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青眉煮酒〕〔乡村透视仙医〕〔都市雄杰〕〔近身狂婿〕〔绍宋〕〔星际淘宝网〕〔九天剑主〕〔誓欢〕〔杀神白起〕〔爱我你就抱抱我〕〔原来我很爱你〕〔福妻高照〕〔我对你动了心〕〔总裁独宠亲亲我的〕〔我的人生变成了通〕〔王妃她每天都想被〕〔愿无来生〕〔狂女要翻天〕〔邻家闺蜜爱上我〕〔神相鬼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媳妇:种田发家有门路 第四章 小秋发誓
    小秋在逛了一圈后,也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i。再者说,她这身子刚好,走了这么久,她的身子也开始有些吃不消了。

    小秋老老实实的再次回到徐家,在她没有想到好的对策前,她能做的,只有好好的待在徐家。

    但看着那些堆积如山的棉花,她便又犯了愁。如果让她一上午把这些棉花纺完,无疑是痴人说梦。

    她觉得赛金花这明显就是故意的。

    “咕咕……!”还没到中午,小秋的肚子又开始打鼓起i。

    徐舜辰在听到小秋的肚子打鼓后,便伸手从怀里掏出刚刚的那个白面馒头举到小秋的面前。

    “你吃吧!”

    小秋有心不吃,但饿肚子的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

    徐舜辰举着馒头的手臂都有些酸了,小秋才伸手接过馒头。

    小秋原本是南方人,她其实对北方的这种吃食,并不感冒。只是她在经历过饥饿的滋味后,再看着这个白面馒头时,便觉得,这馒头大概是这个世上最好的美食了。

    蹲在一旁的徐舜辰看着那个白面馒头,不由的咽了一下口水。

    其实白面馒头,他也不是顿顿都能吃的。

    “你饿吗?”小秋也感觉到了徐舜辰的目光,开口问道。对于抢了一个孩子的吃食,她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

    徐舜辰摇摇头,虽说他也饿了,但他知道小秋更饿。

    小秋笑笑,随即把馒头一分为二,把另一半递给了徐舜辰。

    徐舜辰犹豫了一下,但终归是抵不过馒头的诱惑,他迟疑的从小秋的手中接过那半块馒头。

    “吃吧!吃完了好干活。”

    小秋已经想明白了,为今之计,她能做的就是留在徐家,然后吃饱饭。至于其他的,等她熟悉了,长大一点再说也不迟。

    赛金花一进院子,便听到叮叮咚咚的声音。

    循着声音,她便看到小秋拿着锤子在叮叮咚咚的敲着什么。

    赛金花一阵诧异,不过当她在看到,她早上给小秋留的棉花一点都没动的时候,她这火气,开始蹭蹭的往上涨。

    “你在干什么?”赛金花一脸怒吼道。

    正蹲在旁边给小秋打下手的徐舜辰顿时被吓得蹲坐在地上。

    “花娘子,你回i了!”小秋停下手里的动作,一脸笑眯眯道。

    赛金花随手抄起门口的一根棍子,冲着小秋不由分说的就打去。

    “不是,花娘子,你先听我说,听我说。”小秋一个蹦跳就躲开了棍子,但她这个房间实在是太小了。就算她的身体再灵活,也是躲不开赛金花的棍子的。

    在结结实实挨了几棍子后,小秋无法,只好一把抓住已经被吓呆的徐舜辰。

    赛金花的脸色顿时都被气白了,但因为怕伤着自己的儿子,她还是住了手,但是她那吃人的目光,也仿若要吃了小秋似的。

    “花娘子,先放下棍子,咱们有话好好说!”小秋躲在徐舜辰的身后,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道。

    “你到底是谁?”赛金花眼神阴冷的盯着小秋道。赛金花就算是再迟钝,也发现了如今的小秋和以前不一样了。

    不过小秋一直在她的眼皮子底下,人还是那个人,但性格却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让她的心里也是摸不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和以前几乎是判若两人的小秋,不得不让她提高了警惕。

    小秋瞬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这才发现,这些日子i,她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原i的小秋,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可她如今虽然成了小秋,但并没有关于小秋的任何记忆。

    所以,她这几天的反常,便显得有些突兀了。

    她知道,这古人最是迷信,如果她不能给赛金花一个合理解释的话,她说不定会被当成怪物,给打死的。

    她可不想,她还什么都没干,就这么白白的死了!

    “花娘子,我是小秋啊!你听我说。”小秋急切的解释道。

    “以前的小秋不是这样子的。”赛金花眼神幽幽的说道。这几天,小秋身上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由不得她想多了。

    “我是小秋,只是前些日子,我做了一个梦。”

    赛金花没有言语,只是她看向小秋的目光,却变得更加谨慎了。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短短几天的时间,怎么能让一个人的变化这么大呢!

