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婚挚爱:前夫请〕〔血印之门〕〔神秘老公:高调宠〕〔灵脉傲神州〕〔三国处处开外挂〕〔魔改大唐〕〔一世兵王〕〔超级小神医〕〔盛夏星晴始慕秦〕〔武帝重生〕〔当代天师〕〔绝望大魔王〕〔败家导演〕〔我有一个超宇宙〕〔宗明天下〕〔随身带个抽奖面板〕〔回到地球当神棍〕〔契约婚宠,秦少的〕〔天才纨绔〕〔狂女要翻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170 被当成了小偷(1更)
    楚楚考虑的没错,她刚离开不久,李蕊便看向身边的丫鬟,“刚刚那女子你有没有觉得有些眼熟?”

    丫鬟仔细回想,“奴婢没觉得。”

    “我怎么觉得我在哪里见过她!”李蕊嘀咕着。

    “可能府中其他丫鬟知道,xiao jie还是先买了书给小公子送去,等回府之后,再打听打听。”丫鬟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听说杨居士写了新的话本呢。”

    李蕊一听,也笑了起来,将方才的不快忘到了脑后,她的身份可不是说出门就能出门的,虽然这是边陲小镇,但是,她毕竟是官家xiao jie,家里规矩甚严,很多事情也只能私底下做。

    比如她很喜欢看话本,但是,明面上只能看那些文雅的诗词,话本只能偷偷的私下里看,比如今天,她就是借着给弟弟买书的名头出门,这才能趁机夹带几个话本回去,这就是官家xiao jie的悲哀。

    云水书院。

    楚鸿此时同方才楚楚一样,也被四人围在中间。

    今日的课程结束了,他本想着收拾好书本离开,却被李志成带着三人堵在了书桌里。

    楚鸿身上挎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竹篓,云水书院的每一个学生都有一个这样的竹篓,是书院统一发给学生,平日里装书和笔墨用的。

    “你们要做什么?”话是这么问的,楚鸿的视线却是在李志成的身上。

    “我丢了五百文铜钱,我怀疑是你偷的,现在我们要检查你的竹篓。”李志成很是嚣张的说道。

    “你凭什么怀疑是我拿的?谁知道你是不是掉在其他地方?我们又不是住在一个房间,你的怀疑没有任何道理。”楚鸿到也不怕他,反驳的句句在理。

    “不是你是谁?你也不看看我们班,就你最穷,连笔墨都买不起!不是你拿的是谁拿的?这五百文除了你,班里还有谁会看在眼里?”

    李志成声音很大,一些已经走出屋子的学生也都折了回来,看看这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看看你用的笔,笔尖都烂成这样,还继续用着,早上我瞧见,你的墨条也快用完了,你再看看你脚上的鞋,都旧成什么样子?你肯定是拿了我的钱,准备重新买些新的!”

    见众多同窗都围了过来,李志成的声音故意抬高了许多,眨眼间,以楚鸿为中心挤了一堆的人。

    “我没有!这些都是你毫无根据的臆测!我家确实没有钱,但是,我绝对不会偷拿别人的东西。”楚鸿的声音依旧平稳,一字一句,围观的同窗都听得清清楚楚。

    “李志成,你是不是搞错了?”话说的是跟楚鸿一个房间的学生。

    “怎么可能?”被质疑的李志成很不高兴,而后又转头看着楚鸿。

    “中午休息的时候,大家都在院子里玩,就你一个人在屋子里,恰好我的钱就不见了,不是你能是谁?”

    楚鸿也是皱着眉头,“我是在练字,所以没有去,但是你的钱不是我偷的。”

    “是不是,待我翻过你的竹篓就知道了!”说着李志成和他身边那三人就围了过来,伸手就要抢楚鸿的竹篓。

    楚鸿双手死死的抱住自己的竹篓,就是不松手,嘴里还不停的辩解,“你们这是强盗行径!我都说了我没拿!”

    李志成一看抢不过来,抡起拳头就挥了过去,但是却没有打到楚鸿,好像谁踹了他一脚,他直接撞到了一边的同窗身上。

    “哪个小人背后偷袭?”李志成直起身子,重新站稳,气急败坏的吼道。

    只听哐当一声,原本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叶奕鸣踹翻了椅子,“哪个不要命的敢打扰小爷睡觉!”

