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指点考古队,还说〕〔大秦:始皇帝,我〕〔成为恋综女嘉宾后〕〔全球高武:我的功〕〔团宠小公主驾到,〕〔异世界:我的人生〕〔我有七个神仙师姐〕〔战神之帝狼归来〕〔我的七个姐姐风华〕〔寒门小甜妻〕〔帝王嫁:为君倾天〕〔陆七权奕珩〕〔掌握八奇技的我才〕〔末世:姑娘莫慌,〕〔荒野俱乐部〕〔我儿明明是纨绔,〕〔高手下山,我家师〕〔首席继承人陈平〕〔开局卖仙画,被美〕〔长生万古:苟在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汉骧 第019章 烧船
    唐虒见状忙道:“你别看俺,俺又不懂...”

    “那十余万斛粮食,倘若不妥善处置,必定会遭来祸患,南下合肥的眷属们,也需要有人约束,这件事交给别人不放心,忠叔平素行事细腻,乃是最佳人选。”龙骧一脸严肃地看着冯忠。

    冯忠挠头反问:“不用去死么?”

    “你虎啊?俺都听明白了,云起没让真死。”唐虒着急的语气带着喜悦,老友不死也能化解危机,自然是最完美的。

    冯忠没有理会唐虒,而是皱眉追问:“云起要我留在合肥?”

    “不光忠叔要留下,连此前新编入的兵卒,也一并藏匿在合肥候命,等船队进入徐州地界,我会伪造你们被害,也就没人知道合肥的秘密。”龙骧满脸凝重之色。

    “云起信不过新卒?”冯忠眉头紧锁。

    “也不全是,毕竟有十余万斛粮,够大伙吃上许多年的,但就怕意外走漏消息,或者召来流寇劫掠,所以你在合肥期间,要严格约束众人的行踪,大家只能在城内活动,每家每日的口粮要分足,但也不能过分充足,否则吃饱了容易生事...”

    龙骧细致地嘱咐着,他感觉扣下来的军粮,就像水浒里的‘生辰纲’,又像林家的辟邪剑谱,一旦暴露就容易出大事,现在谨慎一些准没错。

    冯忠抱拳铿锵道:“云起放心,粮食我会妥善分配,到时把合肥城门关闭,家眷们无事可在城内种地,那么大的城池,够那几百人撒欢的,这样也能杜绝流寇袭扰。”

    “你办事,我放心。”龙骧重重的点头。

    “那我们要在...”冯忠欲言又止。

    “可能一两年,也许两三年,不过忠叔放心,等此事的风头过去,我会安排你们家眷,分批到合肥来汇合。”龙骧没有确切时间,他知道袁术没几年活头了,具体什么时候不清楚,总之称帝后就离死不远。

    等到袁术众叛亲离时,自己再南下到合肥苟住,合肥的位置有极重要战略意义,到时候必定为孙、曹两家拉拢,凭借项目经理岗位学来的经验,与吴魏两家虚以委蛇、煽风点火,或许还能帮刘备争取发育机会。

    “以云起的人品,忠叔不担心将士家眷,就怕这件事触怒吕布、袁术,担心云起不能全身而退...”

    “忠叔放心,若非万全把握,小侄岂能冒险?”

    “好吧。”

    以龙骧做项目的经验,在预算相对充足的前提下,设计要求会比质量标准超出很多,所以在施工过程中做简单调整,不但能节省成本提高利润,还有可能缩短工期。

    但是眼下这个‘聘礼项目’,已经不是雁过拔毛那么简单,而完全是把大雁的毛给拔光了,加上‘工期’现在也不等人,龙骧只能将错就错,玩起了金蝉脱壳之计。

    分给冯忠一半士兵,龙骧带着原来的两百旧部出发,麾下步卒全部卸甲登船,四十骑兵顺着水道跟随。

    数百插满牙旗的粮船,从芍陂扬帆经淝水入淮水,当船队路过寿春的时候,纪灵的十万大军也同时开拔。

    寿春至下邳,可经淮泗水直达,但要随河流走向,曲折蜿蜒行船,而纪灵出征小沛,是取直线向北走陆路。

    因为袁术被聘礼耗去太多粮食,以至于十万大军的军粮、征募的民夫,都准备得很仓促,需要纪灵用极端的时间取胜,一旦与刘备打成了相持战,大军的后续补给就会出问题,所以袁术即便让纪灵晚点出发,也得等聘礼堵上吕布的嘴,不希望反复的三姓家奴帮助刘备。

    龙骧催促粮船昼夜兼程,三日后就驶离九江郡,进入徐州地界。

    复行数十里水程,船队行至淮水盱台段,河流呈7字的转弯处,龙骧下令船队靠岸休息,并叫来唐虒交待部署。

    “虒伯,大家连日走船辛劳,夜里还是得靠岸休息,昼行夜停七八日也到了。”

    “俺马上吩咐下去,可是云起,你所谓的妙计...”

    唐虒欲言又止,船队越离下邳近,他的心就越不淡定,毕竟船上多是泥沙、石块,吕布的兵也吃不下,心说眼看着就要露馅了,少将军怎么还能沉住气?

    龙骧把唐虒叫到一旁,借着惊涛拍岸的声响,道出了后续的计划:“等船队经过淮泗水口,行进至下相县以前,我估计就是三日后,你安排人晚上放火,把那些装泥沙的船,全部付之一炬。”

    “就行了么?”唐虒挠头不解。

    龙骧轻轻点头,“我们护送粮船至此,夜遇不明歹人袭击,以至船毁、人亡、粮沉,这样的结果,对各方都有交待。”

    “可并没有敌人,云起即便想嫁祸,不得找个人出来?万一吕布或袁术问起,以何答之?”唐虒虚起眼睛。

    龙骧笑道:“虒伯太诚实,兵法言虚虚实实,反正徐州这几年都不太平,曹嵩也死在徐州地界,说谁出手都不为过,本就不存在的敌人,让他们自己去猜。”

    “俺虽然不懂,但大受震撼。”唐虒憨厚地挠着头。

    龙骧继续提醒:“记得那些装粮食的船,虒伯可别让人误烧掉了,总得给吕布留点念想...”

    “俺省得的,到时听云起将令行事。”唐虒一本正经地回答。

    龙骧突然摆手道:“今天休息一夜,我明天黎明就要走,纪灵十万大军入豫州,直扑刘使君的小沛,估计最快十日可到,我担心小沛没有察觉,必须要赶去示警。”

    “什么?”唐虒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反问:“烧船如此大事,没有你坐镇怎么行?况且你与刘备非亲非故,何故三番两次相助?即便真要向小沛报信,也不用云起亲自去吧?”

    龙骧拍着唐虒臂膀,鼓励道:“小侄已经讲得明白,虒伯久经战阵,依计行事绝无问题,至于为何要亲赴小沛,与咱们截粮有莫大关系,其他人没法取信刘备,故而亲往。”

    唐虒听到与粮有关,便不好再劝下去,他皱起眉头再问:“纪灵手下也有骑兵,两边陆上路程也差不太多,云起此时去小沛来得及吗?若是遭遇纪灵的部队,又怎么说得清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萧逆天新书九转吞〕〔李二重生之天下无〕〔被渣后她拿了女主〕〔苏玥马强马老二〕〔文轩体育课器材室〕〔都市悍贼〕〔最近最火的10本书〕〔1V1双处H整夜不拔〕〔网游之颠覆神话〕〔妖孽小道士〕〔重生回来的熟练度〕〔卓简傅衍夜字叫什〕〔当我和竹马联姻以〕〔一不小心成了天庭〕〔终极反派:我打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