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我为尊林天策〕〔林北唐青竹〕〔侠道风云录〕〔重符天牢〕〔修罗丹神〕〔九江行歌〕〔无敌帝王召唤系统〕〔1胎2宝:总裁爹地〕〔杠精模拟器〕〔王者荣耀之竞技梦〕〔修了假仙的我依旧〕〔杀手的天空之一球〕〔我的神捕小师弟〕〔妖孽修真在山村〕〔我有一剑镇诸神〕〔开错外挂怎么办〕〔侠士是怎么炼成的〕〔从九叔电影开始为〕〔余生倾心皆是你〕〔你们练武我种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帝尊 第两千八百一十章 圣体的屠戮
    轰!轰隆隆!

    人界的轰隆,响满三界,席卷整个星空的战火,更多血色。

    俯瞰整个战场,战局已急转直下,诸天从溃败、再到稳住阵脚,付出了惨烈的代价,此刻,映着曙光,已开始全线反攻。

    “拦下,拦下。”

    洪荒各族皇嘶嚎,挥动着杀剑,疯狂的遥指对面。

    可惜,嚎的再响亮,也无济于事,没了诛仙剑的战力加持,洪荒再无优势,他们底蕴尽出,万域诸天也一样,最主要的是,诸天的战意,上到准帝,下到小辈,都前所未有的强。

    “打,给老子朝死打。”

    喊杀声响亮,大骂声更亢奋,每个战场都有,尽显诸天彪悍的民风,压抑的怒火,都彻底爆发,一路杀的洪荒溃不成军。

    “多少年了,都未这般畅快过。”

    龙苍劫手提仙剑,如夜的幽灵,每到一处,必有一尊洪荒准帝被灭,防不胜防,出手便是杀生大术,肉身元神一并毁灭。

    如他这种,神将、皇者、圣尊、帝姬、四大剑修....太多太多的诸天强者,都很上进的说,专瞅洪荒准帝下手,个顶个的霸道,皆牟足了劲,要将洪荒的巅峰战力,挨着个的屠个干净,不给洪荒足打残了,他们是不知疼的,也都不长记性的。

    杀!

    有先辈们领头,后辈们也杀的疯狂,一路追着洪荒打。

    那是一片片血色的战场,尸骨成山,血流成河,已成无间地狱,嘶吼声、哀嚎声、咆哮声、喊杀声,交织成一篇篇的葬歌,人命依如草芥,天地间的第一批生灵,不知被屠了多少。

    “啧啧啧。”

    天虚禁区峰巅,地灭一个劲儿的啧舌,自诸天与洪荒族开战时起,他便是观战者,战争颇持久,双方或有胜负,但此番不同,整个洪荒大军,都全线败退了,被杀的脚跟都站不稳。

    “那尊圣体的回归,当真有这般大的魔力?”

    天诛喃喃自语,好像正是叶辰归来,战局才有了彻底性的变化,那冥冥中的苍生信念,果是一个奇怪的东西,而大楚的第十皇着,也仿佛成了一尊福将,凡有他在,必有某种奇迹。

    “作死的洪荒啊!”

    黄泉天王唏嘘,他这句话,已不知说了多少回,从红莲女帝焚八荒众神、至大成圣体放逐洪荒,期间多少战乱,伤亡何等惨重,一次次的作乱,一次次被收拾,还特么不长记忆性。

    “尔等,当引以为戒,日后出禁区,莫太狂。”

    地灭那厮捋了捋胡须,一副长辈的姿态,在对后辈们说教。

    而这后辈,指的自是禁区五大少年帝。

    他的话,天虚帝子他们,一句未听进去,只静静看着一道水幕,看着水幕的一道人影,紫衣飘摇,周身一片混混沌沌的。

    “那便是混沌体吗?”炼狱帝子轻喃,满眸的忌惮。

    “好强。”天虚帝子之神情,亦是如此。

    传说中最完美的血脉,的确不是盖的,同阶论战力绝不在圣体之下,非他们所能敌,少年帝级也分强弱,也是有高下的。

    噗!噗!噗!

    他们注视下,混沌体的杀戮,极为血腥,手提极道帝器打神鞭,一路攻一路杀,一鞭一个,叶辰能屠至强巅峰,他也能。

    “你丫的,先前差点儿给我灭了。”

    冥绝那货也在,骂骂咧咧的,至此阴影儿都未抹掉。

    “战后再说。”

    混沌体可没空搭理他,盯住了一尊穷奇,直奔他杀了过去。

    “说你妹。”

    冥绝暗暗骂了一句,奔向了另一方,拎着极道帝剑,生猛无比,把对混沌体的怒火,全撒洪荒人身上了,杀的尸横遍野。

    轰!砰!轰!

    同样凶猛的,还有诸天帝子级,众帝子、辰逸、东周武王他们皆在,自开战以来,难得扎了个大堆儿,是一路推过去的。

    若说的最猛的,还是大楚第十皇。

    他才是真的霸道,手提着道剑,一人追着几千万大军亡命逃窜,每每追上,必有洪荒喋血,并非一个,那是一片连着一片,洪荒族皇不够看,至强巅峰也不够看,其身后是一条血淋的路,铺满了洪荒的血骨,他是踏着尸山淌着血海过来的。

    “该死,该死。”

    遁逃的洪荒族皇,怒到五脏剧痛,也怕到心灵战栗,而更多的,则是后悔,那么多好时机诛杀叶辰,却都一次又一次的被错过,愣是让一尊圣体崛起了,半步大成境,无人可匹敌。

    “你走得了?”

