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云王雪〕〔女总裁的上门神婿〕〔追星少女易星辰〕〔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我什么都懂〕〔现在我很好〕〔宇宙最强矿工〕〔商女为妃:世子大〕〔都市极品医神〕〔重生之都市魔尊〕〔巅峰轨迹〕〔从流量到影帝〕〔穿越全能网红〕〔三界之城市猎人〕〔我真不想躺赢啊〕〔韩三千苏迎夏〕〔电影人传奇〕〔静静的你的爱〕〔狂婿〕〔一夜强宠:禁欲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286 欠我一个像楚姐一样的姐姐
    楚轩搬到楚楚家里已经十多天了,他的房间同样在一楼,紧紧挨着楚鸿的房间,虽然房间很宽敞,但是,他住的很不习惯,晚上也睡不好,总是会想起娘还在世的时候。

    楚楚担心他的心里问题,趁着他去墓地看刘氏的时候,将楚轩的屋子来了一个大改造。

    屋子里的家具全部换掉。

    原本的家具很平常,没有什么出挑的,是当余老板赔罪拉过来的,放在屋子里,也就只是充当客房而已。

    楚大壮和楚楚从易安家居那里拿了一整车崭新的样式回来,全都是最新颖的儿童房。

    没错,这些是楚楚按照现代的家具样式,参考古代的生活习惯,一一改良出来的,但是,效果好的不得了。

    儿童房间主体一面市,就笼络了镇子上大大小小的小朋友,但凡是去了易安家居,看到了铺子里专门布置的儿童房,就没有不心动的。

    一些个大商贾的公子小姐们,更是直接整套整套的买,家里条件不足以如何挥霍的人家,那也是选了其中几个样式的家具买了下来。

    当然,不是新颖大家就会接受,也有一些人表示对这些新颖的家具无法接受,那软趴趴的毛绒鸭子是什么东西?还有那上下两层的床又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把好好的书桌放在床下?

    他们觉得这些不过就是哗众取宠,登不得大雅之堂。

    如果遇到这样的父母,就算是孩子再喜欢,那也没有任何办法。

    不过有些熊孩子例外,最典型的就是一个从安东城过来探亲的小公子,看中了一套上下两层儿童窗,小书案带书架,还有软软的小沙发,圆乎乎的卡通红色小狐狸的抱枕的家具。

    但是,父母显然身份很高,再怎么也肯定是读书人,很是看不上这些,不论儿子表现的有多么的明显,就是不给买。

    然后这熊孩子直接噌噌噌的踩着梯子,上了上下两层木床的上铺,直接躺着睡了下来,典型不买就不走了的模样。

    这让抚琴觉得很是丢人,为了保住颜面,还是同意了家里熊孩子的要求。

    然后当场,也有两个孩子看中了,直接订了三套!

    楚楚也觉得上下两层的最温馨软萌,所以直接将铺子里摆着的那一整套,全部都拉回了家里,一股脑的放到了楚轩的房间里。

    现在楚轩的房间跟之前简直就是两个模样。

    入门处做了一个玄关,玄关的造型是卡通的长颈鹿,上面还有身高刻度。

    里面是暖黄色的布艺沙发,沙发只能坐下三人,不是很大,但是做的极为精致,沙发上放着三个造型各异的抱枕。

    沙发前放着一个长方形的木质茶几,再往后隔着树林造型的屏风。

    屏风之后便是宽敞的双层的儿童床,侧面摞着抽屉似的的小台阶,床大另一边是一个两开的衣柜。

    窗户边放着一张书案,书案上除了笔墨纸砚等工具,上面的架子还落着几本书,和一些栩栩如生的小马雕刻。

    楚轩的生肖是马。

    整个房间都是温馨的色调,楚楚废了很多心思,就希望楚轩的情绪能够有所转变。

    楚轩的反应也没有让她白费心思。

    他红着一双眼睛会回来的时候,进了房间之后,立刻走了出来,左右看了看,生怕是他自己走错了屋子。

    确定这确实是他的房间之后,他这才再次进屋。

    有些新奇,有些疑惑,也有些高兴。

    他能清晰的闻到木质的清香,小手一一抚过崭新的家具,在柔软的杀伐上坐了坐,从未坐过如此柔软的椅子的,然他对沙发很有好感。

    坐下,起来,坐下,起来。

    如此反复,好似发现了什么奇妙的东西一般,沙发上那小斑马造型的抱枕,早就已经被他抱在怀里。一路从沙发到两层的儿童床,连小抽屉的台阶他都没有放过。

    一手抱着小斑马上上,下下的来回爬着,好似沉浸在自己的新房间里,暂时忘却了忧伤和悲痛。

    他觉得自己的房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藏宝屋,随处都可能会发现以前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东西,处处充满着新奇。

    楚楚就站在门口,看着楚轩的反应,看着他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这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样,喜欢吗?”她走了进去,柔声问道。

    楚轩一手抱着小斑马,另一手拿着一个小木马的雕刻,看着突然出现的楚楚,笑着问道,“这是你布置的吗?”

