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凡士传 第二十八章怒火
    “小胖子,几月没交手,实力也没见涨进嘛,你家花了那么大代价,怕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要你管,我家有的是钱。”像是想到了什么,王富贵脸色难看了起来。

    两人的对话令方望有些发懵,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奈何不了王富贵,杨武不得不咽下这口气,他们之间的事情仅限于他们自己,不到生命危险父辈是不会出头的,不然就破坏了权贵之间的规则。

    “走。”杨武深看了王富贵一眼,一甩衣袖转头离去。

    见对方走远了,方望这才问道:“为何不拦下报官?”

    “没用的,他爹是城主,那些捕快难道真敢抓?刚刚不过是说着玩的。”王富贵笑着解释了句,转而伸了个懒腰又说道:“走啦,要继续补觉了,一大早就被乌鸦吵醒。”

    回到客房没多久,就有侍女送上了早饭,一碗海鲜粥,两个肉包,几盘小菜,方望吃了个干净,味道很不错。

    闲着无事,他在客房的书架上找了本书看了起来,说来也怪,以前在学堂读书的时候,摸到书本就厌烦,几年没碰,反而还起了些兴趣。

    书名《列国游记》,讲的是木牛居士周游诸国的见闻。

    花费了些时间,方望逐字逐句的看完,不由有些憧憬书中的奇闻怪事与人文风俗,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自己活了近二十年,连通州城都未曾走出去,更别说去看看季国外的风景了。

    在方望眼中,季国明显是一个庞然大物,拥有十座城池坐镇境内,数亿人口,许多人穷其一生也无法离开这生养之地。

    但游记中写明了,季国只能算一小国,与季国相邻的还有两小国,分别是澜国和巨风国,三国之间分别相邻,既是对手又是盟友。

    千里之外,还有两大国分庭对立,既想吞并对方,又担心两败俱伤,被季澜巨三国捡了柿子,局势就这样微妙而平衡着。

    书中还写了各地的风景民俗,看的方望涨了一大波见识,心生向往。

    快到晌午了,才有侍女敲响了方望的房门。

    “方公子,午膳时间到了,三公子正在等您。”

    “马上就来。”方望起身将书册放入书架,开门走了出去。

    王府占地很广,能在寸金寸土的通州城占据这份府宅,本身就说明了王府的不凡。

    饭后,王富贵从袖口掏出一把钥匙,晃了晃,得意道:“走,去看看宅子,这可是精心给你选的,保准满意。”

    出了王府大门,向西南方向,两人没坐马车,也没带随从,就随意走着。

    槐树街与好几条街道相交,梅花巷便是其一,忽一转角,方望就看见了满街的花枝。

    有紫红、粉红、淡黄、淡墨、纯白各色映入眼帘,独属于梅花的香味也萦绕鼻尖,轻逸幽雅,不负暗香之称。

    梅花巷一处房门前,王富贵伸手示意道:“到啦,就这家。”

    “这地方不错,景色很美。”方望夸赞道。

    “哈哈,那是,也不看谁挑的。”

    王富贵一边笑着,一边拿出钥匙开门。

    “宅子虽不大,但也够用了,以前买来是给我们家一亲戚住,后来他考取功名,去京城当大官,也就空了下来。”

    方望跟着王富贵进了大门,逛了一圈,宅内有十来间屋子,四五个院落,一侧有池塘种着一些荷花,另一侧则留有一片空地,可以随意开发。

    见到方望频频点头,王富贵心领神会:“这宅子空着也是空着,算一千两了,你放心,行情价,当初也就几百两买的。”

    “多谢了。”方望感激道,他心里明白,光靠自己找,是很难找到这种好地方的,王富贵这次确实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一直忙到天黑,方望才总算松了口气,下午和王富贵交接完后,他就到街上找了牙婆子,她们是专门给大户人家推荐丫鬟的,方望也买了十名,大多是来自贫苦人家,被家人卖掉的。

    后面他又买了很多生活用品,一辆辆马车停满了门外,忙到天黑才整理完,想着以后爹娘过来了,直接就能入住。

    第二天,方望吩咐完丫鬟们后,就早早地出了门,今天要送货回临山镇,他还需要早点去准备下。

    当他赶到黑虎山庄时,曹元已经集合好了人马,列队在前,方望暗自点了点头。

    “堂主,货物已全部备好。”

    “好,出发。”

