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身上有条龙〕〔尘脉〕〔八十年代的小媳妇〕〔极品农民混都市〕〔英雄联盟之下一秒〕〔神帝诊所〕〔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如来必须死〕〔创造游戏世界〕〔美女总裁的神级保〕〔宠妻无度:夫人为〕〔都市之逍遥医仙〕〔天神诀〕〔我的神级选择系统〕〔网游之百倍伤害〕〔亡灵法师在末世〕〔重生之最强大亨〕〔神隐〕〔拜见大魔王〕〔我真不想当明星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292 同行人选
    “国子监的束脩,一年要五十两银子!我们书院才十两。”楚鸿说道。

    “那又如何?京城,天子脚下,机会更多,更我们这种小镇子自然不同,你觉得姐姐我拿不出五十两给你读书?”

    楚楚问道。

    “自然不是,只是,这么多银子,足够我们一家人生活十年了,现在不过就是一年的束脩就要这么多,还不算其他的开销……“

    楚鸿有些着急,虽然他没去过京城,但是,束脩是这里的五倍,那其他开销肯定不止五倍那么多。

    “你还是小孩子,这些事情不是你该操心的。”楚楚说道。

    楚鸿低着头,扯着衣襟,“我不想变成跟楚三川一样的人,只顾着自己读书,不顾别人死活。”

    楚楚眉间微蹙。

    “国子监一年的束脩就要五十两,我现在才是秀才,而且还是靠运气考上的,之后还有乡试,会试,殿试,不知道要学多少年,如果我十年都考不中状元,光叫束脩就要五百两!我总不能一直靠你。”

    楚鸿低声说道。

    楚楚无奈感叹一声,“上次我就说过了,你不会成为跟楚三川一样的人!楚三川是用着家里的银子,却不知道感恩,不知道适可而止,你现在就已经开始为家里着想了,你跟他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而且,就算是十年,你也才十八岁而已,十八岁你就要考中状元,你会不太小看科举了?大明还从来没有年纪这么小的状元?“

    楚楚笑着说道。

    “如果十年都考不中,那岂不是要花更多的银子?”楚鸿眉头都要皱到一起去了。

    楚楚揉了揉他的脑袋,一本正经的说道,“其实这科举考试就跟做生意一样,都是要前期投入的,我现在供你读书,他日你高中,那那就是我的靠山!我和小丫头都指望你护着呢!”

    “现在这年头,找一个靠得住的人多困难啊!前期我不多投入一下,哪里有我下半辈子的好日子!”楚楚语重心长的说道。

    “而且,这点银子就能找到一个强大的靠山,是我占便宜了好不好?你的目光还是太浅显了。只能看到的手心那么一点的地方。”

    楚楚伸出手掌,笑着说道。

    楚鸿就算是再聪明,也没办法跟楚楚相比,论忽悠人,楚楚还真没有输过。

    “那就二十岁,如果我二十岁还没有考中状元,我就不考了,也跟着姐姐做生意!”楚鸿握着拳头,做了决定。

    虽然楚楚觉得这个时间限制太苛刻,状元可不是那么容易考的,不过,看着身前这个小豆丁如此认真的模样,楚楚也没有再强调什么。

    “既然决定了,你就好好努力,如果你能去国子监,就可以跟我和小丫头一起去京城了。”楚楚鼓励道。

    楚鸿眼睛亮晶晶的,“放心吧,我会努力的。”

