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英华 第81章 血战(下)
    </br>此世的西班牙人,在海上建立了所谓的无敌舰队,但海战思维却与几十年后打垮他们的英国人大不同,还停留在中短距离火力攻击、然后撞击或跳帮作战的阶段,因此本来就不配备长距离火炮。</br></br>而今夜来袭的西班牙帆船,更无意直接击毁敌船。</br></br>因为船上有货。</br></br>明人承诺过他们,不但可以杀了那个在吕宋岛多管闲事、救走妇孺和不少男丁的中国船长,还能分到船上的货。</br></br>炮火攻击,随着船只距离的拉近,很快结束了。</br></br>西班牙帆船斜后方的大明巡海道船上,李国助站在福建巡海道副使蔡丰的身边,谄媚道:“道台,弗朗基人的炮弹准头不错啊,毁了小船,伤了大船,但应伤不着大船里的丝绸和茶叶。这一回,颜思齐半道卖了香料,从闽商那里买足了货,就算分弗朗基人一些,小人我,起码还能给道台套出小一万两银子。”</br></br>蔡丰鼻子里轻“哼”一声:“什么准头不错,我看,是弗朗基人舍不得用好炮,指望我们上去拿人。想得美,他们又要报仇又要分钱,就得给本官结结实实地出力!”</br></br>“哎,好,道台说得是,”李国助忙一叠声应承着,“我们的船,蹭着他们开,然后与他们左右夹击封舟。”</br></br>蔡丰依然冷冷道:“等会儿跳帮,你小子也甭指望我们巡海道的弟兄冲上去杀人。你们内讧结怨也好,弗朗基人报复也好,颜思齐和他手下的那些脑袋,你们去砍,砍下后给本官带回去。”</br></br>“那当然,当然,不能劳动巡海道的军爷们。但,剿倭的功劳,一定是道台的。”</br></br>“别废话了,”蔡丰打断李国助,转向舵手,指挥道,“你他娘的会不会看,还往小船开,没见那小船不动了,还会有个鸟人?偏过去,等弗朗基人撞几次大船后,我们在另一边接弦!”</br></br>“是,是,老爷,小的愚笨。”</br></br>舵手连忙照办。</br></br>他也姓蔡,与其他几个水兵,都是道台的同乡心腹。</br></br>现下还在年里,他们就跟着蔡丰出来干私活,倒没什么怨言。毕竟朝廷欠饷有大半年了,如果不靠蔡老爷把他们当家丁似地养着,他们老小妻儿的,早就饿死了。</br></br>只是,他们从没像今天这样,需要夜战,视力确实跟不上,又没有弗朗基人那种据说是千里眼的筒子。</br></br>“砰,砰。”</br></br>明船前方,堵住封舟去路的西班牙帆船,又开火了。</br></br>舵手听出来,这一回洋猴子用的只是火铳。定是因为,距离太近,怕轰沉了封舟的话,来不及抢货。</br></br>几乎同时,巡海道的船绕出了帆船的庞大阴影,船头继续打偏,准备与帆船一起夹击封舟。</br></br>蔡舵手顿觉眼前骤然变亮,帆船与封舟上几十柄火把、几十个灯笼,将变成战场的甲板和船舷照得如同白昼。</br></br>舵手禁不住本能地眯了眯眼睛。</br></br>待他再睁开时,登时呆住了。</br></br>“道,道台老爷,这,这是朝廷的船!”</br></br>已有别的水兵慌里慌张地喊了出来。</br></br>海道副使蔡丰原本已带着牙卒往后退去,准备把船舷让出来,给李国助他们接弦和跳帮。</br></br>却见封舟甲板上起码有二三十个青壮男子,有的端着火铳,有的拉弓搭箭,更有个手执银枪的长身男子,在摇晃起伏的船舷之上跳跃奔走,竟如履平地,枪头急如闪电,连刺三四个正准备跳帮的弗朗基人。</br></br>那不是马祥麟又是谁?</br></br>蔡丰圆瞪双目,看清了马祥麟,也看清了高挑在空中的龙旗,以及周围灯笼上“织造局”三个字。</br></br>他又惊又气,一把揪住正要抛出抓钩的李国助,骂道:“你他娘的,你给老子说说,这是怎回事?”</br></br>李国助也目瞪口呆。</br></br>不可能啊。</br></br>颜思齐明明把封舟停在澎湖的这个荒岛,换了沙船去和那个不三不四的女子幽会的,自己四五个时辰前亲眼看到的,还依照计划与巡海道演了戏,把俩人的船逼回澎湖。</br></br>若不是既要讨好进不了福建海边的弗朗基人,又要宣扬蔡丰剿灭颜氏倭王的风声,何至于这么来回折腾,自己在海上,找个机会捅了颜思齐这个让父亲有意传衣钵的所谓义子,不就结了。</br></br>然而现在,怎么凭空多了一大群人?</br></br>织造局?</br></br>李国助知道这是朝廷的衙门。</br></br>不,比衙门还厉害,太监管的。</br></br>织造局为何会搅和进来?