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鼎山人传〕〔全民大冒险时代〕〔宅男的无奈人生〕〔恶女佑夫喜临门〕〔权门婚宠〕〔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圣者降临〕〔低配版系统主神〕〔木叶之最强肉遁〕〔刺客饶命〕〔舰娘之红色血统〕〔恒行诸天〕〔命运之轮逆转未来〕〔天赋就是拿来吃的〕〔超神学院天使之王〕〔退后让为师来〕〔醉卧河山〕〔诸天自由职业者〕〔万缕爱意〕〔非宠不可:傲娇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279 赢得就是这么简单
    梅掌柜的稳坐钓鱼台之时,易安家居已经稳步进行,干的那叫一个热火朝天,看着成品一个一个堆在仓库了,工匠一个个心情很是美好。

    经过了一开始的生疏不熟练,在楚楚的提意下,将成品分成各个部分,每个工匠固定只做一个部分,这样,一连做上十几个,迅速熟练了起来。

    到最后大家一起组装拼接,效率几乎提高了一倍还多,连楚大壮和罗安都不禁震惊,震惊之后,便是越发的佩服楚楚。

    楚大壮尤为自豪,他家闺女就是聪明,他们这些干了十多年木匠的人,都想不到的方法,他们家闺女能想出来!

    铺子里的工匠知道铺子里所有新样式的家具,都是楚楚画出来的,就已经对她很是钦佩,不会因为她是一个女子,就轻视她。

    但是,再楚楚解决了木材问题,和效率问题之后,那对楚楚简直就是无敌头地,佩服的不得了,在铺子了,虽然罗安是掌柜的,楚楚也不是经常过去,但是,只要是她一句话,众人绝对点头赞同,不会有任何意见。

    连楚楚都不知道,无形之中,她竟然已经有了如此大的影响力。

    交货当天,楚楚还是去铺子,她就等着盼着这一天,这是她这段时间的两大兴趣之一。

    来的依旧是云夫子,他经手的事情,自然要负责到底。

    不过,梅掌柜的也过来了。

    其实,早在五天前,梅掌柜的就坐不住了,根据他的估计,易安家居的材料只能勉强支撑五六天而已,可是,罗安却没有登门求购,这让他心里有些七上八下。

    可是,他要面子,说了要等罗安上门求他,他怎么能去易安家居看情况?最后只能让店里的伙计去溜达了两圈。

    可是,伙计什么都没有发现。

    只说那里的生意依旧很好,每天都有很多客人进出,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了。

    梅掌柜的听后,更加上火了。

    他们铺子里的客人骤然减少,生意一落千丈,全都是因为易安家居。

    临近交货的几天,梅掌柜的心情格外暴躁,铺子里的人看到他都绕着走,生怕成为他的出气筒,也就只有吕师傅还能说上几句话。

    “掌柜的不要着急,罗安没过来,可能就是心里堵着火气,不想吃亏,拿出这么大一笔银子买木材。”

    “这个愣头青,怎么能如此意气用事?他不知道铺子的信用多么重要吗?他不知道如果不能按时完成订单,以后铺子在有生意,会是多么困难吗?这种时候,即便为了铺子以后的发展,花再多的银子,也都是要确保在预定的时间内交货!”

    梅掌柜的一阵数落。

    吕师傅很想给他一个白眼,还不是因为你把木材的价格抬高这么多?如果你要的不这么狠,罗安怎么会不过来?

    现在人家明摆着就是不想出银子,你又在这里焦虑上了,这不是明摆着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当然,这话吕师傅是不敢说的。

    他换上了一个笑脸,“罗安这是自掘坟墓,这次他强撑着不低头,易安家居又接了那么多的单子,时间到了,交不出货来,他们那铺子以后肯定无人问津。到时候不就没有铺子跟我们抢生意!”

    梅掌柜的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不过一想到库房里那么多的木材,他依旧心疼的厉害。

    按照他们铺子现在这样的速度,库房里那些木材,只能勉强用十分之一,剩下那么多,可不是只能堆着生虫子吗!

    梅掌柜的越想越生气,想到即将有可能损失的那一大笔银子,心肝疼的乱颤,“我一定要亲眼看看罗安交不出货时的场景!我倒要看看,他要怎么跟客人交代!”

    他离开之后,铺子里所有人紧绷着的神经,这才缓和下来,该做什么做什么,不用担心一个不小心就被训斥了。

    梅掌柜的这一路,想了各种说辞嘲讽罗安和楚楚,预想了各种情况,用什么表情,说什么话,能更加显示自己的成功和高瞻远瞩,对比出罗安和楚楚的失败。

    万事俱备,只等云夫子。

    这次梅掌柜的很是顺利的进了铺子,铺子里的有三个客人,罗安正在一一招呼,没有时间搭理他。梅掌柜的就一边看这些新样式,一边等着云夫子。

    将近午时,还没有看到云夫子,这让梅掌柜的有些着急,难道云夫子跟罗安已经达成了什么协议?同意宽限他们时间?

