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鼎山人传〕〔全民大冒险时代〕〔宅男的无奈人生〕〔恶女佑夫喜临门〕〔权门婚宠〕〔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圣者降临〕〔低配版系统主神〕〔木叶之最强肉遁〕〔刺客饶命〕〔舰娘之红色血统〕〔恒行诸天〕〔命运之轮逆转未来〕〔天赋就是拿来吃的〕〔超神学院天使之王〕〔退后让为师来〕〔醉卧河山〕〔诸天自由职业者〕〔万缕爱意〕〔非宠不可:傲娇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158论教育孩子的正确方法(1更)
    “少爷上一次病发情况明显比之前轻上许多,而且只是昏睡一天一夜便醒了过来,这次病发来势汹汹,所以,我便做主将少爷带了过来,死马当活马医,看看是不是能如上次一样,可以缓和病发之时的痛苦,减少昏迷的时间。”

    叶江率先开了口。

    “娘,什么叫死马当活马医?”楚浅月歪着脑袋问道。

    楚楚认真解释:“意思就是明知事情已经无可求药,仍然抱着一丝希望,积极挽救。”

    楚丫头忽的瞪大了双眸,胖乎乎的小手捂着自己的嘴,震惊的看着坐在炕上的叶奕枭,“所以高人叔叔就是死马?”

    死马叶奕枭:“……”

    叶江嘴角一抽,貌似少爷的眼神更加恐怖了,他立刻改口,“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们商量着决定再过来尝试一下,顺便找找看,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能够治疗少爷的病。”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叶六也是连连点头。

    “所以六叔方才想喝梨花酿也是因为这样?”楚浅月又插了进来。

    嗜酒的叶六:“……”

    叶奕枭斜了他一眼,犀利骇人。

    被拆台的叶六越发的紧张了,“听闻楚夫人的梨花酿乃酒中极品,我就尝了尝。”

    “所以呢,你们废了这么大的心思,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吗?”叶奕枭再问。

    叶江没吭声,他连鸡棚都去了,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叶六却是拿出了一个黑色的陶罐,“我在灶间看到了这个,只不过,还未来得及验证。”

    楚浅月忽的瞪大了双眸,扯了扯楚楚的衣袖,很是机灵的压低了声音,“娘,我们要不要抓小偷啊?”

    小偷叶六:“……”

    “噗——”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丫头实在是太可爱了。

    “抓!怎么不抓?不告主人,擅自取之是为偷,你可是家里的小主人,遇到了小偷,当然要抓啊!”张璇看热闹不嫌事大,直接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楚浅月却是皱着眉头,很是无奈,“可是,祸水很厉害的,我肯定打不过。”

    楚楚瞄了这丫头一眼,“所以?”

    楚浅月暗淡的双眸忽的亮了起来,兴奋道,“如果娘把袖箭给我,我应该勉强能抓住。”

    楚楚嘴角一抽,果然,她就知道这丫头还没歇了这心思,“如果抓不住呢?”

    “那就先试试看。”楚浅月说话间,小手握住楚楚的胳膊,然后在楚楚还没有反映过过来之时,只听咻咻咻一连三声,锋利的袖箭就这么射了出去。

    “小心!”楚楚脸色骤变,立刻出声提醒。

    原本跪地的叶六,身子未动,到是不知从何处飞出三只银针,分别击落朝他飞来的袖箭。

    楚楚紧张的心顿放了下来,房间之中也瞬间安静了下来,众人分分看向楚楚和楚浅月,其实两人之间的谈话他们都听到了,只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楚浅月这小丫头竟然会突然出手,毫无预兆。

    楚浅月乌黑的眼睛登的溜圆,震惊的看着叶六两两指之间的细长银针,原来六叔叔没有说谎,真的是他的银针比娘亲的袖箭还要厉害。

    “楚浅月——”

    楚楚绷着一张脸,很是严厉的连名带姓的叫她,顿时,周身散发出强大的气场,小丫头这才反应过来,自家娘亲生气了。

    也不再关心究竟是谁更厉害这件事情,仰着脑袋看着楚楚,脸上全无笑意。

    “为什么突然动手?你知不知道你的举动很容易让人受伤,甚至是失去生命?”楚楚很是严肃,凌厉的眼神跳跃着浓烈的怒火。

    这是楚楚第一次对楚浅月发这么大的火,用这么严厉的口吻说话,小丫头瞬间被吓蒙了,整个人都呆滞了。

    “娘教给你的你是不是都忘了?”楚楚丝毫没心软。

    在她的心里,无论何时,都必须尊重生命,不管这是什么时代,作为一个人,绝对不能丧失对生命的敬畏,这是做人的原则。

    楚浅月小嘴一憋,乌黑的大眼睛瞬间积聚了水汽,“没忘。”奶声奶气,听上去好不可怜。

    “那你说说,娘是怎么教你的?”楚楚态度依旧强硬。

    “娘说过,遇到事情,如果有其他解决的办法,不能动手打架。”楚浅月抽着小鼻子,眼看就要哭出来了,“可是,可是我没打架。”她很是委屈的说道。

    “好,娘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楚楚敛起了外放的强大气场,只不过声音依旧十分严肃。

