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英华 第169章 明荷海战(一)
作者:空谷流韵   大明英华最新章节     
    </br>“郑姑娘,要不是看你送来了这些新奇玩意儿,就算你是颜思齐那里,排头一号的红颜知己,俞某也不会让你上战船。多少辈的老规矩唷,妇人嘛,陆战不能上城墙,海战不能上船帮。”</br></br>厦门港,缓缓向东行驶的老闸船上,福建总兵俞咨皋,赤着一双鹅掌般的扁平大脚,走在已经被太阳晒得暖热干燥的甲板上,一面斜熘着眼锋,揶揄身边的郑海珠。</br></br>二人身后,是许心素和郑守宽,以及接到郑海珠指令、前日刚刚带着一千枚瓷雷赶到厦门的郑芝龙。</br></br>许心素已经事先和几位打过招呼,俞咨皋乃将门之后,又在闽南海域呼风唤雨,免不了架子大、说话糙,饶是如此,郑芝龙依然听不得俞总兵那句轻视女人这句话。</br></br>“总爷,我阿姐早就上过战船了,还和弗朗基人干过仗,我们赢得痛快。”</br></br>俞咨皋扭头瞅一眼郑芝龙。</br></br>俞咨皋觉得有趣。</br></br>这个被许心素唤作“一官”的年轻人,显然本为福建海商集团里的后生一辈,据说就算跟了颜思齐,也还常被李旦念及,结果如今倒成了一个妇人的手下小弟。</br></br>不过,身为武将的俞咨皋,看人看一股身上的英气,和眼里的锐气,此番见了郑芝龙,很喜欢他这副头角带血似的牛犊子模样,并不计较他的勇莽顶撞,反而呵呵笑道:“瞧瞧,一笔写不出两个郑字,这回护之语,比老子船上的弗朗基开火还快。郑姑娘,一官真不是你亲弟弟?”</br></br>郑海珠抿嘴:“一起在海上杀过西班牙人,比亲弟弟还亲了,何况还帮我管着钱。”</br></br>郑海珠面色如常。</br></br>她早已习惯了这个时代,与后世几百年差别不大的对于女性的歧视与矮化。</br></br>如果对每一句油腻的揶揄都要板着脸批判,哪还有时间挣钱、助人和打鞑子鬼子。这候 章汜</br></br>引导着这些骄傲的、又确实有武力值和智商的男子们,不要只顾嘴炮、也让自己麾下的战船及时向侵略者开火炮,才是关键。</br></br>郑海珠于是没有继续开玩笑说废话,而是探身船舷外,看看老闸船在大浪里颠簸时的吃水。</br></br>“俞总爷,这个船是不是广东那边买来的,弗朗基人的二手船,叫鸭腚船的?”</br></br>“哦?姑娘这么好眼力?”</br></br>郑海珠毫无得色,诚恳道:“我原也不懂,腊月里到了台湾的北港,在荷兰人手里见过。说是当年他们打澳门的弗朗基人,自己的船沉了,就抢了弗朗基人的这种船。洋人管我们大明的帆船叫戎克船,是番话junk的发音。弗朗基人也好,荷兰人也罢,都看不起戎克船,觉得我们的船海战不行,炮位太高,开浪也太慢。”</br></br>俞咨皋听郑海珠说到了战船的关窍,对这妇人高看一眼的同时,也来了讨论战舰的兴致。</br></br>“郑姑娘,洋猴子的话,说得倒也不错。我们的福船,底舱是个大箱子,威风是威风,但驶得慢,大炮呢,在船头,两边的火力有差。从前碰到倭寇那种直接跳帮干架的小船,我们的福船直接撞沉了就行。如今碰到的洋船,刺猬一般满身都扎了炮,不能像打倭寇时那么打。特别是红毛番,近些年长本事了,不复沉公有容当年收拾他们时的狼狈样子。”</br></br>沉有容,算是戚继光、俞大猷一代的国防将领了,故而身为俞大猷的儿子,俞咨皋要尊称一句沉公。</br></br>沉有容在十几年前,曾是众人眼前这片中国海强有力的守卫者。万历三十年,沉有容就率兵全歼过侵犯台湾岛土着的日本丰臣秀吉军队,两年后又以出使谈判的方式,驱逐了企图占领澎湖的荷兰人。</br></br>沉有容的这两次壮举,在后世,不如戚继光抗倭、郑成功收复台湾那样有名,在此世的漳泉、厦金一带,却几乎妇孺皆知。</br></br>此刻,郑海珠仔细揣摩着俞咨皋的用词,再次确定俞咨皋的立场。</br></br>她在许心素的宅子里等了没几天,许心素就回来带她去了总兵衙门见俞咨皋。293063229306</br></br>和她预判的一样,俞咨皋本人,对于荷兰人所抱有的敌视态度,远胜刚刚落脚台湾的颜思齐。</br></br>因为,荷兰人闯入闽南海域,乃是东印度公司想在中国、日本、印度、南洋诸岛之间,做转口贸易,也就是亚太海面的二道贩子。