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为了不插秧,努力〕〔穿书七十年代我靠〕〔只对你沉溺〕〔诸神殿〕〔火影:我带着满级〕〔在偏执傅少身边尽〕〔穿成极品丈母娘,〕〔首席继承人陈平〕〔农村女婿〕〔铠甲:我,开局满〕〔秦静温乔舜辰〕〔快穿之大魔王崩坏〕〔木叶:这个忍者浑〕〔洪荒:吾为第三只〕〔震惊!洞房夜丑妻〕〔亿万团宠:被迫与〕〔墨爷,夫人又轰动〕〔华娱之天道酬勤〕〔穿越六十年代小知〕〔奶包三岁半:我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系巫师 第29章 奴役咒
    </br>晄!晄晄!</br></br>微弱的魔力涌动在古斯的营帐内频频闪烁,随着夜幕逐渐黯淡下来,“奴役咒”巫术的最后一道咒纹也被铭刻至魔力池。</br></br>这两周以来,古斯分秒必争,没日没夜的铭刻咒纹消耗很大,奴役咒的所有巫术咒纹组合,总共耗费了他近600点魔力储备量。</br></br>但掌握了这道灵魂巫术,之后的事情会变得简单许多。</br></br>马格斯纳给自己增加了一道保险,现在还打算与他做交易,虽然古斯已经故意拖延了时间,但这对他而言终究是个麻烦事。</br></br>等到奴役咒完成,马格纳斯那点小心思就对他构不成威胁了。</br></br>古斯掐算着时间,距离上一次进入黄金天国梦境,已经快有一个月了,而与帕薇塔的一个月时间协定期限也仅剩一周。</br></br>主要是鉴于当下的状况,使他还没有能够收集到足够多的魔力量。</br></br>“现在退场,显然不是最佳选项…”</br></br>与之前不同的是,古斯刚穿越来时危机四伏,行动间处处如履薄冰,行事谨慎的同时还处处受限,这一切源于魔力量的不足。</br></br>所以,他也意识到生存不易,作为一名学习到巫术的“黑巫师”,无论去到哪里,没有自保能力是无法主宰自身命运的。</br></br>“余烬海岸这场战争应该还会持续相当长时间,最好的选择还是继续留在这里,积蓄力量…”</br></br>“等到最后阶段,再视情况考虑是否抽身吧。”</br></br>古斯如此计划着,此刻离场确实不是明智之举。</br></br>世界大陆上的情况,他也曾从各方面渠道了解到一些片面信息,与余烬海岸这种偏远地区不同,秩序相对要完善许多,尤其是大城镇,而且大陆上的那些贵族,制度完善,非凡势力相对强大,对于“黑巫师群体”包容性极低,可以说是遇见即杀。这候 章汜</br></br>甚至神山势力,只要闻到一丝蛛丝马迹,便会派出猎手追杀,哪怕天涯海角也绝不放过,直至目标死亡为止。</br></br>为此,他需要先提早布置规划。293063229306</br></br>“没有引路人,我只有自己摸索前进,而在不了解大陆非凡领域的具体情况下,总是免不了出岔子,纵然将未来路程规划得再好,也不可能做到十全十美…”</br></br>“尤其是这个世界,还有着各式各样的怪象与诡秘超凡手段…”</br></br>“真是麻烦啊,谁让我出生就是巫师呢?”</br></br>安稳求存?还是为自己争得一线自由?</br></br>巫师群体中总是有人会面临着这种抉择,要么臣服于地方贵族谄媚求存等待老死,要么寻到机会学习巫术强大自身争取自由,但代价是今后的日子里,时刻就要准备面临被人察觉,然后权贵非凡者、神山势力通缉追杀的可能,这种麻烦如影随形,无可避免。</br></br>“巫师群体,只要学习巫术就是黑巫师?就要被满世界追杀通缉?难道我要一辈子生活在阴暗的角落里?这还是建立在幸运的侥幸下……”</br></br>古斯切实感受到了,这股来自于世界恶意般的压迫感。</br></br>……</br></br>裂脊平原的前沿线,席尔维特家族的营帐内。</br></br>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卧躺在床,身边侍女为其递上水果喂食着,他的瞳眸里带着褐黄色血斑,仿佛是恶魔异变。</br></br>平时塞缪尔并非如此,只有化身为狼人形态时才会显露出这种狼性瞳色。</br></br>显然,他还没从狼人状态中彻底脱离出来。</br></br>当前的状况,自然是由前段时间的诅咒造成的,近一个月时间以来,尽管他保持着仅有的理智,但诅咒带来的那股虚弱,依然让他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行动。</br></br>这份屈辱,从三十八年以前就一直萦绕着他。</br></br>“子爵大人,副官大人好像有急事要找您,要我让他离开吗?”帐篷外进来一名士兵,向塞缪尔说道。</br></br>这时,塞缪尔的狼瞳骤然异变,逐渐恢复成淡蓝色的人类正常状态。