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燕朝当祖宗〕〔混在大唐的工科宅〕〔醉卧河山〕〔罗衍传〕〔叶辰萧初然小说〕〔乡村透视小狂医〕〔肖少的蜜宠萌妻〕〔嫡女有毒:冷王爆〕〔仙界咒帝〕〔美女总裁的极品兵〕〔侠客管理员〕〔仙帝归来〕〔傲世武修〕〔疯魔厨神〕〔龙魂特工〕〔美女校花爱上我〕〔世子的崛起〕〔重生之都市仙尊〕〔星空大海之王座〕〔无上神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271 你很重要(3更)
    木白莲这刚用一千两银子,让自己脱离了被揍的命运,谁知道,又立刻被捕快抓到了县衙大牢。

    几她堂堂木府千金,哪里受过这种罪?

    平日里但凡是受了点小伤,那都是一番惊天动地,娇贵的不得了,可是如今,不禁被人打成这般模样,又被派出去的人指认是散播谣言的幕后主使,直接被送入了牢中。

    现在的木白莲,哪里还有之前木家千金的傲气?

    什么叫自作自受,这就是自作自受!

    “为何会变成这样?我说的都是事实!都是事实!为什么没有人相信我?为什么?”木白莲被打击的实在是太彻底,不禁开始自言自语。

    “你说错了,我们没有不相信,我们都相信你说的,那确实是事实。”狱卒说道。

    木白莲抬头看着他,没有继续说话,但是眼神已经将她要说的话表现了出来。

    “你说的那些事情都是老黄历了,整个镇子就没有不知道的,也就你那么大张旗鼓的宣传,而且,叶少很早就站出来表示楚夫人是他的人了,你把这件事情推倒楚夫人的身上,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狱卒嘲讽道。

    “我也真是奇怪,既然你知道楚楚的那么多事情,怎么就不知道她是我们这些百姓的恩人?竟然在镇子上说楚夫人的不是,你不是找揍吗?”

    哐当一声,狱卒将牢门关上,一点儿也不想搭理这人。

    复光村。

    叶奕枭正手把手教楚楚用左手写字,便听到叶一亲自前来回报,楚楚震惊的看着叶一,“这木xiao jie也真够能作的,竟然把自己作进了县衙大牢!你家表妹还真是厉害。”

    “专心。”叶奕枭极为认真。

    温热的气息直扑楚楚耳后,白皙的耳后顿时染上一抹绯红,楚楚顿时不敢再说话,继续认真练字。

    叶奕枭唇角含笑,淡而不语,握住她的手指,以他的腕力带动楚楚手腕。

    楚楚很是手酸,“我错了,我就不应该好奇你教小丫头练字,好奇心害死猫!我收回刚刚的话,咱们能别练了吗?”

    “真的只是好奇,不是吃醋?”戏谑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楚楚转头辩驳,“我有什么好吃……”

    话还没有说完,转头之际,两人双唇微碰,直接淹没了后面的话。

    楚楚立刻身子后退,试图拉开距离,这简直巧合得有些过分了!

    谁知道,叶奕枭瞳孔微缩,一手拦着楚楚的纤腰,直接加深了这个吻,不是蜻蜓点水,而是攻城略地,异常霸道,将楚楚吻得晕头转向。

    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

    叶奕枭这个学生实在太好学了,几天不见,当真是进步神速,她这个老师根本根本没有任何反击的余地,只能顺着他的步调和节奏。

    一边的叶一只能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背,心里已经有些风中凌乱了,他是不是应该马上就离开?少爷和夫人亲热,他在这里是不是不还好?

    少爷会不会杀人灭口?

    可是,如果少爷忘记他在房间里呢?他这么一动,那不是不打自招?

    叶一,垂头看地,心中默念,看不到我,看不到我,都看不到我!

    “嗯,不酸,不是吃醋。”叶奕枭放开了她,压低了声音,眼带笑意。

    楚楚终于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敢情这人突然来这么一下,是想验证她是好奇还是吃醋!

    楚楚很是憋屈,千面狐就是千面狐,阴险狡诈!

    “不练了!不练了!你赶快回去处理你表妹的事情,大牢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人在那里,很容易出事的。”

    “楚楚,今日练字你才告诫小丫头做事情要有始有终,身为娘亲,你要以身作则才是。”叶奕枭一本正经的说道。

    楚楚转头瞪了他一眼,“练就练!”低头看宣纸上叶奕枭上三个字,这次楚楚直接气得放下了笔,“为何我要写你的名字?而且还写了一个时辰?”

