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旧世逆神录 第八章 天源军
    天华帝国在四个国家之中是最强大的国家,要稳坐这个位置靠的不仅是庞大的国土和丰富的资源,更重要的是其庞大的军事力量。天华帝国有一亿人口,有一百万常备军和五百万预备军,最重要的还是八十万天源军。

    天源军是一个特殊的存在,特殊的一点就在于天源军所有在编成员都是修士,虽然境界参差不齐,但是保底还是有黄境六转,一人战十人还是绰绰有余的。所以天源军虽然人数最少,但是在战斗力上确实最强。天源军名义上直接由天华皇帝管理,但是一般都是由苏家管理,因为苏家有一个玄境七转的祖宗,而且苏家世代武家,在管理军队这一块很有心得。

    白永结有着一种强烈的感受,那就是她一定要让杨秋明赶紧入兵营,她不清楚其中的缘由,只是觉得一定要这么做。白永结很了解杨秋明,他一定是不愿意在和平的时期背井离乡去往军营的,但是如果是他爹杨季的要求的话杨秋明就会遵命。

    所以白永结要做的就是去让杨季下定决心送杨秋明去参军,至于手段,她的直觉告诉她只会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杨季这样做。

    ......

    此时的杨季正在书房里看万邦联盟的历史,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跟万邦联盟都有密切的联系,所以他也是对万邦联盟这个他认为弱小散漫没有章法的国家开始感了兴趣。然后就开始看了这个国家的历史。时不时还会发出几声嗤笑,对他们只为利益的历史感到特别可笑。

    “这个松散的国家是怎么有这么长的历史的,靠着邦国多吗?”

    一页一页的翻过,整个书房几乎只有翻书的声音,偶尔会有一阵风从窗户吹进来,初夏时节的风还没有这么强的热意,吹在人身上甚至还会让人泛起一阵阵困意。

    说来也奇怪,原本专注力极强的杨季现在竟然很想睡觉,很快,杨季不知不觉地闭上了眼睛,并且进入了梦境。

    在梦里,他看到了一幅他想都不敢想的画面。他的次子,杨秋明在皇宫内,当所有人双膝下跪的时候只有杨秋明一个人是半跪的状态,身上披着已经破烂染血的战甲,身体各处都有伤痕,头发上沾着血迹杂乱不堪,似乎是在接受着皇帝的册封。

    “......今战事紧急,那烈阳神国首都已沦陷皇帝已死,恐时日已不多,万兽帝国现在也伤亡惨重,勉强能够维持战线,那万邦联盟如有神助,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我天华帝国幸得有杨爱卿才稳定了战线,在战场上表现英勇,战果无数,今加封杨爱卿为大将。”

    “臣,杨寒照谢主隆恩。”

    但即使是这样,自称自己为杨寒照的杨秋明也没有行跪拜之礼,没有叩首,只是微微低头不与人四眼相对,只是披着那染血的战甲抱了个拳。

    这场面杨季从未想过,天华帝国居然会跟人开战,听那样子还是被别国宣战,那个别国还是最弱的万邦联盟。

    神助?万邦联盟有神助?最近发生的一切确实特别古怪,一个人确实是不太可能做到这些事情的,一个月之内能屠两城然后又不被人发现?普通人做得到吗?

    “杨爱卿,处在边境的焕阳城被那万邦联盟屠杀是寡人之过,没有想到那万邦联盟竟然会突袭我国边境,虽然当时有着天源军新兵在焕阳城训练,但是却......”

    皇帝下台,走到杨寒照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的无礼没有任何怪罪的意思,对这种感情似乎特别感同身受,焕阳城是他的城池同时也是杨寒照的故乡,焕阳城子民是他的子民同时也是杨寒照所爱的人,他们有着共通感。

    焕阳城被屠了?怎么回事?

    “两年前之事,臣下早已放下,如今只有灭万邦这一念头,当初那场突袭,我的亲人在我眼前被杀,我所熟知的一切被毁灭殆尽,自从那以后我杨寒照便发誓要屠尽那万邦,让他们血债血偿!”

    杨寒照声音低沉,在场的人们却字字听得清楚,仿佛就在他们耳边一样。

    两年之前?这到底......

    “杨爱卿,当年若是可以提早入兵营,依靠你的能力或许就可以避免这一切的发生。”

    “......”

