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恭迎幽冥老祖 第10章:最后一个房间
    “放...屁?”

    看着林天在月光下的背影,陈情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两下。

    说句实在话,她平生最讨厌说脏话的人,可看着面前少年的背影,她心里竟生不出一丝讨厌的感觉。

    “林公子,此话怎讲?”

    听到陈情的疑问,林天转过身看着后者,正色道:“你一点毛病都没有,而你身体所出现的症状,不过是与你的体质有关。”

    “我的体质?”

    陈情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随后又抬起头有些不解的看向林天。

    “没错。”

    林天点点头,随后对着陈情解释道:“你的体质乃是千年难得一遇的玄阴圣体,天生能够沟通太阴之力,而你之所以饱受极寒折磨,是因为你根本没有寻得正确的修炼之法。”

    “玄阴圣体?”这下,陈情彻底被林天搞迷糊了,一双大眼睛巴巴的看着对方,等待着后者的解释。

    林天被陈情看的有些不自然,轻咳两声,随即继续说道:“玄阴圣体很难出现,而拥有玄阴圣体的人无一不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修炼天才,但是这种特殊体质有个弊端,就是需要相匹配的修炼功法。”

    “而那什么丹道宗师之所以说你活不过二十五岁,我看是他想在你二十五岁的时候将你作为炉鼎,供自己修炼使用。”

    “什么是炉鼎?”陈情有些疑惑的看着林天,她虽然不懂,但她不傻,但是听到这个词就能明白,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简单的来说...呃,就是双修。”

    纵使林天活了千年,可面对着一个女人将这么露骨的话,还是觉得有些别扭,随即在讲之前不由得先插了一句。

    “那个,那什么,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话我就直说了。”

    “嗯。”

    陈情俏脸微微一红,她自然明白双修是什么意思,不过她太想知道真相了,还是贝齿轻咬红唇,微微点头示意林天继续说下去。

    见陈情同意,林天这才继续解释道:“玄阴圣体最逆天的,并不是其本身近乎变态的修炼速度,而是在体质觉醒后,能够与人行双修之法,而另一方能够在修炼过程中借助太阴之力,达到阴阳互补的特殊情景,不但能够提升淬炼肉身,将灵魂极尽升华,更能使修炼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普通武者和你行完双修之事后,你的玄阴圣体就会破掉,而你也会遭到圣体反噬而死,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原来如此。”

    听完林天的解释,陈情心中也信了个七七八八,没想到自己无形中陷入这么一个大的阴谋当中,还好遇见林天,否则自己真是不知道怎么被人玩弄死的。

    不过,想到林天刚才说的话,陈情的脸色又顿时难看了起来。

    “可是,我并没有适合的修炼之法,那种被极寒反噬的感觉,我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看着陈情可怜巴巴的样子,林天顿时语塞,他倒是有适合玄阴圣体修炼的法门,可问题是他现在并不像收徒弟啊?

    而一旁的守纱见状,顿时猜到了林天心中的困惑,随即一把将林天拉到一旁,模仿大人教训小孩的语气,对着林天道:“你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你看看你,这么大的人了,还一直单着,眼下这白捡一个便宜媳妇,你还不好好珍惜?抓紧把你压箱底的东西教给人家吧,我刚刚开始查看了,这小姑娘可还是处子之身啊。”

    “你......”

    林天直接被守纱一席话给说蒙了,咋平时就没看出来她咋就这么虎呢,这种虎狼之词,也能从她的口中蹦出来?

    林天白了守纱一眼,随即走到陈情面前,刚想要开口说话,脑海中却忽然想到刚刚守纱的话,不由得老脸一红,一句话没收住直接脱口而出。

    “你想要当我媳妇吗?”

    “啊?”

    听到林天的话,陈情顿时吓了一跳,而林天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老脸再次一红,连忙改口道:“啊不是,那个什么,我是问你,你想要当我的徒弟吗?”

    “徒弟?”

    陈情白皙的俏脸上升起两抹红晕,低下头甚至有些不敢看林天的眼睛。

    “没错,就是徒弟。”林天干咳两声,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转过身背对着陈情解释道:“我所修炼的功法也适合你修炼,不过你的体质虽然是玄阴圣体,但却并没有觉醒,所以在修炼之前,我需要先帮助你觉醒玄阴圣体,你可愿意?”

