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殿下的棉花糖〕〔黄龙本纪〕〔浮华千重〕〔我!直播出个天帝〕〔王牌冒险〕〔楚灵尘云亦辞〕〔素手为谋动京华〕〔穿书后我活成了戏〕〔渔人传说〕〔孤独成爱〕〔一剑飞仙〕〔花掉1000000亿〕〔医心向阳〕〔奶爸有植物系统〕〔这个总裁有点二〕〔重生之最强星帝〕〔都市仙尊洛尘〕〔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南安〕〔主角是洛尘的小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生归来 第四章 这个女子不一般
    “灵符,现”

    方才萧如是用血液画在道袍上的,乃是二地阶级符印焰火符,现在,在萧如是一声唤令下,道袍腾空而起,凌尘旋转,用血液所画成的符纹浅线,流动出隐隐约约的光华。道袍灵符,其实只是一个法阵而已,萧如是现在只是将其布置得当,待到万不得已之时,才会催动。

    “哼,休要伤人”

    萧如是举起手里红光闪耀的桃木剑,朝那僵尸胸躺瞄准,一剑刺出。

    “砰”

    一剑刺触胸膛,僵尸没有丝毫反应,好像那一剑威力,就连给他挠痒痒的资格也没有。

    “啊”

    僵尸身体抖动,出乎意料的爆发出强大威力,直接在淬不及防的情况下将萧如是手中的桃木剑震成两截,从中间断裂,萧如是也难以幸免,右手整条手臂阵阵酸麻,瞬间失去知觉。

    此刻的僵尸,猛张血盆大口,朝萧如是脖颈咬去,面对长尖锋利的獠牙,萧如是一时不知该怎么办了,只有后退躲闪,于是双腿重重下踏借力,身体弹出,那僵尸见萧如是欲后退脱身,两手十指舞抓起来,迅雷一般抓过萧如是右腿,将他右腿脚踝部分抓伤,所幸并没有伤到要害。

    和僵尸拉开距离后,萧如是念动起金钱观独门咒术,刚才断裂的桃木剑,在咒术催动下竟然连接起来,剑身如新,丝毫没有了受过催断的痕迹。

    “来”

    伴随萧如是一声呼唤,桃木剑飞升而起,落入手中。

    “可恶,没想到清河镇看似平和,竟然会有尸气如此重的僵尸,看来今晚,要栽在这了”通过方才的初次交手,萧如是完全可以肯定,自己绝不可能是僵尸的对手,他转眼看向那神秘女子“喂,快离开,我打不过他,到时候保护不了你,趁早离开吧”

    “哼,我不会走的,你快走吧”神秘女子对于萧如是的关心无动于衷,轻描淡写一句后,从裙袖里抽出一条细如蛛网的红线,用食拇两指轻轻弹射而出。

    弹射出的红丝线,轻飞向僵尸,发生了奇妙变化,在红丝线上,突然显化出无数金钱,随着丝线在空中旋转缠舞,金钱相互摇曳激鸣,产生了“叮铃铃”的婉转妙音。

    “缚”

    神秘女子一声娇斥,串系金钱的红丝线如龙绕蛇盘,缠束在僵尸身体上,开始渐渐紧压,可以明显看到,被红丝线绑住身子的僵尸十分痛苦,不停的呲牙惨叫,可想而知,神秘女子手里的红丝线是件多么厉害的法宝,并且,让僵尸痛苦的不仅仅是红丝线,还有串系在红丝线上的铜钱,这时的铜钱变得通红如玉,像是在炉中烧烫过一样,在僵尸周身,产生了压制作用,每一枚铜钱都至

    热至烫,很快,将僵尸身体衣裳烫得“呲呲”声起,白烟升腾,痛苦十分。

    “百钱线丝锁”

    一旁的萧如是彻底怔住,他实在没有想到,一个看似平凡普通的女子,身上会有“百钱线丝锁”这种道派上乘的法宝,当真是海水不可斗量也。

    “爹,爹”

    神秘女子娇喝几声“爹…爹”,见僵尸依旧疯狂乱吼,毫无人性,便打算要离开了,螓首回转眼眸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动人,看着萧如是道“谢谢你,不过,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我爹”说完神秘女子五指弯曲回扯,串系钱币的红绳把僵尸捆的越紧。

    接着,她的另外一只手伸出,从手掌间,打出一道金印,没入僵尸身体之中,金印效果并不致命,只是暂时让僵尸陷入昏厥而已,况且,从女子此刻的面容表情不难看出,她击昏僵尸,也实在是迫不得已。

    “青鸾”神秘女子一声喊叫,从袁师庙外突然飞入一只巨大青鸟,两翼齐展,翼翮遮住月光,此鸟体型之巨大,虽不能和北海鲲鹏相提并论,但是绝对不亚于雕鹫,巨大青鸟两翼上下扇动,离地三尺,其翼下风力已能将地面数里尘埃扬起。

    抬头看一眼巨鸟青鸾,神秘女子对萧如是婉唇轻开道“拿来”

    “什么啊”

    “太上压妖符”

    神秘女子两脚轻轻一跃,直接有三尺高度,跃上高空后,她把金印击昏的僵尸放驮在青鸟背上,拿出两张黄符贴压完毕后,从凌空的鸟背上跃下,继续向萧如是讨要自己的东西,玉手伸出道“快点,拿出来”

