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身上有条龙〕〔尘脉〕〔八十年代的小媳妇〕〔极品农民混都市〕〔英雄联盟之下一秒〕〔神帝诊所〕〔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如来必须死〕〔创造游戏世界〕〔美女总裁的神级保〕〔宠妻无度:夫人为〕〔都市之逍遥医仙〕〔天神诀〕〔我的神级选择系统〕〔网游之百倍伤害〕〔亡灵法师在末世〕〔重生之最强大亨〕〔神隐〕〔拜见大魔王〕〔我真不想当明星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285 离世
    楚鸿和楚轩在回家的路上,知道了家里发生的事情,楚楚没有任何隐瞒,包括楚三川给刘氏写了休书,做了陶家的上门女婿。

    马车里,楚轩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背,“我娘怎么样?是不是病的更重了?”

    楚楚脸色很是严肃,“她身体不是很好,不过这两天精神很好,我让你回来,就是想让你陪陪你娘,她看到你,身体应该能恢复更快点。”

    “谢谢。”楚轩闷声说道。

    对于楚三川,他一直很敬佩,从小他就知道,他的爹是秀才公,他们整个村子只有他爹是秀才公,那个时候他不知道秀才公是什么意思,但是,就是知道他爹很厉害。

    很多人都到他们家里,找他爹写信,过年的时候,家里的春联也都是他爹亲笔写的,很小的时候,他就想着,他长大之后也要成为向爹一样厉害的人。

    所以,他从小跟着楚三川一起读书,一起写字。

    他能背下来一篇文章之时,楚三川都会面露惊喜,然后就是夸奖和称赞,每当这个时候,都是他最高兴的时候。

    他一直把爹当做榜样,想变得跟他一样厉害。

    只是后来,看到楚三川为了我自己的名声,为了有足够的盘缠科考,放弃他娘的时候,他就开始对他失望了。

    看着娘躺床上没有钱抓药,看到娘的身子越来越瘦弱,对楚三川的失望变成了怨恨。

    怨恨他的自私,怨恨他的心中没有他和娘。

    他只能自己想办法赚些铜钱,给娘抓药。

    可是,不论他心里怎么怨恨楚三川,多没有想过,有一天,楚三川会这么果断的抛弃了他们母子,自己找出路。

    为了科举,竟然做到入赘这一步,楚轩根本无法接受。

    楚楚解下腰间的钱袋,放到了楚轩的手心里,“你娘看病你不用担心,郎中请了,药也抓了,你大伯母和二伯母每天都会去照顾她和你奶奶,这些银子你留着用,不管是给你娘补身体,还是买做新衣。”

    “我娘是不是非常严重,可能会……”楚轩吓得小脸煞白,额头上已经开始冒冷汗了。

    楚楚没有吭声,她问过郎中,郎中一直说很严重,但是而已没有说命不久矣,可是,刘氏的举动让她有些怀疑。

    毕竟,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刘氏今日的话,分明就是托孤。

    所以,她才将两人都从书院叫了回来。

    楚轩刷的一下眼泪就流了出来,胳膊不停的颤抖着。

    楚鸿连忙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安慰道,“你不要自己吓自己,可能大婶只是被三叔气狠了,所以病的厉害了,你回去好好宽慰她,说不定三婶的病就好起来。”

    楚楚将他抱进了怀里,柔声说道,“阿鸿说的没错,可能你娘见到了你,心里舒坦了,也就什么病都没有了。现在你爹不在了,你就是家里的小男子汉,哭过之后就不能再哭了,你娘还要你照顾呢!”

    楚轩抬起袖子,狠狠的擦了擦眼泪,“没错,我是男子汉,我要保护我娘,我不哭!”稚嫩的声音还带着哭腔,让人忍不住的心疼。

    楚楚买了最新的秋衣,还了烧鸡和酱猪蹄,让楚轩和楚鸿提着一分去了楚家,她到是没有再去。

    站在书房外,看着楚浅月小朋友正在书案上玩着拼图,也没有进去,就站在窗边静静的看着。

    小丫头这大半年吃的越辣越好,长得白白嫩嫩的,外表轮廓跟她很像,但是眼神却更像叶奕枭一些,究竟要不要问楚大壮,原主身世的事情?

    “还好有你,把楚鸿和楚轩带了回来,今天终于,娘一直念叨着他们,想见见他们,这几天太忙,我都忘记通知他们,让他们回来看看了。”

    楚大壮走上楼梯,看着楚楚说道。

    楚楚迎了过来,“爹,有些事情我想问问你。”

    思考了很多次的话,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说出了口,楚楚自己都有些惊讶,但是,话既然已经说出口,索性也就这样继续下去了。

    “什么事情这么严肃?”楚大壮有些疑惑。

    两人下了楼梯,来到了一楼,楚楚这才问道,“爹,我知道我是你当初从外面抱回来的,你知道我亲生父母的消息吗?”

    她凝视着他,态度极为认真。

    楚大壮直接僵住了,这么多年的秘密,就这么被突然提及,猝不及防,一时间,他的脑子都来不及反应。

    好久之后,他才开口,“谁跟你说的?”

