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英华 第108章 天选的情报员
    </br>郑海珠见戚金和吴邦德都对航运保险这门行当有兴趣,便越发提升了游说时的自信。</br></br>“戚总,吴公子,我此一回南下月港,接触了许多番商,有机会得知,弗朗基、威尼斯、巴达维亚那边,这种航运保险早两百年就有了,而且确实是能赚钱的。那种是海上保险,变数很大,我们可以先从运河的某一段开始尝试,慢慢摸索,将来海上和内河一起做,也不是没可能。”</br></br>老将军戚金,倒也爽快,直言道:“老夫是打仗出身的,就喜欢有雄心的孩子。至于这买卖具体怎么操持,老夫也不懂,得由你们年轻人去弄。我只问两桩事,第一,你要老夫投多少身家?第二,这买卖,会被两京的老爷们参一本不?”</br></br>戚金前半部分坦诚的态度,叫人心生敬意。</br></br>继之而起的担忧,又令人唏嘘。</br></br>老爷子这是,随时害怕会被文官御史穿小鞋呐。</br></br>戚金提的这两个问题,郑海珠来谈合作之前,就想好了答桉。</br></br>“戚总爽气,我也肯定要交底。试水的航程,我就看中了松江到镇江的这段运河。松江我有人脉,镇江我是两眼一抹黑,所以全靠戚总照拂一把。故而,商社的本钱,先我一人出,戚总不但不用投钱,而且还能拿干股,年底咱们按照股份比例分红。倘使这买卖真的就做起来了,戚总想出钱增加持股的份额,再议。”</br></br>戚金笑道:“丫头倒是懂江湖的,你的伙计要在镇江码头收保费,自会有青皮打手要问你收保护费,有老夫的兵丁常去坐坐,此等麻烦,是不会找上姑娘的。这干股,老夫拿得也不亏心。将来但凡养兵不那么拮据,老夫定会真金白银地投给姑娘的。”</br></br>郑海满脸喜色:“有戚总这句话,我们姑侄就不怕了。镇江这边,守宽会驻店接保单,我另有个姓郑的干弟弟,小名一官的,会镇江、松江两头跑。保险社的总社,设在松江那头,一则,万一起了纷争,府台和推官我熟稔些,打官司便利,二则,也是更重要的,松江府的上海县,有可能像漳州府的海澄县那样开关、允许海贩,届时海运险的第一口热汤,也由我们去喝。”</br></br>听着此番颇有章法的计议,戚金已然对眼前这个自称草芥出身的丫头,真切地喜欢起来。</br></br>293063229306/br></br>老将军于是满意地点头:“商号两头都是挂你郑氏的名号,想来,御史们不会闲到连老夫的兵蛋子上门吃盏茶,都要管吧?”</br></br>这候 z cw*x8.com 章汜。“是啊,我们松江来人,给镇江送商税,就像徽商沿途给钞关交银子,朝廷能有啥不满意的呢?况且……”</br></br>郑海珠刻意地顿了顿,抿嘴道:“况且,如今应天府都察院的左都御史,王应麟王总宪,不但是从前的镇江知府,还与我们松江名绅董其昌董公有唱酬,而我们小姐的姑爷可是董公的关门弟子。”</br></br>“好,”戚金合掌赞道,“那就赶紧张罗起来,邦德,你先帮郑姑娘去府衙打听打听,若要开商社,是向朝廷交工商税还是牙帖钱。左右这是个新行当,若衙门的人没反应过来呢,你就往牙行上头去靠,如此,一年交一次牙帖银子,对郑姑娘最划算。”</br></br>“牙帖”,乃是朝廷发给民间中介机构的营业执照。</br></br>每年换发新执照时,收一笔钱,外加给办事的吏员一点好处费,商家负担不算太重。</br></br>要是像竹木抽分税、买卖交易税、运输钞关税那样,不停地按照批次和品类估算来交,在晚明这个吏治浑浊的世道里,老板们得吃多少亏,就不好说了。</br></br>郑海珠心道,老将军可以啊,嘴上说自己只懂打仗,实则很有经商的合规意识,还对合理避税很在行。</br></br>比晚明那些只想赖掉各种税赋的地方缙绅,以及振臂高呼“老子就是不想交税”的部分东林党人,好得多。