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鸿天神尊〕〔穿越明末:开局从〕〔长生〕〔神婿叶凡〕〔霸总追婚:夫人,〕〔逆境修天〕〔乡村作曲家手打无〕〔悍腰〕〔崛起从金融开始〕〔星海王座〕〔扼元〕〔医妃重生:战神的〕〔病毒王座〕〔地球人实在太凶猛〕〔血染侠衣〕〔上门龙婿叶辰〕〔饥荒抢粮:我把物〕〔逍遥天医〕〔鹰酱,求求你再吹〕〔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真一道会:人界见闻录 浪巢城王的血女王
    很久以前浪巢城的王后可能是宇方有史以来宇方最有天赋与拥有最强大血脉的「女巫」,大多数步入生命最后阶段200岁以上的女巫在道术上的造诣也无法与她相比,女巫们并不需要特地的去学习道术就可以施法,她们力量来自于自身的血脉传承而非刻苦的学习或神祇的恩赐。而王后的血脉已不可追溯只知道的她的血脉十分强大,而她本人亦天赋异禀26岁的她就和她血脉的初祖力量相当。或许是天妒英才她与国王已结婚了9年却没有诞下一子,坊间传言她的天赋来自与「某位神祇」的交易而代价是其无法诞下子嗣。

    王后正在窗边望着海崖之外的大海冥思,忽然不知何物刺破了她的手指,几滴献血落在的窗台之上,她的视野看向了自己的伤口,她首先看到了窗台之下雪白色的海崖,又看到了乌黑的窗台,最后看到自己红色的鲜血,三种颜色同时出现在王后的眼中,忽然她灵感涌现一头扎进了自己的书房。

    几日之后当王后从书房出来之后,王后兴奋的对国王说“我有预感我们很快就要有孩子了!你希望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国王深情的望着自己的爱人的样子微笑说到“我希望我们的第一个女孩拥有和她母亲一样的美貌,拥有黑的如乌铁般的头发,如白崖一样白的皮肤。”国王注意到了王后手指上的伤口拉起她的双手继续说到“她的嘴唇如同她母亲的血液一般赤红”

    一年之后王后果然诞下了一位公主,她的嘴唇如她母亲的血液一般赤红,头发如乌铁一样乌龟,皮肤如白崖般白,因此她被命名为白雪公主。但国王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孩子是道术的造物,她那天赋异禀的母亲发明了一个强大且十分危险的道术「祈愿术」,祈愿术虽然能达成释术者的愿望但结果十分不稳定且往往事与愿违,王后在一次祈愿术的实验中希望能亲眼看到某个罪大恶极罪犯的死亡,但祈愿术却将她带到了140年之后这个人的死亡现场,王后与「命运之神」交易才回到了自己所属的时间,而交易的代价却正如坊间传言那般。王后虽然认识到了这个道术的危险与不稳定却还是因为自负与对拥有孩子的渴望许下国王言语中的愿望。孩子出生之后王后再也没有施展过这个道术,只是将它传授给了几位强大的施法者并叮嘱了他们这个道术的危险性。

    随着公主一天天的长大,这个强大女巫王后却在一天天的衰弱,她原来红润且美丽脸庞变的苍白且消瘦,她有伤口的那根手指有了几个新的伤口如同被蛇咬了一般,仅仅一年她仿佛苍老了十岁,在几个月之后王后便去世了。国王看见了王后的样子以为她是被某个强大施法者报复所致,要知道仅仅是拥有如此天赋便能招致许多人的记恨,所以国王迎娶了王后的一位远房亲戚作为新王后,新王后不仅十分拥有正义与责任感且也是一位强大的女巫虽已年老但这位女巫却看起来十分年轻。

