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爵爷宠上小甜心〕〔荒野之绝境求生〕〔总裁的强婚蜜爱〕〔大周王侯〕〔邪王宠妻狠强势〕〔将军白发征夫泪〕〔红警战车在末世〕〔融合卡皇〕〔丹道独尊〕〔三哥的拳头〕〔英雄天路〕〔黯昼〕〔玄门末世〕〔漫威里的大超〕〔迟到魔王的奶爸人〕〔乱穿三国〕〔明末岁月之再起波〕〔狩猎好莱坞〕〔捡个正太去种田〕〔诸武争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047告状?作死?
    楚楚不解,这忽然就是一句,她实在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故意?”

    “昨天临走前你对我说的话,是故意的吧?”高锦添眉间微蹙,面容俊雅,却透着怒意。

    “你是不是早就猜到了周顺的举动,所以故意跟我说,‘不管用什么方式,有客人进铺子,就是成功的第一步,’让我认为,你在这里摆摊,甚至是让这些客人进店,是对我的布庄有利?”

    “让我在周顺发难之际,站在你这边?”

    楚楚明了,只见她眉眼微弯,唇畔荡起漫不经心的浅笑,“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

    高锦添薄唇紧抿,闷不吭声。

    “既然是事实,其他的事情——重要吗?”楚楚声音微扬,透着些许慵懒散漫。

    高锦添紧蹙的眉间微微松动,看着母女俩离开的背影,眸间闪过一层迷茫,好似被薄雾笼罩。

    “少爷,你的办法当真有效,这批颜色艳丽的布料客人非常喜欢,这才多大一会儿功夫,已经卖出去三匹了。”高声一脸兴奋地从铺子里跑了出来。

    高锦添手臂一扬,折扇刷的一下打开,路上属于她纤细弱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拐角处,他唇角勾起一抹温柔笑意,低声呢喃,“确实不重要。”

    “什么不重要?这一下卖了三匹布,多重要的事情!少爷可不能不上心啊!”高升语中有些急切。

    高锦添转头斜了他一眼,折扇刷的一下收起,啪的一声,扇骨敲在高升的脑袋上,“你确实需要去看看脑子。”

    再次被怀疑脑子有病的高升:“……”

    周顺回到铺子之后,心中郁结万分,被楚楚当众羞辱,让他难以忍受,更重要的是,楚楚和高记布庄合作,让他产生了浓厚的危机。

    思索再三,周顺离了铺子,去了戏园子。

    一路上周顺早就想好了说辞,如何将生意不好推到楚楚身上,如何鼓动东家,让楚楚无法在云水镇摆摊,在如何侧面彰显一番自己的能力,还有楚楚是如何的不知好歹的跟他们抢生意。

    穿过一条街,一个圆形石头拱门上赫然刻着戏园两字,隐约听到咿咿呀呀的声音。

    周顺加快了步子,进了戏园子。

    只是一进门,便觉得有什么不对,怎么今日这园子里的客人这么少,只见戏台下二十几张桌子,空着大半,剩下的也就零零星星坐了几人。

    反常。

    真是太反常了。

    寻常日子,这戏园子就算是不是爆满,那基本上也是很难找到一张空桌子的,怎么今日这般萧条?

    周顺这正疑惑呢,恰好路过一桌,只见男子掏出了几块碎银子,放在了桌子上,起身起来。

    “别走啊,精彩的马上就来了。”同伴劝说。

    男子却摆了摆手,“再精彩的戏,一个月看它个十几遍,那也腻了,我还是去张记茶楼听书吧,昨天听到一半,还不知道菲儿变蛇以后会怎么样呢?时辰不早了,再不走就没有位子了。”

