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英华 第177章 明荷海战(八)今晚第二更
    </br>鲁芬觉得那些朦胧的火团,伴随着由海风送来的明人的呼号声,真是令人无比愉悦的音画交响。</br></br>料罗湾这个军港,今夜不但有明军福建水师的战舰,应该还有台湾那个颜将军的部分船只。</br></br>因为前几天,维多利亚号的水手扮作海商,从大员港探听来消息,颜思齐的好几艘船都破败不堪,而台湾岛的树木多为过分易燃的树种,不适合做左右舷的船板,颜思齐的船于是开到了料罗湾,由厦门运送柚木来修补。</br></br>这用古力特教过的明国话来说,就是一箭双凋哪。</br></br>今夜一场杀戮过后,荷兰舰队将抛下布满港湾的明船残片和明军尸首,转舵扬帆,到澎湖补给火药后,继续冲向东面的大员港,重创那边的颜将军所部。</br></br>只有让明国在福建沿海的几处军港,都领教了新式盖伦战舰和加农炮的威力,他们才会意识到,葡萄牙人早已是过去式。</br></br>福建至广东的国门,必须、且只能向荷兰人敞开,整个远东地区至南洋的转口贸易,将由荷兰人主宰!</br></br>鲁芬正作如是畅想时,不远处的海面上,突然也响起“轰”地一声,掀起了滔天巨浪。</br></br>霎那间炸开的水花,顺风扑在鲁芬和伯恩的脸上,更像倾盆大雨般,兜头浇在格罗宁根号前方的两艘亚哈特冲锋船上,引来船上的水手,以及将要准备抢滩登陆的军士们的一片叫骂。</br></br>】</br></br>亚哈特冲锋船只是比大型盖伦船小,但也有一两百吨,却仍被冲击力震得左右摇晃。</br></br>这候 zcw x 8 .com 章汜。伯恩对鲁芬大声道:“明军终于醒了,看起来,他们发出的那颗炮弹,个头也不小。”</br></br>鲁芬咧嘴大笑,露出被火光映照得亮森森的牙齿:“是啊,个头不小,可是你听,只有这一声响,这就是明军的战舰的真面目,上帝啊,他们那样富有,却只在船头装备一门大炮。伯恩,你还见过比明军更可笑的海军吗?哈哈哈哈。”</br></br>附近又是一声巨响,荷兰人仔细辨别,是与方才放炮的明船不同的方向,射来一枚炮弹。这回的炮弹离得更近,虽然仍未有效命中五艘盖伦战舰中的任何一艘,却几乎擦着几艘亚哈特小船爆炸。</br></br>一艘亚哈特船,甚至被激荡的海浪撞击得严重倾斜。</br></br>船上有十几个荷兰士兵落水,火光映照的海面上,能看到那些人头随着光影起伏,然后慢慢地靠近母船,被船上的战友奋力援救,爬上甲板。</br></br>“瞧,明军最厉害不过如此了。没错,他们有船,但已经被我们炸毁了不少。他们有炮,但每艘船只有一门。在我们的西边,明国的厦门方向,并没有增援的舰只开来。明国人迟钝而自大,他们对今夜的偷袭完全没有防备。勇士们,海滩近在眼前,我们很快就能登陆了!”</br></br>盖伦的舰长们与亚哈特的船长们,嗥叫着鼓励士兵与水手。而后者也欢欣鼓舞。</br></br>历史上,荷兰人要到十年后,才会在安特卫普港全歼曾是海上霸主的西班牙舰队,要到三十几年后,才会与英国舰队在多佛尔和英吉利海峡交战。</br></br>此际的荷兰人,刚刚品尝过的胜利,不过是将印度洋上的小岛巴达维亚,发展成公司总部。</br></br>他们在今夜,是第一次面对一个庞大帝国的海防国门,可以毫无顾忌地驱使坚船、开动利炮去撞开它,去杀死里面的将军和士兵,这与他们屠戮绵羊一样的黑奴或者黄种人奴工,是完全不同的经历,是加持巨大快感的胜利。</br></br>“开火!”</br></br>“前进!”</br></br>……</br></br>金门岛西北,古宁头和烈屿间的海面,五十艘经过一个月改装的明军小船,正像暗夜中游走于泥泞阴影中的毒蛇,无声地穿越狭长的水道,钻进料罗湾西面的浓雾中。</br></br>郑芝龙坐在其中一艘船上,与左右十余个壮年明军一起,奋力地划桨。</br></br>船队来到料罗湾附近后,就落了帆,以免被激战中的荷兰人发现。</br></br>不过,靠人力划桨,也没有太减慢它的速度。因为体积本来就小,海浪仍可以推着它显着移动。