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英华 第171章 明荷海战(三)
    </br>日本朱印船缓缓驶离笨港后,许心素从内舱钻出来,对恭敬来迎的保镖左卫门太郎,用日语揶揄道:“原来太郎也会笑呐,你扮船长很不错,去休息一下吧。”</br></br>“哈尹。”左卫门太郎早已恢复严肃古板的面容,垂袖后站得笔直,僵硬地鞠了个九十度的躬,才退到一边,掏出怀中的饭团,小口地啃起来。</br></br>戴着斗笠、装扮倭服的颜思齐和郑芝龙,从望楼上走下来。</br></br>许心素自负在中日之间、官商之间游刃有余,又与颜思齐是同一辈份,此番弄了艘朱印船来配合郑海珠演戏,初时对两年不见的颜思齐,还端着架子,此刻却已心悦诚服。</br></br>他朝大屯山妈祖庙方向拜了拜,感慨道:“颜兄弟,许某羡慕你福运好,更敬你本事大。当年的林凤,也算呼风唤雨的人物,奈何碰上朝廷凉薄、闽官苛酷,林凤他自己,也急躁了些,没有守好这块宝地。如今在你手里,此地前景不可限量。”</br></br>颜思齐拱手还礼,目光冷峻:“许兄谬赞。先将北边这里的笨港,整饬得与台南一样,颜某才敢斗胆,居几分小功。”</br></br>许心素哈哈一笑:“一个好汉三个帮,颜兄麾下,连女子都那般有勇有谋,赶走这些红毛番,指日可待。”</br></br>颜思齐没有继续搭腔。</br></br>他的双眼隐在斗笠下的阴影中,目光却锁定码头上那几个渐渐变得微小如蚁的人影。</br></br>多年来刀口舔血的日子,令他方才即使远在船上,也能敏锐地判断出,荷兰商人古力特身边那个,是和自己一样的军人。</br></br>不担心两个女子,是不可能的。</br></br>郑海珠从厦门回到台南,说了自己和俞咨皋、许心素商定的方案后,颜思齐就有过犹疑。</br></br>按照他的想法,既然荷兰人已经在澎湖屿动手筑垒、抢劫附近的大明商船,自己和俞咨皋干脆各带二十搜船,直接堵住荷兰人,和他们干一场硬的。293063229306</br></br>红毛船坚炮多又怎样,自己这边都是堂堂正正的血性男儿,干西班牙人也是干,干红毛鬼也是干,怕个鸟。</br></br>但郑海珠还是力主用计,尽量减少闽台水师的损失。</br></br>更没想到,她问文阿鹏那位混血媳妇玛佩尔,可愿意陪自己一道去诓荷兰人时,玛佩尔与大姑子文阿鲲,居然都没有犹疑地答应了。</br></br>】</br></br>文阿鲲对丈夫颜思齐道:“阿鹏当年就是被弗朗基人虏去南洋的,现在红毛番又来造一样的孽,吾家自应为郑姑娘出力。”</br></br>开弓没有回头箭,颜思齐现下也明白,不可能跳到码头上去把郑海珠和小舅子的媳妇拉回来。</br></br>他只能再次和许心素强调,届时安排在金门料罗湾的明军,务必要先扣船,不可先开火。这候 章汜</br></br>“颜兄放心,俞总兵也颇为看重郑姑娘,怎会不顾她的安危。”</br></br>许心素宽慰颜思齐,又将话头引到日本平户藩那边的近况,笑眯眯转向郑芝龙道:“一官,许叔我想起个事,平户的田川家,去岁还向李头领问起你。江湖上嘛,山水有相逢,国助那小子发疯胡闹,李头领心中实则颇不好受。”</br></br>许心素瞥一眼面沉如水的颜思齐,继续对郑芝龙道:“李头领也明白,此生盼不回颜兄弟了。但却还惦记着,给一官你,娶上田川家的小姐。”</br></br>郑芝龙原本,对言谈间颇爱摆老资格、假充文士作派的许心素,很不以为然,唯此际听到“田川”二字,眸光中的寒冰,好像被海上春阳晒得消融。</br></br>颜思齐也好像从沉思中醒过来,温言道:“一官,一码归一码,平户的税官欺负我们闽商,李国助那畜生要害我性命,和翁家小姐浑无干系。你若认定翁小姐是良配,我们便请许叔叔做个中间人,回日本再与翁小姐的家长说说婚约之事。”</br></br>许心素所说的“田川小姐”,与颜思齐口中的“翁小姐”,乃是同一人。</br></br>田川家算得日本贵族,田川氏丧夫后,带着女儿田川松子,改嫁在日本做生意的闽商翁翊皇,田川松子就成了翁翊皇的继女,但与田川家仍关系亲近。</br></br>田川家懂得拉拢在平户势力不可小觑的闽商集团,李旦也想让义子郑芝龙迎娶田川松子,难得此前,郑芝龙和田川松子相看过,少年人彼此的心里都有了对方。</br></br>许心素这几日见识过颜思齐开垦台岛的气象,也想给自己在颜思齐这里留个后路,更有意向郑海珠和郑芝龙这两个颜氏阵营的人示好了。</br></br>他见郑芝龙露了少年情思,颜思齐则直接捅破了窗户纸,忙朗声笑道:“就这么说定了,打完红毛番,许叔我就给你去平户续上姻缘。”</br></br>……</br></br>许心素在朱印船上保媒拉纤的时候,笨港码头的郑海珠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存在,历史上原本将要和郑芝龙斗个你死我活的许心素,不仅提前改善了关系,并且会让一官小兄弟,仍娶到田川氏,生下中日混血的郑成功。</br></br>郑海珠此刻,正高度集中精神地,套荷兰人入彀。