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英华 第69章 巴洛克连衣裙
    </br>在大明,从浙直到福建的内贸商路,有两条。</br></br>一条是从南直隶各条水道进入钱塘江上游后,转到浙江的常山、江西的玉山,穿过福建崇安的分水关河口镇,进入闽地。另一条,则是从钱塘江进入浙江的江山县,连通到浦城的仙霞岭。</br></br>两条商路都是水陆轮换,闽北、赣东、浙西多山,道颇崎区,郑海珠当初带着侄儿北上江南谋生时,虽沿途阅历各样风土人情、涨了不少见识,却也很吃了一番跋山涉水的苦。</br></br>好在,这一回是跟着刘公公南行,可以选择第三条路。</br></br>海路。</br></br>……</br></br>福船木质厚实的板壁,挡住了冬季海上的刺骨寒风。</br></br>一扇造价不菲的东海水晶窗,则令舱内充盈着白昼的光明。</br></br>郑海珠坐在窗前,手捧长裙,检视细节。</br></br>“阿珠姐姐,我听说书先生讲《西游记》,里头东海龙王的宫殿,是水晶做的。现在,我自己就好像在水晶宫里呢。”</br></br>范裁缝的女儿范破虏,将鼻尖贴在水晶窗上,一面瞪着眼睛,试图看清外头甲板上军士们的威武模样,一面与郑海珠表达着自己的兴奋之情。</br></br>郑海珠此番随刘公公的船队往月港去,带上了范破虏作为女伴,不但起居方便些,而且确实要与她利用船上的二十天,完成一些特殊的服装样品。</br></br>小丫头范破虏,觉得自己在这个冬天的运气,好得像做梦一样。</br></br>阿珠姐姐不仅是她家的新主顾,而且会带她出来,跟着朝廷的大官船,去月港开眼界。</br></br>刚登上这艘比松江许多富贵人家的亭台还要华美的大船时,范破虏还有些战战兢兢,因为听说女子上海船,会遭人白眼。</br></br>没想到,与阿珠姐姐在甲板上走了没几步,就看到几个婆子,或者扛着菜筐,或者抱着干净的褥子,蜜蜂似地穿梭。</br></br>阿珠姐姐当时就告诉她,早在两百多年前,三保太监下西洋的宝船上,就有几十个婆子,负责炊事和浆洗、缝补事物。</br></br>而走在她俩前边、那位姓马的将军,也转过头,和气地笑着告诉她,在自己的川蜀老家,女子不但能登船,还会水战。自己的母亲虽主攻骑射和长枪,麾下却有一支擅于在江上战船间跳跃打斗的娘子水军。</br></br>范破虏于是松了口气,很快又局促起来。</br></br>她已经快到及笄之年了了,看见出类拔萃的男子,又仰慕又害羞,干脆低下头。</br></br>马将军这样年轻,这样好看,身为武将还一点都不凶,听说她的名字时还赞“破虏”两个字顺耳。</br></br>嗯,虽然,他好像只有在阿珠姐姐面前,才会露出笑容。而对着船上的其他人,包括那位慈眉善目的刘公公,马将军的嘴角都是平的。</br></br>此刻的船舱中,郑海珠看着范破虏,方才还似乎大人一般在想什么心事,研究起水晶窗来,又露出一副小女儿家好奇的憨态,着实可爱讨喜。</br></br>郑海珠遂笑道:“这东海水晶,历来是贡品,如今工匠们的手艺越发巧了,不但能打制出窗户,还能磨出老花镜呢,听说阁老们用的水晶老花镜,要二十两银子一副。”</br></br>“啊?”范破虏连连咋舌,伸手比划了片刻,叹道,“那这么大的一扇窗户,岂不是得几百两银子?”</br></br>郑海珠抿嘴,将手里的裙子推过去:“刘公公大恩,让我俩住这样好的船舱,小丫头你也得争气些,学学人家水晶匠人的业精于勤,来,把这一排织金边,拆了再缝,缝出浪花的感觉,别那么死板。”