    方望一声令下,二十多名手下四散开,一人守着一辆马车,驶离了山庄。

    临山堂现在人手缺乏,一共也就百来人,方望打算过完年多招几批,自黑虎帮独占通州城南域后,山匪都少了许多,没白狼帮支持,很容易引来黑虎帮的报复。

    一路上方望有些无聊,他到锻骨期后,连个练手的对象都没有。

    穿山越岭,他们一行人没有任何波澜的回到了临山镇。

    走进自家铺里,方望有些疑惑,怎么门开着却一个人也没在。

    “爹,娘。”

    等了几息,连慈云掀开布帘走了出来。

    “是小山回来了,你爹这几天收账去了,不是说要搬到通州城嘛,我们就合计着这段时间把该收的账收了,到时也就没什么牵挂。”

    收账可不是个简单活儿,方望有点担心道:“是哪家,要不我去看看。”

    “不用了,你虎叔陪着一起去的。”

    “那好吧。”

    方望卸下长刀,翻了个瓷杯,自顾倒起水来。

    “快放下,这么冷的天,还喝冷水,我去热热。”连慈云关心道。

    “娘,不用麻烦啦,我们习武之人,这点冷不怕的,还提神嘞。”方望咧嘴笑了起来。

    “你这孩子,没有小时候乖了,小时候……我去收拾下东西,你在外面看着哈。”连慈云假装恼道。

    “嗯,好。”

    喝了几口水,方望搬了个凳子坐在杂货铺的门口,门前是一条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一直向两边延伸,一人粗的柳树立在两旁,只余光秃秃的枝条在风中摇晃。

    街上不见什么行人,方望闭目养神静定,体内真气按大周天的筋脉运行着,醇和深厚,像是在此境界沉浸了数十年一样。

    “云妹子,云妹子。”一名四十来岁的的中年妇女从远处匆忙跑来。

    “罗姨,您慢点,发生什么事了。”

    来人方望认识,经常和母亲在杂货铺里唠嗑,小时候还常常给方望塞些糖果点心。

    “是小山呀,快叫你娘出来,大事不好了。”罗桂香喘着粗气。

    “您别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慢慢说。”

    “你爹和铁匠铺虎匠去找王麻子收账,现在打起来了,王麻子你也是知道的,整天游手好闲,带着一群手下乱逛,你爹可能会吃亏。”

    “他们在哪?您和我说,这事就不要告诉我娘了,怕她担心。”方望将铺门一关,着急的询问起来。

    “就在东街口,离城门不远。”

    “罗姨,多谢。”

    说完,方望就如脱兔般,几个眨眼便消失在了街角。

    罗桂香揉了揉眼睛,不知方望是何时走开的。

    东街口,王麻子一脸凶相的坐在眼前这个跛子身上,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找我王爷爷要钱。

    “喝…忒”王麻子一口浓痰吐出。

    “说吧,今天打扰了你王爷爷雅兴,准备赔多少,要是不满意,你另一条腿也别想要了。”

    “王麻子,你别欺人太甚,光天化日之下,倒颠黑白,官兵来了定要治你的罪。”方柏青趴在地上反抗着,其嘴角流出丝丝血迹,双手被人死死按着。

    赵铁虎也倒在一旁,足足五个男子压着他,挣扎不得。

    “哈哈…哈哈。”

    “治我罪,也不去打听打听,我妹夫是谁?看看到时谁会进大牢,哈哈,给我打,打死算我的。”王麻子嚣张吼道。

    最近这些时日,他感觉太爽了,自己妹妹不知怎么勾搭上了临山镇镇守,那可是掌管着官府的人,虽说是当了第七房小妾,但凭着这层身份,他王麻子也算是临山镇的一号人物了。

    今日既然有不开眼的送上门来,正好拿他们立立威,王麻子撸起袖子,正要给方柏青一拳。

    “你敢!”

    一道冷声从身后传来,王麻子手上停了半分,随即恼怒起来,哪个混蛋敢管老子的事。

    才刚转过身,王麻子脸色顿变,瞬间佝偻了起来,只觉得风在呼啸,所有的景物都在朝前移动。

    “砰…啪。”

    围观的人群中,顿时响起了惊呼声。

    “娘亲,那个人怎么趴到城墙上了,像一条…唔唔”

    大人们急忙捂住自家孩子的嘴巴,不管如何,他们只是寻常百姓家,谁也招惹不得。

    强烈的剧痛袭来,这一刻,王麻子只觉得全身骨头像断了一样,无法动弹分毫,鼻头是阵阵热流在涌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独占糙汉1.v1书香〕〔蛇夫〕〔人在斗罗写日记,〕〔主攻穿越古代科举〕〔知乎推荐高质量网〕〔重生八零:空间商〕〔网恋需谨慎小说〕〔我把女友养成天后〕〔那一夜,她带走了〕〔倾城女仵作〕〔原神:开局转生大〕〔辰风萧贵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