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爵爷宠上小甜心〕〔荒野之绝境求生〕〔总裁的强婚蜜爱〕〔大周王侯〕〔邪王宠妻狠强势〕〔将军白发征夫泪〕〔红警战车在末世〕〔融合卡皇〕〔丹道独尊〕〔三哥的拳头〕〔英雄天路〕〔黯昼〕〔玄门末世〕〔漫威里的大超〕〔迟到魔王的奶爸人〕〔乱穿三国〕〔明末岁月之再起波〕〔狩猎好莱坞〕〔捡个正太去种田〕〔诸武争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00 回家质问叶奕枭(1更)
    叶奕鸣回家的时候身上带着伤,其实这个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只要叶奕鸣不说出来,别人也不会发现。

    但是,偏偏他的嘴角一片红肿,就算他想隐瞒,都非常困难,尤其家里还有叶六一个神医。

    他总不能说走路不小心摔跤了,或者是一个没注意撞到哪里了,这么明显的谎言,肯定会被戳穿。

    “又打架了?”果不其然,他刚回去,就运气很不好的遇上了叶六。

    “看样子这次你的对手还算有点样子,竟然可以让你挂彩,是个不错的对手吧?”叶六饶有兴趣的问道。

    想起楚鸿,叶奕鸣难得没有回嘴,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他的话。

    这倒让叶六有些吃惊,这小子平日里总喜欢怼他几句,这么好说话,还真是难得。

    “要不要我帮忙?指导你几招,明天你好去报仇?”叶六笑眯眯的问道。

    叶奕鸣很是嫌弃的看着他,“要指导还是找大哥比较靠谱。”

    莫名被嫌弃的叶六有些郁闷,不过,他还是拦下了叶奕鸣的去路。

    “别去打扰少爷。”

    叶奕鸣皱眉,“今日大哥还没醒?”

    自从上次毒发之后,叶奕枭便会时常昏睡不醒。叶六想了很多办法,但都收效甚微。

    还是西凉七公主妙手回春,稳住了叶奕枭体内的毒,才救会了他一条姓命。

    不过,就算有七公主,叶奕枭也是最近几天才能勉强清醒一会功夫,还是不能下床。

    “不是。”叶六皱眉说道。

    叶奕鸣立刻会意,“那个女人在哪里?”他的语气不是很好,对西凉的七公主也是恶意满满。

    叶六也没有纠正他的意思,显然他对这个七公主的印象也不是很好。

    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扔给了叶奕鸣,“先处理好你脸上的伤,晚饭记得吃,现在在京城,野味什么的不可能天天吃,你多少吃一些。”

    叶奕鸣接下瓷瓶,“我知道的。”

    虽然叶奕鸣是中二病的熊孩子一个,但是,自从叶奕枭体内剧毒复发,有性命之危,消息还要瞒着府中其他人,还有叶江的生意要忙碌,叶江和叶六几人当真是心力交瘁。

    叶奕鸣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添乱,性子已经收敛了很多。

    如果不是这样,就今日在书院碰上了楚鸿,他就不会任楚鸿揍他一顿。

    叶奕鸣拿着伤药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叶六回头看了一眼两者的屋子,无奈的叹息一声,又回到自己的药房,在府中,他的身份是叶奕枭的大夫,挨着叶奕枭的院子,就是他的地方,这还是叶奕枭特意为他安排的,一处专门的药房。

    销魂蛊,他研究了五年,始终不能根除,可是,七公主竟然有办法扭转乾坤,这让他心中挫败之时,那股不服气也升了起来。

    如果他能彻底解决少爷身上的蛊毒,那所有的事情便会迎刃而解。

    见叶六离开之后,先前离开的叶奕鸣又冒了出来,原来,方才他并没有回自己的院子,只是想等着叶六离开,在没有任何的障碍下,进入叶奕枭的房间,跟叶奕枭好好谈谈。

    他贴着墙边,走到窗前,通过缝隙,观察着屋内的情况。

    一股弄弄的药味从窗户的缝隙中传了出来,叶奕鸣也紧紧皱了眉头,这样的味道,他已经不只这次闻到了,大哥究竟喝了多少药,他不知道。

    不过,房间里的药味这么浓,想来喝得不少。

    房间里通亮,叶奕枭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眉间的那点朱砂,也越发暗淡,好似快要淡去一般。

    坐在地床边的女子身形纤细,手指及其灵巧的将身上的银针扒出,银针上黑色及其明显。

    “看来你恢复的不错,照这个速度,等到我们大婚,你体内的毒就应该好的七七八八了。”舒浅将银针放进布袋中,笑着说道。

    “我很疑惑,你堂堂七公主,大明这么多优秀的男子任你选择,你为何偏偏选中我?”叶奕枭的声音有些沙哑,也透着一股子的无力。

    舒浅笑意不明,将一直吮吸叶奕枭食指的冰蚕重新放到了白玉盒中,“自然是因为你优秀!皇兄说过,能从内部瓦解西凉朝局之人,绝非等闲之辈!”

