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英华 第153章 抚顺保卫战(一)
    </br>摸黑进了屋,穆枣花刚开口喊了声“郑姑娘”,郑海珠就一把抓住她的肩头,将她摁在炕上,极力压抑着怒火,贴着她冻僵了的耳廓,低声道:“你如果想活着见到吴公子,从现在起就闭嘴!”</br></br>二人在炕上一动不动地僵持着,只听到彼此的呼吸音,少顷,屋外雪地发出“沙沙”的细微声,很快又归于沉寂。</br></br>郑海珠用气声对穆枣花道:“人走了,睡觉!”</br></br>穆枣花听话地脱了外衣,缩进火炕深处。</br></br>郑海珠也倒在炕上。</br></br>她的胸口急剧地欺负着,那股窝着憋着、发不出来的火气,好像要撑炸她的心肺,远比被莽古尔泰打肿的半边脸更疼。</br></br>“我和吴公子都瞎眼了,竟然看中你!”</br></br>三天后,终于平安离开赫图阿拉、回到鸦鹘关外的客栈与孔有德等明军碰头时,郑海珠才揪着穆枣花来到后山的林子里,吐出这句燃烧着灼灼怒意的话。</br></br>穆枣花跪在郑海珠面前,磕头道:“我蠢,我比驴还蠢。”</br></br>郑海珠盯着她:“那几日,我在正黄旗衙门,不在你们身边,是不是那个莽古尔泰,想霸占你,你就起了杀意?”</br></br>穆枣花道:“什么都瞒不过姑娘。莽古尔泰与依兰珠讲女真话,是阿亚告诉我的,说莽古尔泰觉得我像他一个死去福晋的侍女,想让我留在赫图阿拉,幸好依兰珠大概怕得罪姑娘你,编了个由头打发了莽古尔泰。但那个臭鞑子,摸过我的手,拍过我的脸。”</br></br>这候 zcw*x8 .co m 章汜。穆枣花喘了口气,又接着道:“莽古尔泰带依兰珠和另一个弟弟去打猎,烤肉时闲聊,说投到建州来的明人百姓很奸诈,藏着粮食不给他们当军粮,干脆下令每户按人头交粮食,少交一份,杀一个,正好杀光了那些不听话的,去抢些像牲口一样听话的来,种死人留下的地。两个鞑子王爷就这么嘻嘻哈哈地说着,连依兰珠都听不下去了。郑姑娘,建州鞑子,真的不是人,莽古尔泰他们,就该喝砒霜!”</br></br>穆枣花说着说着,眼睛里的凄惶又变成了恨意。</br></br>郑海珠蹲下来,扭开她的肩膀,缓缓道:“枣花,我且不说吴公子给你们定下的规矩,不许你们擅自作主发起一些行动。就单说你对鞑子的厌恶,是一包砒霜就能真的解恨的吗?你也亲眼看到了,努尔哈赤有多少儿孙,儿孙又有多少旗人战将兵勇,莽古尔泰一家死绝了,努尔哈赤照样有阿敏、有代善、有皇太极可以去伐明,可以去抢我们的土地,可以对我们的国民或屠或掳!你他娘的真以为是看戏班子唱堂会吗,下个毒就能全剧终,顺带把我也连累得和你一起送命,你对得起我把你从运河边的苦日子里捞出来吗!”</br></br>穆枣花抬起眼睛,瘪着嘴,恨意又转成了羞愧。</br></br>郑海珠平复了几息,问道:“那几天,你跟着他们到处跑,看到过火器没?”</br></br>“回姑娘的话,没有。但是看到不少闲散的鞑子兵比武,拿着一人高的大弓,射绑在树上的铁甲。”</br></br>“他们离得多远开弓的?”</br></br>“多为五六十步,有些退得更远。他们有时候比拔箭开弓的速度,有时候比谁射穿铠甲的距离更远。”</br></br>郑海珠点点头,对穆枣花道:“你先回客店,我一个人在此处静静。”</br></br>穆枣花却不走:“郑姑娘,客店伙计说,这里常有野猪出没,会拱人哩,比熊还危险。姑娘若是嫌我碍眼,我就去树后,让姑娘看不见我。但,但我得陪着姑娘。”