    李志成转头看到叶奕鸣,顿时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在这云水书院之中,哪个见到他不是笑脸相迎?可是这个叶奕鸣,书院开课第一天,两人就打了起来,偏偏自己还打输了,弄得是鼻青脸肿。

    他回去跟自家老爹告状,本想着让爹给他出口气,挽回面子,可是谁知道,老爹确实是去了叶家,但是,出气什么的并没有。

    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老爹回来反而把他教训了一顿,他被揍了这件事情,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之后在书院之中,就没有一个人敢招惹叶奕鸣,人家连县太爷的少爷都敢揍,他们这些不过就是商贾人家,更多的也只是寒门学子,哪里敢跟这个小魔王对着干?

    久而久之,叶奕鸣就是云水书院独特的存在,除了书院的夫子敢教训他,他门这些同窗,可不敢触这人的霉头。

    现在看到叶奕鸣也加入了这件事情,众人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让出来了安全距离,他们可不想被这两人波及。

    李志成虽然不想跟这人对上,但是,现在几乎所有的同窗都在,如果他被踹了一脚还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那以后他还怎么在书院混!

    “叶奕鸣,这是我的事情,跟你有何关系?”李志成沉声问道。

    “之前确实是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你刚刚吵醒了我,这就跟我有干系了!”叶奕鸣站了起来,一手拄着书桌,半个转身,直接坐到了书桌上,翘着二郎腿。

    “说吧,你要怎么赔我?”下巴微抬, 态度极其嚣张。

    “要怪你就怪楚鸿!是他偷了我的铜钱,却不让我检查他的竹篓!”李志成知道自己打不过叶奕鸣,也不敢跟他硬碰硬,直接将锅推倒了楚鸿的身上。

    “我没有!”楚鸿依旧坚持,只是这次却已经不再解释,反正这些人已经认定了他,就算是他再怎么解释,他们也不会听,索性,也没有再费唇舌。

    “听到了没有,人家说没有!”叶奕鸣抬了抬下巴,笑着说道,“我说李志成,你该不是看到人家这次考试得了甲等,你却只得了乙等,心里不平衡,故意诬陷人家吧?”

    李志成顿时脸黑了起来,“你别在这里胡说!我没有!我身上有五百文铜钱,他们三个都知道,但是现在没有了,肯定是被偷了!”

    “哦,你说没有就没有了,毕竟楚鸿没来之前,班里的甲等一直都是你,现在你被挤到了乙等,你心存怨恨,蓄意报复,也是很有可能的。”

    叶奕鸣漫不经心的说道。

    围观的众人不禁点了点头,这个说法确实有几分道理,李志成本就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人,这个他们这些同窗都是知道的。

    李志成一看,心中怒气翻涌,气得已经快跳脚了,“叶奕鸣,你别再这里胡说!你以为这样就能够为楚鸿洗脱罪名了吗?我看就是他偷了我的铜钱,不然他为什么不让我们检查他的竹篓?”

    叶奕鸣一跃跳下了桌子,李志成吓得赶忙向后退了几步,谨慎的看着叶奕鸣,“你要做什么?我警告你,这里可是书院,你不要乱来!”

    叶奕鸣嘴角一抽,他有那么吓人吗?不过就是书桌太凉,不好坐而已,这人未免反应有些太大了。

    他哪里知道,李志成这是被揍怕了,两人那次打架,给他留下了浓浓的阴影,尤其是自家那个县太爷的老爹都没站在他这边,他虽然纨绔嚣张,但是,不是笨蛋,这人不能惹,他又哪里会不知道!

    方才看到他动了,他当然要躲。

    “我可是读书人,大家都是同窗,君子斗口不动手,我可跟你不一样,请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叶奕鸣一本正经的说道。

    李志成气的要吐血,你特么还君子?还不动手?

    一言不合就抡拳头的人是谁?

    “这竹篓是楚鸿的东西,他有权利不让你们乱翻!如果都像你这样,怀疑谁就去翻谁的竹篓,那我现在怀疑你的铜钱根本就没有丢,就是故意诬陷楚鸿,我现在能搜一下你的身吗?”

    叶奕鸣站在了楚鸿的跟前,态度依旧嚣张,但是却是没有动手的意思。

    其实,不是他不想动手,他一向秉持着,能动手解决的事情就不要吵吵,可是,前不久那一百张大字的惩罚他现在还记得呢,可不敢主动挑起事端,给大哥惩罚他的理由!

    ------题外话------

    快来打卡打卡i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傲娇总裁请别闹!〕〔极道仙术〕〔神医嫡女:帝君,〕〔厉先生,缘来是你〕〔我是炮灰之锦鲤仙〕〔凡仙飘渺传〕〔进化之眼〕〔画爱为牢:神秘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