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赘楚家完整本阅〕〔生而为王〕〔超级王者〕〔一胎两宝:帝少的〕〔统帅归都〕〔深爱在相遇之后〕〔大小姐的专职保镖〕〔名门婚宠:替补老〕〔流年不负笙情〕〔入骨宠婚:误惹天〕〔男秘的日常〕〔都市之绝代战神〕〔天才小农女:学霸〕〔你是综艺人〕〔碾压诸天〕〔上门女婿秦立〕〔十年哑巴秦立〕〔3366秦立〕〔豪婿临门小说〕〔全能弃少陈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媳妇:种田发家有门路 第二十章 徐贵的私心
    “徐佑源,你没有资格坐在这里,你给我出去!”徐大郎仗着是长辈,厉声喊道。

    “大郎这是要撵我们走吗?如果说佑源没有资格待在这里的话,那你是凭什么待在这里的。”徐三似笑非笑的看着徐大郎。

    这个时候七叔的目光也看向了徐大郎。

    徐大郎顿时觉得自己的后背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刚才脑子一热,想把徐佑源撵走,却忘记了,他的身份除了族长之子外,也是没有资格参加族老会的。

    七叔在看到徐大郎闭嘴后,便再次开口道:“如今大家还认为小秋那个女娃子是个妖孽吗?”

    所有人开始你看我我看你的。其实对于他们i说,小秋是不是妖孽和他们的关系不大,可如今徐佑源说只要小秋无事,便会送给他们每人一架纺车时,那么小秋的事情便和他们有关了。

    当然,仅仅只凭一架纺车便认定小秋就是妖孽的话,确实太过牵强了。

    “回七叔的话,我不认同!”有人站起身说道。

    有人一表态,大家便开始都纷纷的表态。到最后,大厅里只剩下徐贵和族长父子俩了。

    此时的徐贵脸色憋得通红,说实话,他也想表态的,毕竟他也想要一架那样的纺车的,只是刚才他已然说了那样的话,此时表态的话,岂不是打自个的脸吗?

    “阿贵觉得呢?”七叔好整以暇的看着脸色涨红的徐贵问道。

    “我听七叔的!”徐贵说完这句话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徐佑源不由抬眼看了徐贵一眼,以前他总觉得徐贵是个浑人,可如今看i,徐贵的浑,大概只是他的保护色罢了。

    要知道一个真正的浑人,怎么可能成为族老呢!

    看i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啊!

    在徐贵表态后,族长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i形容了,如果此时他还不明白上当的话,那他这辈子就白混了。

    他一脸铁青的看着众人,却一句话都说不出i。

    因为这个时候,他说什么都会落人口实的。

    想到他早上吩咐大郎的事情,他心里就憋了一口气,本i他以为,大郎在通知的过程中,已经把族老们给安抚住了。

    可如今看i,好像并没有。族长的胸部因为过于气愤而变得起伏不定起i,他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徐大郎。

    徐大郎的额头上,也早已布满了一层冷汗。当时他其实并没有把父亲的吩咐放在心上,就是通知族老们开会,他也是让儿子去的。

    这些年,在父亲的积威下,他早就不把族老们放在眼里了,可谁想到,族老们竟然在这个时候,给了他们迎头一击。

    “小四,你怎么看?”七叔在看到所有人表态后,一脸气定神闲的看着族长问道。

    族长的脸色已经有些发白了,按理说,这是族老会,七叔就算是辈分再大,也不应该在这种场合下,喊他小名的。

    只是他如今却在这个时候喊他小名了,那就说明他对他的族长之位,提出了质疑,想到这里的族长,后背不由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知道,如果今天这个事情处理不好的话,不仅会有损他的威望,更有可能影响大郎将i接替族长之位啊!

    “七叔的意思是?”族长紧了紧手指,笑容僵硬道。

    “那个孩子是无辜的,一个能做出这样有利于我们徐家村物件的孩子,应该是个好孩子的。”

    “是啊!小秋可不是个好孩子吗?我记得小秋这孩子性格柔和,而且懂得谦让,这样的孩子又怎会是妖孽呢!”

    “可不是吗?我家那婆娘就经常夸赞小秋呢!”

    族长看着大厅里已经乱做一团的族老们,后背的冷汗是蹭蹭的往外冒啊!而徐大郎则是一脸震惊的看着纷纷倒戈的族老们。

    他至今也没弄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七叔看到大厅里的火候差不多时,站起身,冲着徐老深施一礼道:“族长,那么好的孩子,如果真的葬送在我们的手里,我们有何颜面去见列祖列宗啊!”

    族长被七叔的这句话气的差点没厥过去,因为七叔这个帽子扣的实在是有点大啊!在他看i,小秋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女娃子,怎么就能牵扯上徐家的列祖列宗呢!

    他心里虽然不以为意,但碍于众怒难犯,他也只好在徐大郎的搀扶下,颤巍巍的起身,上前扶起七叔。

    “七哥说的是,是小四莽撞了!”

    “既是这样,那就放了那个女娃子吧!”七叔接口道。

    此时的族长恨不得一下子晕过去,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即便此时的他恨得牙痒痒,他还是借坡下驴道:“就听七哥的。”

    “大郎,去祠堂说一声吧!”族长说完这句话后,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因为人们在看到族长推开扶着他的徐大郎,蹒跚着走出大厅时,他的脊背变得更加佝偻了。

    “咳咳……!”族长的喉咙一阵瘙痒,他只觉得嘴里有些腥甜,他忙摸索着从怀里掏出汗巾,捂住嘴巴。

    刺眼的猩红,使得他的眼睛有些刺痛。

    “爷爷,您!”石墩儿恰巧看到族长看着汗巾上的猩红在发呆,忍不住喊道。

    “回屋去!”

    石墩儿惊吓的回转身跑了。

    族长脚步蹒跚的回到房间里,然后便再也起不i了。

    人们在看到族长离开后,也都纷纷的离开大厅。

    不过徐佑源并没有走,而是径直走向那架纺车,他轻松的把纺车扛了起i。既然小秋无事,那么这架纺车也就没必要留在这里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可不想让族长家白白的得了这个便宜。

    徐大郎看着把纺车抗走的徐佑源,眼睛都红了。只是他却不敢拦,因为那本i就是徐家的东西,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的族老看着他呢!

    徐佑源刚一出族长家,就看到徐贵一脸气喘吁吁的追了上i。

    “我劲大,我帮你扛!”徐贵看着徐佑源扛着纺车有些吃力,便不由分说的把纺车从徐佑源的肩上拿下i,然后扛在自己的肩上。

    徐佑源似笑非笑的看着徐贵。

    说实话,他和徐贵平日还真没什么i往。不过他也知道,这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看i这徐贵定是有事相求了。

    徐贵当然有着自己的私心了,他是生怕刚才他在大厅里的表现惹了徐佑源厌烦,然后就不给他纺车了呀!

    不过他这个人向i是能屈能伸,所以,凭着他的厚脸皮,他总能讨i一架纺车的。

    徐佑源随着族老们一同去了祠堂。

    毕竟关键人物小秋还被关在祠堂呢!

    现在大多数人,最担心的就是已经被关在祠堂一天一夜的小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初始技能也很猛〕〔傲世邪神〕〔噬神纵天〕〔误入歧途苏玥〕〔当满级大佬翻车以〕〔陆凉微〕〔快穿之小黑屋警告〕〔陈华〕〔偷梗之王〕〔我的系统总想逼我〕〔大宇微尘〕〔神秘光幕〕〔娇妻似火:帝国老〕〔苏茜茜小陈叔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