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凡士传 第三十一章天星谷
    时间飞逝,方望在通州城过了自己的十九岁生日,想一想,时间还真是快,他已经习武四年了。

    三月底的天气不像过年期间那么寒冷,但空气中仍带着些凉意。

    方望披着件外套坐在院前,手中捧着一本书册,首页上写着《云龙七十二剑》六个大字。

    “记得你是使刀的,怎么突然看起剑法来了。”王富贵端着一盘烤鸡走了过来,说话间,就拿了只鸡腿旁若无人的大啃了一口,丝毫不顾形象。

    “以前学刀,那是黑虎帮入帮弟子只有刀法学,接触不到其他的。”方望白了一眼,这家伙自从他搬过来后,天天就往这里跑,还吃的贼多。

    一口一个叔叔阿姨将方柏青和连慈云哄的开心的很,甚至还专门收拾了一间屋子给王富贵住,怕晚上回去天冷路滑。

    “那行,明日我叫管家再给你多拿几本过来,都是江湖上的绝学孤本。”

    方望眼睛一亮:“刀枪剑戟都要,胖子,你还真是个宝,中午吃啥,我叫下人先准备着。”两人越来越熟后,喊话也随意了。

    “哼,那是,我家好歹也是第一商会,拍卖了不知多少武功绝学,偶尔留下拓本也是可以的。”王富贵一屁股躺在椅子上,前后晃动,压的藤椅不堪负重,吱呀声不停。

    “今天有所心得,要不要练练?保准你不受伤。”方望放下书册有些期待。

    王富贵停止了摇晃,脸色明显紧张起来,看来是有阴影了,放下鸡腿可怜道:“小山哥,要不等铁牛来通州城了,你们再练手?他皮糙肉厚,我这小胳膊小腿的,可接不了你几招。”

    方望叹了口气,上次一打二,本想试验下新招式的威力,没有收住劲,将两人直接打飞十几米远,修养了半个月,自那以后,他们两人再也不敢和方望对练了。

    “没意思。”

    王富贵撇了撇嘴,像是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会儿,还是说了出来:“过两天,我打算去天星谷一趟,要不要当我护卫?本来我爹找了另一位锻骨期高手陪同,但我总感觉,他比你要差很多。”

    “天星谷?”

    “嗯,离我们这比较远,天星谷是处在季国、澜国、巨风国三国交汇之处,常年笼罩着恐怖毒雾,没有解毒丹的话,锻骨期境界的武者光靠真气护体,也坚持不了多久,不过就是这种环境下,才有几率诞生天星果,其功效堪比沐家的炉鼎。”

    “这么危险你还去?不至于冒这个险吧!”

    “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八月之前一定要到达锻骨期,我自己的天赋我清楚,本来就不是习武的料,这身武功还是靠资源堆起来的。”王富贵自嘲了句。

    又看向方望,认真道:“其实之前我很纠结,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你,但我实在没有把握,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天星谷确实很危险,不仅仅是其环境,还有其他和我类似的人也会同时进入其中,里面不禁厮杀…”

    “你的意思是,只要出了天星谷,任何人都不得抢夺?”一下听到这么多信息,方望深吸了口气,慢慢分析着。

    “对,外面驻扎着三**队,除了守护之责,还保护着各国进谷者,每个进去的人都只能带一名锻骨期护卫,谷内的争夺那就全凭各自本事了,生死不论。”

    沉思了会儿,方望笑道:“锻骨期还好,自保应该不成问题,那就陪你走一遭,会会其他高手。”

    他这点自信还是有的,从地窟出来后的一次练功中,他偶然发现体内筋脉血肉间,竟然还残留了一些那种神秘液体,虽然不多,但却时时滋养着身躯,使他的武功也是一日千里。

    王富贵兴奋地一下蹦了起来:“太好啦,有小山哥你在,把握大多了。”

    “这么相信我?”方望笑了笑。

    “那当然啦,我王富贵本事没多大,看人还蛮准的,虽然没见望哥儿你全力出手,但感觉至少能打两三个我爹找的那种护卫,就是冥冥中的一种感觉。”王富贵越解释越说不清,只得道:“望哥儿,我先回去了,这事先和我爹说声,提前准备准备。”

    等王富贵走远后,方望这才注意到椅子上放着一张银票,拿起一看,心神不由为止震动,是五千两的大季官方银票,在季国任何一个城市都能兑换。

    这时,远处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望哥儿,就收下吧,我爹给别人开的也是这价,肥水不流外人田,嘿嘿。”

    “这胖子身上竟然带了这么多钱,狗大户。”