    “除了我还能有谁?这么奇妙的东西,你觉得咱们家还能有第二个人想得到?”楚楚开启自恋模式。

    楚轩想了想,却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其他人确实都不行。”

    他很喜欢咱们家三个字,听上去他也是家里的一份子,不是外人,很舒服,很安心。

    “可是为什么?屋子里本来不是有家具吗?为什么要浪费银子,重新换过?”他不解的问道。

    “自然是想让你高兴一些,我答应你娘,要好好照顾你的,你看看你这小脸,瘦的都没肉了。”说着楚楚直接上手,掐着他的脸颊,凹下去的脸颊,一点儿肉都没有。

    “我没有不高兴,只是太想我娘了。”楚轩低声说道。

    楚楚直接坐到了沙发上,“想念可以,但是,不能一直这样,你已经很久都没有去书院了,你不想读书了吗?你娘很想你可以无忧无虑的读书。”

    楚轩就坐在她身边,又开始不说话。

    楚楚有些头疼,“阿鸿可是比你年纪还要小,现在都是秀才了,还是在书院读书,你真的不去了吗?你要不去书院,可能就真的追不上阿鸿了。”

    楚轩抿着唇,眼睛又快哭出来,“那我想我娘要怎么办?”

    楚楚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绣着锦鲤的荷包,“只是你娘留给你的,你把这个荷包待在身上,就跟你娘陪着你一样。你做什么,你做什么,你娘都能看得到。”

    楚轩放下小斑马抱枕,握着荷包开始掉眼泪,眼泪落到衣服上,浸出椭圆的印迹,缓缓相似处扩散。

    楚楚直接将他抱在怀里,柔声安慰,“你娘虽然走了,可是你还有我们,你娘唯一的希望就是让你好好读书,你现在这样待在家里,她会失望的。”

    “那我明日就回书院。”楚轩闷声说道,语中还是带着哭音,可怜巴巴的。

    楚楚拍了拍他后背,温柔说道,“遇到什么事情找阿鸿,你们是兄弟,不都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吗?有人欺负你,就找人帮忙,别总一个人呆着。”

    “嗯。”楚轩闷声应着。

    “不要委屈了自己,有事情就跟姐说,姐厉害着呢,可以解决一切难题。”楚楚继续说道。

    “嗯。”楚轩继续应着。

    楚楚感觉到肩膀上的湿润,一手拍着他的后背,安抚着他的情绪,一边继续说着各种琐事,驱散他心中的不安全感。

    短时间内失去了父母,又到了一个不熟悉的环境里生活,会恐惧,很正常,楚轩才八岁,就是一个小孩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的骤变?

    而恐惧和不安是抑郁的前提,她必须从源头掐灭。

    晚上吃饭的时候,楚轩哭的眼睛红肿,被楚浅月小朋友看到了,先是一顿安慰,然后又是一阵教育:例如哭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的,要是被欺负了,就要狠狠欺负回去。

    弄得楚楚一直怀疑,她这几天是不是太过忽视自家女儿的教育问题,不然,这么暴戾的想法,怎么会从她这个小豆丁的嘴里说出来?

    “小舅舅,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帮你报仇。”下了饭桌,楚浅月小朋友很有义气的说道,明明个子不高,可是那排着胸脯保证的模样,要多萌就有多萌。

    楚轩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下午大哭了一次,又听楚楚说了那么多的话,心里轻松了很多,这个时候,他也有心思逗她。

    “如果我说是姐呢?你还怎么帮我报仇?”

    楚浅月微楞,看了看自己娘亲,又看了看惨兮兮的小舅舅。

    两人也饶有趣味的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

    “我娘怎么可能欺负你?现在娘最疼的就是你了,你没看到家里就你一个人的房间那么漂亮!我和小舅舅的屋子干巴巴的,没有软软的沙发,也没有可爱的抱枕,娘这么偏心你了,欺负你就怪了!”