</br></br>按照荷兰人的计划,转口贸易的利润,足以抵消远洋的运费和货物成本,这样一来,运回欧洲的货,无论卖多少钱,都是净利。</br></br>但拥有许心素的俞咨皋,和日本的李旦已形成稳固的合作关系,荷兰人插进来,就是吃俞咨皋碗里的肉,极有可能抢了俞咨皋在福建沿海的走私货源,以及在日本的客户。</br></br>郑海珠正是明白俞咨皋在商业链条上的根本利益,才直言相告,荷兰人对于同样不需要中间商的颜思齐来讲,也是外来的夺食者。制大 zcwx8.com 制枭</br></br>她要说服俞咨皋铁了心与颜思齐联手,扼杀荷兰人在台海寻求据点的企图。</br></br>历史上,几年后,荷兰人的确就不停地侵犯澎湖屿,并最终殖民台湾,建立了红毛城。</br></br>在福建既有兵力、又做走私的俞咨皋,年轻时亲眼见过荷兰人贿赂大明太监要求互市,亲耳听过沉有容说起荷兰人赖在澎湖不走、四处骚扰劫掠中国海船,现下听郑海珠添油加醋地把荷兰人觊觎台湾北港的情形说了一遍,更不觉得许心素引来的这个小妇人,在危言耸听了。</br></br></br></br>现今任上的福建巡抚,叫王士昌,科道言官出身,对外夷向来持论甚苛,但凡听说俞总兵又开着船去海上剿匪了(实际多半是在卖货),就高兴得要给福建水师报功。</br></br>王军门那边对于打荷兰人的支持,俞咨皋不担心。</br></br>俞咨皋唯一顾虑的是,郑海珠会不会是替颜思齐来放钩子的,事后让与他们交好的那个刘公公,到万岁跟前吹风,说俞总兵擅开边衅、吓得商户不敢贩货,万岁若动怒,福建总兵一换人,极有可能就换成颜思齐了。</br></br>好在这个顾虑,第二天便被许心素来打消了。</br></br>许心素道,郑海珠提出,打跑荷兰人之前,侄儿郑守宽就在厦门做人质。另外,由于打的是葡萄牙人的宿敌荷兰人,郑芝龙游说了澳门的弗朗基火炮厂,给俞咨皋的福建水师送十门滑膛炮来,若俞总兵觉得好,将来可通过郑氏从弗朗基人那里买火器,价格从优。</br></br>293063229306/br></br>俞咨皋听到第二点,反倒比对人质不人质的,更放心。</br></br>大家都是生意人,一听就懂,这妇人,想做他俞咨皋和澳门弗朗基人之间的二道贩子。既然要长久地赚他俞家军的钱,又怎会黑他俞咨皋。</br></br>老闸船没多久便行驶到了金门附近的料罗湾。</br></br>这候 zcwx*8.com 章汜。郑海珠望着挤满港内的大明水师的各种战船,对俞咨皋道:“总爷,澎湖屿那边的汛兵,回来了么?”</br></br>俞咨皋点头:“都回金门了,澎湖屿那边现在没人。说不定,此刻,已有红毛鬼的船到澎湖屿,还有你讲的西班牙人,马尼拉那边也开始有船过去。”</br></br>郑海珠带着谦恭的口气道:“颜宣抚的船,去岁也带我绕过澎湖屿,若要打海战,此地料罗湾,比澎湖屿对我们有利。”</br></br>俞咨皋眯着眼问:“你不是说,颜思齐还没与荷兰人动过手么,你们莫非看过他们打海战?”</br></br>郑海珠老实地摇头:“我没有亲见荷兰人打仗,但看过他们的船,还听过他们的商人吹牛。诚如总爷方才所言,他们的船,满身是炮。他们打弗朗基人的时候,先轰炮,若对手的阵型被打乱,他们自己也不再列阵,迎头冲进乱军,盯着没打沉的船,一边开火一边接弦,接弦时也不先跳帮,而是换火枪射击,或者抛出手雷。洋人都不擅长肉搏,的确和东瀛人不一样。”</br></br>俞咨皋盯着她:“所以呢?郑姑娘为何觉得料罗湾比澎湖屿更有利?”</br></br>郑海珠道:“因为我们大明水师,比他们会用火船。料罗湾此季的风向,若将荷船引进来,烧起来岂不是很精彩?”</br></br>俞咨皋也从未与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海军交战过,但他低头细忖,觉得郑海珠说得有理。</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郑姑娘,虽然荷兰人的确需要收拾一下才会老实。可是我和颜宣一起动手,总要给巡抚准备一个师出有名的塘报。‘红夷擅据澎湖,水师相机进缴’,听起来是最合适的。倘使要改成在料罗湾打……荷兰人也精得很,知晓金门是我大明的卫所,不是汛兵守的地界,怎么引他们来犯呢?”</br></br>郑海珠认真道:“我去引,但须总爷这里出人,一道演戏。”</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