    新王后早已过于可以生育的年纪又没有后代,所以她将白雪公主如同自己孩子般对待,对她十分喜爱,十年间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宫中的侍女与侍卫却偶尔依旧会莫名的死去,死去之人的尸体上有着如同当年王后手指上的伤口一样的伤口只是这个伤口变得更大更深了。国王告诉了王后自己当年都担忧,王后亦觉得这是被施法者下了恶咒,王后随即派人从家人拿来了一个神奇的苹果,这个苹果是某个「某个西方神祇」成神时树上落下的苹果拥有奇特的力量,只要将其放置在宫殿中就不会受到任何邪魔外法的侵害,在苹果到达宫殿之前公主早已显现出女巫的天赋出于保护她的目的王后决定将她送到自己住在森林中的七个矮人好友那里去学习知识,而不是亲自教导她。

    时光飞逝一晃五年的时间过去,随着白雪公主长大她的施法造诣亦愈发精湛虽远不及她那天赋异禀的母亲也可称得上十分聪慧,除了施法造诣的成长她的七位博学多才矮人老师所传授于她的知识公主也学习的非常迅速,即便是最晦涩难懂的课程公主也是一点即通。

    出于对孩子的思念国王在公主即将年满十八岁之时打算独自一人前往了森林接公主回家,国王是一个强大的战士精明的男人想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而自从那枚神奇的苹果抵达宫殿之后亦在也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国王触发后王后的心总是隐隐不安,所以她拿出了自己拥有预言能力的镜子,王后向镜子问道“我的丈夫在森林中会遇到什么危险吗?”,镜子回答说“小心林中的白色野兽,它正极度的饥渴”。王后意识到了危险,她立即让服侍国王最久的卫士带着那枚拥有神祇力量的苹果去寻找国王,希望可以保护他。

    几天之后国王和卫视的俊马驮着两具干瘪的尸体回到了浪潮城宫殿之中,国王和卫士的脸颊与眼窝深深的陷了进去,体内的血液仿佛是被人用法术抽离出去了一般,这两位强大战士的身体上并没有伤口于打斗的痕迹,只有手指上有一个如同被毒蛇咬了咬痕,而那枚苹果也不见了踪影。王后愤怒了她的悲嚎响彻了整个宫殿,她恨自己没有在国王出发前就询问镜子,她恨自己没有同国王一起出发,她恨自己的疏忽大意随后她平静了,平静中她想起十几年来与国王的相处,自己虽已年过百岁亦无法生育但国王依旧真诚的爱着自己,她想起国王对自己的体贴与自己在那座桥上立下的海誓山盟想起了这些年的点点滴滴,想起了国王的孩子自己的远房亲戚白雪公主.....!?白雪公主!?我该立马把她接回来亲自保护她,并让她继承王位。

    王后立即派出信使给自己的矮人好友们传信,希望他们能保护着公主回到浪潮城,可就在信使出发后不久,七位矮人中的其中一位来到了宫殿告诉王后,白雪公主在一次外出回来后便沉睡不醒原因他们尝试了所有办法也无法唤醒公主,在公主刚回到家时恍惚中的公主说是食用了掉在地上的某种果子,她感觉到昏头便睡去然后就沉睡不行。

    起初王后先是呆呆的站立在那里望着眼前自己的矮人好友过了许久,随后她缓缓的走上了王座的台阶站在王座傍对她的好友说到“亲爱的我希望你们能继续保护公主,并用一起办法将她唤醒如果博学如你们七位都没有办法的话.....”说完这话王后沉默了好一会继续说到“而我将留在这里替她履行女王的职责。”矮人没有回话只是点了点头便离去了。

    时光飞逝一晃许多年过去,浪潮城在王后的治理下变的愈加繁荣,密石山中开采出的乌铁销往里世界各地,城中也聚集越来越多的铁匠商人和冒险者,而王后也从未放弃过唤醒白雪公主,这些年中她虽无法亲自前往林中但不断寻找不能人异士试图唤醒公主但都没有成功。

    直到某天一位自称是来自某个遥远国度的王子来到了浪巢城,他自称可以唤醒公主并希望在唤醒公主可以迎娶她,经历过这许多次失败的王后亦答应了这位王子。多年来有不少这样的人提出过相同的条件但都没有成功,王后也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但她不知道的是这一次将彻底她和整个浪潮城的命运。。。。。

