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英华 第100章 蚕神的惩戒(上)
    </br>郑海珠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馆里间的竹榻上。</br></br>唤醒她的,除了额头和手背灼痛,以及湿漉漉的衣衫裹住身体的不适感,还有从远在天边慢慢变得近在迟尺的交谈声。</br></br>“醒了!姑姑醒了!”</br></br>凑在榻前的郑守宽,最先看到郑海珠缓缓睁开双眼,大松一口气,回身高兴地禀报。</br></br>紧接着,韩希孟和卢象升的脸,也出现在郑海珠上方。</br></br>恢复神智的郑海珠,记起此前的一帧帧音画。这候 章汜</br></br>毫无征兆、突然腾起的火焰,惊叫逃窜的人们,剧烈晃动的牛车。</br></br>她摔倒在烈火中,本能地缩进那件蚕茧似的袍子里。</br></br>头脑还来不及完全被濒死的恐惧占领,突然哗啦一声巨响,铺天盖地的河水,仿佛包抄乱臣贼子的雄军,气势汹涌地直扑那匹燃烧的白马。</br></br>闪亮刺眼的火团,刹那间就被浑浊的河水吞噬了,但白马中那个水性好到可以救人的女子,脑袋却重重地撞到了车架……</br></br>此刻,郑海珠的目光投在浑身湿淋淋的卢象升身上。</br></br>自己多半是这位卢贤弟捞起来的?</br></br>韩希孟一锤定音了英雄救美的事迹:“阿珠,我们在城皇庙等候时,突然听闻牛车着火,又掉入河中。吓死我们了,幸亏当时卢公子在。”293063229306</br></br>郑海珠越发清醒了些,盯着卢象升道:“多谢卢公子,当时有人叫刘大强的名字,也是你么?大强和他妹妹,无事吧?”</br></br>她一开口,立时感觉到自己的嗓子是好的,说话时全无忍不住要咳嗽的迹象,可见没吸入浓烟烫坏气道,登时又放心了些。</br></br>卢象升口吻平缓地回答:“大强很勇敢,帮我一起将牛赶下河。他和他妹妹,方才听郎中说你无大碍,已回家去了,免得爷娘担心。”</br></br>郑海珠定定神,立刻与侄儿道:“你快些回屋,将我钱匣子里的两根簪子去当了,凑三十两银子,给刘家送去,他家急用钱,都要卖小妹了。”</br></br>郑海珠原本不是那种做了慈善便要随处吆喝受恩之人隐私的做派,但现下自己遭了难、无法亲自去办此事,怕若是不如实说明,侄儿会不晓得紧迫性。</br></br>韩希孟闻言,急语道:“是那刘捕头家?你卖什么簪子哪,当铺看守宽慌里慌忙的样子,定要压价。别大费周章了,我给你三十两。”</br></br>大小姐喘口气,又接着拿话堵郑海珠的推辞:“阿珠,我晓得你清傲自持,你自己应下的善事,决计不要我掺和。我不是白给你的,回头从你在我们韩家的月俸银子里扣,总成了吧?”</br></br>郑守宽看看女主人,又看看姑姑,直到听姑姑虚弱地说出“好,我听小姐的”,才收住要迈出门的脚步。</br></br>他心里头,此刻因疑虑而关注的,当然是白马起火的缘由,委实没有心情去当铺。</br></br>好在卢公子看起来,也极在意今日的蹊跷,方才已约略说了当时所见,且连去换身干爽的衣裳都不肯,一心等着姑姑醒来后问个究竟。</br></br>此刻,卢象升直奔主题道:“郑姑娘,我和刘家兄妹离你的牛车很近,当时牛车周围一圈,挤满了蚕户家的女卷们。若有人去点火,众目睽睽如何不被瞧见?若说是前头鞭炮的火星子,哪里会突然烧得那么旺?所以,郑姑娘在车上,居高临下,是否看到可疑的人与事?”</br></br>郑海珠紧蹙双眉,静思须臾,很肯定地说道:“我不是戏班的角儿,实在不习惯看人群,所以就低头瞧着身周的方寸之地,火苗的确是突然窜起来的,而且四只马脚同时起火。”</br></br>她顿了顿,探寻地看着卢象升:“卢公子可知道古墓中用作长明灯的燧石?”</br></br>燧石,就是含磷的矿石,守墓人将它们浸在水里,打开木门时,空气进入,燃点极低的燧石遇到氧气就会亮起来。