    不应该啊,他已经调查过了,这批课桌椅是急用的,如果不能按时拿到货,那书院里会有一百个学生没有课桌椅,这怎么能行?

    “我们就要这种书案了,半个月后,可你不能耽误时间。”一个客人说道。

    罗安笑呵呵的说道,“放心,半个月,肯定做好。”

    “哼,连木材都没有,你们拿什么做?这样的大话你也真能说出口?”梅掌柜的在一边讥讽道。

    客人有些迟疑,“罗掌柜的,这个……”

    罗安面色不改,“我们铺子材料绝对充足,也可以按时交货,绝对不会推迟,这个您可以放心。”

    “镇子上所有的松木现在都在我那铺子里,你到是说说看,你用什么做?你该不是用什么破木板,以次充好吧?”

    梅掌柜的继续说道。

    罗安动怒了,“梅掌柜的,请你不要在我们铺子里造谣生事,影响我们铺子的生意!你们家具店生意不好,也不能到我们铺子里捣乱?”

    “我说的是事实而已。”他看向两个客人,“你们爱信不信!”

    这两人是听说张将军也在这里买了书案,他们这才会过来,现在听到这样的话,心里也有些打鼓,“罗掌柜的,不知道,你们用的是什么木材?”

    “松木!样品用的就是松木,其他书案自然用的也都是松木。”罗安说道。

    “还说你们不是以次充好?全镇子的松木都在我们家具店,你到是说说,你们铺子是哪里来的松木?”梅掌柜的很是得意的问道。

    “自然是镇子外的松木呗,这么简单的事情梅掌柜的都想不到,也真是够笨的!”楚楚从门外走了进来,笑着说道。

    “这不可能,你们需要那么多木材,就算是现上山砍,也得几十号人!”梅掌柜的脸色忽然难看了起来,显然是不相信她的话。

    楚楚勾唇浅笑,“聪明,就是有几十号人,每天山上现砍,下山就卖给我们,就算你买了全镇的松木,又如何?”

    梅掌柜的向后退了三步,这才停了下来。

    “罗叔将木材送来了,你去照看一下。”楚楚转头对罗安说道。

    罗安点了点头,走到梅掌柜的身边之时,停了下来,很是认真的说道,“你还是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里了,快回去想想你那一库房的松木要如何处理吧?时间一久,当心生虫子的,那可就亏打发了。”

    看到他脸色更白了之后,罗安哼着小曲出了铺子。

    “看在大家是同行的面子上,如果你的木材能够便宜原价的一半,我还是可以接手的。”楚楚很是真诚的建议,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休想!”梅掌柜的狠狠瞪着她,用力的咬着牙齿,那声音好像是从牙缝儿中挤出来的一样。

    楚楚随意的耸了耸肩膀,一脸无所谓,“我这可是为了你着想,这样你可是少损失一半的银子呢,我可是看在你曾经是罗哥的掌柜的面子上,才出手帮你的,当真不考虑一下?”

    梅掌柜的只觉得胸中气血翻涌,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明明是她占便宜的事情,怎么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就变成了她在施恩,出手帮忙!这人的脸庞怎么能这么厚?

    “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楚楚面带微笑,说完主动向门口走去,“云夫子,您可算是来了,梅掌柜的已经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云夫子顺着楚楚的目光看了过去,“不知道梅掌柜的找云某有何要事?”

    本就气得快吐血的梅掌柜的,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能说他只是过来看罗安和楚楚笑话的?

    他能说他只是过来打脸的,想要嘲讽一下罗安和楚楚,顺便教一下他们怎么做人吗?

    他能吗能吗能吗?

    没有得到回答的云夫子,不解的看着楚楚,用眼神询问。

    楚楚同样诧异的看着梅掌柜的,“你特意在今日过来,难道不是为了看看我们铺子能不能准时交货?”

    梅掌柜的现在除了瞪人,真的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毕竟你花了那么大的心思,那么多的银子,将镇子上所有的松木全都买了下来,这如果不亲眼过来见证一下成果,你又怎么能甘心呢?”

    楚楚轻嘲着。

    云夫子虽然不懂经商,但是,他不笨,楚楚已经把话说的如此明显了的,他如何能不知道。

    而他最厌恶的就是这样阴险的手段,当下转移了视线,将梅掌柜的当成了空气。

    “这次的课桌椅,质量很好,学生们都很满意,以后如果书院还需要什么,还是会交给你们的。”

    楚楚笑的很是灿烂,“那就多谢夫子了。”

    这么一个大客户就这么消失了,梅掌柜的只觉得口腔一阵腥甜,强忍着要喷出的冲动。

    “楚楚,你以为你赢了?这不过是开始而已!这件事情,没完!我在这行干了这么多年,就不信还赢不过你一个妇人!”