    “什么变蛇?这个时辰就没有位子了,等等我,我也去听听。”同伴起身跟了上去,两人就这么离开了。

    周顺也没在意,平日里他基本上都在铺子里,对这些事情知道的很少,他直接向着最前方的桌子走去。

    只见那八方桌边端坐着一个姿色妍丽的夫人,一身淡蓝色丝绸罗裙,身形娇好,手腕垂着碧玉镯子,高盘着的发髻插着两支金簪,一看就知道家底殷实。

    此时女子正有一下,没一下嗑着瓜子,举止虽算不上文雅,但也不粗俗,倒有几分随性而为。

    “夫人,我是布庄的掌柜的,有事禀报。”周顺停在一米之外,拱手弯腰,礼仪分毫不差。

    华舒转过头来,视线停在了他的身上,拄着桌面的手收了回来,随意一挥,阻拦周顺的丫鬟后退一步,让他上前。

    “是这样的,这段时间铺子前出现了一个摆摊买袜子的女子,极受欢迎……”周顺楚楚从头到脚都黑了一遍,简直就是十恶不赦的奸商。

    “因为这人,铺子里的生意很不好,我担心长此以往,我们的生意会越来越差,所以特意前来请夫人,将那女子赶走,至少不要在铺子前摆摊。”

    周顺说出了此行的目的,瞪着华舒给他撑腰。

    “这点小事情还需要我出面,周顺,你是不是太无能了些?”华舒葱白的手指,剥着橘子皮,懒得看他一眼,慢悠悠的说道。

    特意来告状的周顺心中一急,当下腰身又弯了几分,急切的补充,“夫人,不是我无能,实在是这个楚楚已经跟高家少爷合作,您也知道高记布庄,我实在是有些势单力薄,力不从心啊!”

    “你说的是真的?不是因为生意太差找的借口?”华舒挑眉问道。

    “千真万确!夫人,我怎么敢欺骗您?今日如果不是楚楚和高家欺人太甚,我一人属实抵挡不过,我也不会前来打扰夫人您听戏。”

    周顺掩下心虚,那架势,当真是要多真诚就有多真诚。

    华舒吃了一瓣橘子,眉间微蹙,然后将剩下的扔到了果盘里,她抽出丝绢,认认真真擦着葱白纤细的手指。

    气氛倏地僵住了,沉默在两人见蔓延开来。

    周顺额头上已经浮出细密的汗水,身子一直弯着,连动都不敢动,他心虚啊!

    片刻后,华舒终于将手指擦干净了,直接将丝绢扔到了桌子上,这才给了他一个正眼。

    “周顺,你是铺子里的老人,应当知道我的性子,我这人最厌恶的就是欺骗,一旦让我发现,后果……”华舒停了下来。

    周顺此时已经是后背冰冷,连连说道,“小人明白,小人明白。”

    “明白就好,明日我去铺子走一趟,顺便会会你口中那个嚣张跋扈,蛮横骄纵的女子。”华舒轻描淡写说了一句,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此时,戏台上已经咿咿呀呀的开唱了,华舒却是靠着椅背,百无聊赖,“又是这出鹊桥会,这出戏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十次了,他们就不能唱点新鲜的吗?”

    周顺一听,顿时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想起方才听到的那两人对话,立刻垂首说道,“夫人如是觉得无趣,可以去张记茶楼坐坐。”

    华舒挑眉看着周顺。

    “听说那里来了一个新的说书先生,说的故事很是新奇,很受茶客们喜欢,这戏园子如此里冷清,就是这般原因。”周顺恭敬地说道。

    华舒顿时来了兴致,站了起来,“我倒要去见识一番。如是真的像你说的这般有趣,少不了你的赏。”

    周顺心中一喜,顿时佩服起自己察言观色的本事,庆幸自己的好运,想到楚楚,越发期待明日的到来。

    ------题外话------

    期不期待明天?

    就说期待还是不期待?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傲娇总裁请别闹!〕〔极道仙术〕〔神医嫡女:帝君,〕〔厉先生,缘来是你〕〔我是炮灰之锦鲤仙〕〔凡仙飘渺传〕〔进化之眼〕〔画爱为牢:神秘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