</br></br>范破虏听话地接过裙子,摆弄了一会儿,正寻思“浪花的感觉”是个啥模样时,却见阿珠姐姐已站了起来,向舱门处蹲了个万福。</br></br>“刘公公,马将军。”</br></br>刘时敏和马祥麟,背手站在舱外,面色平易温和,身形却不动。</br></br>郑海珠估摸着,二人为了今日自己在甲板上禀报过的进程而来,但不便进女子的舱房。</br></br>她遂揣上另一件小些的纺织品,招呼范破虏出舱。</br></br>刘时敏盯着范破虏手中那彷如宫廷帷幔般的妇人裙衫,毫不掩饰自己的诧异。</br></br>“郑姑娘,你说的泰西商人会喜欢的东西,就是这个?”</br></br>这候 zcw x8.com 章汜。郑海珠非常自信地点头道:“对,这叫连衣裙。”</br></br>然后指导着范破虏捏住肩袖处,将裙子举起来,自己则俯身摊开华丽的裙摆。</br></br>“刘公公请看,这种裙子和我们大明妇人的裙袄不同,它的上襦和下裳是缝在一起的,所以叫连衣裙。我天朝在两汉时,有一种曲裾深衣也是这般上下相连,但泰西妇人喜欢的连衣裙,上衣窄短如胡服,裙子却要蓬开如帷幄,又有些像蒙人在草原住的那种毡帐。”</br></br>293063229306/br></br>郑海珠心道,太好了,利玛窦是意大利人,既然你看过西方文艺复兴后的油画,那我解释起巴洛克风格的裙子,就没那么艰难啦。</br></br>她于是腾出一只手,拎起连衣裙的袖子,解说道:“泰西那边的人,两百多年前还穿暮气沉沉、直咕隆冬的深色袍子,如今却不同了,便是平民百姓,只要置办得起,也会穿颜色鲜艳一些的,而且要裙摆前后,要如波涛拍岸般,缝上一层层的花边,袖子的胳膊肘以下,也要缝成这般喇叭花似的。”</br></br>刘时敏盯着郑海珠:“姑娘知道得还真不少。”</br></br>郑海珠容色平静:“全赖天恩浩荡,月港能在隆庆爷的时候开关。我老家与月港海澄县不远,家兄在世时,有时去漳州府城文会,有时去海澄县访友,回到龙溪常与我和嫂嫂说起从传教士那里得来的见闻。再则,公公也晓得,徐翰林家在松江开了慈恩堂,我家小姐的婆家与徐家媳妇沾亲带故,小姐有时派我去慈恩堂帮忙,我也看到些洋画。”</br></br>刘时敏目光里的深意一闪而过,笑眯眯地掂起范破虏捧着的棉布大裙子,评论道:“看到,不一定往心里去。你很爱琢磨,不错。别说,这水红色的棉布上堆满你说的花边,不但穿久了也看不出皱巴巴的模样,而且,确实花里胡哨热闹得很,唔,咱们大明的文士们或许嗤之以鼻,倒是蛮讨那些西洋猴子喜欢。”</br></br>郑海珠接茬:“泰西人说,此种堆成鳌山灯会似的形制,在他们那边叫巴洛克,不仅女子,男子的衣服上,现下也爱加花样儿。”</br></br>她说着,摊开手里那件月白色的织品,笑吟吟地朝马祥麟走去。</br></br>投推荐票</br></br>上一章</br></br>章节目录</br></br>下一章</br></br>加入书签</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返回书架</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当我和竹马联姻以〕〔美漫从五级变种人〕〔文轩体育课器材室〕〔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塞一天冰块不可以〕〔两家人一起换〕〔制服(校园1v1)〕〔仙医佳婿〕〔告白〕〔我杀怪就能变强〕〔我儿明明是纨绔,〕〔上门王婿叶凡〕〔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