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富豪继承人李凡免〕〔乡村透视仙医〕〔刁蛮总裁的兵王保〕〔修二代的日常随笔〕〔大明春色〕〔最美不过小时光〕〔哈利波特之罪恶之〕〔奶爸的异界餐厅〕〔诸天尽头〕〔手术直播间〕〔真摘星拿月〕〔仙墓〕〔二爷,大房有话说〕〔曹操的主厨〕〔我只是个穿越者〕〔仙草供应商〕〔精灵之黑暗虫师〕〔重生之绝世武神〕〔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绝影战兵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277 一个又一个大人物登场
    就在梅掌柜的和吕师傅准备看笑话之时,人群中传来一阵粗犷的声音。

    “恭喜恭喜,军中有些事情要处理,来晚了,来晚了。”张旗开这大嗓门一开,人群中自动让开了一条路给他,身后跟着张璇,还有两个下人。

    “不晚不晚,张将军,阿璇,里面请。”楚楚笑着说道。

    “什么张将军?叫张叔叔。”张旗开绷着一张脸,露出长辈对待小辈的严肃,眸间却是拖着慈爱。

    楚楚微微一笑,“张叔叔,里面请,看看我这铺子如何?”

    “我那孙儿长大了,得有一个像样的书房了,我过来看看,你这里有没有合适的。”张旗开笑呵呵的说道。

    “张叔叔,小孩子的书房跟大人的不同,这里面也是有学问的,并不是书卷气越重,越文雅越好。”楚楚走在张旗身边,亲自为他介绍。

    张旗开原本过来就是为了给楚楚撑场面的,楚楚救过他,而且跟女儿的关系好,现在她要开铺子,身为长辈,当然要为自家小辈镇场面,以免被某些人看轻。

    谁知道,他就这么随口一说,竟然歪打正着。

    书房这事情是真的,只不过一直是张夫人和儿媳妇在办,他只是知道这件事情,现在听楚楚这么一说,更是上心,决定直接把书房搞定。

    不过在此之前,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做的。

    梅掌柜的吕师傅在听到张旗开的声音那一刻,就已经惊住了,他们没有想到,堂堂张将军,竟然会到一家刚刚开业的铺子来。

    更让两人吃惊的是,张将军和楚楚竟然关系这么好,张将军对楚楚就跟对待家里的小辈一般,这特么太让人惊恐了。

    没错,就是惊恐。

    张将军是什么人?

    统领三军,镇守边关,世代忠良,是百姓心目中的英雄,有了张将军庇护,楚楚这铺子在云水镇,乃至整个安东城,绝对不会有不长眼的人过来找茬儿!

    这么大一个靠山,一个后台,除非对方脑子进水了,否则,就不会跟楚楚为难。

    “两位刚才说什么?我隐约听到了几分,两位觉得本将军过来镇场子,分量够吗?”张旗开看向梅掌柜和吕师傅,问道,周身散发着久经沙场的杀伐果决。

    “够够够!”吕师傅牙齿都已经有些打颤了,下意识的点头哈腰,连连应道。

    “整个云水镇,没有比您分量更大的了,楚夫人真是幸运!”

    梅掌柜的脸色也不好看,但是,毕竟经营铺子多年,还是有些见识的,虽然这个时候同样被张旗开的气势碾压,但是,不至于大惊失色到语无伦次。

    张旗开敛起了周身的气势,笑呵呵的说道,“楚楚头一回开铺子,新手一个,经验不比两位丰富,希望两位日后能多多照料。”

    这话一出,梅掌柜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将军啊将军,我们可是竞争对手!那都是恨不得对方明天就关门大吉的主儿,照料什么的,怎么可能?

    不过,梅掌柜的还是很会说几句场面话的,“楚夫人才华横溢,年轻有为,哪里需要我照料,到是我要学学楚夫人身上的冲劲儿。”

    “爹,你就不要为难人家了,没听说过吗,同行是冤家,梅掌柜的怎么可能会照顾自己的竞争对手?”一边的张璇劝说到。

    梅掌柜的嘴角直抽,连笑容都难以维持。

    不过想到张将军虽然有地位,但是,对于经商这里面的门道儿,他未必懂得,他们商人,很多时候需要的是人脉,关系,这才能打开市场,光有地位有什么用?

    想到这里,梅掌柜的心里好受了许多。

    “张将军也来了,难得你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周海拎着楚浅月小朋友走了过来。

    张旗开一看,也是连忙上前,“老阁老,您就别打趣我了,您知道我武人一个,对这些东西真的是没有什么兴趣,不过孙子长大了,寻思着给他布置一处书房来。”

    “老夫给你参谋参谋。”周海难得露出了笑容,“我也准备给我那孙女儿准备一处闺房,她下次再过来的时候,也能住的更舒服一些。”

    “老伯里面请,我可是准备充足的,铺子里面几乎都是新样式,绝对能让两位大吃一惊。”楚楚信心满满的说道。

    周海兴致更浓,转头看向楚楚,“如果真能让我满意,我便写信邀一些老朋友聚聚,让他们也见识见识这新东西。”

    楚楚自然明他语中的深意,这是要给她做广告啊!心中更是惊喜,“那我就多谢老伯了。”

    “家里的桃花醉没有了。”周海忽然来了这么一句,一边围观的众人很是不解,满脑子疑惑。

    唯有楚楚哭笑不得,“明日我取两坛送到府上。”

    周海这才满意,一脸捋着胡须,一边笑着点头,“走走走,我们一起见识见识,这究竟是个什么新样式?”

