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殿下的棉花糖〕〔黄龙本纪〕〔浮华千重〕〔我!直播出个天帝〕〔王牌冒险〕〔楚灵尘云亦辞〕〔素手为谋动京华〕〔穿书后我活成了戏〕〔渔人传说〕〔孤独成爱〕〔一剑飞仙〕〔花掉1000000亿〕〔医心向阳〕〔奶爸有植物系统〕〔这个总裁有点二〕〔重生之最强星帝〕〔都市仙尊洛尘〕〔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南安〕〔主角是洛尘的小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兽之墟 第四十七章 夜半歌声
    湖中人

    湖上石楼笼烟雨

    桥东桥西有佳人

    花红易褪如郎意

    水流难停似妾忧

    曾随织女渡天河

    记得云间第一歌

    纵有愁人肠自断

    从来不似此声悲

    我这才意识到我也很疲乏困顿了,忙四周打量了一圈,只见火堆周围的平台地面并不平坦,有很多尖锐的石子儿突出,唯一一块相对比较平整的沙砾土质感的地面,正好就在火堆边上,但也只有大约不到四个平米的面积。

    能睡觉的地方仅仅刚好够两个人并排卧下,而且还要和火堆保持一定距离,所以如果我和龙儿都在这块平坦的地方睡下的话,说不得只好挨在一起了。

    我有点窘,想了想我忙又跳到之前拗断干枯树枝的那棵树上,又搞来一堆枯枝,把火堆搞的更大了一些,对龙儿道:“这地方不算很安全,我怕万一夜里老虎跑上来,龙儿你在火堆边先睡吧,我来值夜,放心,我还不困。”

    龙儿之前等我的时候就困得不行睡着了一会儿,这时吃过了东西,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也不执拗,打了个哈欠,对我甜甜一笑,道:“那好吧,我先睡了,你要是太困也过来睡吧,”说着龙儿向我招了招手,又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身后的地面,接着又道:“老虎来了也不怕,它们不是你的对手。”

    说完龙儿就在火堆边上枕了根木头,和衣侧卧着倒下了,不一会儿,便没了动静。

    我虽然也困,但龙儿这个示意我睡觉的位置却让我的脸烧了起来,我的心头也是小鹿乱撞,长这么大,除了托儿所幼儿园,正常情况下,我从没和女生睡在一起过,何况是,是龙儿这么美艳绝伦的人儿。

    地底世界本就温度不低,加上面前这一堆篝火,我身上和心里都有些燥热。

    说是守夜,其实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可以值守的,下面林子里那些老虎,和普通的野外老虎不太一样,比较有纪律,凶恶程度应该低了许多,这群老虎之前在狰兽的带领下曾经从这个山道上来,上去上面那个大墓,但此刻没有指挥,这条山道也狭窄难行,没有必要它们应该不会上来。

    来自天空中的威胁其实也不大,那只毕方虽然容易被火光吸引,但毕方是瑞兽,比较温良,而且其看似生性胆怯,一见到我就吓得立刻飞走了,应该也不会再来。

    平台之上四周都十分安静,我斜靠在之前龙儿倚靠的那块大石上坐了下来,抓过一个柑橘慢慢剥开来,一瓣一瓣缓慢地吃了起来。

    酸甜的汁水流入喉间,我静静地望着眼前已经熟睡的这个人儿,这个人儿是那么地温柔和善良,全无半点人世间的烟火气色,和她待在一起,每一分钟都是如此美妙。

    这个地底世界也是如此奇幻和多彩,这里的生态,似乎出自某位高人之手,却又那么自然。

    相比地面上那个纷乱繁杂的世界,这里简直就如梦境一般,若不是龙儿身上还有余毒未解,我就和她自此生活在这个世界中又有何妨。

    但又一想,这个域外世界是有主人的,湖边那所建筑物,虽然没到得近前,但想来应该也是千年前的就存在于此的了,上面那个大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东汉末年东吴将军贺齐的墓,距今已有一千九百年左右。