    “那我们,拭目以待!”楚楚挑衅的看着他,根本就没有将这人放在眼里。

    梅掌柜的怒气冲冲回了铺子,一张脸黑得吓人。

    铺子里的伙计和工匠闷不吭声,恨不得直接将自己藏起来,不让盛怒之下的掌柜的看到。

    “老吕,怎么做来做去就这几个样式,不能想点更新鲜的吗?”第一个承受梅掌柜的怒火的,竟然是吕师傅。

    这让其他工匠有些幸灾乐祸,平日里都是他们被吕师傅呼来喝去的,没想到,他们竟然也有看吕师傅的笑话的机会!

    吕师傅更是心塞,新样式哪里那么容易想?如果真的随随便便就弄出来一个新样式的,那新样式也就不值钱了,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客人,冲着新样式来了。

    “掌柜的,这几日我日夜苦想,还真的想出了几个新样式,可以先做出来几个,摆在店里,看看客人是不是喜欢。”

    “既然已经有想法,为什么不早说?浪费了这么多时间,这让易安家居抢走了多少客人?”梅掌柜的继续呵斥。

    吕师傅震惊的看着他,很想骂人。

    没有预想中的称赞,欣赏,反而换来一顿训斥!早知道,他就什么也不说!

    “先做出样品我看看,从今天开始,铺子里所有的物件,都降价出售!我就不相信,斗不过一个愣头青和一个女人!”

    梅掌柜的发了狠,开始了价格战。

    而我们的楚楚,正在给叶奕枭写信,不对,应该是回信。

    这段时间,她已经收到他三封信了,但是她一封都没有回,打击了梅掌柜的之后,楚楚也来了兴致,提笔就写。

    其实她的生活真的非常简单,每天就是写话本,送楚浅月小朋友去周家,然后叶芳斋,叶记布庄,叶记茶楼,易安家居溜达一圈,再给楚浅月小朋友做点好吃的,隔三差五的去云水书院,送给楚鸿。

    日子过的简单,平凡的,普通,但是却温馨异常。

    这就是她一直想过的生活,只是,当期望已久的生活终于可以实现了,楚楚却发现,她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

    闲下来的时候,总会时不时的想起叶奕枭。

    想起他那清俊的脸,腹黑的性子。

    楚楚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大致写了一遍,基本上都是日常琐事,开铺子的事情着重写了下来,尤其是怎么欺负梅掌柜的,这一个过程,真是相当的精彩。

    楚楚拿出了写话本的功底,将事情写的绘声绘色,如临现场。

    在最后,犹豫再三,她还是写了两个字:想你。

    楚楚飞快吹了吹墨迹,将纸张卷成小桶状儿,塞进小竹桶,换来了将军,绑在了它的右腿上。

    “辛苦你了将军,回来给你加鸡腿。”

    将军煽动了两个翅膀,原地转圈,表示了它高兴的心情。

    这个动作还是跟楚浅月小朋友学的,一高兴就会张开翅膀转圈。

    看着将军飞远,一直消失在空中,楚楚这才回过神来,按照将军的速度,顺利的话,只需要两日,这封信就会到叶奕枭的手里。

    楚楚预想的没错,可能是鸡腿的激励,一路上,将军都没有休息,直接飞进了京城叶府,不过拿到消息的不是叶奕枭,而是叶江。

    叶奕枭正在自己的院子里招呼客人。

    这个客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从小大到的对头——封子安。

    “耍这些小手段你倒是熟练的很。”叶奕枭一见面就开了嘲讽模式。

    “我可什么都没有做,西凉战败,你本就有功,圣上让你回来赴命,很正常,跟我有什么关系?”、

    封子安给自己倒着茶水,心中很是高兴,很显然,非常满意现在的情况。

    “你敢说,这里面没有你的推波助澜?”叶奕枭挑眉问道。

    “叶家二房三房如此蹦跶,你如果再不出来刷一波存在感,这叶府今后,还真不知道谁做主,我这可都是为你好。”

    封子安很是真诚的说道。

    叶奕枭给了他一道锋利的目光,让他自己体会。

    “木白莲的事情你如何解释?如果不是你在她面前胡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会一个人跑到云水镇?”

    叶奕枭声音低沉,怒气尽显。

    封子安毫不掩饰,大大方方的应了下来,“木家小姐对你可是一片真心,我只是不忍见他在京城苦等,给她指明了方向而已。”

    叶奕枭拎起茶壶,滚烫的热茶倒入杯中,翠绿的茶叶在茶杯中翻滚着,修长的手指端起茶杯,轻抿一口,顿时茶香四溢。

    “很可惜,你用了这么多的小手段,依旧什么都改变不了,你就等着喝我和楚楚的喜酒吧。”

    封子安会以微笑,“你举得我会相信你的说辞?”

    “少爷,楚夫人来的信。”叶江进来的时间很是巧妙,封子安诧异的看着他手中的小竹桶,神色忽然凝重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傲娇总裁请别闹!〕〔极道仙术〕〔神医嫡女:帝君,〕〔厉先生,缘来是你〕〔我是炮灰之锦鲤仙〕〔凡仙飘渺传〕〔进化之眼〕〔画爱为牢:神秘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