    “刘氏。”楚楚没有隐瞒,“她让我供楚轩读书,然后告诉了我的身世。”

    楚大壮双手背在身后的,向着自己的屋子走了过去,楚楚就跟在他的身后,也不催促他。

    进了屋子之后,楚大壮才开口,“没错,你确实不是我和你娘亲生的,我们的女儿当时被娘扔到后山里,等我去找的时候,什么也没有找到。”

    他的眼神有些迷茫,半眯着,看着空中,“也不知道是被别人捡走了,还是被野兽吃了。反正当时,我们连个影子都没有发现。”

    “我发疯似的冲进山林里,想要找到我女儿,但是却一无所获,最后,我们山林里遇到了一个重伤的女人,她的模样一看就是刚生产不久,浑身血污,但是你却被好好的包裹着。”

    “她知道她活不久了,就把你给了我,然后给了我一包银子,让我把你养大,刚好我没有找到我女儿,又担心这件事情被你娘知道,她会受不住了,索性就直接把你抱回去,当自己的女儿养。”

    楚大壮缓缓说道。

    楚楚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还真是巧合。

    可能如果当时楚老太不扔了大孙女儿,楚大壮也不会那么急着去找,更不会遇到即将死亡的娘,也就不会收养她了。

    如果没有这一系列的事情,很有可能,原主早就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她更没有可能重新活一世。

    “当时,你娘留了一块暖玉,我收了起来,如果你要找到你的亲人,这个应该可以用上。”

    说着,楚大壮转身去柜子里翻了翻,楚楚也不知道他从哪个犄角旮旯,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布袋,布袋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虽然看上去料子不错,绣工也很好,一株墨兰绣的是栩栩如生,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人家的东西。

    打开布袋之后,一方白色丝绸手帕,手帕的一角也绣了一株墨兰,手帕里包着的是一块黑色的方形玉佩,上面同样雕了一一株墨兰。

    “我曾经偷偷问过当铺的伙计,这块暖玉价值连城,你的亲人应该家境很好,可能富甲一方,也可能极有势力,但是,我不希望你去找他们。”

    楚大壮说道。

    楚楚微楞,“为什么?你和我娘把我养育这么大,不论我是不是找得到我的亲生父母,我都不会弃你们不顾。”

    楚大壮笑着摇了摇头,“你是什么性子我这个做爹的难道还不知道?我是个感恩的,罗家和牛家当初帮了你,你到现在一有什么好事,就想着他们,更何况我和你娘呢!”

    “我不希望你去找他们,是担心你有危险,因为当时,你娘不是因为生你死的,而是,被别人害死的。”他忽然严肃了起来。

    楚楚面色一紧,“你是担心如果我大张旗鼓的找人,会被某些人知道,他们会像杀了我娘那样杀了我?”

    楚大壮点了点头,“当时你娘把你交给了我,不停的嘱咐我,不要告诉你真实的身世,就这样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长大,吃点苦,出身不好,都没有关系。”

    “我娘叫什么,她说了吗?”楚楚问道。

    楚大壮摇了摇头,“她只是说过,让你不要去京城。我猜想,可能你娘的仇人在京城,京城对你来说,应该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

    楚楚沉默不语。

    她不去京城是不可能的,叶奕枭就在京城,他们是要成亲的,而且婚期已经定了,她怎么也是要嫁到京城去的。

    忽然,她想到了一件事情,当初,华舒临死之前,劝她不要跟叶奕枭在一起,让她生活在这里就很好,让她不要去京城,是不是以为华舒知道了她的身世,所以才会这么说?

    楚楚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吧,这么隐秘的事情,华舒怎么可能会知道?

    可是再一想,华舒是西凉的公主,一直在云水镇,暗中监视着边关动静,她手里自然也有着非凡的消息网络,可能,她真的知道些什么也不一定?

    楚楚觉得有些头疼,感受着手里的暖玉,一股暖流顺着胸前向浑身扩散开去,几位舒服。

    “爹,这件事情就当我没有问过,你也不要告诉娘,这就当做我们俩的mimi。至于身世,我还会让叶奕枭帮忙查查看,什么时候,你带我去祭拜一下我娘就好。”

    楚楚说道。

    楚大壮点了点头,对事情这样的发展,很是满意。

    *

    楚轩回去看到躺在床上的刘氏,眼眶顿时红了起来,不过,他没有忘记,他是家里的男子汉,他要保护娘,不能这么没用的哭!

    “娘,楚楚买了烧鸡回来,还是热着呢,你多吃点,补补身子。”楚轩故作高兴的说道。

    刘氏看着他,苍白的脸上很是严肃,“每规矩,楚楚是你姐,你怎么能就这么叫名字,以后要改,知不知道?”

    楚轩点了点头,“我知道,我会记着,以后不会了。”

    刘氏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你记着,楚楚是你的长辈,你可不能像以前那样口无遮拦,要尊敬守礼,知道吗?”

