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爵爷宠上小甜心〕〔荒野之绝境求生〕〔总裁的强婚蜜爱〕〔大周王侯〕〔邪王宠妻狠强势〕〔将军白发征夫泪〕〔红警战车在末世〕〔融合卡皇〕〔丹道独尊〕〔三哥的拳头〕〔英雄天路〕〔黯昼〕〔玄门末世〕〔漫威里的大超〕〔迟到魔王的奶爸人〕〔乱穿三国〕〔明末岁月之再起波〕〔狩猎好莱坞〕〔捡个正太去种田〕〔诸武争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296 叶狐狸的女儿也是小狐狸(2更)
    “为何不是取银子?”楚浅月歪着脑袋,疑惑的看着他,“我是过来取银子的!”

    “只是取个银子而已,这里这么多取银子的,伙计不能取吗?为何一定要找掌柜的?就你金贵?”等候许久的周瑜,终于找到了报复的机会,语中那满满的嘲讽意味,让人想忽略都困难。

    “虽然同样都是过来提银子的,我自然跟你们不同,当然要区别对待!”楚浅月脸不红,气不喘,好像没有听出里面的嘲讽一般。

    “哼,难不成你提的银子太多,一定要掌柜的出面才行?”周瑜继续嘲讽。

    楚浅月点了点小脑袋,转头看向周瑜,“原来你这么聪明,一猜就猜中了!”

    周瑜:“……”

    聪明毛线聪明?

    他这是在嘲讽!嘲讽!嘲讽!

    知道嘲讽这两个怎么写吗?

    知道嘲讽是什么意思吗?

    楚浅月根本没有注意到周瑜脸上那已经快要吐血的表情,直接将脖子上挂着的玉佩拿了下来,递给了掌柜的,“我觉得我们应该去一个没有人地方谈谈。”

    掌柜的一看,瞳孔微缩,立刻恭敬万分,“小姐里面请。”

    “不就是提个银子嘛,至于偷偷摸摸,回避众人吗?你这是不相信我们?”周瑜忍不住又开了口。

    “别人我自然是信得过的,我就是担心我提了银子,然后你来个半路抢劫,我这么小,肯定打不过你,我自然是要防着你点了。”

    楚浅月一本正经的回答。

    周瑜气的脸色通红,怎么不喷出一口血来!

    “哈哈哈!”初焕晨一手捂着肚子大笑出声,多久没有遇到过这么有趣的人了?

    被当做笑料的周瑜气的脸色铁青,可是,笑他的人是护国公的世子爷,他能做什么?

    什么也不能做!

    护国公府可不是他能的得罪的起的!

    “小丫头,你放心,等你提了银子,我送你回家,绝对不会让他半路抢了你的银子的!”初焕晨说这话的时候,还是一手捂着肚子,极力控制着脸上的笑容。

    “可是,万一你监守自盗呢?你比周小公子还大!周小公子如果上来抢,我们三个还可能合力打败他,如果是你,那我们肯定会被抢光的,一点反击的能力都没有。”

    楚浅月很是认真地说道。

    初焕晨这会儿笑不出来了,大步走到楚浅月跟前,“你这个小丫头竟然敢怀疑我?你知不知道本少爷是何许人也?本少爷会贪图你那点银子吗?”

    楚浅月浸提的后退两步,仰着头看着他,“你又没说,怎么会知道?”

    初焕晨被怼得胸口郁结,他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才说道,“你听着,本少爷叫初焕晨,是护国公府的世子爷,未来的护国公!你现在知道了吗?”

    楚浅月点了点头,初焕晨这才觉得满意了,脸上重新绽放出笑容来。

    谁知道,就听眼前这个小豆丁继续说道,“可是这也不能说明你不会抢我的银子?”