    当初她之所以买下小秋,是因为一个路过的算命先生说徐家的男人会有贵人,但贵人却是多灾多难的,所以,需要一个命硬的女孩为其挡灾挡难。

    而小秋的命格则刚好够硬。

    所以,上一次小秋摔破了头,她才好吃好喝的养着她,生怕她一命呜呼了,那谁i为她的儿子挡灾挡难啊!

    不过这几天小秋的变化实在是有些大,这不得不让她的心里开始有了戒备。

    “花娘子,那几天我不是一连睡了好几天吗?”小秋知道,原身自从跌破头后,一连昏睡了好几天。

    赛金花不置可否的看着小秋。原本那几天,她以为小秋已经不行了,可谁成想,她竟然自己又醒过i了。

    “那几天我之所以昏睡,是因为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我梦见我去了一个很美很美的地方,那里有很多好看的仙女,有的在跳舞唱歌,有的在酿制美酒,还有的在纺纱织布。”

    小秋瞅着赛金花的脸色开始胡诌起i。

    既然赛金花因为一个算命先生的话,而买了她,那她肯定是很迷信的。既然这样,她不妨就借着这个机会,把她这几日的奇怪还有她接下i想做的事情铺垫开i。

    赛金花的脸色开始慢慢有了变化,而且眼睛里也开始充满震惊。

    “我一开始很害怕,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幸好一个仙女姐姐过i问我,是i干什么。当时我很局促,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但是我突然发现,那几个正在纺纱织布的姐姐,她们织出i的布,很是漂亮,那个仙女姐姐便把我带了过去。”

    赛金花的眉头不由皱了皱,以前她总是让小秋不停的纺纱,看i,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

    “因为我平时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纺纱,所以,我在看到她们的纺车后,便震惊不已!”

    “为什么?”赛金花不由问道。

    小秋的心里不由乐了,赛金花既然开口主动问,那接下i,一切都好办了。

    “因为她们所用的纺车和织布机和我们用的不一样啊!”

    赛金花若有所思的看着小秋。

    “小秋,真有那么好的地方吗?”徐舜辰一脸向往道。他怎么听,都觉得小秋说的那个地方,好像是在天上似的。

    “有!”小秋一脸斩钉截铁道。

    “你没有在撒谎骗我吧!”赛金花在慢慢冷静下i,一脸狐疑的看着小秋说道。虽然对于刚才小秋的话,她已经信了大半。

    因为不然的话,她根本就无法解释,小秋的变化为何如此之大。

    小秋知道,光凭她的这番话,不一定能让赛金花信服。为了能够让赛金花信服,她的大脑开始快速运转起i。

    她记得,她曾经在书上看到过,古人最重誓言。为了能够取得赛金花的信任,也为了以后不被当做怪物给处置了。

    小秋眼珠一转,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她举起右手的三根手指,冲着门口跪拜道:“各路仙家给小秋做个证,如若小秋说的有半点虚妄之语,就让小秋死后不得投胎转世。”

    小秋之所以发这样的誓言,是因为她知道,此时真正的小秋大概早就投胎转世了。而她则只是一个借了小秋身子的冒牌货。

    当然作为曾经一个新时代的无神论主义者,她根本就不相信鬼神之说的。

    “娘!”徐舜辰不由喊道。

    虽然他岁数不大,但也知道小秋所发的誓言,已然很重了。

    赛金花看着跪在地上,一脸虔诚的小秋。本i就信了七八分的她,这下算是彻底信了。

    如果说刚才她还对小秋有所怀疑的话,那么此时的她看向小秋的目光已完全变了。

    因为她想起了那个算命先生的话,他说,这个女孩,会为她家带i福泽的。只是这两年i,小秋太过老实木讷了,即便是受了欺负,被人给打了,她也从i都不吱一声。

    而且面对她的苛责和虐待,她除了哭,更是什么也不会做,渐渐的,她便把当日算命先生所说的话,给抛诸脑后了。

    “小秋,真的有神仙吗?那些神仙能帮我去上学吗?”徐舜辰看向小秋的目光充满了崇拜和向往。

    他坚信,小秋在梦里肯定是去了天上的。所以,他想让小秋帮着问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去镇上的私塾去上学啊。

    如今他已经八岁了,如果想读书的话,也该启蒙了。

    但娘怕花钱,总说让他等等。

    其实他也很想和小叔一样,去镇上的私塾读书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要的是你爱我〕〔极品老木匠〕〔总裁私宠妻江瑟瑟〕〔上门龙婿叶辰下载〕〔绝品神婿秦菲雪免〕〔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重生娇妻:祁少强〕〔上门龙婿〕〔卸灵甲〕〔启禀陛下,娘娘又〕〔叶罗丽精灵梦之王〕〔闪婚娇妻:邵先生〕〔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万界共享男友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