    “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萧如是两双眼珠子里仍然存有惊惧,他实在不敢相信,一个看似普普通通的女子竟然可以轻松制服尸气重到顶峰的僵尸,他很想具体打探一下这女子的来历,从她刚才所使出的招式来看,应该和自己一样是道家弟子,然而,天下所有道系一脉,都是收男不收女,除了那个建派剪柳山的桃花派。

    “你…你是桃花派门下弟子”萧如是立马喊出自己的判断。

    “少扯开话题,快点,把我的太上压妖符还给我”女子握起拳头,一副欲意吓唬萧如是的模样简直分外可爱。

    而萧如是,提起太上压妖符,立刻就封口不言了,将手里的桃木剑回入背上剑鞘,他故意侧过脸,不去正眼看神秘女子,闲跺着脚表示啥都不知道“太…太上压妖符,我听师父说,那可是当今符种里最厉害的符印啊,唉,要是我能够有一张就好了”

    “哼,你少给我装蒜”神秘女子不耐烦的瞥住萧如是道“快点给我,少装无辜,要不是你拿走了我爹坟头上的太上压妖符,

    我爹怎么可能会破坟而出,还狡辩”

    神秘女子的一番话语,立时令萧如是心里泛起阵阵忧悸,原来那张坟头杂草里的太上压妖符,竟然是为了压镇僵尸,如此说来,自己当真是犯有大错啊,如果再死皮懒脸的要将太上压妖符占为己有,那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了,于是,他慢慢从破烂道袍的补丁缝里拿出那张太上压妖符,恭恭敬敬的交到女子手里。

    接过太上压妖符,女子道“我现在没功夫跟你算账,不过你以后给我小心点”话止音落,女子跃步跨上青鸟背脊,驾鸟而去。

    矗立在原地的萧如是两眼一直凝视,直到两翼飞动的青鸟踪影彻底消失在天穹尽头,萧如是才收回目光“唉,那可是太上压妖符,五玄阶级的最强符纹啊,就…就这样没了”

    垂首叹一口气,萧如是转身走进袁师庙正殿“睡觉吧,睡觉”

    进入袁师庙正殿后,他把干草铺在神龛下,就地睡了。

    第二日清晨,萧如是醒来。

    他一向都是醒的极早,因为修道最忌懒惰贪睡,回想起第一次入门修习的时候,自己也不过就是仅仅贪睡半刻钟而已,就被莫留风罚去挑水劈柴,七七四十九缸清水,九九八十一捆干柴,对于当时十一岁的他来说可不是件小事,最后等全部做完,身子困累酸乏,简直连撒泡尿的力气都没有啊。

    “唉,想多了都是泪”

    萧如是五指当梳,把满头乱发梳理一遍,离开袁师庙,本来打算靠着李白露告别饥荒,却不料差点被他咬死,现在就只能靠自己谋生了,俗话说的好“术业有专攻”自己即是个道士,那就可以去给别人算命卜吉,看择风水,就算不能靠此致富,要填饱肚子,总是不成问题的。

    有了这样的打算后,萧如是向最繁华的一条街道走去,开始寻找自己的第一个客户。

    但是,他突然感觉到不对头,自己的身体内部,出现了一股莫名的寒气,正在以不可阻挡的迅猛威势扩散,片刻时间,就已侵入五脏六腑。

    萧如是的心一下子就凉了,这种征兆反应,明显是尸毒作用。

    他想起来,昨晚对付僵尸时,自己右腿受到过僵尸一爪重击,肯定就是在那个时候,尸毒侵入了体内,只是现在才发作而已,萧如是心情慌乱,脸色变得苍白,他努力压制住尸毒扩散,回到袁师庙里,毕竟在大街上,人多眼繁,要是自己真的受尸毒所控,变为僵尸,会造成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回到庙中,萧如是的脸色更加苍白,没有半丝血色,而且此刻的尸毒寒气已经扩散到全身,他不禁发抖“真…真是倒霉他妈夸倒霉啊,我怎么就这么倒霉”

    记得师父曾今说过,被僵尸咬伤或抓伤后,就会在尸毒作用下变为僵尸,想到这点,萧如是出现窒息的感觉,有点喘不上气来。

    “天道者清,地道者明,人道者善,法道者行…”

    萧如是盘膝坐起,气凝天灵,念诵起道经对抗体内尸毒。

    不过在道家典籍中还算正点的道经似乎作用不太,只能让萧如是暂时保持头脑清醒,却并不能抵抗尸毒。

    “难,难道我这就要变僵…僵尸了吗”

    萧如是全身凉冷,颤抖的更加厉害。

    “与其变为僵尸,倒不如…倒不如一了百了”

    “嗖”萧如是拔出背上的桃木剑横在脖颈,竟然是要自戕。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总裁私宠妻江瑟瑟〕〔厉少宠妻至上〕〔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上门龙婿叶辰下载〕〔上门龙婿〕〔前妻难追,周少请〕〔龙门之主〕〔界之柱〕〔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时婳霍权辞〕〔悯生术〕〔人类少女到底有什〕〔都市之最牛神豪系〕〔诡异觉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