    “老阁老先请!张旗开很是恭敬,不是因为周海离京之前的官职,而是因为他为国为民的品行,张旗开一向对文官没什么好感,但是,对这位老阁老大人,却是真的佩服。

    梅掌柜的脸面更加挂不住了,说什么,来什么。周海他不认识,但是,这老人身边的气势,跟那张将军相差无几,还有他腰间挂的玉佩,就那成色,绝对不是普通富裕人家带的起的。

    再加上张将军对他的称谓,梅掌柜的已经是两腿发软。

    老阁老!这可是当过阁老大人的人!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辅佐圣上,匡正朝纲!

    就算现在已经告老还乡,不再为官,但是,这么一个大人物,能缺关系,人脉吗?

    而且,他刚刚还说请老朋友过来,明显的就是帮楚楚,照顾楚楚的生意。

    当朝阁老的老朋友,级别怎么可能低了,想想那会是什么人,梅掌柜的已经生无可恋,顿时觉得自己陷入了巨大的危机当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他那个铺子就会被这易安家居挤兑的一个客人都没有了。

    这可怕的猜想让梅掌柜心中生出一股凉意来,到是安静已久的吕师傅,此时平静了下来,看到楚楚已经带着两尊大佛进了铺子,胆子也大了起来。

    “掌柜的,别慌,这两位虽然来头很大,但是,到现在,这铺子还一件都没有卖出去呢!来的人,地位高不代表什么,有没有生意才是最重要的!”

    梅掌柜的紧张的心,总算是被安抚了下来,“你说的没错,重要的是生意!”

    可是,他这样的想法刚刚生起,就见迎面走来了一个书卷气十足的中年男人,“恭喜恭喜,开业大吉!”

    罗安不认识,但是却没有失礼,招呼着对方。

    “楚夫人在吗?我是云水书院的夫子,这有笔生意,想跟她详细商谈一番。”云夫子问道。

    “先生这边请。”罗安抑制着躁动不已的心,将云夫子带入了铺子中。

    梅掌柜的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的想跟进去,却被罗正拦了下来,他不懂经营铺子,这回过来,纯粹就是帮儿子打杂的。

    楚楚和儿子刚刚交代过了,不能让这两人入内,罗正就一直在这里看着他们呢,儿子好不容易把这铺子开了起来,可不能让任何人从中捣乱!

    “两位,同行是冤家,两位都是行里的老人,规矩肯定比我知道的多,是不是?”罗正面带笑意,态度却十分坚定。

    “哼!”梅掌柜的长袖一挥,转身在门口站定,就算是进不去,他也要看看,楚楚这铺子,究竟能有多少生意!

    几乎是赌气般的,两人都没有走,看着进铺子的客人越来越多,陆陆续续从铺子里面传来惊叹声和议论声。

    “天啊,这是衣柜?竟然有这样的衣柜?这些架子专门用来挂衣服的吗?”

    “好心思,衣服如果这么挂在衣柜里,就不会有褶皱了!这个好,我要一个一模一样的。”

    ……

    “这梳妆台好别致啊,这么多小抽屉的,不仅可以放胭脂水粉,还可以放耳环手镯之类的首饰,连妆奁都不用了,太省事了吧?”

    “这个梳妆台我喜欢!做个大尺寸的,放进屋里,我要将所有的胭脂水粉,都摆在这些小架子上!”

    ……

    “这是书案吗?好特别,这上面的小格子是做什么用的?”

    “这是书架,可是放一些平日里喜欢读的书,剪裁好的纸,或者是砚台什么的,一些喜欢的摆件或者是盆栽也是可以的。”罗安很熟熟练的解释着。

    “这个不错,不错,以前没有见过,挺稀奇的,我家小儿子刚开蒙,这个他肯定会喜欢的。”

    “夫人,这个书案还有一个奇特之处,可以根据令公子的身高,自己调节高矮。”说着罗安蹲下身子,亲自演示桌腿上的调节方法。

    书案周围早就为了一群人人,众人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如此特别的书案,见识过后,惊叹的惊叹,鼓掌鼓掌。

    家里有孩子的,不禁有些心动,虽然这一个书案要五两银子,比平常的书案要贵上一些,但是,这东西新鲜啊,以前都没有见过,就这做工,一看就知道是极好的,值得这样的大价钱。

    当下,就有几位夫定下了这个书案,具体书案上的花纹还可以自己要求,这让这些夫人高兴坏了,纷纷按照自家孩子的喜好,决定了新鲜的花纹。

    这一下子,就来了五个订单,这让铺子外竖着耳朵偷听的梅掌柜的,很是心塞。

    听到里面的谈话,他对铺子里的情况更加好奇了,对客人们谈论的家具尤为好奇。

    衣柜不就是四四方方的吗,还能有什么新花样?