    不知是因为违背了与命运之神的交易、还是因为祈愿术的不稳定、亦或是因为公主她那神秘血脉的特殊能力,白雪公主自出生开始她就能通过自己的獠牙施展一种可以抽离并吸食别人血液的道术,她不仅不能控制这种能力,甚至像一个瘾君子般随着次数越多她的血瘾越发严重,特别是她情绪特别激动的时,当她看见自己多年未见的父亲时激动的她更加难以控制自己的血瘾。

    当国王看见公主后他用自己手摸了公主的脸,公主也拉住了国王的手腕好让自己的脸可以靠在父亲温暖的手掌之上,这幕温馨的场景并未持续多久公主突然变得面目狰狞,虎牙变成了如毒蛇般獠牙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这一刻对血的渴望压过自己对父亲的爱,她双手死死发力按住了国王的手腕随后将自己的獠牙咬进了自己父亲的手指。在她将自己父亲变成了一具干枯的尸体后她从血瘾中苏醒了过来,恢复神智她看着面前父亲的尸体回想起来儿时自己与父亲的点点滴滴悲伤与悔恨的情绪淹没了她,公主一开始还只是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父亲干枯的尸体,但当血液从她下颚落到自己洁白的衣服上后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抱着父亲的尸体嚎啕大哭了起来。

    片刻之后带着奇特力量苹果的卫士跟随着国王的踪迹而来,历经战乱且服侍王家多年的他看到这一场景立马明白发生了什么,眼前这个带着血迹女巫杀死了自己的国王她不在是自己公主而是一个弑亲者,愤怒的都侍卫拔出自己的佩剑正当他准备斩杀女巫的时公主猛的回过头她双眼变得血红如同她那血红的嘴唇一般,悲伤、悔恨、害怕被多情情绪纠缠的公主变成一头彻头彻尾屈服于自己原始**的野兽,眼前这个年迈的战士根本无法与公主的力量相抗衡,即便是完全屈从于饥渴感的公主也能施展出最精妙的道术这个可怜的老战士就这样成为公主的盘中餐,在将老卫士变成一具干枯的尸体后那枚奇特的苹果从战士的腰间的盒子总落到了地上。这是我最喜欢的水果、它是多么的诱人、它一定很多汁、只有吃了它我就不会饥渴了,想到这里公主伸手拿起来苹果开始忘我啃食起这个苹果,都忘了自己手上那灼热的疼痛感。果然在吃完这个苹果后公主不在饥渴了,从前那个温文尔雅的她又回来了刚才做出一系列禽兽之举的野兽仿佛完全消失了。吃下苹果后的公主开始变得恍惚迷迷糊糊中她回到了七个矮人那里从此沉睡不醒。

    王子来到森林中沉睡公主的水晶棺前,时间并没有在公主脸上留下一点痕迹她依旧如沉睡之间那般美丽,你无法在这张如画般脸上找到任何瑕疵也不会产生任何邪恶的想法只会去欣赏如此的美色,只有那鲜红的嘴唇提醒着你她已不是那含苞待放的少女,正如传说中的那样美丽动人恐怕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她的请求。王子并非没有准备的前来,他准备了一张印有祈愿术的符箓,王子祭出符箓说到“从沉睡中醒来吧,我的公主。”说罢他便深深的吻了上去。

    王子不知道的他不仅唤醒了公主善良的一面同时唤醒了邪恶的屈服于饥渴**的一面,两种人格并没有共存或互相吞噬而是巧妙的融合在一起,一个聪慧冷静可以随时释放自己邪恶原始**的美丽怪物就此诞生了。公主醒来后迅速吸干七个矮人的血液以前的她没有能力如此做,现在的她在吃下来那枚奇特的苹果后力量变得更加强大且诡异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王子的游侠护卫从背后偷袭了公主手抓出了公主的心脏但公主并没有死去甚至离开了身体的心脏依旧在跳动,就在游侠迷惑之际一道道血液从公主背后的缺口飞出直奔离体的心脏而来刹那间这些血液便将游侠包裹其中,片刻之后就只剩下了干枯的游侠尸体,而心脏与血液则回到了公主体内而那个缺口则快速愈合如新生婴儿皮肤那般。