</br></br>郑海珠趁热打铁,笑眯眯地对吴邦德道:“对对,有劳吴公子,若能相帮去镇江各码头问问,近年客货船运的沉船次数、打捞、货损之类的情形,更好。”</br></br>郑海珠说的这些资料,都对保险精算很重要。</br></br>后世的货运险,一般费率是百分之八,但后世的交通工具安全性、长三角地区的治安保障等,都是此世不能比的。</br></br>在晚明的江南,尝试做航运险,费率、承运人责任、代位求偿、免责事由等条款和预防保险诈骗的设计,都须依托实际的调研。</br></br>既然戚金已对拿干股点了头,又对扮演好地头蛇的角色拍了胸脯,郑海珠就要现开销地,拿他干儿子吴邦德当骡子使。</br></br>……</br></br>吴邦德送郑海珠回驿站的路上,憋了半天,还是开口问道:“郑姑娘,开这家保险商社,你自己得先出多少钱?”</br></br>“得五千两起码。”</br></br>“这么多!”吴邦德吃惊道。</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他这几日,已看出来,这女子虽外表极是简朴,头上连个金簪珠钗都没有,但手里握着的大行当应该不止一门,他却也没想到,这个叫航运保险的新买卖,人家一出手就要压几千两银子。</br></br>郑海珠澹然道:“没办法,玩保险,不像玩贩货,可以借货赊账,下游的钱到账了,再结算给上游。保险商社开张时的花费,租铺子、薪水、各路打点情分的,其实不算太多,大头是一笔叫赔偿准备金的,就是用于理赔给遇险的货主,因为一开始,收的保费可能不多,准备金不够从保费里提取。”</br></b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内容!</br></br>吴邦德将这番充满了新鲜术语的话,细细消化,了然道:“所以,还是要尽快让货主们来买,增加商社的银子积储。”</br></br>郑海珠忽然驻足,吴邦德一怔,也停下脚步。</br></br>郑海珠盯着他:“吴公子,有个主意,我不敢直接与老爷子讲,你帮我掂量掂量。我想在镇江挑个码头,演一出戏。”</br></br>吴邦德目光一闪:“什么戏?”</br></br>郑海珠道:“很简单,翻一条茶叶船,茶商恰好问我买了保险,拿到赔款。当然,茶商、船老大,其实都是我们的人扮的。”</br></br>吴邦细品须臾,就明白了,会心道:“为了吆喝保险是好东西嘛,不损人,但利己,有什么不敢的?”</br></br>郑海珠叹气:“是啊,演戏也是不得已。我们明人不像番人,我们明人胆子小,又最是疑心上当,不爱接纳新鲜玩意儿。”</br></br>吴邦德嘴角微噙。他觉得,郑海珠就算羊装诉苦,也装得挺有意思的。</br></br>他很高看她一眼,遂开始往深里琢磨她的“诡计”。293063229306</br></br>“郑姑娘,演戏不能用茶叶,还是用你们松江的棉布。棉布沉了,捞起来晾干,还能折价卖,我们赔的是残值,不是总值。这样的话,一来,避免那些观望的货主,以为只要沉了船,就全赔,以至于今后怠于抢救货物。二来,棉布不是全损,你演戏的花销也能省不少。自己辛苦赚的钱,又是演戏而已,更要能省则省,对吧?”</br></br>哈哈哈……</br></br>郑海珠不禁朗声笑起来。</br></br>这吴公子的脑瓜太好使了,睿智,睿智啊。</br></br>和这些聪明的古人打交道,真乃乐事。</br></br>郑海珠愉快不到三秒,心中忽然一动。这候 章汜</br></br>吴邦德虽然气质不错,但五官谈不上出众,个子中等,皮肤不黑不白,如果换一身平民的布衣布裤,混在人群中就找不出来的那种。</br></br>他的心智却相当灵光,理解力和临场反应都很快。</br></br>说话还有北方口音,想来是儿时跟着祖父吴惟忠生活在蓟辽一带的缘故。