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我为尊林天策〕〔林北唐青竹〕〔侠道风云录〕〔重符天牢〕〔修罗丹神〕〔九江行歌〕〔无敌帝王召唤系统〕〔1胎2宝:总裁爹地〕〔杠精模拟器〕〔王者荣耀之竞技梦〕〔修了假仙的我依旧〕〔杀手的天空之一球〕〔我的神捕小师弟〕〔妖孽修真在山村〕〔我有一剑镇诸神〕〔开错外挂怎么办〕〔侠士是怎么炼成的〕〔从九叔电影开始为〕〔余生倾心皆是你〕〔你们练武我种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帝尊 第三千零一十九章 圣体帝道门
    ♂nbsp;   天荒,宁寂一片,世人皆仰看太上天。

    历代圣体渡过大成劫后,基本都是近乎身死道消的。

    如叶辰这等还活蹦乱跳的,该是第一个。

    如叶辰这等寿元无多的,多半也是第一个,头发都全白了。

    能随意开启血继限界,世人都震惊不已。

    而开血继限界,是以寿元为代价,三界也都始料未及。

    叶辰的神情,不怎么好看。

    倒是吞了不少续命的丹药,可补充的寿元,也是有限的,只因这一路他经历了太多的大战,也献祭了太多寿命。

    如今,纵吃过丹药,剩下的也不过千年岁月。

    “史上最强最惊艳的圣体,搞不好也是最短命的圣体。”

    这句话,是天冥两帝眼中所包含的寓意。

    最后一颗丹药吞下,叶辰微微仰了眸,静静望看苍缈。

    那个动作,足保持了三日。

    他在仰看,世人都扬起了脑袋瓜,也顺着叶辰的目光去看,奈何,啥都未瞧见,也都不知叶辰,究竟在看啥,一看就是三日,还看的那般入迷。

    “至尊的眼界,我等不懂。”

    曦辰悠悠道,捋着胡须,看了一眼叶辰,也瞟了一眼姬凝霜。

    东荒女帝亦未动,也如叶辰,在静静仰看。

    这个时代,没有任何一人,比她更了解叶辰,好似知道叶辰在看什么。

    她知道,天冥两帝却不知,都揣着手,也都在看。

    如此,三日又悄然而过,叶辰还静静伫立在大道太上天,白发飘摇,衣袂也飘摇,如一尊谪仙,不染纤尘,沧桑之意浓厚,如立在岁月的最尽头。

    太多人看他,看着看着,便觉自己老了不少,并非心态老了,是心境老了。

    那,该是一种意境的渲染。

    “究竟在看啥。”

    人群一角的烈火战体,小声嘀咕了一句,环看着身侧的人。

    张子凡摇头,紫府仙体他们也摇头。

    连天冥两帝都不知叶辰在看啥,更遑论他,圣体此举,着实让人看不懂。

    “逼格越发晃眼了。”

    日月神子深吸一口气,神色意味深长,渡过了大成天劫,就下来呗!还杵在那,让众生欣赏你的盖世神姿,其实已不用欣赏,早已刻在了灵魂中。

    “圣体该不会瞧见啥个宝贝了吧!”

    “老夫不这般认为,以他之级别,何种宝物,还能入他的法眼。”

    “相比这个,他是在悟道更靠谱。”

    世人多言语,不敢太大声,只窃窃私语,生怕扰了叶辰。

    三日,又匆匆流逝。

    第九日了,自大成劫落幕,叶辰已在太上天,整整站了九日,也看了苍缈九日,好奇的诸天人,也跟着他看了九日,至今,都不知叶辰究竟在看啥。

    第十日,才见叶辰有变化。

    所谓的变化,来自叶辰的双眸,竟有两行鲜血,自眼角淌流而出。

    那一幕,看的世人多皱眉。

    叶辰还是未动,双目缓缓微眯了下去,极尽拨开了冥冥中一层层云雾,欲看到最本源,那云雾掩映的深处,藏着一道门,一道擎天立地又似隐若现的门。

    “帝道门。”

    十日来,他第一次开眸,喃喃的自语声,无人听得到。

    没错,他望见了帝道之门。

    可惜,那道门无比遥远,纵穷尽目力,也只能隐约瞧见。

    他笃定,此刻若弃掉荒古圣体的血脉,那帝道门必定会更清晰。

    然,他不打算那般做。

    诸天史上,任何血脉都有证道的资格,偏偏圣体没有,更无成帝的先例。

    他不信邪,也不服命,这一世,定要破那禁忌。

    当年,他修为孱弱,无资格说这自不量力的话。

    今朝,渡过了大成劫,距证道成帝,只剩半步,自要拼上一拼。

    第十一日,他才收眸,一步步下了太上天。

    世人看他的眼神儿,有些恍惚,心神也迷离,恍似叶辰,就是一尊从神话走出来的神明,不见丝毫威压与光辉,却好似潜藏着一种不朽的神邸。

    “回家了。”