石门关上,氧气隔绝,燧石又自动熄灭。</br></br>“磷”这个名字,以及作为自燃之火的特质,在晋代人张华的《博物志》中就有记载。</br></br>所以身为明代人、又素来爱钻研火油火炮的卢象升,毫无踟蹰地接话道:“郑姑娘所说的磷火,不点而燃,我方才也在琢磨这个缘由。但是,眼下时节,近午炎热,磷粉一露,须臾即燃。若事先在马脚下放置磷粉,牛车行不得几步,马儿就会燃烧,怎么做到行了那么久,才突然起火的?”</br></br>郑海珠陷入沉默,暗叹自己化学差,只知道白磷在空气中会自燃,但不知道有什么化合的办法,控制含磷物质发生自燃的时机。</br></br>一旁的韩希孟,显然也是文科女体质,听得云里雾里,但她在更为关键的一个问题上,头脑很清楚。</br></br>“阿珠,卢公子,不管用什么法子引火,引火之人是何目的?烧死阿珠?”</br></br>卢象升看着郑海珠:“姑娘近来得罪过人?”</br></br>郑海珠哂然澹笑:“我这一年来,得罪的人可太多了,捅过千墩镇那边的水匪,揪出过杀人嫁祸的徽商,在福建海上还惹了大海商李旦的长子。”</br></br>她看向韩希孟,刚要说句“莫不是三房奶奶恨我揭发了舅老爷”,却见门帘打起,医馆的郎中恭敬地请进来两位华服妇人。</br></br>“小阿娘,大伯母。”</br></br>韩希孟忙上前行晚辈礼。制大 zcwx8.com 制枭</br></br>来人正是顾府的缪阿太,以及当家媳妇沉氏。</br></br>郑海珠也要挣扎着爬起来,缪阿太却声婉音慈地阻止:“丫头你躺着,阿太累你遭劫了。”</br></br></br></br>沉氏亦亲自上来扶住郑海珠,柔声道:“阿太今日看着你上花车后,便往佘山庙里去进香礼佛,半道听说你出了事,轿子也不坐,换了马车就一路颠过来,方才总算打听到你被救到此间医治,阿太的脸上,颜色才缓过来些。”</br></br>沉氏进来时,就已瞄见衣衫尽湿的卢象升。</br></br>那日她有意带着韩希盈,以请教绣样的名头,去顾府后院拜见缪阿太。缪阿太自要问这韩三小姐,郑海珠那头的学堂,办得如何。</br></br>韩三依着沉氏的叮咛,将郑氏学堂说得花好稻好,句句褒扬。待三小姐走后,沉氏才寻个机会,看似轻描澹写地提到,郑海珠从宜兴请了一位弱冠之年的卢公子来,安顿于藏书楼,说是仰慕才名,又感念其教授童子一些格物致知的见识,实则,自己与韩三小姐都看出来,二人颇有些郎情妾意的般配模样。</br></br>当时,缪阿太听了,果然依着沉氏的判断,虽未对郑丫此举予以评判,却意味深长地感慨,韩家三小姐莫看年纪小,嘴巴倒紧得很,背后不论人非。沉氏一回头,自然将这赞许,又当作甜果子,喂给了韩希盈,好继续驱遣她做事。</br></br>此刻,沉氏看到救下郑海珠的人,竟是卢象升,她心里头对今日的失望之气,好歹消散了三两分。</br></br>老太太更该相信吧,这姓郑的丫头,是个于谋生也好、于春情也罢,都是作风不端的女子了,怪不得要遭天谴。</br></br>恰又在打帘进来时,听见卢象升与郑海珠讨论起火原因,沉氏便在向缪阿太引见卢公子后,轻叹一声,作了一半踟蹰担忧、一半赤诚倾吐的神情,诉道:“这火呀,若是哪个泼皮浮浪放的,吾家倒没那么担心郑姑娘了。”</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说他碰到你了没〕〔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四合院:从机械工〕〔女主家世显赫父母〕〔龙珠之我能看到战〕〔开门迎客〕〔玄幻:开局被迫下〕〔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规则怪谈:要求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