    “祸水说他教我银针,让我给他梨花酿喝,我说娘亲的袖箭比银针要厉害,而且还不用整日练习,他就说他的银针比娘亲的袖箭厉害。我不相信,最后他就说可以让我试试,看看到底谁更厉害。”

    小丫头一边说着,还一边抬起小胳膊擦着泪水,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楚楚狠狠的瞪了叶六一眼,如果眼光能够杀人,估计他现在都投胎转世了。

    叶六只觉得前方有自家少爷的威压,旁边有楚楚的眼神攻击,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那个少爷,小丫头小小年纪,心思却如此缜密,跟少爷小时候一模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丫头是您的千金呢?”他笑着打着哈哈。

    叶奕枭心思一动,目光却是扫过无声流泪的小丫头,还有怒火翻涌的楚楚,如果楚楚真是当夜那个女子,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叶少,你的人不仅脑子有问题,我看眼睛也有问题了。”楚楚冷冷道。

    “刑堂领罚。”叶奕枭同样冷声说道。

    叶六整张脸都扭曲了,为了这件事情被抽鞭子,也太憋屈了。

    “等等,在此之前,我先处理一下我们之间的问题。”楚楚起身,阴冷的视线满是杀气。

    跪着的叶六浑身一抖!我的娘啊,眼神好可怕!好想回家。

    楚楚弯腰将楚浅月抱到了地上,然后蹲下身子,一脸愧疚,柔声道,“这次是娘的错,是娘没有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就认为你做错了。娘亲跟你道歉。”

    小丫头一见她不生气了,虽然依旧抬胳膊抹眼泪,但是却不害怕了,稚嫩的声音透着哭腔,“那娘要送我一套袖箭。”

    楚楚:“……”

    论有一个如此执着于袖箭的闺女的无奈。

    “可以,但是,刚刚你看到了,这个很容易伤到人,不是谁都能避开,一个不小心,对方可能会丧命,你要保证,不能轻易使用,也不能给别人。”

    楚楚又换上了一张严肃正经的表情,但是态度却柔和了很多。

    小丫头欢喜的点了点头,方才的委屈一扫而空,长长的睫毛还站着泪水呢,小脸却是笑开了。

    楚楚也松了一口气,再想到叶六这个罪魁祸首,她直接走到他身边,拿起他手中的陶罐。

    “既然你觉得这东西有不妥之处,那现在就尝尝看,这个对你们家少爷的身体,有没有好处。”心中的怒火直接外放,冷眼看着他,语中却半分情面都不留。

    叶六抬头看了一眼叶奕枭,等待他的指示,谁知,叶奕枭却看都懒的看他一眼,视线一直停留在楚楚的身上,这让叶六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

    少爷啊少爷,你的属下在这里,请不要反水!

    彻底被无视的叶六扭开了陶罐的盖子,伸手沾了一点黄不溜秋的粉末状东西,送入舌尖一舔,味道很怪,说咸不咸,说甜不甜,有些香,却还混杂着其他的味道。

    但是有一点他能确定,这东西非药非毒。

    “如何?叶神医品出什么来了?”楚楚轻嘲道。

    叶六皱眉问道,“这是何物?为何味道如何奇怪?”

    楚楚给了他一个白眼,“我为何要告诉你?”

    求知欲旺盛的叶六:“……”

    “既然这东西对叶少的身体无用,是不是该物归原主?”楚楚说道。

    “在下鲁莽,还请夫人赎罪。”叶六赶忙双手奉上,恭恭敬敬的道歉。

    “丫头,你以后可不能偷人家东西,知道吗?”楚楚没搭理他,转头开始教育自家闺女。

    “娘你放心,我不会跟祸水一样的。”楚浅月脆声应道。

    叶六:“……”

    楚楚转过头来,低头瞄了他一眼,挑衅道,“方才你说你的银针比我的袖箭厉害,我认为你有自夸的嫌疑,出去试试?”

    ------题外话------

    妹纸们,来来来,留言留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傲娇总裁请别闹!〕〔极道仙术〕〔神医嫡女:帝君,〕〔厉先生,缘来是你〕〔我是炮灰之锦鲤仙〕〔凡仙飘渺传〕〔进化之眼〕〔画爱为牢:神秘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