    叶辰微笑,是在招呼叶灵、姬凝霜和南冥玉漱她们。

    妻儿笑着上前,一家人,渐行渐远。

    身后的诸天修士,久久未动,还意犹未尽,这一两日,真真见证了何为惊世骇俗:一百三十一尊圣体、一百三十一尊圣魔、自由掌控血继限界。

    今日之前,或许还有人怀疑叶辰是最强最惊艳的圣体。

    今日之后,该是无人怀疑了,他所缔造的神话,是前无古人的。

    “真正的两至尊了。”

    太多老辈喃喃自语道,一帝一圣体,纵观整个诸天,没几个时代有过。

    喃喃中,亦有不少怅然。

    若当年的诸天浩劫,人界有两至尊坐镇,也不会战的那般惨。

    “跌,咋不跌了。”

    冥帝瞟了一眼虚无,眸有希冀,语气颇不爽。

    那些年,诸天孱弱,隔三差五便有外域的至尊跌来,且大多都是奔着诸天去的,每来一尊,人界都战的格外惨烈。

    如今,诸天有至尊了,还是两尊,他们却不来了。

    冥冥中,自有一只大手,拨弄着这一切。

    冥帝是这般认为的,厄难不来则已,一来便shu29.cc扎堆儿,诸天稳住了阵脚,撑起了门面,又特么不来了,或者说,是知道来了也没用,除非是天帝级。

    天界的道祖,则在寻思另一件事:一代两神棺。

    当年便已有征兆,这个时代的诸天,会有两人证道成帝。

    姬凝霜成帝了,她算一个。

    至于另一个,他不确定是否便是太古路上的那个诸天人。

    若是,那诸天便不会再出帝。

    若不是,那继东荒女帝之后,必还有一人要证道。

    他更希望是第二种可能。

    所以,他时刻在看,自东神瑶池证道后,便一直在看,想瞧瞧诸天还有哪个人,有成帝之姿,可看了多年,都不敢下定论,或许是位面之子、或许是帝尊的妹妹、或许是即将出世的东凰太心,老辈和小辈,任何一个都有可能。

    “你就未想过是叶辰?”

    冥帝话语悠悠,似能隔着屏障,猜透道祖的心思。

    “是他最好。”

    道祖笑道,圣体无成帝的先例,若叶辰能打破,无疑是最好的。

    这边,叶辰已到家。

    居家好男人,到哪都很上道,渡过了天劫,经历了一场厄难,跟没事儿人是的,回家比系上了围裙,走上了灶台,娴熟的手法,越发顺溜了。

    叶灵捋起袖子,也上前帮忙。

    姬凝霜和南冥玉漱她们,也温柔一笑,各有各的分工。

    “这一家,真有情调。”

    稍后回来的大楚人、恒岳人,在了路过时,都不免唏嘘了一声。

    此刻的诸天,唯一的一尊大帝、唯一的一尊大成圣体、唯一的一尊少年帝级,都在那座娟秀的山峰上,咋看都是养眼的。

    无人叨扰,晚餐是温馨的。

    &nb 饭后,又是那片小竹林,他们拜祭了叶凡、杨岚和狐仙。

    夜空深邃,碎星如尘。

    还是那棵老树,叶辰坐下了,未刻木雕,只静静仰看苍缈,在找帝道之门。

    “可曾望见了。”

    姬凝霜轻语,也只她一人知道,叶辰在看帝道门。

    “似隐若现。”

    叶辰收眸,一声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可有想过,放弃圣体血脉。”

    姬凝霜又传音,还牵引了一缕帝道仙光,融入了叶辰体内,可补他寿元。

    “放弃血脉,便是向天低头。”

    叶辰笑着,终是拿起了刻刀,一刀一顿的刻着,

    姬凝霜温柔一笑,她是了解叶辰的,所以那问题便显得有些多余了,若换做是她,同样不会弃掉血脉,自叶凡死的那一瞬,恨天便恨的无法逆转。

    “灵儿,回房睡了。”