    杨寒照没有说话,实际上他当时并没有感知方圆两公里存在的能力,这能力是在这两年里习得的,但是他此时并不像说话,因为这会让他想起那段往事。

    秋明可以改变这一切?秋明真有此般能力?

    杨季从这几段对话里不难听出天华帝国现在的处境并不好,而且似乎从一开始就不好,而且他的儿子似乎很厉害?

    “砰!”

    一阵开门的巨响让杨季从睡梦中惊醒,梦给他带来的实感让他觉得是不是这件事情未来真的会发生。

    他把视线移到了门口,发现他的次子杨秋明站在门口,这般有失礼数的行为让他顿时心生一丝怒意,但是很快他便想起了在梦里的那番场景,于是心念一动,一个念头在他的心里冒了出来。

    杨季当然不会直接让他的儿子去军营,他要确认一件事情,看看他的儿子是不是真的有那般本事。

    “秋明啊,这么风风火火的,干什么呢?”

    “爹,府里的玄黄草还有存货吗?我需要三公斤玄黄草。”

    “嗯?先不说这个,我问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比如你是不是得到了什么?”

    杨季是不知道杨秋明有什么本事的,他说这话只是在套他的话而已。

    “爹,不瞒您说,我最近是获得一些机缘,而且现在我想提升我的实力。”

    “哦?机缘?”

    杨季眉头一皱,他这儿子天赋已经够离谱的了,竟然还能获得什么机缘,莫不是命中注定会英年早逝?

    “我猜猜,你的这个机缘一定是可以让你在战争之中取得优势的吧?”

    杨季并不懂什么境界不境界的,他基本上就是一个普通人,让他去算计别人猜别人心思很简单,但是让他去接触什么境界,他是一窍不通的。

    杨秋明再一次对他父亲可怕的情报网有了认识,太恐怖了,这才几天啊,他爹就知道了他有了那个可以探知周围事物的能力,这在战争之中可不就是极大的优势吗?但其实他爹就是在骗他!

    “确实是。”

    “那好,”杨季感觉自己已经摸清了他儿子的底细,那场梦估计真的就是给他的启示,毕竟他儿子有特殊的能力他之前可是真的不知道的呀!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况且去参军也没什么坏处,“家里的玄黄草是没有多的了,但是你若想要修炼的话,那天源军就是最好的去处,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杨季的算盘打得很妙,天源军是苏家在管,而苏家马上就是他亲家,杨秋明好歹是他半个苏家人,这样一来杨秋明也不会受太大的委屈。

    但是杨秋明就很疑惑了,他爹怎么突然就想送他去军队了?不过这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坏处,现在的他在想的只有实力够不够这一点。

    “好!谢父亲成全!孩儿暂且告退!”

    杨秋明撒腿就跑,因为他从进门开始就感觉到了一个熟悉的生物——小狐狸!她会化形了,或者说她是在骗杨秋明,不过这无所谓,杨秋明主要是怕小狐狸在原型的时候被抓住然后给宰了,或者在别人面前变成人把别人吓坏了,又或者变成人但是没穿衣服传出去让别人看笑话!

    “你这臭小子!我还没说完呢!”

    ......

    杨秋明跑到白永结那里,发现这小东西正在树上看着书房里发生的事情,于是便纵身一跃跳了四米把白永结抓了下来。

    “小家伙在干嘛呢?你能变回去了?”

    杨秋明抱着白永结,在她身上揉来揉去,那手感真的特别棒,这小狐狸的毛摸起来真的很舒服。

    白永结倒是不排斥杨秋明这个行为,点了点头然后在杨秋明的怀里钻了钻,尾巴摇来摇去的,好像特别的享受。

    “嘿,不管了,先回去吧.....”

    参军还要等至少两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面杨秋明还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练习一下枪法,渊曦居然是可以自己融化然后又在杨秋明手里凝回去的,时间还不长,瞬间就能做到。这对杨秋明来说可是一件很方便的事。

    “参军吗......或许正合我意。”

    “好,目的达成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神豪:趋吉避凶〕〔omega和alpha〕〔叶辰萧初然〕〔开局我有九个神树〕〔历史世界唯一魔法〕〔撩到你腿软po林满〕〔长安之上〕〔用玉器养大的公主〕〔斗罗:暴躁武魂,〕〔重启全盛时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