    从那大墓的甬道被人为加固和墓里的物品摆设全部被人搬走来看,据我推测,那个大墓建成之后,不知何时,遭了成规模的大群盗墓者的洗劫,而很有可能在此之后,此处的主人,无意中发现了那座被倒空的大墓,又发现那大墓的后室地面之下,竟然有个空间。

    经过一番发掘后,他找到了那地下通洞,继而沿着通洞下顺的斜坡,修建了简陋的台阶,从而下到下面这个山洞中,山洞出来,又发现此处竟然有个天然形成的地底世界。

    此人应该也是身负奇能,手段高明之辈,进而带人倚着湖边修建了那座建筑物,又豢养了很多老虎,不知用何等手段,引进并放养了很多大型的旅鼠作为虎食,还栽培了一片柑橘果林,天黑看不真切,这地底世界还不知存在着多少,他或她的巧手天工,只是此刻未被我发现而已。

    此间有狰兽,有毕方,极大可能就是传说中那座神山,章莪山。

    那位发现并经营此处的高人,若其血脉未断,其后人应该就居住在那湖边的建筑物中,而早前那个骑着狰兽的小男孩,极大可能就是此间现在的主人。

    而那座建筑物中,千年来似乎存放着一件什么宝物,这才引得那两个赏金猎人垂涎,专程跑到这里将其盗走,但看那骑着狰兽追击的小男孩的神情,似乎也并不是特别在意,因为当时他看到甬道被堵,二话不说就带着虎群折回了,也没想办法再追。

    这些事情疑点重重,看来只有等到明天天亮之后下去打探一番才能知道了,不过,虽然我很好奇,但自从龙儿中了那妖血毒针,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天,只剩下九十八天了,这个才是我目前最关心的问题,看来能搞明白固然好,搞不明白也无所谓,想办法尽快从这里出去才是正事。

    我又看了看熟睡的龙儿,很想就过去靠在她身后,搂着她的肩躺下,但想了想还是不敢,尽管龙儿似乎不在意,我却不愿唐突佳人。

    一来我对龙儿是既尊敬,又爱怜;二来我从小到大,没真正谈过恋爱,这种事情,实在没胆子也没经验。

    这里的温度似乎无分昼夜都是恒定的,我心里依然燥热,咬了咬牙打定了主意,站起来走到龙儿身边,脱掉了身上这件穿了两天的长衫,俯身下去将长衫轻轻盖在侧卧的龙儿身上,仔细掖好,不让她的脚露在外面。

    同样略低于体温的温度,人在醒着的时候没有问题,但睡着的时候由于身体放松,血液集中在脏器,身体暴露在外,最容易着凉。

    这下我身上只剩下一条长布兜裆,黑夜里倒也无所谓,我虽然两天一夜没有睡觉了,此刻却没了困意,我也不想搞出什么动静吵到龙儿,于是走到了平台外侧悬崖边,将脚搭了出去,坐了下来。

    此刻这地底世界的天穹顶之上,似乎是因为那外面的湖水之上天气晴好,夜空中应该没有乌云,一片白色的月光竟透过穹顶映照下来,因为湖水折射的缘故,月光微微摇曳,柔和地撒到地底的那些孤山、暗林和地下湖泊等等景致上,很是有些动人。

    借着月光,还能远远望到这地底世界远处的地平线,细细长长的一条线,将远处的湖水和包围着的山壁分割开来。

    我正沉浸在这美丽的夜色中,忽然间,我听到,很远的地方,那个建筑物旁湖泊的方向,竟隐隐约约地传来一缕歌声。

    是女子的歌声。

    那声音很远,之前因为龙儿,我心里小鹿乱撞,胡思乱想心猿意马,没有注意到,此刻静下心来,这才察觉到,我回头望望龙儿,她依旧沉睡着,并未听到这歌声。

    若非静夜之中,而我耳力又比寻常之人高出不少,否则也很难发现的,我忙凝神静听,只听那歌声的曲调,似乎很像很久之前我被困在那个蛇洞之时,杨梓所唱的那首能催眠巴山大蛇的古曲,一样的只有宫商角徵羽五音。