    初焕晨膝盖一软,差点直接摔到在地。

    好有道理的样子,我竟无言以对。

    “不过,我相信你,你是不会抢我的银子的。”楚浅月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脸颊处的小酒窝可爱极了。

    初焕晨看了,恨不得上手捏捏她肉嘟嘟的小脸蛋。

    “掌柜的,钱庄现在有多少存银?”楚浅月转头问道。

    “回小姐的话,现在钱庄总计一百万两的白银。”掌柜的拱手弯腰,恭敬异常。

    楚浅月小朋友的算盘在脑中打的噼里啪啦直响,片刻后,她扬起灿烂的笑容,“那我可以提走五十万两呢!”

    掌柜的双腿一软,差点摔倒,还好楚鸿和楚轩眼疾手快,一人扶着他一边的胳膊,这才让他稳住了身形。

    “怎么?我不能提吗?”楚浅月疑惑的问道。

    “按照规矩,提是可以提的,但是,从来没有人一下子提这么多的银子!”掌柜的脸色煞白,今天要是将这么多银子提走了,万一这信物有什么问题,那他可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

    “你不用这么紧张,凡事都有第一次,老师说过,一回生,二回熟,你先适应适应,等我下次过来,你就可以以平常心面对了。”

    掌柜的一听还有下次,只觉得腿更软了,身子踉跄了一步,差点把楚鸿和楚轩都晃倒。

    就这一次他都觉得快窒息而死了,再来下一次,它恐怕直接已经呜呼了。

    周瑜在听说五十万两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表情都僵硬了的那一种,五十万两的银子,让一个小丫头过来提,而且这小丫头还是用一副轻描淡写的口吻说出来的,好似根本就没有把这么多的银子放在眼里。

    周瑜觉得他的世界观被眼中议挑衅了!

    初焕晨虽然没有周瑜反应那么大,但是,视线还是紧紧的锁住了楚浅月,叶记的商号,整个京城之中,都知道这是叶家的产业,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叶奕枭一个人的产业,跟叶家半分钱的关系都没有。

    一下子能提出这么一大笔的银子,这丫头一定跟叶奕枭有什么亲密的关系!

    看她这个年纪,除了父母关系,初焕晨想不到其他,虽然这个推测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毕竟,整个京城都知道,叶家大少及其厌恶女子,身边更是一个女子服侍的都没有。

    他凭借这个借口,不知道拒绝了多少京城之中的世家千金,甚至连公主都被他拒绝了。

    现在竟然冒出来一个年纪这么大的女儿,说出去,谁都不会相信!

    但是,初焕晨认真观察着楚浅月的样貌,尤其是她那双眼睛,还真的跟脑中之人相吻合。

    意识到这一点,初焕晨顿时兴奋了起来,这可是天大的消息,身为叶奕枭的兄弟,兄弟的女儿就是他的女儿,现在叶奕枭身体不适,他一定要肩负起保护好她的责任!

    “掌柜的,还等着作什么?五十万两,银子就不必了,银票就行。”初焕晨角色转换的极快,立刻就站在了楚浅月这一边。

    “我这就去,这就去。”掌柜的无奈,只能一边去准备银票,一边将消息通知上去,这么大的事情,他实在是不敢做决定。

    此时,楚浅月一行人应成为铺子里的焦点,众人纷纷猜测,她究竟是哪个府上的小姐,竟有如此气度,一开口就是五十万两,竟然京城第一首富,也不可能用如此轻描淡写的口吻,说出五十万两这个数字。

    那可是银子!银子!不是石子儿啊!

    眼见已经有人走上前来,想要攀谈,最好试探出楚浅月的出身,初焕晨却是弯下身子,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向内室走去。

    来人纵然十分遗憾,却是不敢胆子大的跟上去的,那可是护国公府的世子爷,可不是他们这些小人物能招惹的起的。

    就连周瑜这个好奇的抓心挠肝的少爷,都不敢触初焕晨的霉头,更别说其他人了。

    内室之中,早就有伙计眼疾手快的上了糕点和茶水,招待几人。

    初焕晨问道,“你是叶奕枭的女儿?”