</br></br>“古力特先生,尊敬的鲁芬长官,如果阁下的海船不急于离岸,我想请二位享用一顿像样的午餐。”</br></br>古力特正有此意,他确信,鲁芬也对掳掠劳动力的买卖,很感兴趣。制大 zcwx8.com 制枭</br></br>古力特于是嬉皮笑脸道:“郑夫人,你刚刚发了一笔大财,的确应该请你的老朋友,一起庆祝一下。”</br></br></br></br>笨港码头附近,有几间闽南厝屋形制的红瓦房,由吕宋逃回来的福建华人所建,成为整洁的闽菜馆。</br></br>四人落座,待郑海珠点完菜,古力特就羊作小心地探问道:“郑夫人,你不为贵国皇帝的使者工作了吗?为什么呢,你在月港时那样受到上司的认可。”</br></br>郑海珠哂笑着摇头,并不掩饰笑容里的一丝苦味。</br></br>“我想嫁人,所以辞职了。但是那位男子不愿意娶我。”</br></br>“呃……”</br></br>古力特没想到明国女子给了这样一个答桉,夸张地表示惊讶道:“上帝呀,那家伙可真不知好歹。”</br></br>郑海珠的苦意,变成了恨意,揣着一副不惮于被看笑话的忿忿之色道:“那家伙你也见过,是南边的颜将军。”</br></br>古力特这回,嘴巴张得比桌上的茶碗还大。</br></br>但很快又慢慢合上了。</br></br>他想起来,当初自己被中国船救到南岛时,的确经常见到那位颜将军与郑海珠面对面地热烈交谈。</br></br>可后来到笨港买红茶时,听说颜将军娶的是台湾土着的女首领。</br></br>这候 z cwx8. co*m 章汜。古力特心中滴咕,你们明国的男子,不是可以同时与多位女子拥有婚姻、让她们都住在家中么,不像我们荷兰人,最多只能在外头拥有情妇。</br></br>郑海珠盯着他,仿佛读懂了他的心思一般,澹澹道:“我不愿意与其他女子分享颜将军,何况他当初答应只娶我一个人。用我们明国话说,他是一个负心的人。古力特先生,你必定明白,拥有为国王效力的工作,多么难得。而我却为了一个满口谎言的家伙,丢了工作,没有薪水。换做你,你不恨这样的男人吗?”</br></br>“呃……”古力特挠头讪笑,避开对面女子有些骇人的目光,干咳几声,油滑道,“郑夫人,我必须代表所有的男人,向你这样美丽而伤心的女子道歉。哎,男人嘛,向来如此……”</br></br>郑海珠打断他:“要是我够本事,头一个就把颜将军卖给你们,让他去巴达维亚种甘蔗!”</br></br>“古力特,这位女士在说什么?”</br></br>一旁的军官鲁芬,从二人的神态上意识到他们并非在进行普通的寒暄,要求古力特翻译给自己听。</br></br>郑海珠毫不在乎地对古力特作了个“请”的手势。</br></br>293063229306/br></br>说到此处,郑海珠拍了拍身边的玛佩尔道:“我的这位伙伴,也是一个对男子和他的家庭大失所望的女子,她会你们欧罗巴的语言,而我熟悉福建的地头,我俩的客户,绝不会仅仅是日本的天主教徒。我们的第二批猪仔,已经快要出笼了。”</br></br>“猪仔?”</br></br>“是的,猪仔。古力特先生,你在月港,见过我们明国的农人运小猪吗?用铁笼子装在推车上,像不像用海船运苦力?我和玛佩尔,原本想去岛的东面问问西班牙人,他们在菲律宾的甘蔗田也缺人种植。”</br></br>“郑夫人,一个福建男子,卖多少钱?”</br></br>“现在我还没有自己的船,是带着日本的朱印船偷偷去福建海边装的人,所以每个十六至二十五岁的男子,是六两银子,也就是你们东印度公司十个马剑币。将来我有了自己的海船,成本上去了,装猪仔出海,肯定得卖得更贵。”</br></br>古力特摊手道:“上帝啊,郑夫人,你这个价钱,已经太高了。”</br></br>郑海珠睃一眼鲁芬,又看回古力特,灼热目光中带着嗔意:“你们这些男人,不是想骗女人的心,就是想骗女人的钱。古力特先生,我这个价钱十分公道。明国猪仔可比你们运往美洲的黑奴聪明勤快,况且从福建到马尼拉或者巴达维亚,帆船只要六到八天,很少会像运黑奴那样大量死人。呀,上菜了,来,阁下先享用我们聪明勤快的明国人烹饪的美食。”</br></br>郑海珠微笑着将一盆海虾端到荷兰人面前。</br></br>她也的确想暂停,歇口气。</br></br>虽然是演戏,但大量违心地使用贬损人权的语言,令她发自肺腑地厌恶,从而在实际上疲累不堪。</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大航海时代,是个波澜壮阔的时代,也是各个大陆多少手无寸铁的贫民的血泪时代。</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当我和竹马联姻以〕〔美漫从五级变种人〕〔文轩体育课器材室〕〔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塞一天冰块不可以〕〔两家人一起换〕〔制服(校园1v1)〕〔仙医佳婿〕〔告白〕〔我杀怪就能变强〕〔我儿明明是纨绔,〕〔上门王婿叶凡〕〔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