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旧世逆神录 第四十六章 重聚
    杨秋明的小房间里坐着浑身黑泥已经落下露出了细滑的肌肤和英俊面庞的杨秋明,以及正在闭目养神一身仙风道骨的师尊,鹿辉。

    距离鹿辉成为杨秋明的师尊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杨秋明在这里坐着也过去了一个月,这些日子里杨秋明的境界突破可谓是飞速,从后天境二转已经到了后天境九转圆满,很快就要突破到先天境界了。

    这是什么概念?修行界基础相当重要,淬体境,后天境,先天境就是基础,是往后修炼的基石,很多人会在这三个阶段停留相当长的时间并不是不能突破而是想要厚积薄发,培养道基。

    树要长得好,根要扎得深,道基不稳面对天劫几乎就是十死无生,当然也有人不会渡天劫,一生就在天玄境卡着。

    此三境想要突破快并不难,难的是突破得快的同时还把境界稳定得相当好,然而杨秋明确实又快又稳,这跟鹿辉的法门有联系,但不多,足以让人匪夷所思,天赋再好的人也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

    十五十六的先天境有,而且不少,正统修炼界的天才从十岁开始修炼,在大量的时间和资源的加持下十三岁就可以迈入先天境,十五六岁就可以入人玄,更有甚者可以十五六岁半步地玄。

    但是那种都是绝世的天才或者牺牲道基换来的虚浮境界。再来看杨秋明,他境界毫不虚浮反而相当凝实。

    在聚源针法的加持下,灵气如同实质一般呈旋涡状流入,形成一个半径一米的黑洞。浓郁的灵气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他的丹田然后进入他身体的各个脉络。

    这样的进步鹿辉似乎毫不奇怪,依然保持着那副稳如泰山的模样,闭着眼睛,俨然是一幅世外高人的模样,偶尔还会消失一段时间,然后取回一些奇奇怪怪的药材,手掌出现一团紫色的火焰,空手练出一颗颗丹药给杨秋明服下。

    又过了几天,杨秋明周边散发的光芒突然内敛,变得稍微有些暗淡,随即立刻爆发出耀眼的光芒,如同九彩琉璃一般的光辉以杨秋明为中心散发出来。

    先天境界!他体内又出现了一个虚无的世界,从此,他体内存在两个小世界!

    不过杨秋明依然是闭着眼睛,没有睁开眼睛的迹象,他还可以继续突破!吸收的灵气顿时开始分流进入两个世界。

    鹿辉见此状也是微笑的点了点头,然后埋头继续写着他专门准备给杨秋明的医术纲要,上面记载着超越这个世界的医学知识,多了相当多经脉还有一些特殊的穴位也被标注了出来。

    当然经典的人体穴位经脉上面同样有记载,还有一些常见病的治疗方法。虽然杨秋明可能用不上,不过鹿辉希望杨秋明也可以做到治病救人。

    一转眼,这一年就过去了,冬季的寒冷在杨秋明和鹿辉看来也不过是洒洒水,杨秋明依然是一丝不挂,鹿辉依然是那一身白道袍。

    杨秋明一重一重地突破,在这一年的春夏之交,他已经进入了先天境七转的境界!在这个世界里以人为敌手的话可谓是无敌!

    而在这期间,鹿辉还写下了各种基础书籍,丹药的,阵法的,针法的。没办法,一些高深的丹方、阵法和针术还可以直接通过灵识传授,但是这种基础的还是只能自己手写。

    现在这个世界的认识太过狭隘,水平不足,杨秋明学习那些实在是有些不合适,有更好的何必学那些不太好的呢?

    最终,杨秋明有用了三个来月的时间成功地从先天境九转,突破到了人玄境!

    他周围的灵气突然暴动,如同洪水海啸一般涌入了杨秋明的体内。出现在杨秋明体内的那个小世界一片虚无,按道理来说应该也会因为先天功法的原因逐渐变成雪原的样子。

    但是这个世界却依然完全是一片混沌,什么都不存在。不过杨秋明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体内的世界也只有自己知道,其他人除非修炼了特殊的神通,否则也是探知不了的。

    “师尊!”

    杨秋明一突破就起来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向鹿辉行礼。这种身体充满力量,充满活力的感觉是他从没有过的体验,以至于被喜悦冲昏了头脑忘记自己连衣服都没有穿。

    “好好好,我知道了。”

    鹿辉也是不由得摇了摇头,拿他这个小徒儿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见他手一点,一身白色衣袍就出现在了杨秋明身上。

    “多谢师尊。”

    在衣服穿好的时候在终于反应过来刚才自己一丝不挂,虽然对方不会介意,但是确实有伤风雅,在别人面前遛鸟怎么样都是不可取的。

    “好啦好啦。徒儿啊,为师给你放两天假,你可以去看看你的亲人,然后我就要开始教你医术、丹术和阵法了。为师会手把手教你基础,让你的根基绝对稳固。”

    听到鹿辉这么说,杨秋明也是露出了有些失落的表情,鹿辉以为是杨秋明感觉时间太短了,随即说道:“你的家人已经搬到皇都来了,你今天就可以看到他们,徒儿啊,也不要怪为师把你逼的太紧。”

    “不是的师尊,我是想要让我的家里人知道,我有了一个师父。”

    听到杨秋明的回答,鹿辉先是不住地顿了一下,收敛起了笑容,然后开怀大笑道:“好,为师便去看看你的父母,看看你的家人,究竟是怎样的家庭才能带出你这样的好徒儿。”

    现在的杨秋明虽然名义上还是军人,但是他现在只是个挂名,基本上军队是不管他的,也没有人可以管他了,就连皇帝也特别说了,尽量让杨秋明闲住,不要让他再积累名声了,也不要干涉他。

    杨秋明现在的速度每秒四百米不在话下,不一会就出现在了杨季他们现在的所在地——苏家。因为杨季不想新建府邸,所以买了一个废弃多年的府邸,现在还不能住进去,只能暂住在苏家。

    两个人御空而行,苏家的门卫也拦不住他们,连看都没看到他们两个,自然也说不上拦住他们两个了。

    “爹!”