    “没错,叔叔真聪明。”

    被称赞的初焕晨诡异的有些高兴,“你刚刚在外面说了那么多的大道理,难道你老师没有告诉过你,财不露白吗?”

    “五十万两你就这么当众说了出来,就不担心被这些人抢夺?”初焕晨拿出了大人的派头,教训道。

    “叔叔不是说会保护我吗?我有什么好害怕的?”楚浅月理所当然的口吻,将他满嘴的教育的言辞全都怼了回去。

    “难道说,叔叔能力不够?护不住我?”楚浅月一脸怀疑的问道。

    初焕晨下意识的想要反驳,却及时制止住了自己的冲动,换了一个角度问道,“没错,京城这么大,我护不住你,不是理所当然的?”

    楚浅月眉间微蹙,小声说道,“老师说有事情就找学长帮忙,镇国公的公子能护得住我,你是护国公府的世子爷,应该比学长更厉害才对。可是你却护不住我,难道护国公比镇国公差很多?”

    初焕晨一听,脸色顿变的,“胡说八道!我们护国公比镇国公厉害很多好不好?刚刚我就是开个玩笑,这京城之中,本少爷想要护着一个人,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如果有哪个不长眼的欺负到你身上,你直接报上我的名号!绝对不会有人敢动你。”初焕晨信心十足的说道。

    楚浅月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谢谢叔叔。”

    初焕晨这才从方才的激动中回过神来,他明明是想趁机教育一下这丫头的,怎么到头来换成了他许下保护她的诺言?

    怎么有一种被算计了的感觉?

    这感觉诡异的有些熟悉。貌似小时候,面对叶奕枭的时候,这种事情经常发生!

    初焕晨眯着眼睛审视着正拿着一个太师饼吃的心满意足的楚浅月,这人果然是叶奕枭那狐狸的女儿!腹黑的性子都一样!

    “叔叔盯着我看做什么?太师饼很好吃的,叔叔不吃吗?”楚浅月疑惑的问道。

    “你为何相信我会保护你?”初焕晨看都没看那糕点一眼,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老师说过,好人坏人,要自己分辨,不能听别人的评价,而妄下结论!分辨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要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觉,我第一眼看到叔叔,就感觉叔叔是好人。”

    楚浅月趁着喝水的功夫,给了他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答案,“照你这么说,你第一眼就觉得周瑜是坏人?”

    “我没说他是坏人,就是性子不好,有很多毛病!不过老师说过,年纪小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毛病的,改了就好了。”楚浅月解释道。

    “你老师是谁?我真是好奇,究竟什么大人物,竟然能交出来你这样的学生?”初焕晨好奇的问道。

    “老师就是老师,还能是谁?”楚浅月那无辜的小眼神就这么看着他,一副我什么都不懂的模样,又将初焕晨怼得没话说了。

    不过,初焕晨身为护国公府的世子爷,虽然整日吃喝玩乐,看上去是个草包,但是,聪明着呢。

    “你觉得你不说,我就不知道谁是你老师了?”他笑着反问,眸间闪着玩味的光芒。

    “那叔叔就猜猜呗,猜对了我也不告诉你。”楚浅月很有原则,换了芙蓉糕啃。

    初焕晨:“……”

    这丫头绝对是叶奕枭那厮的女儿没错了!性子一样的气死人,不偿命!

    “你刚刚说你学长是镇国公府的公子,在这京城之中,有些势力的,能将你护着的,镇国公府之中,也就封子安了。”

    初焕晨一边说着,一边凝神观察着楚浅月的反应。

    “封子安既然是你的学长,那就说明你们是一个老师,封子安的老师到是很多,但是跟师生情分深厚到可以护着你的,也就周家的老阁老了,所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傲娇总裁请别闹!〕〔极道仙术〕〔神医嫡女:帝君,〕〔厉先生,缘来是你〕〔我是炮灰之锦鲤仙〕〔凡仙飘渺传〕〔进化之眼〕〔画爱为牢:神秘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