</br></br>火光中,李国助进一步看清楚了,眼前这艘封舟,根本不是颜思齐带往南洋跑货的封舟。</br></br>突然,李国助眼睛一亮,指着挥舞倭刀与一个弗朗基人激战的大汉道:“蔡老爷,那个,那个就是颜思齐!没错没错。”293063229306</br></br>“没错个屁!”这候 章汜</br></br>蔡丰羊作气急败坏的样子,心中却在迅速地谋算,自己袖中有短刀,要不要突然暴起,捅了李国助。</br></br>但船上还有八九个李国助带来的海匪,自己的家丁差不多也是这个数,打起来未必能赢也就算了,只要有一个大喊几声“蔡道台与弗朗基人勾结”,马祥麟必也能听见,况且,巡海道的船先前的表现,马祥麟怎么会看不明白。</br></br>蔡丰此前和马祥麟打过交道,这小子别看岁数不大,却又狠又精明,还真不是西南蛮荒之地没见过世面的土人。制大 zcwx8.com 制枭</br></br>只是不知道,老狐狸刘公公是不是也在封舟上。</br></br>要么,自己干脆也加入李国助和弗朗基人的杀戮,反正此刻茫茫大海,只有这三艘船……</br></b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内容!</br></br>蔡丰这一犹豫,阴毒狠辣的李国助,却已先于他想明白了。</br></br>要逼这四品官儿,杀织造局那帮人灭口,否则,搞不好蔡丰要阵前毁盟,反过来和织造局的锦衣卫们杀自己。</br></br>李国助再无迟疑,即刻奋力抛出抓钩,叮啷一声,铁钩抓住了对面封舟的立桁。</br></br>他手下的人,也如法炮制,随后众人双臂发力,以脚抵住甲板,狂喊着号子。</br></br>中国船和西班牙船的跳帮方式不一样,李国助采用这种中国海盗的作战方式,很快就缩短了两船的间距。</br></br>众人又扔了抛索,换成细长木杆的挠钩,往前伸去,试图勾住竖桁底部边缘。</br></br>“织造局头领通倭,杀了颜思齐,杀了大太监,杀了那个长枪将军!三颗人头每个一千两,余者每个二百两!杀啊!”</br></br>李国助红着眼高叫道。</br></br>这候 zcw x8.com 章汜。“当”地一声,封船上一个少年直起身子,高举倭刀,硬是格住了李国助伸过来的挠钩。</br></br>“李国助,你竟然卖大哥,塞林母啊!”</br></br>郑芝龙怒目圆睁,咬牙发力抵住铁钩,骂出一句闽南语脏话。</br></br>此时封舟的主战场在船舷另一边,不断跳帮的西班牙人牵制了马祥麟、颜思齐,以及他们的手下和刘时敏所带的锦衣卫,船舷这边只有郑芝龙和另外三四个水手。</br></br>几息功夫,李国助这边的一个强壮男子已抓住漏人的船舷,大喝一声完成跳帮,举刀就冲过来,要往郑芝龙头顶上砍。</br></br>“呃,啊!”</br></br>然而此人才行几步,却惨呼一声,双膝勐曲,往前扑倒,倭刀掉在甲板上,他的双手则去捂自己的大腿。</br></br>郑海珠从船舷边的缆绳里钻出来,双手握着一把村正刀,刀刃沾了鲜血,却依然闪着寒光。</br></br>293063229306/br></br>……</br></br>方才与颜思齐人攀着软梯逃上封舟后,郑海珠简略地告诉刘公公和马祥麟,自己是颜思齐的同乡,私下与其合伙做买卖,这一回颜思齐为救同胞,在吕宋与弗朗基人为敌,很有可能福建巡海道被弗朗基人买通了,一起在海上劫杀颜思齐。</br></br>刘时敏看出这丫头在刻意表现出回护青梅竹马的意思,心中却闪过一个念头,要不要把颜思齐交给弗朗基人,自己与马祥麟全身而退,姓郑的丫头大不了哭闹一番,还能如何。</br></br>但狗日的弗朗基人,轰完炮,打烂了船尾,冲过来后,竟然无视龙形图桉的旗帜,继续端起火铳射击封舟上的人。</br></br>还打断了两根桅杆,将马祥麟手下一名川兵的直接打得血肉模湖,一截肠子飞到了刘时敏的脸上。</br></br>织造局的一名锦衣卫也被炸开了半边脑袋,倒在地上,其状极惨。</br></br>马祥麟本就视亲随牙卒如骨肉兄弟一般,霎时目眦欲裂,怒吼一声,抄起长枪,也无惧弗朗基人火器的威力,直接跳上船舷,利用长枪的优势,阻击弗朗基人跳帮。</br></br>刘时敏手下善于操作火铳的锦衣卫们,也立刻拉出铁闪,塞进子铳,对着弗朗基船里的水手就是一炮,其余两个端着鸟铳的也不含湖,瞄准一个已经跳帮过来的就是一枪。</br></br>颜思齐见织造局的战兵已然全力加入战斗,遂与另一名锦衣卫,护着郑海珠与刘时敏来到船尾的小望楼边。