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爵爷宠上小甜心〕〔荒野之绝境求生〕〔总裁的强婚蜜爱〕〔大周王侯〕〔邪王宠妻狠强势〕〔将军白发征夫泪〕〔红警战车在末世〕〔融合卡皇〕〔丹道独尊〕〔三哥的拳头〕〔英雄天路〕〔黯昼〕〔玄门末世〕〔漫威里的大超〕〔迟到魔王的奶爸人〕〔乱穿三国〕〔明末岁月之再起波〕〔狩猎好莱坞〕〔捡个正太去种田〕〔诸武争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295 将说教进行到底(1更)
    不得不说,楚浅月小朋友真的是叶奕枭的女儿,完美继承了她爹的腹黑阴险的基因,哦不,应该说是聪明睿智。

    当楚鸿和楚轩,还有楚浅月小朋友三人,根据店小二的指示,来到了叶记钱庄,楚鸿这才知道小丫头所说的办法是什么。

    他可是记得很清楚,在楚浅月知道自己的身世的时候,在叶奕枭决定和楚楚在一起的时候,他教着这丫头从叶奕枭那里坑来的一大补偿——叶记钱庄的身份玉佩。

    当时叶奕枭说的很清楚,凭借这个玉佩,可以调取钱庄里一半的银子。

    小丫头这是想着闹上一闹,直接拿走一部分的银子,如果叶奕枭不想这什么不明不白的就失去这么多的银子,就会主动出面要回去。

    当然,楚浅月小朋友也不是完全抱着这样的想法。

    她推测,很有可能叶奕枭根本不知道他们已经来到了京城,如果他知道有人用了这个玉佩去钱庄拿银子,他肯定就知道他们来京城了,说不定会主动现身见他们。

    但是,不管是楚鸿的想法,还是楚浅月的想法,楚轩都不知道,看着楚浅月迈着小短腿就要进钱庄,楚轩立刻拉住她的手腕,将她拦了下来。

    “你要做什么?这是叶家的商号,而且这是京城,如果真的闹出事前来,会给楚姐添麻烦的?”已经九岁的楚轩已经知道为大人考虑了。

    “大舅舅,你就放心好了,我这么乖巧,怎么可能给娘添麻烦?”楚浅月眨了眨她那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可爱的很。

    不过,楚轩还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我很想知道,究竟是怎么诡异的评价标准,才能将你定义在乖巧一类。”

    楚浅月嘟着小嘴,鼓着肉嘟嘟的脸颊,很是不满如此不被信任的模样。

    “楚轩,你就放心吧,这丫头不会惹事的,因为叶奕枭,姐姐被如此非议,怎么也得让他出点血才行!”楚鸿那不似孩童年龄的沉稳眼神,说服了楚轩。

    楚浅月给了楚鸿一个赞赏的眼神,然后精致走进了钱庄。

    钱庄里很是宽敞,里面人不多,排了两支纵队,有存银子的,也有取银子的,更有借银子的,好不热闹。

    他们三个小不点的到来,倒是吸引了店里众人的目光,不是其他什么原因,单纯的因为他们三个年龄太小。

    能来钱庄的客人,不是商人,就是一些高门的管家,或者是掌管府中中馈的夫人,但是,不论是什么人,都没有年纪这么小的。

    不过,这三个小不点完全没有露怯,进了铺子之后,也没有排队,先是四处看了一下情况,然后直接招来了店小二。

    “不知哪位是你们的掌柜的,我们有要事相见。”楚鸿看似很是沉稳,至于心中有多么的发虚,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就这样的姿态,还是他跟话本里的主角学的。

    小二笑呵呵的打量三人,不敢轻易得罪,笑声问道,“不知几位是哪个府上的小少爷和小小姐?”

    “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等见到了你们掌柜的,我们自会说明。”楚鸿冷静应对。

    不过店小二可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人,“我们掌柜的事物繁忙,现在正在接待护国公的世子爷,如果几位不抱上贵府的名号,小得也不敢轻易上前打扰,几位就只能在这里候着了。”

    楚鸿皱着眉头,护国公的世子爷?

    听上去好厉害的样子。

    楚轩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不能得罪这人,不然会给楚姐惹麻烦。

    楚鸿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他也不是来惹麻烦的,他是来给姐姐出气的。

    他这里正想着怎么回复这个店小二,才能达到他们此行的目的,就听到身边传来一阵戏谑的笑声,“这里可不是你们随意玩闹的地方,不要在这里耽误我们的正事!哪里凉快就哪里呆着去!”

    开口的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青衣华服,手握折扇,腰间挂着价值连城的玉佩,一看就是出身不凡。

    店小二立刻热情的迎了上去,“周小公子,里面请。”

    楚浅月看着眼前的伙计不搭理他们,改去招呼别人,心里有些不高兴,立刻跑到他的跟前。

    “你这人怎么回事?做事情要有始有终,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知道吗?既然你一开始招呼的是我们,就应该将我们招呼完毕,再去招呼其他客人!这样半途而废,很不好!”

    楚浅月才五岁,虽然长得比同龄人要高一些,但是,依旧是个小娃娃,此时她仰着小脑袋,一本正经的教训店小二,看上去可爱极了。

    店小二眼皮直跳,这特么算哪门子有始有终?

    还半途而废?

    有那么严重吗?

    “你这小丫头到很有意思!不过,我到这里是有正事的,可不是像你一样胡闹来的,店小二自然要招呼我!”

    周瑜一边摇着折扇,一边说道。

    “你怎么就知道我是过来胡闹的?我也是有正事的!我们不过刚见面,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妄下断言,做事情这么武断,将来肯定要吃亏的,你这样,很不好。”

    楚浅月态度认真,语气严肃,只是配上她这个年纪和她这张肉嘟嘟的小脸,实在是没有什么说服性。

    莫名被教训的周瑜恼怒起来,折扇刷的一收,“你算哪根葱?竟然也敢过来教训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谁给你的胆子?”