</br></br>他连忙起身,让侍女为自己穿着服饰。</br></br>自从城镇被袭那日,塞缪尔就意识到了事情突发的严重性,尽管身体状况极为严重,但他却第一时间亲自来到战场的最前沿,坐镇军中。</br></br>同时,这也是为了震慑敌人。</br></br>而真实的情况对外是保密的,除了他身边的亲信以外,无人知晓这些日子都躺在床上休养。</br></br>“让他进来吧。”</br></br>很快,副官就向塞缪尔汇报了近段时间以来的具体情况。</br></br>“黑兹利特的人马从甘达拉高峰撤离了?”</br></br>“是的,全军退至边境线,放弃了之前打下来的所有土地。”</br></br>听到这里,塞缪尔也感觉到不对劲,这不像是黑兹利特家族的风格,因为这个时代,无论是军人还是雇佣军,都是极其重视声誉的,而这番举动,下面的军士会认为这是软弱之举,这无疑会使黑兹利特家族的声望降低。</br></br>完全不符合利益。</br></br>塞缪尔继续问道:“其他呢?对方还有什么动向?”</br></br>“近段时间以来,领地内似乎出了些意料之外的状况…盗窃团异常活跃,突然冒出许多不知来历的家伙,打家劫舍,偶尔还会对守备森严的大城镇出手,十分猖獗,有可能是黑兹利特家族搞出来的动静。</br></br>另外,领地内最近有不少人口频繁失踪的现象,但查不出来由,这种情况,领地内的高层肯定有所牵连,否则不可能查无痕迹。</br></br>只是目的不明,除非是黑巫师群体所为…”</br></br>塞缪尔听闻后,沉吟许久后说道:“传令,整顿各军,三天后准备对黑兹利特家族发动全面战争。”</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br></br>半跪在前的副官听后明显愣住了,这道命令与他想象中完全不同,但他也未忘记自己的身份,只是确认着问道:“子爵大人,这是真的吗?”</br></br>塞缪尔点了点,摆出一副威严的姿态,中气十足地说道:“当然!而且这次我会亲自指挥,冲锋在最前沿,一举突破前线阵地,覆灭黑兹利特家族,一统余烬海岸!”</br></br>见此,副官便当即退出营帐,按照指令开始传至各旅团。</br></br>营帐中的塞缪尔穿好盔甲,捏了捏腰间的剑柄,活动了一番四肢,感觉状态恢复得还不错。</br></br>刚才他所发出的指令,并非只是客套话,而是真这么打算的。</br></br>他十分清楚,中心城镇被袭一事之后,领土内出现各种怪事,再加上他以前在黑兹利特家族中派遣的那些间谍,从中也得到了一些信息。</br></br>显然,黑兹利特内部出了一些状况,而且从目前的形式来看非同小可。</br></br>293063229306/br></br>但在塞缪尔的带领下,军队铁蹄将会踏平余烬海岸西部所有领土,一切的阴谋诡计都将化为灰烬,而等到一切结束之后,领地内出现的各种怪异事件,以及可能出现的叛逆声音都将随之而去。</br></br>最重要的是,他多年蛰伏,等待身体状态好起来便是为了此刻。</br></br>原本他以为还要等几年,但现在看来黑兹利特家族确实出了问题,从他这一个月以来观察到的就能看出,黑兹利特家族正步步退让。</br></br>这是一个好机会。</br></br>无论是何种状况,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对方在非凡领域的实力不复以往,否则不可能会在战场上选择退让。</br></br>塞缪尔淡蓝的眸子里生出一丝野望。</br></br>这时,帐篷外走进一名穿着漆黑斗篷,带着面罩的男人,是他私下培养的禁军。</br></br>这候 zc*wx 8.c*om 章汜。男人从袖袍间拿出一张卷轴递出,随后便离开营帐。</br></br>塞缪尔看到卷轴上的图案后,脸色一沉,这种情况寓意着不好的消息,而且是紧急状况才会出现的图案。</br></br>他连忙拆开卷轴,而上面的内容写着:</br></br>“城堡庄园内有人潜入,书房内的地下室有被人闯入的痕迹,余下的所有狼毒液体和古菌物质被盗窃…</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菲丽芭·席尔维特也不知所踪…”</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临时起意1v1阿司匹〕〔面试1v1开篇〕〔想当神医被告,果〕〔大荒镇魔使〕〔天道方程式〕〔过来趴好自己选玩〕〔褚随赵辛〕〔瞎编功法,徒儿你〕〔将府有贼〕〔大团圆结2第二部亲〕〔从同窗开始的影视〕〔玄幻:无敌从养成〕〔我在华娱那些年〕〔狂渣富家千金,女〕〔七零团宠:极品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