</br></br>他不去辽东做间谍,岂非有些对不起他那么牛的名字“邦德”?</br></br>郑海珠如此暗暗琢磨之时,又听吴邦德打问道:“郑姑娘,听你方才的安排,令侄是准备做姑娘的臂膀,直接经商,不走举业之路了?”</br></br>郑海珠叹气:“我在松江有个书院,就是他的名字。原想着他不做小厮,在书院里苦练制艺,写好八股文,有朝一日能进士及第,我也算对得起我兄嫂了。不过现下看来,他更爱出来跑江湖。可如今,经商也得有功名傍身呀,否则那些官绅的圈子,是进不去的。”</br></br>吴邦德的脸上,浮起一层很澹的不屑:“八股写得天花乱坠,也是皮毛文章,于修身齐家报国,无甚用处。”</br></br>但他没有放大这样的牢骚情绪,而是开始分享自己的路数。</br></br>“其实,可以花点钱,去南京国子监捐个功名。头一年意思意思,坐几天监,跟博士们点个头、拱个手,若他们不嫌弃,就请他们去秦淮河喝几顿花酒,让有名声的女使认认脸儿,自此便也算半个文人雅士了。寻常的场面都不会难看。不要真的以为能和那些正经进士出身的老爷们平起平坐,就好。”</br></br>郑海珠闻言,当即露出“你说得好有道理”的神情。</br></br>她在松江,原也想打听这个门路,只因从黄尊素到韩仲文,都是凭本事考的进士和举人,且对南京国子监清正之风推崇备至,自己去问人家这个,岂非好比去问北清复交那些骄傲的第一学历校友,“哎,买你们学校一个学位多少钱”,找骂嘛。</br></br>此刻,吴邦德见郑海珠颇感兴趣,爽快道:“我给姑娘找掮客去买就行,在下头上这儒巾,便是去岁在国子监捐来的。”</br></br>啊这……</br></br>这吴邦德,真是坦诚他妈给坦诚开门,坦诚到家了。</br></br>进一步来看,也就是说,此人对于考进士去做官,没有兴趣?</br></br>“那,吴公子对前程,有何图景?”郑海珠问道。</br></br>“若天下太平,就做陶朱公,若狼烟再起,就随义父上阵杀敌。”</br></br>吴邦德的口气,完全没有那种吊嗓子的康慨激昂,而是平和得无波无澜,就像今日带郑海珠去总兵府时说“姑娘请这边走”一样。</br></br>仿佛他口中,或四海经商、或血战疆场的路,早已经铺就在某个未来的时空之下,等他踏上去,再稳稳地走下去。</br></br>郑海珠方才擦火而燃的念头,烧得愈发炽烈了。</br></br>这小伙子,北固亭初见时,郑海珠以为他是个内向的社恐。后来他带着一大票人游历镇江名胜时,将导游做得有趣又不油腻。今日在总兵府一席谈,连戚老将军都不禁动情唏嘘之时,他仍面色沉静。</br></br>待到此际与自己单独深谈,吴邦德的许多反应,都能在瞬间切换,但绝无得意忘形、耀扬夸诞之色。</br></br>他和颜思齐、马祥麟那样的英豪男儿,和黄尊素那样的凛然君子,和张氏兄弟那样的潇洒檀郎,和卢象升那样的文武全才,都不一样。</br></br>他所拥有的一人多面的幻化天赋,渗透着空中铅云般的阴沉感,但无心的路人未必会去注意,就只当做寻常背景而已。</br></br>或许,真是个天选的情报人员。</br></br>郑海珠第二次驻足,看看日头的位置,向吴邦德道:“我这个外乡客,现下倒想做一回东,请公子去一个地方喝汤。”制大 zcwx8.com 制枭</br></br>本章尚未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独占糙汉1.v1书香〕〔蛇夫〕〔人在斗罗写日记,〕〔主攻穿越古代科举〕〔知乎推荐高质量网〕〔重生八零:空间商〕〔网恋需谨慎小说〕〔我把女友养成天后〕〔那一夜,她带走了〕〔倾城女仵作〕〔辰风萧贵妃〕〔那一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