    “我自然是知道你是谁的,方才店小二不是说了吗,周小公子。”楚浅月态度平静的,没有被周瑜的气势吓到。

    周瑜只觉得胸口燃烧着一团怒火,被一个丫头片子当众说教,这要是传了出去,他周瑜以后还怎么在圈子里混?

    谁知道,这还没完。

    “你性子这么冲动急躁,这样很不好。”楚浅月继续说道。

    “老师说过,遇到事情要冷静,冲动易犯错,易酿祸。我方才不过指出了你身上的不足之处,你就如此暴怒,像你这般不能容纳他人意见之人,不能正视自己不足之人,难成大器。”

    楚浅月小朋友将平日里周海的教导记得牢牢的,此时,说的那叫一个进行,却不见,周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浑身似乎已经颤抖起来,合拢的折扇指着楚浅月。

    “你给我闭嘴!我告诉你,我爹是兵部尚书,我爷爷是上任阁老,我们周家三朝为官,辅佐当今圣上,你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丫头,竟然敢说我难成大器?”

    楚浅月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很是认真的看着他,“可是,那是你的爷爷,你的爹爹,你的家人有如此高的成就,跟你有何关系?这些又不是你的?”

    周瑜被问的哑口无言,已经十二岁的他,难道能说,我家身份高,地位高,人脉广,我完全可以靠着祖辈庇护,谋取一个好差事?

    这跟变相的承认他无能,有什么两样?

    楚浅月看着他连嘴唇都开始哆嗦,就是说不出一句话来,上前两步,踮起脚尖,伸手想要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奈何身高受限,只能拍到他胸前,“你不用这么灰心丧志的,你年纪小,还有时间,从现在开始,改掉这些坏毛病,将来肯定会有一番成就的。”

    周瑜气得完全不想说话了,什么叫他年纪小,你这么个小屁孩,五六岁的模样,竟然还说他年纪小!

    完全没有被安慰道,好不好?

    楚浅月有些疑惑,这些都是老师经常跟她说的,每次她低落,不高兴的时候,老师都是这么安慰她的,怎么换了一个人,就没有用呢?

    年纪小小的楚浅月,陷入了疑惑之中。

    不过铺子里的一干客人,一个个都憋着笑,这到底是哪家的小姐,怎么这么可爱?连周家的小公子都敢教育?

    周瑜磨着牙齿,“你叫什么?你父亲是谁?如果你出自世家高门,我怎么从未见过你?”他倒要看看,究竟哪家,竟然敢不把他周家放在眼里?

    “我不是京城中人,你自然没见过我。不过,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这样询问我的出身,家世,门第,这样太过够功利,你小小年纪,就按照出身交朋友,这样很不好。”

    楚浅月又开始说教。

    “老师说了,与人相交,应是志趣相投,义气想合,看的是为人,品性,用的是真心实意,这样才能交到好朋友。”

    “像你这般功利,只看出身地位,交到的不是朋友,只是利益相同之人。一旦你们利益不同,对方会立刻抛弃你,或者背叛你。”

    又被说教的周瑜决定放弃挣扎了,他什么话都不想说了,不然这小丫头肯定还会说出一番话来教训他!

    如果她是胡说八道,他还有理由直接教训她一番。

    偏偏她说的这些话,听上去有很有道理的样子,他连教训人的借口都找不到。

    说又说不过,打又不能打,周瑜发誓,他这十二年来,还从来都没有如此吃瘪过。

    楚浅月见他不说话了,暗自检讨了一番,是不是她说的太多了?

    老师说过,教训也要循序渐进,不能一蹴而就。

    她放弃了继续说教,转头看向店小二,“既然周小公子已经知道错了,你要不要知错就改,不要半途而废,而是有始有终,带我们去见掌柜的?”

    店小二一脸懵逼,怎么火就烧到了她的身上了?还如此猝不及防?

    “哈哈哈!掌柜的,你看去看看那个小丫头找你什么事情?不然你的店小二该哭了?”初焕晨大笑说道。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初焕晨已经和掌柜的说完事情,掌柜的本想亲自送这位世子爷出门,刚好将方才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看了个遍。

    连周家的小公子都敢教训,掌柜的自然不敢怠慢,虽然这小丫头不是京城中人,但是,外地到京的也有很多贵人。

    更何况,大明和西凉联姻在即,外地前来参加婚宴的人也陆续赶到京城,说不定眼前这位就是这些贵人当中的一个。

    “这位小小姐,我就是这里的掌柜的,不知道你找我有何要事?”掌柜的语带恭敬,丝毫没有因为眼前这位就是一个小丫头而看轻对方。

    楚浅月很是认真的打量着他,澄澈的大眼睛凝视他许久,这才开口,“掌柜的伯伯,你很好,不过,光你一个人好是不行的,如果铺子里的伙计跟你一样好,那你的生意应该会更好。”

    掌柜的微楞,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楚浅月小朋友的建议又来了,“老师说过,一个团体,领导者优秀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他的下属同样优秀,不然,一颗老鼠屎,会坏了一锅汤。”

    掌柜的嘴角一抽,瞥了方才的店小二一眼。

    老鼠屎店小二:“……”

    他做错了什么?窦娥都没有他冤,好不好!

    “老夫受教了,不知道你来这里是存银子,还是借银子?”掌柜的努力将事情拉到正题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傲娇总裁请别闹!〕〔极道仙术〕〔神医嫡女:帝君,〕〔厉先生,缘来是你〕〔我是炮灰之锦鲤仙〕〔凡仙飘渺传〕〔进化之眼〕〔画爱为牢:神秘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