    那个衣架是什么东西,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梳妆台就是数梳妆台,能在哪里安装抽屉和架子?

    最让梅掌柜的感兴趣的是瞬间有了五个订单的书案,这个书案有什么新奇之处?竟然能够博得众人的喜欢?

    梅掌柜的那叫一个心痒难耐啊,恨不得立刻冲进去看个究竟。

    奈何大门前罗正一直警惕心十足的看着他们,让他们不敢妄动,只能继续抓耳挠腮。

    这时就听到一个清晰的谈话声。

    “楚夫人,贵店除了这种新式的书案,不知能否做一些普通一点的课桌椅?”云夫子问道。

    “自然是没问题的,我们掌柜的自己就是木匠,做出来的东西精细耐用,夫子也看到了,这么精巧的书案他都能够做得出来,更别说普通一点的。”

    楚楚笑着说道。

    “是这样的,我们云水书院需要一百套课桌椅,一些年久的直接被淘汰了,这次新县令到任,刚好给我们书院拨了一笔银子,恰好可以改善一下学生们的学习环境。”

    云夫子说道。

    楚楚一听,顿时眼睛一亮,拱手行礼,“多谢夫子如此照顾小店,夫子放心,一百套那是大订单,我们会给书院一个合理的价格。”

    “夫人说的是哪里话,课桌椅这些东西,到哪里做都是做,恰好夫人店铺开张,夫人的为人老夫是信得过的,这些东西交给你们铺子,我也不用担心质量问题。”

    云夫子笑着说道。

    “夫子放心,易安出品,必定精品,绝对不会偷工减料,粗制滥造,半个月之后交货,到时候,只要发现任何一个不合格的,夫子直接找我!课桌椅我白送,分文不要!”

    楚楚声音微微提高,这话不仅是说给云夫子听的,还有店里所有的客人,她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铺子的东西,绝对是好东西!

    “大气!豪爽!”云夫子眼中闪着称赞的目光。

    两人一拍即合,这么大的订单就这么订了下来。

    门口处的梅掌柜的羡慕的眼睛都红了,如果没有这个什么易安家居,那这个单子,肯定会是他们铺子的!

    细数整个云水镇,能接的下这么大的生意的,也就他们梅记家具店了。

    一百套的课桌椅,少说也要五百两银子!

    这么大的订单,他们还从来都没有接过,这一个单子做好了,能抵得过他们半年的利润!

    梅掌柜的越想越来气,心心念念五百两,刚好看到云夫子走出铺子,他立刻迎了上去,先是做了一番自我介绍,然后就说,“夫子,十五天做一百套的课桌椅,这对易安家居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

    “他们店铺刚刚开业,人手不足,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您的要求。这要是到了日子,他们拿不出货来,这不是耽误学生学习吗?而且,夫子难免会落得一个办事不利的名声。”

    “我们梅记的家具店就不同了,我们可是老字号,在镇子上应有十五年了,店里有充足的工匠,而且经验丰富,手艺精湛,十五天做出一百套课桌椅来,绝对不是问题。”

    “为求稳妥,夫子还是考虑考虑我们铺子,这么大的单子,交给一家刚刚开业,刚刚入行的新店,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梅掌柜的一席话,分析的那叫一个头头是道,逻辑分明,说的一边的楚楚都有些心动,可见,这位掌柜的当真是有几把刷子,这三寸不烂之舌,也当真是厉害。

    楚楚瞄了他一眼,业务能力强悍啊!

    可惜啊可惜,云夫子是读书人,重信守诺,说什么都没用,这要是一个普通的客人,被他这么一说,很有可能真的说动了。

    “梅掌柜的,云某既已决定,就万万不会再更改。”

    梅掌柜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他还是挤出了一个笑容,“不是还没有签约了,口头商议的事情,有所改变,这是常事,夫子您用太过在意。”

    云夫子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什么都别说了,我是不会改变决定的,我相信楚夫人。我书院还有课,告辞了。”

    云夫子就看到五百两的大订单,就这么丛眼前溜走了,整个人顿时觉得哪哪哪都不好了。

    “方才掌柜的好像是说过,开业第一天就可以看出铺子将来的生意会不会红火,现在看来,我们易安家居,肯定会红红火火,财源广进。”

    楚楚眯着眼睛笑着,很是得意的说道。

    梅掌柜的本就生气,这话无疑是火上浇油,他阴狠的看着楚楚,“这不过只是开始而已,我们走着瞧!”

    “慢走,不送!”楚楚笑得更加灿烂了,挥着小手帕,喜气洋洋,气的梅掌柜的差一点从台阶上摔下来,还好被吕师傅扶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许仙当儒圣〕〔吞界〕〔国师,公主又见鬼〕〔最强万界大穿越〕〔陆少的暖婚新妻〕〔重生王爷:溺宠贪〕〔从骑士开始进化〕〔月挽山河:明珠恨〕〔快穿之男神,有点〕〔你是我戒不掉的甜〕〔全球制造〕〔主神快穿:黑化男〕〔我在漫威当武僧〕〔快穿,宝贝再爱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