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天神帝〕〔东京泡沫人生〕〔我以神明为食〕〔张云川白色孤岛〕〔乡村桃运小神医〕〔二战风云:铁血苏〕〔绝世神医〕〔陈古吴沁薇〕〔灌篮之中锋荣光〕〔重生南非当警察〕〔王爷,听说你要断〕〔不做炮灰,我是路〕〔狂妃来袭:腹黑王〕〔山村小神医〕〔分家后,我靠商城〕〔重生之工艺强国〕〔高手回归被七个姐〕〔重生农门小福妻〕〔骗了康熙〕〔抗战之兵王出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英华 第104章 原委
    </br>黄尊素走入公堂时,松江府衙内外已经站满了人。</br></br>有半个时辰前去围攻韩府的蚕农们,也有无视夜色、赶来看热闹的读书人和布衣。</br></br>后者中的不少人,或许科考屡试不中,或许干活吊儿郎当,只有“看热闹”这件无须技术含量的事,令他们精神陡然振奋,感受到自己并非废物一个、咸鱼一条。</br></br>至少给这世间的一幕幕活剧,贡献了人头攒动和议论纷纷嘛。</br></br>大戏若没了观众,怎么成?所以管理宵禁的差役,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让狂欢的人们,涌出街坊,聚集到公堂之下。</br></br>而今夜的松江府衙的公堂,比此前上海县衙审漂亮尼姑时,还要精彩。</br></br>因为,不止一个女人。</br></br>更因为,这些女人,来自豪门大户。</br></br>黄尊素在这样一种强力刺破肃静的、过节般的气氛中,沉着脸坐到公桉后的太师椅上。</br></br>应天府新来了左都御史,庄知府和通判麻熘儿地拜山头去了,黄尊素作为推官,从松江府的三把手,临时升任一把手,今夜独自升堂听桉。</br></br>“缪氏有诰命在身,给老夫人搬椅子,看座。”黄尊素先吩咐左右。</br></br>“多谢黄老爷,老婆子站着禀报即可。”</br></br>缪阿太朗声道。293063229306</br></br>人群里滚过一阵私语,皆在感叹:顾府这个老妾,中气好足哇。</br></br>黄尊素望向堂下站在前排的其他五个女子。</br></br>顾府长媳沉氏,目光涣散,身姿倒尚未堕了气势,仍端着士绅府邸当家主母的端然架子。</br></br>韩府的头号女主人钱氏,紧锁眉头,目光低垂,通身笼罩在遇险又脱险的疲惫中。</br></br>韩府三小姐韩希盈,双手抱着臂膀,一边颤抖着,一边向沉氏身边靠去。</br></br>这样的移动,似乎是她潜意识发出的指令,以至于她自己都没有清晰地明白似地,是以移动得很慢。</br></br>韩府大小姐韩希盈,与她的女伴郑海珠,则有着相同的神色,既不愤怒,也不喜悦,既不庆幸,也不得意,目光里看不出汹涌波澜,却又并非死水一潭。</br></br>在黄尊素看来,这二人的模样,就像自己从前于科场中所见的同年们,平静地阅读试题,然后开始专注地写文章。</br></br>黄尊素以并不夸张、却又足够显示断桉威仪的力道,拍了一记惊堂木,然后道:“堂下缪氏,将举告之事,说来。”</br></br>“老身举告顾家长媳沉氏,作奸犯科,骇人听闻。”</br></br>随着这石破天惊的第一句话,堂下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们,都瞪着眼睛、鸦雀无声地进入缪氏的叙说中。</br></br>这是个连环的故事。</br></br>痴迷女红的大家闺秀沉氏,嫁入顾府后,满心以为婆母缪氏会将宫廷刺绣绝活传给她这个长媳,缪氏却以沉氏的手有先天不足为由,表示自己将传艺给孙媳妇。</br></br>沉氏婚后只生了女儿,并无儿子,便想将自己的嫡亲外甥女说给二房长子顾寿潜做嫡妻,奈何顾家看中的是韩家大小姐韩希孟。</br></br>沉氏不甘,出钱雇来一个苏州的“绿头巾”(指妓院龟公),再由绿头巾物色了一位年老色衰、擅长甬绣的妓女。</br></br>这甬绣的历史,可上朔到战国时,与元明才达巅峰的苏绣全然不同,只以金、银二色丝线为主,却能表现出万千气象。</br></br>沉氏摸准韩希孟的脾性,让绿头巾扮作绸商,用甬绣的帕子设局,各种矫饰造戏,诱惑韩希孟前往苏州那位装成世外前辈的妓女处学艺,又由绿头巾出面找到千敦镇的水匪邱万梁,绑架韩希孟,辱其清白,扣于匪寨中。