    楚楚又揉了揉他的脑袋,这才离开书院。

    *

    二月,天气依旧冷的可以,寒风阵阵,路上积累的厚厚白雪,没有半分融化的意思。

    这天,楚楚一直站在粗壮的梨树下,身上披着一件柳氏亲手做的兔毛披风,任寒风拂过脸颊,耳畔,发丝凌乱。

    从清晨,到月落,整整一天,楚楚一直看大门的方向。

    柳氏过来劝了几次,都没有说动楚楚,也就没有再继续劝说,只是在他的身边生了一个火盆,是不是的送出来一壶热腾腾的姜茶。

    不知道站了多久,楚楚仰头看着浩瀚的星海,璀璨的繁星,大门旁边挂着的两个灯笼已经熄灭,门外的路更是漆黑一片,越远越看不清楚。

    最终,楚楚还是动了动身子,搓了搓已经冻僵的双手,慢慢转身,回了屋里。

    今天是她和叶奕枭的婚期,如果他能按时赶回来,今日就是他们的大婚日子。

    只是可惜,他没有回来。

    “姜汤喝了,早些睡吧。”柳氏端了一大碗还冒着热气的姜汤走了过来,已经过了子时,她还没睡,陪着楚楚一直等到了现在。

    楚楚结果微烫的大碗,辛辣的姜汤流过喉咙,顺着血液,将暖意扩扫到全身,已经冷的僵硬的手脚终于缓和了过来。

    “娘,早点睡吧。”她将碗放到了木桌上,笑着说道。

    “楚楚,人和人讲的是缘分,有些事情,不要太过强求。”柳氏不放心的开导。

    “娘,我不知道的,我像是那种看不开的人吗?如果这点小事我都接受不了,那这些年,我早就支持不下去了,现在的情况可比之前好太多了。”

    楚楚笑着安慰道。

    柳氏还想说些什么,却楚大壮拉住了,“早些睡,没什么大不了的!”

    楚楚给了两人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上了楼。

    房间里,楚楚脱了一身寒意的衣服,叶奕枭那张英俊的脸不停的在她的脑海里闪现,细想两人相识的过往,斗智斗勇,通力合作,同生共死。

    忽然意识到,他们认识竟然不到半年,可是,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竟然经历了这么多!

    楚楚沉沉的叹了口气,这一天没到来,她心里总是有些期望,期望叶奕枭可以在婚期之前赶回来,可以回来赴约,然后两人的婚礼照常进行。

    只是,事与愿违。

    楚楚走到床边,刚想掀开被子上床,却发现,床中间鼓了一个小包,被子掀了个缝儿,这才发现,那鼓起的包,是楚浅月小朋友那青蛙一样的睡姿。

    自从有了儿童房,楚楚已经和楚浅月分房睡很久了,这小丫头什么时候跑过来的?

    楚楚笑着躺在床边,将某个趴着跟青蛙一样的小朋友翻过身子,让她好好睡觉。

    感受着小丫头身上传来的温度,身上也温暖了起来,她随意的笑了笑,“想知道事情的原委,到京城亲口问问不就好了吗?在这里胡思乱想有什么用?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这一夜,楚楚睡得晚,不过,却比这几个月来睡的都安稳。

    没有噩梦,没有失眠,没有辗转反侧,睡得极好。

    *

    叶奕枭没有出现,楚楚和他的婚事自然没有办法举办。

    其他人对这件事情不是很清楚,但是,复光村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两人的事情,现在新郎没有出现,楚家也没有什么举动,大家忍不住猜测起来,这是叶奕枭悔婚了?

    不过,楚楚的事情,村子里的人已经不会再说闲话了,楚楚造福他们村子,先是嫁接,让他们免于涝灾,后是直接下来将他们快要烂在地里的西瓜全买了,让他们过了一个丰收年。

    年前又让他们上山砍松木,又让他们赚了一笔。

    镇子上的铺子招学徒,楚楚更是大方的将符合条件的孩子都收了,而且还发工钱。

    人家能做的都做了,他们得了便宜,还在背后说别人的闲话的吧?

    所以,大家就算是谈论,也都是关心楚楚,担心楚楚会受到什么打击。

    这里面尤为担心的便是之前跟楚楚有过婚约的周平。

    一早,周平领着大哥家的女儿周桃上门了,打着周桃要跟楚浅月玩儿的名义,见到了楚楚。

    看到楚楚正在做糕点,表情到没有什么变化,他担心了好几天,终于微微放心。

    “坐,外面很冷吧?”楚楚抬头笑了笑,“这是我最近研究出来果汁,你喝喝看。”

    周平咽下要说话的冲动,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眉头紧紧的皱到一起,“好酸!”

    楚楚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抿了一口,“确实有些酸,我再加点糖。”

    周平恍然,他这是被当做试喝的了?看着楚楚放下手里的糕点,真的去加了点糖,显然就是没事人一样,他又开始担心了,她该不是会强加欢笑吧?

    “你怎么样?叶奕枭没回来,他是真的要跟七公主联姻吗?”周平问道。

    楚楚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我说以前都是周桃一个人跑过来玩的,今天怎么是你送过来的?”

    周平没有被戳中心思的尴尬,而是十分执着,“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楚楚没有隐瞒,“去京城。”

    “去找叶奕枭?”周平震惊。

    楚楚点了点头,“有些事情还是问清楚的好。”

    周平皱着眉头,“如果叶奕枭真的要和七公主成亲了呢?”

