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凡士传 第二十四章钟乳石液
    之后的几天里,方望的伤势逐渐好转,但他却始终有些心绪不宁。

    “我倒要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大着胆子,他再次来到了地穴口,耳中似乎听见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听到。

    地穴呈不规则状,像是地裂后形成的通道,方望在好奇心地驱使下,借着微光一步步走了下去。

    脚步在地穴中回荡,传向深处,方望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随着渐渐深入,方望视线开始变得模糊,有时要手脚并用,确认好几遍才敢落脚。

    所幸绿光正在前面不远处,要是再远点,方望也就只能调头返回了。

    盯着手中的菌子,方望露出惊叹,他怎么也想不到菌子竟然会发光,这超出了他的认知。

    此处的岩壁上满是这种菇菌,密密麻麻,照亮了这片空间。

    地穴还在往下,顺着发光菌铺成的道路,他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不少。

    突然,方望脚步一停,甚至还踉跄了两步,满脸是震撼的神情。

    “这要给铁牛说,他肯定不信。”

    方望从震撼中缓过神来,眼前是一片有着数十丈大的天然地窟,顶上布满了各类钟乳石块,在菌光的映照下,炫目异常。

    有石笋从岩壁钻出,有石柱支撑在空间中,这完全就是梦中的世界。

    方望小心地穿过,不忍破坏这份天地瑰宝,环绕此地行了几圈后,方望将注意力放在了此地中央。

    这里处在整个地窟的底部,时而有水滴从钟乳石尖滴落,汇聚在此。

    这和平时所见的水坑不同,它由两种颜色组成,如果菌光散去,那就是一者透明色在上,一者乳白色在下,看着颇为神奇。

    蹲下身,方望舀了一捧,水质清澈透明,没有丝毫杂物,这种岩石缝里流出来的水,方望以前喝过,凤栖山山脚处就有,甘甜解渴。

    一饮而尽,冷冽甘甜的味道刺激着味蕾,和平时所喝的井水有些不同,正打算再喝一捧时。

    “咦”

    方望露出惊讶之色,他原以为底部乳白色会是石块或沉积物,没想到其竟像液体一样随着水波晃动不已,但却并不与水相融。

    好奇心地驱使下,方望将手伸进水里,轻轻碰了碰,一种似水又似棉花的感觉传来。

    突然,方望脸色一变,整个人瞬间向后弹去,如临大敌般。

    三息、五息、地窟里没有一点动静,方望挪动脚步小心地靠近,水坑里一如之前,仅有水波在轻微晃动。

    伸出食指,方望仔细的看了看,指尖没有任何变化,但他内心却丝毫平静不下来。

    “这是什么?为何我会有如此反应。”方望疑惑。

    就在刚刚,他接触乳白色液体的一瞬间,方望感觉浑身血肉突然颤抖,似乎有了生命一般,散发着渴望。

    仔细检查了几遍,除了真气略微增长外,并没有其他发现,方望这才送了口气,刚才的感觉实在太诡异,他差点还以为自己走火入魔了。

    “难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天材地宝?”方望不禁想到,他曾听闻,武林中有些武者一夜之间,实力大增,就是用了此类的缘故。

    呼吸渐渐急促,这种难遇不可求的宝物是他从未奢求过的,没想到竟因祸得福。

    小心翼翼下,方望再次将手指放入乳白色液体中,和之前一样,全身毛孔似乎都张开了,渴望着水中之物。

    方望舀了一小捧,凑到眼前仔细查看,没有任何异物存在,纯净的就像天上的云朵。

    遵循身体的本能,方望咽了小口,刚入喉,浑身真气立刻暴动起来,他强忍着颤抖,盘膝坐在地上。

    汗珠一颗颗滴落在羊毛上,顾不得擦拭,此刻他全部心神都放在体内,竭力运行着周天。

    静谧冰冷的地窟中,菌光作伴,数个时辰后,方望缓慢地睁开眼,两缕精光一闪而逝。

    “果然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方望露出喜色,他从未想过练功竟能如此轻松,平日一个时辰也就行功两次,现在直接轻松了数十倍。

    除了开始需要掌控一下,后面完全是真气在自行运转,现在方望只感觉浑身气血充盈,充满了力量。

    双腿用力,方望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

    “咦,身上的伤怎么都快好了?”方望有些疑惑的摸了摸受伤处。

    他记得胸口还只是新结的伤疤,怎么现在就快要脱落了一样,方望急忙全身检查了一遍。

    “难道也是那乳白色液体的原因?”