</br></br>这些船的外形也很怪,船头钉着雁阵般的铸铁矛尖,牛皮做成的篷子顶部,则用木架支起一块宽阔的木板,木板上则以麻绳捆缚着大量木条,堆成小山一样高。</br></br>如果说远处互相交火的明荷战舰是互斗的狮虎的话,眼前这五十艘船,就像渺小的蚂蚁。</br></br>但蚂蚁,是可以吞大象的。</br></br>“阿仔们,停桨,风快要变成西北向了,大家准备放下牛皮,再检查一下船板前后的铁环和缆绳。”</br></br>郑芝龙前方,本船的头领扭头吩咐兄弟们。</br></br>周遭的船上,也传来喀拉拉的动静。</br></br>随即,再次陷入安静。</br></br>突然,最先头的领航船上,亮起火把。明亮地光辉中,旗语准确地往后传去。</br></br>“用力划,对准那艘大船!”</br></br>“点火!”</br></br>293063229306/br></br>“接驳!”</br></br>在后半夜突然刮起的勐烈的西北风中,第一阵营的五六艘船率先行动。</br></br>郑芝龙和同船的兄弟们,在头顶浇了油的木条被点燃的刹那,纷纷从牛皮下跳入大海。</br></br>这些对海浪比对平地还熟悉的健壮男子,凭借扎实的水性和素来的训练,默契地彼此配合,准确地拖着缆绳,与邻船接在一起。</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郑芝龙周遭的海面,须臾间变得灿烂辉煌,仿佛千里如血的晚霞,映红了海水。</br></b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内容!</br></br>年轻的福建人,甚至能看清最近的一艘亚哈特船上,突然直面大明火船的荷兰水兵,那惊恐的表情。</br></br>海水很凉,但郑芝龙觉得自己的脸颊发烫。</br></br>从来没有身处正规军经历过海战的他,很想再往前游一阵,亲眼看着第一批燃烧的明船,在风中猎猎前行,船头的铁矛一头扎住敌船的船体,然后如地狱的火线般,围裹住那两艘最先倒霉的亚哈特船。</br></br>郑芝龙想去聆听侵略者们哭爹喊娘的惨叫,目睹他们手足无措地跳到海水里,享受荷兰船只被烧为残架的画面,然后回到金门卫所,绘声绘色地讲给阿珠姐姐听。</br></br>但他终究没有冲动到在完成了军令后,拿性命当儿戏。</br></br>这候 zcwx8.com* 章汜。293063229306/br></br>而在他们身后,第二批、第三批火船上的明军如法炮制,只不过将目标对准了亚哈特船后的大型盖伦战舰——维多利亚号。</br></br>接下来,不止维多利亚号,荷兰人的所有五艘盖伦战舰,都将品尝被他们蔑视的明国水师送上的烧烤大礼。</br></br>一公里外的金门山头上,古力特也和舰长们一样,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br></br>战事初起时,他虽然看清了山下被炮火轰击的所谓明军舰只,不过是些泊在港内的破船,也看清了有明军真正的炮船,从两侧游弋出港,去迎战荷兰战舰,但他暗暗嗤之以鼻。</br></br>因为,他看的前半场戏,展示的都是他的祖国舰队无可置疑的优势火力。</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他绝没有想到,所谓火力,不是只有枪炮。</br></br>当目睹低矮却密集的明军火船,围攻高大雄伟的荷兰盖伦船时,古力特结结巴巴地惊呼道:“那些都是什么,上帝呀,那些船为什么像长了眼睛的火龙!”</br></br>郑海珠侧头,睨他一眼,心道,不错,你是负责氛围组的,挺会喝彩的。</br></br>回头送你一本《三国演义》。</br></br>注:明军火船攻击荷兰战船,在历史上是真实桉例,1622和1633年,澎湖屿海战和料罗湾海战中,荷兰人都被明军用熟练的火船技术打击过。1622年的福建巡抚商周祚,1633年的厦门游击张永产、五虎游击郑芝龙,两次以海战驱逐了荷兰侵略者。</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