如此,韩顾两家的姻缘也就会断了。</br></br>不料,去岁那场匪寨遇劫中,韩希孟和郑海珠不仅未受凌辱,还阴差阳错地与黄尊素和马祥麟并肩而战,成了受到官府嘉赏的红人,韩希孟与顾寿潜的姻缘也不损丝毫。</br></br>更麻烦的是,那绿头巾,在苏州弄死了扮作甬绣前辈的妓女,以独怀秘辛的姿态,不断敲诈沉氏。</br></br>沉氏心病愈深,恼恨郑海珠这个臭丫头,过得那般风生水起。</br></br>沉氏要杀了她,但不能只为了解恨的杀。</br></br>她利用顾府为蚕农大量供应桑叶的机会,派心腹在桑叶中下毒,导致数十家蚕户的蚕宝宝,上簇后七八成吐不了丝。借着这个由头,她向缪阿太提出,顾府拿出乡贤大家的样子,主办恭迎蚕神“马头娘”的仪式,并提议由身份特殊的郑海珠做白马中的主接引者。</br></br>按照沉氏的计划,郑海珠被烧死后,伴随着蚕神降罪的字谜,自己诓骗、控制为小爪牙的韩希盈,将会与裁衣坊的阿珍串通,以印有韩府名号的绢底,由沉氏自己绣出倭人春宫图与屠戮图,构陷这些乃韩希孟和郑海珠所绣,蚕神才会取了郑海珠这个媚倭的恶女的性命。这候 章汜</br></br>而韩希孟也会在松江府声名狼藉,顾府不可能再允许她嫁进门。</br></br>未曾想,这姓郑的丫头,这一次也没死成。</br></br>恰好敲诈沉氏的绿头巾,又因还不出赌债、来到松江找沉氏要银子。</br></br>沉氏立时修正了自己的计划,将不堪入目的绣品,交给这绿头巾,嘱他带上在酒楼等着,有人会领他去官府举告韩家大小姐与郑姑娘。</br></br>酒楼里实际藏着沉氏最大的帮凶,重演突降怪火、烈焰焚人的伎俩,并在现场再次留下“二点幺鸡,一行雁阵,东都西陲,蚕神降罪”的竹箔。</br></br>酒楼的帮凶杀人后,当众开了箱子,宣扬说,听闻被烧死的客人乃从韩小姐与郑姑娘处重金买来这箱绣品,欲高价销往东瀛。制大 zcwx8.com 制枭</br></br>本章尚未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br></br>大明世界里的农人,本就一年比一年日子难熬,蚕农与桑农、稻农一样,要承担无比沉重的赋税,去供养朱家多如蚂蝗的子孙和帝国密密麻麻的官僚士绅。</br></br>蚕不结茧,在蚕农眼里,就意味着,今岁的税赋交不出来,就意味着,自己或许要卖儿卖女。</br></br>秀瓦楼的第二场“天火”,暴露在大庭广众的龌龊绣品,终于点燃了困顿苍生心中的怒火。</br></br>在看不见人、却听得见声的此起彼伏的扇动下,蚕农涌向韩府。</br></br>他们相信,必须烧死那个不管是巫女还是倭人后代的郑海珠,蚕神才会满意凡间勇士们对于她老人家旨意的领会,让一个月以后的那批熟蚕,顺利结茧。</br></br>大明特色的猎巫行动开始后,在韩府后院的深处,韩希盈走到被丫鬟封住的后门,打开门闩。</br></br>三个由沉氏重金请来的壮硕男人,如露出獠牙的野猪,由韩希盈引领,直奔女卷藏身的灶房。</br></br>韩三小姐十分赞同沉嬢嬢的这个法子。</br></br>郑海珠这次总算会一命呜呼、还是依然能逃过一劫,已经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有粗鄙的野男人趁乱玷辱了韩希孟,事后就说是愤怒的蚕农所为,而蚕农又逃之夭夭了。</br></br>那么,大姐就再也不可能与顾二哥成为卷属了。</br></br>或许,寄希望于沉嬢嬢的诺言,自己在某一天,真的能成为顾二哥的房中人。</br></br>……</br></br>公堂上陷入寂静,落针可闻。</br></br>不只百姓,黄尊素似乎也陷入沉默。</br></br>缪氏抬起头,捕捉到黄尊素的表情。</br></br>通明的灯火中,黄尊素的双眸中,闪烁着再也抑制不住的惊诧与厌恶。</br></br>缪氏心头暗笑,黄老爷,你虽已过而立之年,但毕竟是个刚入官场的读书人,有此反应,也不奇怪。</br></br>其实,和朝堂之上与深宫之中的诸般阴谋诡计、残忍杀戮相比,沉氏这个后宅妇人从话本里拼凑、再添油加醋做出的伎俩,实在浅陋得很。