    说话间,方望默默地将银票揣在了怀里。

    四月一日这天,天空下着濛濛细雨,方望告别爹娘后,就和王富贵登上了特制的舒适马车,这一行路途遥远,就算走官路,去天星谷也要半月之久。

    王富贵一行约有三十人,大多是身具武功的习武之人,一路上负责照顾两人的生活起居,保证按时到达天星谷。

    临行前,方望还带上了王富贵送来的武学秘籍,他现在急需博采众家之长,来充实自己的眼界。

    临山堂的事情已经提前跟赵铁牛交代好了,他在不在也没太大区别。

    天星谷,这是一座四面环山的谷地,占地极广,壁立千仞,长有很多奇形怪状的树木,空气中常年飘荡着浓烈的雾气,若有刀剑放在其中,不出几月便只剩锈渣了。

    在天星谷的西面,有一处岩缝,直直的呈一字形延伸向谷内,常被人称为一线天。

    谷口驻扎着三国的军队,他们在此生活多年,已经自发形成了一个不小的村落,封锁着山谷,未得各国皇帝陛下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

    等方望和王富贵到达时,已是四月十五日的正午了,前几日接连下了几场雨,耽误了些时日,还好没有迟到。

    太阳高照,今天天气不错,阳光直射下来,让很多休息的士卒都坐在帐篷外晒太阳,一个个光着膀子,露出条条爪痕和伤疤。

    “停下。”

    马车才刚驶近,便被人拦了下来。

    王富贵掀开布帘,从袖中掏出一物,就下了马车。

    “我乃季国王富贵,奉陛下之命,前来参加天星谷之争的,这是圣旨。”

    三位身穿文官服饰的老者,拿着文书一一比对着,最后在王富贵三字上打了一个勾。

    “进去吧,你们来的还算及时,明日一早天星谷便开启了,记住,不要在这里惹事,不然谁也保不了你们。”

    被警告一番后,方望一行人便在士卒的注视下走了进去。

    说是村落,其实更像是兵营,由大大小小的帐篷组成,远远的,方望似乎瞧见了很多和他们类似的竞争者,但都很安分,仅待在自己帐篷里。

    其余人守在外面,方望和王富贵两人依次进了帐篷。

    “没想到这次竟然会有这么多人,看来明天不太平呀。”王富贵一进门就有些担忧道。

    “有我在,放心好了。”方望倒是不紧张,安慰了句。

    王富贵点了点头,不管是仙船的名额还是天星谷的机会,自家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只能搏上一搏。

    “这是上品解毒丹,明日进谷前服用,每粒可无恙六个时辰。”王富贵说着就递给方望一个小瓷瓶。

    “小山哥,这地图你且看看,谷内虽大,但天星果却极其稀少,一般多长于深处,这种果实的表面布满了星点,还是挺好认的。”

    俩人在帐篷里商量了会儿,便各自休息去了,毕竟坐了半个月的马车,要养精蓄锐一番。

    第二天一早,方望跟着王富贵沿着土路朝谷口方向走去,旁边的帐篷同样走出数人,最后聚在一起,竟有五六十人之多。

    大家都并不多话,能来到这里的,都是各自国家中有权有势的人物,还真是谁也不怕谁,扯嘴皮实在太没劲了。

    方望甚至还见到了好几位身穿四爪蟒服的皇族中人,心中暗自生疑,一个突破境界的天星果至于让皇族中人来此搏命吗?

    “你们应该都备有解毒丹吧,不过建议最好日落之前出来,此地日落之后,毒雾的浓度会骤然提升,到时死在里面或落下后遗症,可别怪我们几个老头子没提醒。”昨日那三名身穿文官服饰的老者,从旁边士卒中慢慢走出:“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谷内毒物每隔几个时辰便会暴动一次,你们最好提前找个藏身之地应付。”

    “多谢皇叔提醒。”一名蟒服少年对着说话之人行了一礼。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既然选择了就不要后悔,进去吧。”三名老人各自挥手,守住一线天的三**队顿时移动了起来,露出一条小道,和一线天等宽,只有两人大小。

    方望和王富贵依次进入,越往里去,可见度越低,雾气中甚至还带着点点绿色,虽然提前服有解毒丹,但两人还是运转真气,在身体表面形成一层防护。

    等人都进去完了,一名老者用只有三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自语道:“不知道这次能有几人活着回来。”

    “谁说的准呢?凡仙之别,那么大的诱惑。”

    或许是大家都有默契,过一线天后,没有什么耽搁,各自都急匆匆朝不同的方向奔去。

    “我们也走吧。”王富贵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透过间隙可以看到里面似乎穿了一件铁质护甲。

    本来给方望也准备了一件,但是穿上实在别扭,方望又给脱掉了。

    “毒雾有些浓厚,胖子你多加小心,撑不住了提前说,保命要紧。”

    选了右前方的一个方向,两人快速地朝前跑去。

    一路上方望不时用狂浪刀劈砍着路上的藤蔓杂草,长时间没人到来,这里已经看不到什么路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