    上官寒月轻声呼唤,不知从哪一瞬起,叶灵趴在她腿上睡着了。

    叶灵未回应,睡的颇恬静

    上官寒月未在呼唤,生怕叨扰小丫头的梦境,送她回房了。

    这一夜,南冥玉漱、夕颜、林诗画、柳如烟、北圣她们,都各自闭关了。

    深夜的老树下,仅剩叶辰和瑶池。

    亦如叶灵,叶辰也睡着了,躺在妻子的腿上,睡的安逸而宁静,一缕缕白发,映着星辉月光,格外刺目,他该是累了,已不知有多少年,睡的这般安详。

    他之心境,身为帝的瑶池是懂的。

    成了至尊,却前所未有的疲惫,回望来路,更多的是血与泪。

    第二日,未等天色大亮,便见一道神霞,自天玄门冲天而去。

    乃东凰太心,经多年的神力滋养,终是凝出了人形。

    帝萱是守着她的,解了她前世记忆,隔着老远,都能听闻女子的哽咽声。

    她转世了,又一个轮回,却没有她的剑非道。

    当晚,帝萱、曦辰和东凰太心,便来了玉女峰,在老树下,摆了一个简单的茶桌,也只他们与叶辰四人围坐,自坐下后,良久都无人言语。

    东凰太心的笑,有些恍惚和沧桑,活出了两世,也经了两个轮回,从仙武帝尊时代,到了东荒女帝时代,古老的记忆,都被岁月风化了。

    曦辰与帝萱,也有够怅然,活的久了,有一种疲惫,是刻在灵魂的。

    那夜,东凰太心了,自走的那一刻起,便注定是一段孤独的旅程,要去寻她的剑非道,既是她能轮回,或许剑神也能轮回,不寻到他,便不会回家。

    她走了,姬凝霜和叶辰也奔向了两方,总觉还有其他人shu28.cc轮回。

    他们这一走,便是两年。

    第三年,恒岳宗一座山峰,传出了一声狼嚎,惊醒了太多人。

    那是熊小二,跪在熊二的雕像前,泪流满面。

    待谢云、司徒南他们赶到时,也压不住激动的心绪。

    多年的供奉,竟真供出了熊二一丝灵。

    有灵便有希望,便如当年的九黎慕雪,复活只时间问题,不同的是,北圣当年残存的,是一缕净世仙力,而熊二残存的,乃一滴未被岁月风化的血。

    那日,叶辰回来了,立在雕像前,笑的了很久。

    待他走时,恍似还能雕像中,听闻一道大骂声:叶辰,你个贱人。

    也得亏叶辰没空搭理他,不然,一脚给石像踹个粉碎。

    第四年,又有喜事。

    乃吞天魔尊魔渊,竟也出了一丝灵,东荒女帝归来,亲自为他供奉。

    第六年,叶辰入了黑洞。

    再出来时,手中多了一株雪莲,其上染着一丝鲜血。

    那是剑尊的血,该是当年在黑洞修孤寂之道时,残存下来的。

    为此,叶辰在大楚建了一座庙宇,每日都受世人供奉。

    两年后,剑尊便出灵了,又是一尊至强巅峰,复活也只时间问题了。

    已是第八个年头,叶辰落在了玄荒南域。

    再来夔牛族时,听的乃嚎啕大哭声,他家的扛把子,也被供出一丝灵。

    叶辰守了三日,才默默离去。

    第九年,叶辰回了一趟玉女峰,手里还拎着一只猴儿。

    那可不是普通的猴儿,是一只应劫的猴儿。

    当夜,南冥玉漱便把叶辰摁地上锤了一顿,那应劫的猴儿,便是玄皇。

    玄皇也是一个出类拔萃的皇者,死前的一瞬,未入鬼门关,却上了应劫路。

    不过,他之应劫,是残破的,有身无元神。

    叶辰施了大神通,化了猴儿的躯体,凝成了一滴精血。

    而后,又是一座庙宇,叶辰将那滴血,放在了夜壶中,摆在庙宇中了。

    为此,南冥玉漱追了他八百多万里。

    第十年,东荒女帝回大楚,带来了一把断剑,有一丝神力徜徉。

    乃第四神将的神力。

    帝的神通夺天造化,以神力追溯,顶着冥冥反噬,硬是演出了一丝灵。

    那一日,帝萱哭的泪眼婆娑。

    第十一年,叶辰一个梦回千古,入了天界。

    轰!轰隆隆!

    而后,便闻轰隆的声响,也不知是打雷,还是有人在干架。

    再去看时,叶辰与道祖已在竹林饮茶。

    看两人狼狈的形态,便知先前并非打雷,而是他俩在干架。

    道祖还好,叶辰那张脸,被怼歪了。

    圣体是强,道祖也不是盖的,把他研究了个顶透,克的死死的。

    当道祖问起宝贝时,叶辰眨眼就没影儿了。

    再归来时,手中还拎着一个人,乃造化神王,隔着虚天,就扔天玄门。

    轰!砰!轰!

    而后,也问轰隆声响,许是惺惺相惜,位面之子和造化神王干了一仗,都把对方打得鼻青脸肿,完事儿就哥俩好了,摆了个酒桌,喝着喝着便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不败战神杨辰〕〔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入赘的废物〕〔七零旺家俏娘亲〕〔误入歧途苏玥〕〔陆先生你是我命中〕〔范建明李婧婧〕〔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一世巅峰〕〔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姜咻傅沉寒〕〔叶凡唐若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