    叶奕枭拿起宣纸,很是认真的欣赏着,“可能是因为你太在意我,所以才会下意识写了我的名字。”

    楚楚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分明是你再教我写字,我说叶奕枭,这个锅我可不背!”

    “不过,这三个字确实是你写的最好看的三个字,这个你应该承认。”叶奕枭说道。

    “那是我聪明,一学就会。等我再练习练习,其他的字肯定写得更好。”楚楚很是不服气的跟他抬杠。

    叶奕枭很是认同的点了点头,“我家夫人这么冰雪聪明,自然是学什么都快了。”

    楚楚很是得意等到扬起了下巴,“那是自然!”

    叶奕枭淡笑不语,幽深的眸子宠溺温柔,嘴角那若有似无的笑容,更是英俊非凡。

    一边的叶一已经什么话都不想说了,少爷啊少爷,你的的原则都哪里去了?这般指鹿为马,睁着眼睛说瞎话,真的好吗?

    还有,你们两个就不能停止一下这丧心病狂的撒狗粮吗?请考虑一下你这些单身多年的下属,可以吗?

    还有夫人啊,你刚刚不是说不练字了吗?

    怎么被少爷称赞了几句,又拿起毛笔开写了?

    而且写的还是少爷的名字!

    叶一这丰富的心里活动也跟一台年度大戏似的,就听叶奕枭说道,“你去县衙,将人接出来,今天晚上连夜赶路,送他们回京,将这份书信亲自交给舅舅。”

    说着,一个信封迎面飞来,叶一单手接住,立刻转身离开。

    “从京城回来之后,去刑堂领罚。”

    声音成背后传来,威严不可抗拒。

    “是。”叶一沉声应了下来。

    楚楚疑惑,看着房门的方向,“你让叶一去京城奔波,竟然还让人家进刑堂?你你这个东家也太苛刻了吧?”

    “做错了事情,自然是要受到惩罚。”叶奕枭说道。

    “叶一做错了什么?”

    “掉以轻心,导致你受伤。”

    楚楚汗,竟然是因为她自己!

    “那个,这件事情不应该怪叶一吧,他哪里知道我在府中还能出事?把我受伤归到他身上,他很冤的。”

    楚楚试图为叶一争取免除责罚的可能。

    “他不冤。”叶奕枭态度很是坚定。

    “你也是这样?”楚楚继续问道,毕竟木白莲找她麻烦,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叶奕枭,如果连叶一都要罚,那罪魁祸首当然不能轻了。

    “那是自然。”叶奕枭说。

    “所以,你昨天晚上出去了,是去受罚了?”楚楚挑眉问道。

    叶奕枭点了点头。

    楚楚微怔,极为诧异,“不至于吧?你堂堂叶少,也要受罚?”

    叶奕枭却不以为意,“做错了事情,自然是要受罚的。引以为戒,同样的错误,不能再犯。”

    楚楚有些失神,低头看了看右手上的绷带,她没想到,她的安危竟然成为了他们的惩罚理由,甚至连叶奕枭本人都是这般。

    “我有那么重要吗?”楚楚情不自禁的问道。

    “那是自然。”叶奕枭笃定道。

    楚楚微微一笑,一股甜丝丝的味道涌入了心头。

    “我看看你的伤。刑罚严重吗?”说着楚楚就开始拔叶奕枭的长袍。

    “不严重,不严重,就是几鞭子而已!叶六已经给我上过药了,肯定没事的不用再看了,没什么好看的。”

    叶奕枭不停的反抗挣扎着,拒绝看伤。

    可是,楚楚也是非常执着之人,叶奕鸣不想让他看,楚楚就硬是要看,结果就是,楚楚奋力的脱着叶奕枭的衣服,将人堵在书案和她之间,防止某人偷跑,长袍被脱掉之后,内衣也不保了。

    只听啪嗒一声,笔架被奋力躲闪的叶奕枭撞到了,他一手扶起笔架,忘记阻拦楚楚,然后,内衣直接被她扯下去大半。

    只听哐当一声,房门被撞开,“楚楚,你爹找你……有事。”

    看到书案边两人紧挨着,楚楚直接将叶奕枭压倒在书案上,叶奕枭又是这般衣衫不整,两人姿及其暧昧,让人想不想歪都不可能!

    “你们这是……”柳氏震惊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厉少宠妻至上〕〔神戒缘〕〔萧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拳皇在诸天世界〕〔虎行全球〕〔天道奇侠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之战神归来〕〔兵意铸道〕〔诸天妖商〕〔横店大神养成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