    那歌声很慢很柔,充满了古风,而且一遍唱完,过一分钟左右,又开始唱。

    那首歌只有六句,在我认真仔细分辨之下,我终于听出来了,那歌声唱的,竟然是诗经里的一首好像叫做采蘋的诗,其词句是这样的:

    于以采蘋?南涧之滨;

    于以采藻?于彼行潦。

    于以盛之?维筐及筥;

    于以湘之?维錡及釜。

    于以奠之?宗室牖下;

    谁其尸之?有齐季女。

    这歌词,或者说这首古诗,翻译成现代汉语,其大意就是说,上哪儿可以采到四叶菜啊?就在南面涧水旁边呗;上哪儿可以采到水豆子啊?就在积着水的那浅浅的沼泽里啊;拿什么东西盛放采到的野菜啊?有那圆的筥和方的筐啊;拿什么来煮食物啊?有那三脚的錡与没脚的釜啊;在哪里安置祭品呢?祠堂旁边的窗户底下啊;这次谁来做主祭呢?恭敬虔诚的待嫁女我啊。

    究竟是什么人,会在这夜里的地底世界,吟唱一首如此古老的诗歌?

    我好奇心大起,再次回头看了看熟睡中的龙儿,她依旧睡得那么安详,看起来这里很安全,于是我决定,趁着夜色去那歌声传出的地方打探一下。

    我轻手轻脚,又一次沿着那条险要的山道向山下奔了下去,这个时候已经快半夜了,林中那些老虎吃旅鼠都吃饱了,也找地方休息去了,所以下到了下面,没再看到一头老虎,我没再上树,就在林子中快速纵跃而过,就如同使出了轻功。

    轻功是什么,其实根本不像影视剧里那样夸张地摆脱地心引力,随随便便地飞来飞去,其实任何物体,包括人体,都受到地心引力的作用,也就是重力,想要悬浮在空中,要么是超能力,要么就是耍魔术障眼法。

    高中时候曾经读过《北史》,里面有段记载,说是禅定寺旗幡竿上的绳索断了,有个叫沈光的人,口里衔着绳索,拍竿而上,直至龙头,将绳子系好了,又从数丈高空纵下,落地时一巴掌拍在地上,倒行十余步就站住了,毫发无损,当时的人都称他为:肉飞仙。

    按照我现在自身的能力,我领悟到,所谓轻功,其实是利用一些技巧实现的,并非真的使人变轻,比如有人踩鸡蛋不会碎,其实就是利用最合理的接触面,做到压力的均匀分布,达到减小压强和最大限度地利用受力物体的承载能力而实现的,绝对不是身子变轻了,或者是什么运气使自己身体向上浮。

    我自己就是这样,在林子之中纵跃,奔跑得快,行进间有时只是在草丛之上轻轻一点就掠过,并没有脚踏实地。

    而如果我想,现在的我也能够做到水上漂,但那其实是我在极短时间内奔跑于水面数十米,利用水面张力和与水面最短的接触时间来做到的,不可能长时间静止或踩在水面上。

    现实中,普通人如果经过大量的练习,也能达到类似古代传说中的轻功的效果,比如跑酷运动。

    又扯远了,不一会儿,我就跑到那片果林,从果林中穿了出去,经过一小片,满布着粗大芦苇的沼泽地,我就来到了那块湖边。

    之前在山顶之上看不真切,这会儿看清楚了,晃荡稀薄的月光下,这湖面静若处子,毫无水波荡漾。

    夜里看不出湖水的颜色,应该是碧绿色的吧,湖面并不平整简单,反而有很多的石头从水中露了出来,一些是小石山,更多的是大块的层叠的石块,岩石上还有一些植物,一蓬蓬的,夹杂在石块之中。

