨期强者呢?会不会也突然冒出几人。

    当务之急,是要先搞清楚对方隐藏着什么,黑虎帮和白狼帮之间的恩怨已经存在了十来年,通州城南边就这么点地方,西南方的澜河与东南方的沼泽,将此地与其他地界隔离,一山不容二虎,两帮因实力差不多,一旦动手,就算胜利也是惨胜,平白便宜了其他人,所以这些年来,厮杀一直保持在一定范围,这次白狼帮突然越界,绝对是有了倚仗。

    事情很容易分析,方望也想到了其中关键,见高堂主仍在深思,便继续等待了起来。

    “申坤,看你恢复的不错,就跟方望一队吧,你们明天和其他人一起到镇外巡逻,庞杰稍后你将巡逻的地区和注意事项给他们讲一下,先下去吧。”

    “是,堂主。”三人异口同声。

    次日,方望跟着巡逻的队伍一起出了镇,此次巡逻的区域是以平昌镇为中心,周围十里,连同方望,一共四队四百多人。

    长时间的厮杀,令平昌堂也损失惨重。

    有了昨天的事,今日带队的各位香主都神色凝重,想必是得到了消息。

    带着五十多人,方望谨慎地搜寻着,方望和申坤在前,曹元、马玉两人在侧翼,就算有敌人冲过来,不至于一触即溃。

    此时,林间的雾气还没消散,昨夜下了些小雨,走在其中,不时有豆大的水珠沿着叶片从头顶滴落,打的人一激灵,地上的杂草也有半米高,不一会儿众人鞋裤都已湿了。

    “申兄,伤势还好吧。”方望关心道。

    “无妨,都是些皮外伤,受的了。”申坤侧头回了句,马上又四下观察。

    “那就好,昨日那些人实力如何?”

    方望想趁机打听下,知彼知己才能有更好的准备。

    “其他人没交手,追杀我的那两人,实力和我差不多,一看就是突破到易筋期好些年了,功力深厚。”

    听到这,方望暗自比较了起来,现在他只显露出比武时的实力,真要拼命的话,十几人应该也拦不住他,除非有锻骨期的高手。

    放下心的方望,对大家吩咐了几声,便专心警戒了起来。

    但奇怪的是,整整一天,他们都没碰到任何敌人,这太反常了。

    他从庞杰那边了解到,每天巡逻都会有发生数次战斗,对方就拦在外面,偶尔主动进攻一下,意图很明显,就要是围住他们,跑马镇那边才是真正的厮杀之地。

    今天一反常态,明显不太对劲。

    “撤,先回去再说。”

    帮派中,另外三位香主也是这种情况,直到高堂主出现,大家才安静了下来。

    “情况我都听说了,我到要看看,他们打的什么主意,庞杰你留下,其他易筋期的跟我走。”高义兴一声令下。

    方望等人都站了出来,他暗数了下,连同自己在内一共十四人,心中暗叹,这算是平昌镇的最强战力了。

    “出发。”高义兴大手一挥,向外跑去,方望等人也提速跟上。

    一盏茶的功夫,一行人就已出现在平昌镇十里之外,路上都是轻功赶路。

    “散开自由搜寻,一个时辰后在此集合,有什么发现不要轻举妄动,记住,以打探为主。”

    “嗖…”

    方望选了一个方向,极速远去。

    夜色已经降临,一轮明月挂在天上,但身处林间,景物很是朦胧,只有运行起真气,才能简单看清楚。

    “据说武林中有绝世高手,视黑夜如白昼轻而易举,不知我何时才能到达这个境界。”

    穿过一片杂草,方望目光一锐,身体一侧的同时,右手呈剪刀状向前伸出。

    “嘶…”

    一条黄绿色的花蛇正在方望指尖挣扎,不停的吐着信子,三角形的脑袋格外硕大,眼看着蛇尾要缠上手臂,方望用力一甩扔向远处。

    擦了擦手,方望继续朝正东方前进,白狼帮对平昌镇的策略是围而少攻,阻止其对跑马镇的支援,那么对方的藏身之地大概率会选择在偏南方的区域,他们此次的任务,就是大面积搜寻。

    不多时,一片凌乱的脚印吸引了方望的注意。

    印迹很是密集,一些杂草正粘在脚印上,还有一些远离地面弯曲着,似乎才刚挣脱不久,深凹之处储蓄着一些泥水。

    “昨夜才下了雨,应该是趁雨赶路,这脚尖的方向,是往南边去了。”方望眼中精光闪烁,喃喃自语道。

    沿着脚步,方望一路跟随,但走了近二十里,脚步仍延伸向前方,算了算时间,不得已只能原路返回。

    当方望回到集合点时,已有四五人提前到了,点头示意后,大家都保持着安静。

    不多时,见人已到齐了,高义兴开口道。

    “有什么发现?”

    “我那方向,一个人都没有。”

    “我也是。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

    几人附和着。

    “堂主,我那边有大量脚步,看其目的,应该是朝向跑马镇的。”另一人开口道。

    方望朝他看去,说话的是一名四十来岁的白发男子,没想到还有其他人也发现了。

    方望收回目光,补充道:“脚步我那边也发现了,是向南的,据我推测,应该是昨天夜里冒雨出发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女主家世显赫父母〕〔说他碰到你了没〕〔四合院:从机械工〕〔龙珠之我能看到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告白〕〔麻衣诡相〕〔开门迎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