    楚楚浅浅一笑,“那就是我看错人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周平见她真的没受到太大的影响,这才放心下来,“那以后呢?”

    “以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呗!”楚楚说道。

    周平知道了,其实她并不相信叶奕枭跟七公主会成亲,心中忽然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不过,看到她情绪还可以,周平也没有之前那么担心了。

    “既然你心中已经有打算,那是最好了。准备什么时候走?”平静下来的周平问道。

    “再等几天吧。”

    “那,路上小心,一路顺风。”周平笑着说道。

    “谢谢。”楚楚会以浅笑,没再说什么。

    周平没有多留,看过楚楚,问清楚之后,便离开了。

    对周平,之前帮原身出过气之后,楚楚就已经没有什么怨气了,只是把他当作普通的邻居,相处起来也没有什么压力,就是一个普通的邻居,很自然。

    所以,对于这人上门,她并没有在意,她只是把这人当做普通的慰问而已。

    已经决定的事情,楚楚就不会轻易更改。

    在准备年后去京城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画图纸了,一个家具的新样式,存了很多,足骨铺子慢慢做,慢慢卖了。

    叶记布庄和叶芳斋的分成她也全都拿到手了,这笔银子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她知道凭借这两个分成,很长一算时间,她不会再担心银子的问题,但是,她没有想到,竟然有这么多。

    拿着手里一万多两的银票,楚楚心中更有底气,京城虽然人生地不熟,但是,有银子,好办事。

    而且,现在有了银子的,貌似开书坊可以提上日程了,反正楚鸿也要去国子监读书。

    没错,楚鸿在考试中以微小的差距,赢了云子轩,拿到了那个唯一一个可以进入国子监的名额。

    “这次只是我运气好而已,如果不是有两道算学的题目,我肯定是比不过你的。”楚鸿说的是真心话,这一刻,他再一次惊叹自己的好运气,也感谢楚楚和小丫头。

    他这点算学的功底,还都是跟两人带着学起来的。

    “夫子说过了,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而且,这次的事情不仅仅是因为运气,终究是我轻视了算学,平日里并没有将算学放在心上,用心学习,这次也算是给了我一个教训!”

    云子轩没有不服气,这么长的时间,他也成长了,他也确实认可了楚鸿的才能。

    “那我们就京城见,今年的乡试你肯定会去参加的,只要你过了今年的乡试,明年春天的的会试就要到京城了,我在京城等你。”

    楚鸿说道。

    云子轩睨了他一眼,“虽然你现在确实不错,但是,要通过今年的乡试,你是怎么想的?是不是对自己太有信心了一些?”

    “我说的是你,又没说是我自己!这个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楚鸿给了他一个白眼。

    “那怎么相约京城?不通过乡试你怎么参加会试?”云子轩将白眼送回了他。

    “我在国子监读书,自然是要在京城了,我们要见面,只要你通过乡试,明年春天的会试必定会到京城,我们自然会相见!你该不是忘记了我会住在京城这件事情吧?”

    楚鸿一眼就猜出了他的想法。

    云子轩有些不好意思,他确实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楚鸿叹了口气,“你还是多吃点核桃吧,我姐说过,核桃补脑子!”

    云子轩扬手就要打人,楚鸿先一步退开了。

    两人就这么你追我赶,胡闹开来。

    虽然这样的结果出乎众人的意料,但是,去国子监的人是楚鸿,大家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毕竟,楚鸿可是云水书院有史以来,年纪最小的秀才了。

    这个名额被他拿了去,也算是实至名归。

    楚鸿和云子轩的关系很是亲密,大家都以为两人可能会因为这个名额的关系,势如水火,一些对读书没有兴趣的学子,本想着看看好戏,但是,结果却让众人很是诧异。

    两人关系依旧。

    “楚轩,你怎么了?难道你不为楚鸿高兴吗?”朱富贵看这他愣神的模样,不禁推了推他的肩膀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许仙当儒圣〕〔吞界〕〔国师,公主又见鬼〕〔最强万界大穿越〕〔陆少的暖婚新妻〕〔蚁仙〕〔冰山总裁的峨眉保〕〔地球灭亡倒计时〕〔重生王爷:溺宠贪〕〔孽权〕〔从骑士开始进化〕〔月挽山河:明珠恨〕〔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之男神,有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