    这一路上,那歌声并没有停止过,随着越来越近,歌声也越来越清晰了。

    那歌声就从湖中的一个相对比较大的,像个小岛一般的层叠堆垒的石块丛中传了过来,那是个女子的,温婉动听的嗓音,平缓的吟唱中,略微带着一丝悲凉之意。

    虽然已经到了湖边,但那歌声传来之处,刚好背对着我这个方向,并不能直接看到是何人在低唱,我又仔细看了下,我发现我所处的这个位置的右前方不远处,就有一条岸堤,这条大堤大部分淹没在了水下,水面之上只留下了不到十公分的部分,加上大堤本身的颜色和湖水的颜色比较接近,所以在远处几乎看不到。

    那条大堤从湖岸边一直延伸到湖对岸半岛一般凸出来的地面,上面就是那座建筑物,这个大堤总长大约有一公里还多,但这条堤却把这个地下湖切成了一大一小两个湖泊。

    那个歌声传来的小岛,正位于大一些的这个湖泊里比较靠近建筑物的位置。

    我几步就走到那大堤之上靠近果林这一侧的端头,尽量不发出声音,伏着身子,悄悄地走了上去,随着我的靠近,那歌声越来越近。

    谁知就在我离那传来歌声的,左侧大一点的湖泊中那个迷你小岛一样的石块堆只有十多米的时候,突然,我听到,右侧小一点的湖泊中,有个话语声传了过来。

    我急忙蹲了下来,只听那声音也是个女子的声音,嗓音虽然很甜美,但却似乎很生气,只听那声音说道:“别唱了,你唱了一晚上了,烦不烦?”

    歌声戛然而止,紧接着左边大湖中传来另外一个女子声音,听那声音就是那唱歌之人,只听她弱弱地说道:“主人快不行了,他老人家殡天之时,我想为他唱一首挽歌,这样也妨碍到你了吗?”

    小湖中那个女子的声音冷笑了一声,道:“你也配?也不低下头照着湖水看看自己的长相,真到了那时候,要唱也是我唱!”

    大湖中那个女子似乎被切中了要害,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我虽然不如你貌美,但我从未害过人。”

    只听右边小湖中那个女子又冷笑了一声,道:“你倒也可以试试啊,就凭你那张丑八怪的脸,谁会上你的当?哼,我就不明白了,凭什么你住大湖,我住小湖,主人真是瞎了眼,越老越偏心。”

    左边大湖中的女子似乎急了,道:“你怎么敢这样说主人?!”

    右边小湖中那女子毫不胆怯,道:“我说了又何妨?反正他也活不了几天了!”

    静夜里,这二位女子在这地底世界月光下的湖水中,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吵,全然没注意到我这个外人。

    但我也确实听糊涂了,听这些话语,她们似乎都是某人的下属,而她们口中那位主人,竟似乎快要死了。

    我之前还猜测这栋建筑物应该就是那个骑狰兽的小男孩的地盘,此刻听她们说主人是老人家,难道这里还有别人?、

    最为奇怪的是,这两个女子为什么说自己住在湖里??

    我好奇心又起来了,继续蹲着身子,轻轻向说话的二人挪去,刚挪近了一些,忽然我的鞋底碰到了这条砂石堤上的一颗石子,发出了很轻微的一点响声,顿时,左侧那岩石小岛上,一条白影就动了,只见那白影迅速从石块上弹了起来,扎进了湖中,水花都没有溅起来多少。

    与此同时,我却见到右侧小湖中,也有一个人迅速地沉入水里,一圈小小的涟漪扩了开来。

    行藏已露,我想想也不必再躲了,于是我走了过去,看看左侧的大湖,夜里什么动静也看不到,我又走到右侧小湖边看了看,却看到那湖水之下,有个人憋着气潜在水里。

    那应该就是开口打断之前唱歌的女人的,另外一个女人,此刻身子潜在湖里,她的脸庞就在湖面之下大约五十公分的地方,整个人静静地,直直地,立在水中。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总裁私宠妻江瑟瑟〕〔厉少宠妻至上〕〔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上门龙婿叶辰下载〕〔上门龙婿〕〔前妻难追,周少请〕〔龙门之主〕〔界之柱〕〔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时婳霍权辞〕〔悯生术〕〔人类少女到底有什〕〔都市之最牛神豪系〕〔诡异觉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