</br></br>293063229306/br></br>她现在体会到领导学中用人的难处了。</br></br>有的人,就像有的文,瑕疵一个接一个,甚至致命。</br></br>但当这个人同时又在执行其他任务时表现出合格甚至出色,就像文章仍有亮点,实在弃之可惜。</br></br>这个万历四十六年的边陲白桦林里,郑海珠盯着穆枣花在雪地上踩出的脚印。</br></br>此时,她还不知道,眼下差点惹出大祸的穆枣花,因为没被她视作弃子,在将来的某一天,会帮她的大忙。</br></br>……</br></br>安全进入鸦鹘关,置身于大明的地界后,郑海珠让穆枣花跟着孔有德,护卫依兰珠回辽阳,自己则带着阿亚,并另一个毛文龙的亲兵,折身北上,往抚顺去找吴邦德,与他交换了情报,盘划好诸般说辞,又勘察了抚顺的地形。</br></br>如此过了正月二十,张铨和毛文龙在辽阳,终于迎回了风尘仆仆的郑海珠等人。</br></br>“张侍郎,毛伯伯,努尔哈赤必定在今春伐明,而且就是打抚顺。”</br></br>郑海珠开宗明义后,先拿出皱巴巴的桑皮纸:“我被老酋勒令画泰西海疆舆图的前一天,努尔哈赤在他的正黄旗衙门找笔帖式笔译汉文,突然发火,后又息怒,但扔了的一堆纸团留了些在筐子里。我藏下这张,将里头的字单独描出来,在抚顺找不同的蒙古商人看过,翻译成汉字,有七大,恨,杀父,伐,明,还有些不认识。”</br></br>张铨接过桑皮纸,皱眉道:“这是,蒙古字?”</br></br>他此前巡按过冀镇和宣大,认识蒙文。</br></br>郑海珠道:“建州女真就在这几年,自己创制了满文,但根子是借的蒙文,所以蒙古商人能认得其中的一些。”</br></br>毛文龙道:“这几个字也够了。但怎么得知是先打抚顺?因为去岁咱们推测的马市?”</br></br>郑海珠点头:“吴公子在抚顺蹲了大半个月,过了个年。各处车马店都说,守将李永芳那几路经商的亲戚告诉他们,四月十五的马市会按时开,让他们多盖几个棚子,会有许多女真人来卖马和铁具。还有……”</br></br>郑海珠说到此处,停下来,走过去拉开门,唤进阿亚,指着她对张铨道:“张侍郎,她娘是开原人,爹爹是叶赫部养马的,她家都被建州人杀光了。她逃走的时候,老酋还没创制满文,她不会认满文,但听得懂建州人的话。”</br></br>“阿亚,你告诉两位上官,努尔哈赤家的女卷们说过什么?”郑海珠将阿亚推上前。</br></br>阿亚低着头,口齿却清晰:“回两位老爷,她们说,老酋要招拂士额附,送个女儿或者孙女给明国将领,满人说的拂士,就是我大明的抚顺,额附,是姐夫的意思。”</br></br>张铨的眼睛眯了眯,挥手道:“好,你出去吧。”</br></br>又对毛文龙道:“让你门口的亲兵,也走远些。”</br></br>门再次关上后,张铨看着毛文龙、郑海珠和吴邦德,没有马上表态。</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毛文龙知道自己应该先开口,并且不可油滑矫作。</br></br>“侍郎,毛某不会拐弯绕圈,只讲掏心窝子的话,这个军功,毛某想争!”</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独占糙汉1.v1书香〕〔蛇夫〕〔人在斗罗写日记,〕〔主攻穿越古代科举〕〔知乎推荐高质量网〕〔重生八零:空间商〕〔网恋需谨慎小说〕〔我把女友养成天后〕〔那一夜,她带走了〕〔倾城女仵作〕〔原神:开局转生大〕〔辰风萧贵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