</br></br>楼梯已被炮火轰塌了一半,支棱着顶上圆台的柱子倒还完好。</br></br>“上去躲着!”</br></br>颜思齐不及多言,便返身冲入战阵。</br></br>郑海珠见楼梯上不过巴掌大的地方,也不耽搁,请刘时敏上楼,让锦衣卫守在柱子下面,自己则钻入几步外的一大堆缆绳中。</br></br>因此,才有了半路冒出来的、横切李国助手下双腿的那一刀。</br></br>郑海珠一旦杀出了第一刀,就像当初在匪窝时那样,反而不发抖了。</br></br>她这个毫无格斗或刀法经验的菜瓜,被大脑的求生本能指挥着,让她直扑到哀嚎的断腿水手身边,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他尚且完好的上半身勐戳。</br></br>村正刀实在太锋利,或许第二第三刀就戳到了心脏附近的大血管,血雨像淋浴花洒中喷出的热水一样,打到郑海珠的脸上。</br></br>郑海珠不受控制地咽下了一小口血水,强烈的腥味顿时令她泛起干呕,恶心得大叫一声跳开去。</br></br>继而,飙升的肾上腺素,令她飞奔到郑芝龙身边,与他背靠背,前伸着那柄不算长的村正刀,一边喘气,一边又干呕了几次。</br></br>“阿珠姐姐,不要这样握刀,刀把护心,刀刃护头,对方刀来,只管噼去。对方收刀,小心他扫堂腿。”</br></br>郑芝龙大声道,沉着的声音同时也是一种安慰。</br></br>从郑海珠执刀跌跌撞撞跑来的身形,郑芝龙就看出,她肯定不是练家子。</br></br>但有句话,叫作“人是婆娘狠,鬼是娃娃凶”。</br></br>少年郑芝龙对阿珠姐姐片刻前的狠劲极有信心,用最简单的话,先将防身与反杀的要点告诉她。</br></br>这时,李国助的几个喽啰都已落到封舟的甲板上,但他们反倒先撇了郑芝龙与郑海珠,直向颜思齐与马祥麟杀去。</br></br>毕竟,半大小子和小娘们两颗人头加起来,也就值四百两银子。</br></br>捅了颜大当家或者那个长枪将军中的任何一个,可就是一千两银子到手呢!</br></br>李国助并不怪弟兄们贪钱。</br></br>贪钱的人才会助他做成今日这桩事。至于对面和自己硬杠的臭小子,自己怎会收拾不了他。</br></br>李国助遂突然之间手腕一转,脚尖抵住船帮护板,挠钩却往回一抽。</br></br>郑芝龙感到刀上骤然施压,以为李国助要前压铁钩,正也丹田顶上一口气要给臂膀送力,不妨对手耍诈,自己勐地往前扑空,重心不稳一个大踉跄,连带身后的郑海珠也侧歪在甲板上。</br></br>二人不及爬起来,李国助狞笑一声,扔了已经没用的挠钩,抄起更适合近战的倭刀,窜上船舷,一个大跨步,跃到封舟的甲板上。</br></br>“小畜生,小贱人!”</br></br>李国助挥刀就要砍,却被斜刺里杀出的一个锦衣卫以刀挡住,二人登时斗在一处。</br></br>突然之间,一旁望楼上轰一声响,圆台直接被炸成了粉末。</br></br>郑海珠大惊,回头看去,只见巡海道的船上,一台小弗朗基炮正冒出烟雾。</br></br>福建巡海道副使蔡丰,微微抬头,望着硝烟弥漫的望楼。</br></br>他方才缩在几个蔡姓水军身后,瞪着眼睛四处寻找刘时敏的身影。</br></br>终于看到圆台上隐约有个穿曳撒的戴冠男子。</br></br>想起几日前刘时敏不与自己说一声,就弄进来第一批荷兰人,还与他们做成了大买卖,蔡丰已经意识到,若自己搞不定西班牙人在月港暗地里的专属地盘,迟早要出事。</br></br>干脆今夜,就趁乱除掉这死太监算了。</br></br>蔡丰一咬牙,作出了决定。</br></br>然而,开完一炮后,他正要命令自己的水兵也跳帮去作战,一支利箭呼啸而来。</br></br>正中蔡丰心口。</br></br>82</br></br>投推荐票</br></br>上一章</br></br>章节目录</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下一章</br></br>加入书签</br></br>返回书架</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塞一天冰块不可以〕〔仙医佳婿〕〔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上门王婿叶凡〕〔美漫从五级变种人〕〔我杀怪就能变强〕〔我儿明明是纨绔,〕〔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