    “知道,儿子明白的,读了小半年的书,夫子教了那么多做人的道理,儿子又不是棒槌,怎么可能还跟之前一样,娘你就放心吧。”

    楚轩一边说着,一边将鸡腿肉撕成一小条,一小条的,松到刘氏的嘴边。

    刘氏小口小口的嚼着,楚轩说着书院里的一些个有趣的事情,还时不时给她喂点水。

    小小的屋子里,夕阳渐渐落下,空中洒出一片火红的云霞,透过窗户,在室内留下一抹通红的光亮,让小小的屋子温馨了许多。

    可是,美景不长。

    三天后,刘氏还是走了。

    柳氏走的很突然,很安详,嘴角还挂着笑容,是在睡梦中走的。

    楚轩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一动不动,一声不吭,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楚楚得知之后,一家人立刻干了过来,看到楚轩这个模样,她连忙走上前去,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说道,“楚轩,你娘走了,你还有我们,你不是一个人,好好跟你娘道个别,别让她放心不下。”

    楚轩朦胧的眼睛看了看楚楚,又看了看安然躺在床上的刘氏,然后猛地推开了楚楚,蹭得向外面跑了出去。

    “你去哪里?”楚楚赶忙在身后追着。

    楚轩直接冲到了楚老太的屋子里,“明明是爹做出了事情,你为什么要拿茶杯扔我娘?现在我娘走了,我再也没有娘了!都怪你!都怪你!你就是杀人凶手!”

    凄厉的吼声如同受伤的野兽,朝着楚老太吼道。

    寄居在心中的悲痛终于发泄了出来,眼睛也已经一片朦胧,哭的满眼泪水。

    躺在床上的楚老太震惊的看着楚轩,“走了?你娘走了!”

    楚楚追了过来,就看到楚老太面色惊恐,直接昏了过去,她一看不好,立刻掐了人中,转头对楚轩喊道,“去叫人找郎中!”

    楚轩这才脑子清明,转身往外面跑去,却是一个没有注意,哐当一下,直接摔倒在地,而后立刻怕了起来,飞快的叫人去。

    楚家真是好一顿人仰马翻,连叶一都被楚楚强制命令,去镇子上将郎中带过来。

    刘氏去世,可是她已经不是楚家妇,照理说,丧事不应该楚家办,死后也不能进楚家的祖坟。

    但是,楚老头做主,一切照旧,休书一事本就是楚家理亏,再加上楚轩,三日后,刘氏入了楚家的祖坟。

    可是当天晚上,一直恍恍惚惚的楚老太去世了。

    楚老太本就年纪大了,年轻的时候又吃了很多苦,之前身子又亏的严重,楚三川搞了这么一出,对她而言也是一大打击,而刘氏的死,是压挎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果没有她那一击,刘氏可能并不会死,这种内心的谴责和愧疚,尤其是楚轩的责问的,无时无刻不在她的脑中回荡,她本就受不得刺激,这次,当真是油尽灯枯。

    当日虽然郎中赶了过来,开了方子,但是,依旧没有保住她的性命,

    楚楚短短的时间内,走了两人,楚三川却连看都没有回来看一眼,这样楚家人很是心寒,尤其是楚老爷子。

    楚大壮和楚二康已经对这个弟弟失望透顶,已经对他不再抱有期望了。

    但是楚老头自幼对他就寄予厚望,家里也事事以他为先,可是如今竟然落到这般结果,他怎么可能不伤心?

    兄弟二人担心老爷子想不看,索性至极将他接到易安家居,每天跟着工匠们一起坐坐家具,或者帮着罗安招呼着客人,如果觉着呆的闷了,就跟楚二康一起送货。

    反正大家是不敢让老爷子一个人呆着,实在是太容易出事了。

    一个多月下来,老爷子的精神头果然好了很多,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两兄弟这才微微放心。

    至于楚轩,直接被楚楚带回了家里,她答应过刘氏,要好好照顾他的,就不会食言,反正家里有足够的房间,家里本就有两个孩子了,再多一个也是一样。

    只是,自从刘氏和楚老太连续去世之后,楚轩更加沉默,如果你不主动跟问他,他根本就不说话,很多时候,即便是你主动开口询问,他都说不了几个字。

    大人只觉得楚轩一时间受不了打击,亲人离世,本就极为悲伤,楚轩又是一个孩子,不能从悲伤的情绪走出来,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楚楚却不这样认为,她担心楚轩再这样下去,可能会得抑郁症,又或者是自闭症,这个时代,如果真得了这种病,那就糟糕了。

    ------题外话------

    生命很脆弱,小仙女们一定要注意锻炼身体。

    最近家人身体出了问题,忽然发现,时间过的很快,小时候那个强壮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了斑斑白发,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离开。

    这段时间依旧会更新,字数不多,更新很晚,但是不会断更。

    多谢小仙女们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许仙当儒圣〕〔吞界〕〔国师,公主又见鬼〕〔最强万界大穿越〕〔陆少的暖婚新妻〕〔蚁仙〕〔冰山总裁的峨眉保〕〔地球灭亡倒计时〕〔重生王爷:溺宠贪〕〔孽权〕〔从骑士开始进化〕〔月挽山河:明珠恨〕〔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之男神,有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