    楚浅月很是认真的说道。

    楚楚眉梢一挑,“哦,这是变相的告诉我,你也想换换屋子的家具装饰,是不是?”

    楚浅月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很是认真的看着楚楚,“这是娘说的,不是我说的。”

    楚楚哭笑不得,“这么滑头,你是跟谁学的?”

    楚浅月没回答,要说功劳,就是躺在她枕头旁边的木盒子里的一摞子的信,有叶奕枭写来的,也有封子安写来的,在楚楚不知道的时候,在将军的帮助下,楚浅月小朋友俨然已经学习到了很多技能。

    “如果你喜欢小舅舅的房间,那我们换,怎么样?”楚轩问道。

    楚浅月摇了摇头,态度依旧认真,“那是娘特意给你准备的,都是娘的心意,你怎么能随便让给别人?娘会生气的。”

    楚轩:“……”

    楚楚揉了揉她的挠脑袋,然后对楚轩说道,“你别听这丫头的,她就是想要我给她也布置一个,专门给她布置的,在找理由呢!”

    被戳破心思的楚浅月吐了吐舌头,可爱极了。

    楚轩再次笑了。

    楚楚心中很是高兴,同龄人的接触果然更容易让他敞开心扉,放松心情,这是个好兆头。

    这天夜里,楚浅月小朋友回到自己的房间,尽量用自己会写的字,把晚上发生的事情写了一遍,然后招呼来将军,用鸡腿作为报酬,一封“告状”的信就这么飞向了京城。

    这样的事情,从开始到现在,已经持续了一个月,暗中的叶一看着将军消失在夜中,不禁感叹,有了这个小丫头,夫人这边有什么事情,少爷在京城都会知道,他到是轻松了许多。

    就是不知道,如果夫人有一天知道,家里多了一个小间谍,该是什么心情。

    第二日一早,楚楚亲自将楚轩送到了云水书院,车上还带着她起早做的爆米花,酸奶水果盘,新的拼图。

    楚轩帮着他把这些东西带到楚鸿的房间,房间里,朱富贵看着已经翻了不知道多少遍的《修仙传》,楚鸿正在练字。

    看到楚楚和楚轩,两人都是立刻迎了过来。

    楚楚笑着说道,“这些爆米花你们分给同窗一起吃,这个酸奶水果盘就你们自己吃吧,可能有人会不喜欢,这新出的拼图,足足有三百零六块,你们可以挑战一下。”

    说话间,楚轩已经将东西拿了出来,递给了两人。

    “你小子运气也太好了,竟然有楚姐这么好的姐姐,唉,我也想有一个这样的姐姐,上得厅堂,下得了厨房,写的了话本,做的了衣裳。”

    朱富贵感叹着。

    “我姐自然是厉害!”楚轩很是骄傲,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楚轩对楚楚的感情已经来了一个大反转。

    楚鸿狐疑的看了楚轩一眼,“前三句我都认同,但是,做的了衣裳,这是谁告诉你的?”

    朱富贵狐疑,“女红不是女子的看家本领吗?难道楚姐不会做衣服?”

    楚楚有一种被戳刀子的感觉,看着朱富贵,有些不确定,这人究竟是真的称赞她,还是在嘲笑他。

    “会,做个衣服而已,我姐自然是会的!我亲眼所见。”楚轩坚定说道。

    楚鸿看了看楚楚: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个技能,我怎么不知道?

    楚楚满头是汗,她能说,其实这件事情她也不知道吗?

    她确实在学着做衣服,奈何太过艰难,到现在为止,她连缝一趟直线都做不到,可能被楚轩看到了,便认为她会做衣服了。

    不得不说,这是美好的误会。

    说到衣服,这还是她答应叶奕枭的,只是貌似,最近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有接到叶奕枭的来信了,不知道是不是京城太过忙碌,忙到连写信的时间都没有。

    “你们三个在书院要相互照应,有什么事情就去易安家居。”离开之前,楚楚不放心的叮嘱道。

    “姐,你放心,我会照顾楚轩的。”楚鸿一眼就看出了楚楚的担心,很是贴心的说道。

    “应该是我照顾你才对,我是哥哥!”楚轩争论。

    楚鸿似乎对这种口舌之争没有什么兴趣,也就没有说话,这副淡然的模样,到更想哥哥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厉少宠妻至上〕〔罗依依与沈敬岩小〕〔绝世妖神〕〔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神戒缘〕〔萧尘〕〔星云皓天剑〕〔山野汉子旺夫妻〕〔超级医生在都市〕〔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抢救大明朝〕〔黑化萝莉:将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