    听到林天的话,陈情顿时激动起来,她可太愿意了,只要能够让她活着,并且不再遭受极寒之力的反噬,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想到这里,陈情几乎都没考虑,直接站起身对着林天的背影就是一拜。

    “弟子陈情,见过师傅。”

    “好。”听到陈情的话,林天转过身看着对方,道:“既如此,你先暂且在这房间中休息,这城主府中还剩最后一个房间,等我们将这里的血魔族清剿干净,便会带你一同离开这里。”

    “是,师傅。”

    陈情俏皮一笑,不过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小一些的少年叫师傅,心中总有种怪怪的感觉。

    林天也觉得有些尴尬,不由得挥了挥手道:“你还是叫我林天吧,叫师傅总感觉给我叫老了。”

    “嘻嘻,好的。”

    既然林天都这么说了,陈情自然也不会在意,而且叫林天比叫师傅感觉更加亲近一些。

    “还剩最后一个房间,守纱,我们去看看。“

    转过身,林天对着守纱招了招手,随即向着城主府最后一个房间走去。

    吱呀——

    伴随着林天轻推房门,房门发出吱呀一声闷响,一阵霉味顺着林天的鼻腔钻了进来,呛得他直皱眉头。

    “这房间不会从来没有人打扫过吧。”

    林天扇了扇鼻前的气味,抱怨道,而他身边的守纱也是皱紧了眉头。

    而房间内的灯不知道因为什么,竟然不亮,而且这房间连个窗户都没有,整的里面乌漆嘛黑的,啥也看不清楚。

    林天缓缓地闭上眼,灵识缓缓地向其中涌去,进去之前他必须要确认一下里面有没有危险,毕竟小心无大错,毕竟自己现在的实力还在封印着,这要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那他可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可灵识扫视一圈后,林天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危险,甚至连活人的气息都没有察觉到。

    “走,进去看看。”

    林天对着守纱招了招手,借助灵识,他能够避免撞到周身五米的物品,而守纱因为是灵体的缘故,自然也不用担心撞上什么不该撞的东西。

    黑暗中,林天转过头,对着守纱笑道:“咋样,怕不怕,怕的话就到哥哥怀里来。”

    说着,林天还调侃的对着守纱吹了个口哨。

    “切。”

    守纱不屑的撇了撇嘴,刚想要开口反驳林天两句,可下一秒她的脸色却骤然一遍,一把扣住林天的肩膀,示意他不要继续向前。

    感受到守纱的动作,林天的身体顿时就僵住了。

    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从身前升起,林天当场就炸毛了,头都来不及扭过来,身体直接向后一跃,便闪到了门口处。

    而当林天再次转过身时,一双眼睛顿时瞪的老大,因为在原本漆黑的黑暗中,一双腥红的眸子正死死的盯着自己看。

    “我靠!”

    这忽然出现的血瞳直接给林天吓了一跳,当场就爆了句粗口。

    而守纱也如临大敌一般,单手扣住剑柄,作势就要出手。

    可就在此时,林天忽然察觉到有些不对,连忙对着守纱喊道:“等等。”

    听到林天的话,守纱这才停下了拔剑的动作,一脸狐疑的看着后者。

    林天并没有解释,借助外面的亮光,他能够看清这血瞳的主人似乎像是被什么束缚住一般无法活动。

    想到这里,林天这才松了口气,连忙对着守纱道:“你去陈情那边看看有没有能照明的东西。”

    “好。”

    守纱闻言点点头,很快便从陈情的房间中取来了一盏烛灯。

    不过让林天意外的是,陈情竟然也跟了过来。

    借助跳动的烛火,林天这才看清了里面血瞳主人的样子。

    这血瞳的主人,是一个看上去年过七旬的老头,全身上下用那个皮包骨头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只不过老头嘴角裸露出的两颗獠牙,彰显着他血魔族的身份。

    老头的双手双脚被锁链牢牢地锁住,尽管血魔族的能力让他长生,但看上去明显过得不好。

    “这老头是谁,被什么人锁在这里?”

    林天疑惑的看着老头,这老头一看就是人族被感染后转变成的血魔族,毕竟如果是正统血魔族的话,没有个几千年是老不成这个样子的。

    而且最为主要的是,林天能够从老头的体内感受到一丝天地玄气,尽管很微弱,但也能证明老头被感染之前是个人族武者。

    “吼!”

    老头的声音听上去很虚弱,以至于对林天三人的咆哮声听起来并没有那么恐怖,反倒让人感觉到一点点凄凉。

    而就在林天疑惑老头身份时,身后的陈情却忽然开口道:“这个老伯我好像认识。”

    听到陈情的话,林天和守纱的目光顿时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他好像是观星城的城主——程颢明。”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独占糙汉1.v1书香〕〔蛇夫〕〔人在斗罗写日记,〕〔主攻穿越古代科举〕〔知乎推荐高质量网〕〔重生八零:空间商〕〔网恋需谨慎小说〕〔我把女友养成天后〕〔那一夜,她带走了〕〔倾城女仵作〕〔原神:开局转生大〕〔辰风萧贵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