    现在是饭点所以现在他们正在吃饭,众人皆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停下了他们当前的动作。这个声音,好生熟悉。

    熟悉他声音的杨季、唐易武、苏琼和杨春明站起来,看着门口,田瑜更是直接跑到了门口,这个声音他们可太熟悉了!这就是杨秋明的声音啊!

    “秋明!是你吗?”

    田瑜刚到门口的时候被门槛绊住了,差点摔了一跤,然后一只手臂将她护住,整个人倒入了一个宽阔的胸膛。

    “是我,我来了。”

    抱着怀里的田瑜,杨秋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啊,是田瑜的味道,跟过去一样,没有发生任何改变,这种爱人的味道总是让人觉得特别的安心。

    见众人都向他靠了过来,杨秋明也是放开了手,扶起田瑜,对众人抱了一拳,然后对自己的父亲同样也是单膝跪下。

    “你个臭小子!在军营里这么打磨都没给你打磨好!”

    杨季见到杨秋明跟过去一样永远只跪单个膝盖也是数落了一番,但是眼泪确实忍不住的掉了下来,一年未见,确实是有些担心,更何况杨秋明经历了生死之境?

    “嘿嘿,我知道爹不会理骂我的。”

    杨秋明嬉皮笑脸的回应着,引得杨季忍不住假装一脚踢了过去,但是被杨秋明躲开了。

    “弟弟!”

    杨春明和杨秋明可是亲兄弟,两者的感情不言而喻,兄弟之间也无需多言,只是相拥在了一起。

    “小畜生,好久不见。”

    “苏琼姐。”

    “杨秋明!”

    “哟,大猩猩。”

    其中还有杨秋明第一次见面的唐易文,果然是一表人才,两人之间没什么交集,只是互相寒暄了两句。

    还有唐雪柔以及杨春明的未婚妻苏月,都是稍微说了两句。

    “秋明,这位是?”

    见杨秋明和众人都打完了招呼,杨季对着杨秋明问到了鹿辉的情况。只见鹿辉时常面带微笑,俨然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让人不由得升起了一种敬畏之情。

    “哦,对了,这位是我的师尊,鹿辉。”

    鹿辉也是配合的对着众人作了个揖。

    “老朽鹿辉,秋明的师父。阁下就是秋明的父上吧。”

    “鄙人杨季,秋明之父,我这不孝子没有惹真人生气吧。”

    鹿辉的事情杨季是听苏烈和唐尚穹说过的,他的神威在那一天可谓是震惊八方啊。

    听到这里,鹿辉却摆了摆手,表示杨秋明是他最得意的弟子,正想拜见一下他的父母呢。

    “对了,秋明的母亲呢?”

    “哎,秋明的母亲怀秋明怀了一年半,生秋明的时候就去世了。真人也不必自责,快二十年前的事了。”

    说道杨秋明的母亲,杨季也是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那可是他唯一的妻室啊。

    众人东扯一句,西聊一句,这饭局也是拖了一个多小时才吃完,饭局上,杨秋明跟杨季谈了自己的遭遇,虽然杨季早已得知,但从儿子口中讲出却又是另一个味道。

    鹿辉表示不耽误杨秋明和家人的重逢就先走了。他走后,杨秋明就和田瑜腻在了一起,引得杨季的一阵笑骂。

    天空中有一个红衣白发的女子,一直在默默地看着众人的欢闹,以及杨秋明和田瑜的恩爱。赤色的双眼难掩悲伤。

    风吹动着她的头发让她的头发变得散乱,吹动着她的衣裙,将她柔美的曲线勾勒出来。蓝天,白云,窈窕淑女,这副绝景却无人欣赏,只留她一人沉默着作为画中人。而那落下的晶莹剔透,究竟是天上下的雨,还是谁人流的泪?

    “你大可以下去陪他,田瑜也认识你。”

    “不用了,我不能那样干涉他,不然只会是一场悲剧。”

    鹿辉已经猜到了白永结会这样回应他,摸了摸自己的白胡子,然后说道:“我给秋明的家人算了一卦。”

    白永结的双眼突然瞪大,仿佛已经知道了结果,浑身忍不住抖动,轻微地摇着头。

    “他们的命途呈大凶之相,恐怕时日无多了。”

    “又是这样吗?不过这已经是最后一次。”

    似乎是终于放弃了,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随后说道:“这一次我一定会让他,走向最好的结局。无论如何。”

    白永结瞬间消失在了原处,只留了下一个看起来已是垂暮的鹿辉。随即鹿辉又摇了摇头,思绪随着目光飘向了远方。

    “小天狐啊,你和秋明之间,已经出现问题了,因为你干涉了天道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塞一天冰块不可以〕〔仙医佳婿〕〔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上门王婿叶凡〕〔美漫从五级变种人〕〔我杀怪就能变强〕〔我儿明明是纨绔,〕〔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