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黄金阙 第七章 尸湖
    梦中。

    一个穿着一身红衣坐在花轿里,随着花轿的颠簸,她不安地将头上的红盖翻开,扒开轿帘望着轿外,面上泪迹斑斑,丝毫没有新嫁娘的喜悦。

    此时天刚蒙蒙亮,四周弥漫着雾气,为了辨路,轿前有一人提着只红灯笼在前引路,明明暗暗的烛光由那灯笼罩里逸出,映在雾里不时添了些诡异的气氛。

    一行人来到一片黑漆漆的湖水旁,这湖水四周没有一颗杂草存活,连湖水边的石头都是黑漆漆的,越接近这湖水,便渐渐地刮起了一阵妖风。

    这妖风在耳边吹得呜呜作响,可湖水水面却一点波纹都不曾出现,显得异常的诡异。

    众人将轿子放下,随后一溜烟地逃离,似乎极不愿靠近这黑湖。

    众人一走,转眼湖面窜起一个十米高的浪头,一阵诡异笑声由湖底传来,随后湖面浮现出一具接着一具的死尸,女子吓得面色煞白,捂着双眼缩成一团。

    接着一道汹涌的水浪涌向花轿,女子只来得及惊呼一声,就被浪头带入了湖中……

    这个噩梦,做得太奇怪了,今天发生了这么多怪事,究竟是怎么回事。接二连三的怪事,令姜无期陷入深深的疑惑中。

    天色逐渐亮了起来,天气晴朗清新,太阳斜斜的射在街道上,路边的树枝上还留着隔夜露珠,微风柔和凉爽的轻拂着,天空蓝得澄清,蓝得透明,是个十分美好的早上。

    “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还在睡意朦胧的姜无期睁开了眼睛,心想这谁在敲门。

    姜无期懒散的爬了起来,揉了揉眼睛,打开了宿舍门,仔细一看,迎面站着的是一头乱发的许浮。

    “赶快换衣服,跟我出去找人,老张不见了!”许浮一脸的慌张劲。

    “老张?老张怎么不见了?他不是在休假吗?”姜无期疑惑道。

    许浮连忙说道。

    “老张昨天自己接了个私活,去了陶家沟的雨台山,到现在还没回来,电话都已经关机了,根本联系不上他!”

    姜无期一脸惊讶。

    “那还不快报警,找警察啊。”

    “报过警了,警察说要24小时以上才能立案,赶快换衣服,跟我去找老张。”

    姜无期听完,便急急忙忙的换上衣服,跟着许浮出了宿舍,开着面包车直奔雨台山。

    路上,许浮开着车,还是一脸慌张的模样。

    “放轻松,可能是老张手机没电了,天气预报说这两天不是陶家沟这边在下雨吗,兴许是雨下大了。这农村的泥巴路难走,就干脆在村里的人家住一晚上而已,没必要这么紧张。”姜无期轻声言语道。

    许浮只是侧过头看了姜无期一样。

    “不可能的,老张不是那样会独自一个人去“接货”的人,而且就算是接私活,为什么都不带上个打下手的,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力气大啊,老张接私活这事我们全部人都不知道,我都是半夜的时候,从门卫大爷嘴里听见说老张开车去雨台山,到现在没有回来,然后我联系了所有人,都不知道老张现在在哪里。”

    姜无期这时也开始思虑了起来,老张是接了什么活,会一个人悄默默的开车跑出去,还一个人去“接货”。

    毕竟在夕阳火葬场里,能一个人“接货”的,也只有姜无期自己了,毕竟体力和力气在这里,只要不是那种两三百斤的“货”,基本上都没有问题。

    再者说了,一个人接私活这种事情,也只有姜无期能干的动。

    随着越来越靠近雨台山,大雨倾盆而至,原来乌黑的天空慢慢变的苍白起来。

    翻滚的乌云变成了无边无际的水气和雾气,把天地融合了在一起,世界一片混沌。

    大雾又开始聚集,下降,远处隐隐约约的开始有山峰露出来了,一个个的铺排过去。

    像极了汹涌的海上一座座的孤岛,一缕缕接着一缕缕地大雾,轻轻飘动,轻轻飘动。

    如果稍微站远点,会以为整个地方似乎都在动,远处的山似乎也在动。

    姜无期和许浮开着车,路过一片湖水时,姜无期只是望了望窗外,一惊,看见湖旁边停着一辆熟悉的面包车。

    “胡子,停车,停车,我看见老张的车了,就在那边。”姜无期一边说话,一边叫喊着许浮,指了指不远处停在湖边的面包车。

    “嘶~”紧急地一声刹车声,姜无期和许浮的面包车停了下来。

    姜无期和许浮也顾不得这还在下雨的天气,急急忙忙的冲下了车,径直的跑向了那贴着“夕阳火葬场”字样的面包车。

    许浮和姜无期隔着车窗玻璃,往车里面观望,细细查看着。

    “老张没有在车里。”许浮对姜无期说道。

    姜无期扭头四处查看,突然又是一惊。

    眼前的这片湖,和昨天晚上噩梦里的湖,不能说是非常相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这黑漆漆的湖水,这黑压压的天气。

    姜无期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也是梦里那样黑漆漆的样子,没错!这就是梦里的那片“尸湖”!

    太奇怪了,这简直太奇怪了,这两天的怪事接二连三的发生着,像是有着什么危险的事情要发生,姜无期盯着手中黑漆漆的石头发神。

    “一块破石头,你发什么呆啊,赶紧找老张呀!”许浮对着姜无期喊道。

    许浮的一句话,惊醒了还在发神的姜无期。

    姜无期赶紧扔掉了手中的石头,四处观望着。四处打探一番,姜无期看见湖的另一边有着一栋黑漆漆的木屋。

    姜无期随即对着不远处的许浮喊道。

    “那边有个房子,我们绕过去看看。”

    两人也不顾这还在下着的倾盆大雨,一人在前一人在后,紧一步慢一步绕着这黑湖,走向那栋黑漆漆的木屋。

    路上泥泞的道路,两人的鞋子上也粘着大块小块的泥巴。

    刚走到木屋前,只看见整个木屋的残破不堪,一眼就能看出这木屋可能几十年没人居住了。

    木屋不算很大,可是说就是很小,可能也就只有二十个平方大小。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对视了一眼,便向木屋里走去。

    推开了尘封破烂的大门,刚一脚踩进去,就看见大厅中间有一尊破败凋残的雕像,而且还是无头的。

    雕像下还有一个尘灰满积的神龛,屋角吊挂满满的蛛网,俱如姜无期和许浮枯燥的心情一样,是灰色的、暗淡的。

    “老张!”

    姜无期惊恐的喊道,指向大厅的一侧。

    许浮看着叫喊着的姜无期,顺着他手指向的方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神豪:趋吉避凶〕〔omega和alpha〕〔叶辰萧初然〕〔开局我有九个神树〕〔历史世界唯一魔法〕〔撩到你腿软po林满〕〔长安之上〕〔用玉器养大的公主〕〔斗罗:暴躁武魂,〕〔重启全盛时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