    叶辰一声冷哼,一剑断仙穹,斩出了一条仙河。

    轰!

    虚无中,潜藏的域门通道被斩断,有一道血淋人影自内跌落出来,乃莽蛟族的帝子,当年天尊遗迹,他也有参与,洪荒族的帝子近乎被团灭,他乃漏网之鱼,货真价实的大帝之子。

    杀!

    莽蛟帝子怒嚎,手持帝剑,劈开了浩瀚乾坤。

    叶辰冷笑,一个帝道缥缈避过,便瞬身杀至。

    莽蛟帝子顿的色变,忙慌后遁。

    奈何,叶辰道剑已至,削了他之头颅,一手扯出了他之元神真身,用了逆世轮回,极尽化灭其神智,只留精纯的元神力。

    “不...不不.....。”

    帝子的哀嚎,是凄厉的,堂堂大帝之子,身负一脉不朽的传承,更手持极道帝器,在叶辰的面前,竟连一个回合都未撑到,有何颜面去见先辈大帝,父皇的荣耀,被他丢了个干净。

    叶辰眸光冰冷,毫无怜悯,灭了其神智,吞了其元神。

    “汝该死。”

    赶来救援的莽蛟族强者,铺天盖地杀至,齐齐打出盖世攻伐。

    吼!

    龙吟声顿起,八部天龙又现,神龙摆尾霸天绝地,方才杀到的莽蛟族强者,被甩的漫天飞,足九成以上,都崩灭了肉身。

    铮!

    叶辰看都未看,一剑扫八荒,尽数屠灭。

    逃啊!

    洪荒的嘶嚎,满载着恐惧,一座座域门,一座接着一座的撑起,只想尽快逃离这片星空,逃离叶辰的魔掌,杀神太可怕。

    “逃?”

    叶辰提着道剑,跟着追入了一道域门,而后便闻轰隆响满虚无,待域门通道再崩裂时,漫空崩飞的,皆是一具具无元神的肉身,在坠落中炸灭成血雾,给星空,又添一抹血色外衣。

    铮!铮!

    道剑嗡动,染满了洪荒的血,煞气汹涌。

    滚出来!

    叶辰一吼,震断了无数的域门通道,其内的洪荒人,崩的漫天皆是,那是一道道血淋的人影,还未落下,便撞上了万剑朝宗,成片成片的葬灭,再强的准帝,也挡不住叶辰的攻伐。

    “走。”

    洪荒至强巅峰境,都不敢回头的,只亡命遁逃。

    叶辰眸中寒芒闪射,道剑消散,以道经化了神弓,以帝蕴凝了神箭。

    噗!噗!噗!

    浩瀚的星空,绽满了血花,一朵朵皆娇艳。

    叶辰的准头,还是不错的,一路追一路射,挨着个的点名,每有一箭射出,必有一尊洪荒强者葬身,小喽啰他都看不上的,专瞅准帝灭,无人能扛住他一箭,至强巅峰境也不行。

    他所在之处,已非战争,而是他单方面的屠杀。

    “当真要不死不休?”

    “若吾族大帝尚在,汝安敢这般放肆?安敢欺凌吾洪荒?”

    “汝必遭万古骂名。”

    洪荒的怒骂,响满了星穹,乃一尊尊洪荒准帝,临死前的咆哮,当年是怎么骂帝荒的,如今便是怎么骂叶辰的,不知是愤怒还是不甘,憎恨着帝荒与叶辰,也憎恨着荒古圣体一脉。

    放肆?欺凌?骂名?

    叶辰的笑,冰冷而枯寂,亦载满了悲愤,携有震颤寰宇的威压,震塌了星穹,震断了乾坤,无数洪荒人,被震成了血雾。

    洪荒不说还好,吐露了此言,更让他怒火滔天。

    貌似诸天才是被欺凌的那个,多少次天魔入侵,皆是万域苍生,用满身血骨,为诸天筑起的血色长城,换来的若是你洪荒族,一次又一次的屠戮,尔等,比那天魔域,还更加可恨。

    轰!

    荒古圣体震怒了,乾坤巨颤,帝荒当年之心境,他今日同样具备了,既这残酷的世界,是以拳头定王道;既这世间的黑白,是由胜者来谱写,那便杀,杀他个尸骨成山,屠他个血流成河,造下的血债,便需鲜血来偿还,又哪来的万古骂名。

    杀!

    叶辰的屠戮,又一次拉开序幕。

    遥望星穹,血淋淋的一幕,触目惊心,成片成片的洪荒人强者,于星空化作血雾,无论肉身亦或元神,皆在他的屠刀之下,彻底烟消云散,黄金色的荒古圣躯,染满了洪荒的鲜血。

    他,真就是一尊暴虐的杀神,收割着生灵的命,他之滔天怒火,需用鲜血来扑灭,要教教所谓的洪荒族,何为万域苍生。

    为此,他亦会踩着尸山,淌着血海,纵杀到宇宙边荒,纵屠到人神共愤,也要为诸天,为那惨死的英魂,讨还一个公道。

    啊....!

    洪荒哀嚎,怎一个惨字了得,被叶辰一人,杀的溃不成军,哪还有先前暴虐的姿态,哪还有高高在上的威严,一个个都比蝼蚁更卑贱,如一条条丧家之犬,要逃到岁月尽头才算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不败战神杨辰〕〔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入赘的废物〕〔七零旺家俏娘亲〕〔误入歧途苏玥〕〔范建明李婧婧〕〔陆先生你是我命中〕〔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一世巅峰〕〔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姜咻傅沉寒〕〔叶凡唐若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