    白雪公主并没有杀掉王子作为唤醒自己的报答,她给了王子两个选择要么痛苦的被吸干血液死去要么成为自己的同类作为自己的永恒伴侣一起统治浪巢城,对王子来说这不是什么难以抉择的选择他很快便喝下公主的血液成为了她的同类并在这八具干枯的尸体前完婚。

    公主知道现在的自己无法王后面前隐藏自己,她给她那正义与责任感十足的继母寄去了一封信并附带上了王后赠予七个矮人的法器,公主要求王后立即交出王位并离开浪巢城否则她的鲜血将染红白崖。

    王后收到了信件与那七件法器后思绪万千回想起了她来到浪巢城的点点滴滴,这一系列悲剧都是围绕着白雪公主的甚至当公主离开宫殿后便在无意外发生,王后立马明白了一切不过抱有一丝侥幸的她还是去询问了自己的魔镜,希望魔镜能告诉她这一切是被王子蛊惑所致,魔镜告诉她“林中的白色野兽已从沉睡中苏醒,她变的更加强大更睿智也更加危险,而王子将会与他深爱的野兽主人一道统治浪巢城。”王后得知这一切后没有回信,撤走宫廷中所有守卫并告诉他们永远不要回到这被诅咒的宫廷,而自己则戴上象征着女王身份的斗篷与王冠坐在王座上默默等着邪恶野兽和她仆人的到来。

    公主与王子来到了王座大厅之中双方都没有多言大家都明白任何言语都无法避免接下来会发生的战斗,公主与王后都是强大且精明的施法者更加深知在施法者的战斗之中任何除了咒语以外的言语都将成为致命的弱点。

    更加强大的王后率先出手,只见她食指与无名指轻轻一挥并未发出任何言语一道巨浪便从王座台阶之下向着公主与王子狂涌而来,就在王后准备开口施展下一个道术之时公主率先施展了一个简单的道术「控物术」王后被自己的披风死死掐住了脖子无法在施展出任何一个法术,但巨浪以来到二人眼前虽巨浪无法将二人拍死但若被水流冲出王座大厅控物术便会失效届时在想打败王后便更加困难了,公主正专注于维持控物术根本无法分心施展其他道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王子死死护住了公主不让她被这狂涌的巨浪冲走,在巨浪消逝过后公主依然强忍着被拍击后的剧痛努力的维持着控物术不敢让王后开口施展出一下个道术,这时被冲走的王子也回到了大厅之中一个瞬步来到了王座之前一刀将王后的头颅削下,王后的头颅滚到了台阶之下,而从身体中流出的鲜血则布满了整个台阶与王座台。

    此战不久之后公主便在这战场之上召集臣民进行了加冕,公主站在王座之前的血泊之中,王子捡起死去王后的头颅取下来王冠将她戴在了新任女王的头上,底下的臣民没有发出任何的欢呼和言语只是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看着这个邪恶的合法统治者进行加冕,女王不在乎亦不需要他们的宣誓效忠时间会让今天的事成为童话,而现在在这里人也根本不敢反抗与她,从此白雪公主消失了「血女王」开始与她王夫一起统治浪巢城。

    有传言千年后的今日血女王任然与她的王夫在幕后操控着浪巢城,而当年的这一切果然成了温馨的童话,只有少数地方记载了这一切都真相。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剑绝世〕〔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唐柒柒与封晏〕〔玄幻:授徒万倍返〕〔司少甜妻,宠定了〕〔误入歧途苏玥〕〔1983:从分田到户〕〔你不能这么对我[穿〕〔七零嫁糙汉,知青〕〔攻他又又装穷了[重〕〔大叔,你暗恋的小〕〔末世求生:我能看〕〔独行修仙路〕〔重回九零之暴富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