    自语了一句,方望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朝空中打了几式黑虎拳,拳风猎猎作响,这伤势完全不像是刚受的,倒有点修养了数月的样子。

    “太神奇了,不仅可以增加功力,就算伤势也能恢复,这到底是什么?若是被武林中人发现,必定要掀起腥风血雨。”方望看着水坑沉思着。

    直觉告诉他,这乳白色液体一定是非常罕见的珍宝,他只服了一口,便有如此效果,如果全部服下,那岂不是省了数十年之功。

    “只要对自己有利,是什么也就不重要了。”想明白的方望,又盘膝回到原地。

    洞中无岁月,分不清白昼,方望也不清楚在这里待了多久,他只知道醒了便是修炼,缝口处的野果也早已吃完,他又出去摘了几次。

    这一日,方望收功后,双眼如电般地看向水坑,除了一洼清水外再无任何。

    方望很是知足,本就是意外之喜,何必奢求更多呢?

    简单收拾了下,方望便朝回路走去,一路上菌光依旧,但方望却和来时有了很大的不同,不但伤势全好,功力也有了很大的增进。

    暖和的阳光照在身上,方望伸了个懒腰,呼吸着从远方吹来的北风,带着丝丝凉意。

    “是时候回去了,不知道黑虎帮现如何?”

    方望被追杀的时候,局势还在胶着,这么多天过去了,想必也有了结果。

    方望对他现在的实力很有信心,在第三次服用乳白色液体时,就突破到了锻骨期,实力非比之前,如果张中武没死,他有自信随意取其首级。

    双脚一踏,方望直接跃空而起,站在树端,放眼望去,一片林海正随着微风荡漾。

    找准方向,方望直接轻功而行,在林海上如履平地。

    曾经的难处,此时已不再是问题,他如利箭般冲起,在崖壁间腾移。

    一块凸起的崖石,方望用力一蹬,整个人如苍鹰飞天,落在了草原上,回头看去,眼中有些莫明之色。

    坑壁上有几处衔接点相隔甚远,仅凭易经期的爆发力还不足以攀越那么高,要不是他有机缘突破到锻骨期,就不知何日才能出来了。

    一道啸声从方望口中传出,如脱困的猛虎,向山林宣布自己的归来。

    绕了小半圈,方望回到了和张中武交战的地点,草丛间的狂浪刀露出了原本的黝黑之色,许是下雨冲刷的缘故。

    正午的云亚大草原,万里无云,只剩一颗散发着光和热的太阳高悬在天上。

    一路急奔,方望很快就到了映月湖,略带些潮湿的土地依旧暗红,地上散乱着一些白狼帮人的尸体。

    “看来是黑虎帮胜了。”方望猜测完战况后,向跑马镇疾走而去。

    临近跑马镇时,方望发现不少百姓正在周边放牧,找了位大叔问了下,方望这才知道,已过去了九天时间,战事也早已结束。

    申刀屠不敌赵远山和韦昊天两人围攻,被斩断一臂,身受重伤后,带着一些手下往北方通州城方向逃去,最后消失在茫茫山野中。

    黑虎帮击败白狼帮后,迅速派人占领了多宝等四镇。

    “我也只知道这些了,不过昨日有很多人骑着马从草原那边过来,都驼了很多包袱,现在还在跑马镇休息,你去问问有没要找的人。”

    “多谢老哥了。”道完谢后,他便朝不远处的跑马镇走去。

    “站住,你是何人?”

    镇口外,一名黑虎帮帮众和一名身穿捕快服饰的中年年子喊住了方望。

    见到两人怀疑打量的目光,方望解释道:“在下临山堂方望,映月湖决战时身受重伤,这才养伤归来。”

    捕快服男子眼神渐渐缓和,对旁边之人说道:“你看着,我去通报下,是真是假,一查便知。”

    “好,速去速回。”

    见两人如此谨慎,方望不由苦笑了声,他此时看着确实很邋遢,下身穿着破布条,上身一件羊皮,头发散在脑后,仅用几根青草束着。

    没多久,一阵急促的脚步由远及近。

    “方望,我就知道你不会死。”赵铁牛神情激动。

    在来人中,方望也看到了韦昊天和赵远山等人,不知黑虎帮的高层怎么都来了,方望急忙抱拳道:“见过帮主、各位堂主。”

    “不必多礼,方小兄弟真是好本事啊,能在铁拳张中武的手中活下来。”赵远山开口夸赞道。

    “回帮主,都是运气,也只顾得一路逃窜了。”

    “咦,气息浑厚,延绵悠长,你突破到锻骨期了?”赵远山惊讶道。

    其他人听见此话,瞬间看向方望,不敢相信会有这么年轻的锻骨期武者。

    在众人的目光中,方望淡然回道:“实属侥幸,生死间有了突破。”

    “好,哈哈,不愧是我黑虎男儿。”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