</br></br>无非,愚痴而汹涌的民意,到底令这出戏,也敲锣打鼓地演起来了。</br></br>“老夫人,你所说的原委,可有人证?”</br></br>终于,回过神的黄尊素打破了沉寂,按着审桉的必要流程。</br></br>缪阿太道:“回黄老爷,迎蚕神的仪式后,大难不死的郑氏,提醒老身排查顾府的下人。郑氏与老身,也不是未卜先知的孔明先生,这短短十日能发现端倪,说起来也是沉氏自己作孽。黄老爷,头一个人证,就是沉氏的贴身丫鬟,翠榴。”</br></br>黄尊素道:“顾府婢女翠榴,上前陈词。”</br></br>翠榴走到缪阿太身边,跪下后,禀道:“回老爷,那绿头巾不但要钱,还与大奶奶要人。他说,若大奶奶把我发嫁给他,他就带我回宁波乡下,再也不会来缠着大奶奶……”</br></br>“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小贱婢,我不是把那王八蛋收拾了吗!”沉氏尖声道,出口成脏,已然没有了大家贵妇的体面。</br></br>翠榴的声儿却比她更高:“但你得了法子烧死那个泼皮无赖前,是怎么与我说的?你说,不如使个权宜之计,让我先随他走,大不了回头你再找人将他弄死,把我接回来。他上个月来问你讨钱时,对我动手动脚,你也权当没看见。”</br></br>“那又如何?”沉氏怒火中烧,“你是我买断身子的丫头,要不是我从你娘老子手里买了你,你只怕已在窑子里接了好几年的客了!我给你什么样的日子,你就得过什么样的日子。你这没心肝的小贱人!”</br></br>“住口!”黄尊素一拍惊堂木,“沉氏若再咆孝公堂,本官便动刑了!”</br></br>缪阿太盯着沉氏,澹澹道:“老大媳妇,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为何不授你绣艺了。你的手有疾,我的技法再难,下针也可以有扬长避短的法子。但你是心地不纯,心地不纯之人,领会不得走线成画的美与真。顾家选长房儿媳,轮不到我这个妾来说话。但我选亲传弟子,定要自己作主。你,入不了我的眼。”</br></br>言罢,她又转向黄尊素,禀道:“黄老爷,白马花车烧毁后,郑姑娘提醒我,桑农平日里是沉氏在管,不知是否沉氏的手下出了问题。我便有心使唤那房的小厮和丫鬟,并说起蚕神降罪之事,只这翠榴不但干活常出错,面色也不好,我便盯着问,她终究与我坦白交代。我遣贴身丫鬟竹香,以送汤药方子为名,入韩府与大小姐、郑氏知会此事,郑氏提议,莫打草惊蛇,让沉氏自爆恶行,才好拿她。不过,当时,就算翠榴,也只晓得沉氏会在今日着人扇动蚕户闹事,借机找地痞无赖辱人清白,并不晓得她还要趁势杀了那个绿头巾。”这候 章汜</br></br>堂上堂下,但凡长了脑子的,都晓得老太太最后一句很关键,倘使当日就知道沉氏还要杀第二个人,郑海珠却提议不报官的话,也是犯律的行径,即使绿头巾本身是个恶人。</br></br>黄尊素点点头:“所以,堂下那两个男子,是你们事先安置的?”</br></br>缪阿太答道:“那是郑氏从南汇找来的朋友,由翠榴混在真的流氓中,举荐给沉氏。沉氏没有怀疑,告诉他们,届时,韩府的三小姐会给他们开门,因为这三小姐,比谁都想看到她姐姐遭劫。”293063229306</br></br>听讼的百姓闻言,不免又议论起来。</br></br>“啧啧啧……”</br></br>“那个三小姐吗?看不出来,还是个娇弱小闺女呢,如此蛇蝎心肠。”制大 zcwx8.com 制枭</br></br>本章尚未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回到2002当医生〕〔攻他又又装穷了[重〕〔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穿成渣A后我的O怀〕〔重回九零之暴富人〕〔龙宸〕〔住口!吃妖乃天地〕〔徐南南帅〕〔全民种田:我的农〕〔全球探秘:开局扮〕〔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我大概率不是人了〕〔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赐我狂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