    叶奕枭垂眸,掩下眸间深沉的幽光,“为何我总觉得,你选我,是别有用心?”

    舒浅迎上他的视线,“不论我为何选中你,你既然已经答应,就绝无更改的可能,我们西凉虽然战败,但是,我舒浅可不是任人挑选的主儿!”

    叶奕枭唇角划过一抹冰冷的笑意,“希望你能信守诺言,我叶奕枭也不是任人算计的主儿!”

    舒浅这才露出一抹欣赏的笑容,“我果然没有选错人,纵使毒发在床,浑身不能运动,气势依旧不减,冷厉嗜血,你真的很不错。”

    叶奕枭眸间更暗,那深邃的眸子中,究竟藏着怎样的思绪,无人知晓。

    叶奕鸣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自己露出了什么马脚,被屋子里的人发现。

    等到舒浅出了房间,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躲在外面干什么?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鬼鬼祟祟?”屋内传来沙哑的声音的,虽然有些中气不足,显得声音有些轻飘飘的,但是,对于叶奕鸣而言,威胁力十足。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看着叶奕枭挪动了身子,他连忙上前,将他扶了起来,靠在床头。

    “大哥,你感觉如何?那个女人真的能治好你吗?”叶奕鸣有些担忧的问道。

    “舒浅医术不行,但是她专供毒术,我身体里的毒,经过她的治疗,确实好了一些。”叶奕枭说道。

    叶奕鸣皱眉,“所以,你是想彻底解毒,所以才答应跟那个女人成亲吗?”

    叶奕枭认真打量着他,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他的眼神尖锐且带有浓浓的侵略性和强大的威压,叶奕鸣这个没经过什么风浪的熊孩子哪里能扛得住,当下回避了他的目光。

    他低着头,继续问道,“你会真的和她成亲吗?”

    叶奕枭皱眉,“发生什么事情了?今日你回来,为何会问这么多的问题?以前这些都不是你会关心的事情。”

    “明明是我先问大哥的,大哥现在怎么反而问起我来?这不公平!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虽然不敢迎上叶奕枭的视线,但是,叶奕鸣性子里的那股执拗,让他不会轻易放弃。

    叶奕枭叹了口气,“这是大人的事情,你还太小,不明白的。”

    “我不想明白,我就想知道,如果你跟那个女人成亲,那楚楚和小丫头呢?你要如何对待她们?”叶奕鸣被这敷衍的回答激怒了,不禁扬起了下巴,迎上了叶奕枭的双眸,抬高了声音问道。

    “楚楚和小丫头到京城了?”看似疑问,可是,他的眼神却透着肯定。

    叶奕鸣点了点头,“今日我在国子监见到了楚鸿,被他揍了一顿,就是因为大哥的行为,我都不敢还手。”

    他有些委屈,将事情推到了叶奕枭的身上。

    自己养大的弟弟,叶奕枭还能不知道他是什么性子。

    他只微微抬头,睨了他一眼,“是没还手,还是打不过楚鸿?”

    叶奕鸣耳尖羞红,高声辩驳,“只是因为他突然出手,我一个措手不及而已,就他那点功夫,内力都是刚刚修炼的,怎么可能打得过我?”

    “真是这样?”叶奕枭怀疑的问道。

    叶奕鸣挺值得后背瞬间弯了一下来,泄了气,“反正结果就是,因为大哥一点消息都没有,连面都不露,我就被楚鸿暴打一顿泄气。”

    “他们什么时候到的京城,现在住在哪里?楚鸿归来了,小丫头也过来了吗?还有什么人?”叶奕枭瞬间将所有问题都扔了出来,叶奕鸣有些头疼。

    “这些我哪里知道?”

    叶奕枭眼角的余光扫了过去,“你怎么这么没用!‘

    叶奕鸣:“……”

    被打的人是我!你身为大哥,不但不好声安慰,竟然还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确定你真的是我大哥吗?

    我该不是被捡回家的吧?

    还有,谁规定被揍的人就要知道这些事情?

    大哥你会不会太无理取闹一些?

    我不知道才是正常的好不好?

    叶奕鸣暗自在心中吐槽,没办法,他不想被罚写大字。

    “既然楚鸿在国子监,你想办法把这些事情弄清楚。”叶奕枭说道。

    叶奕鸣瞪大了双眼,一手指着自己嘴角的伤口,“大哥,你该不会这么没有人性吧?你看看我嘴角的伤,可疼可疼了!”

    “我这刚跟楚鸿见面,他就上了一顿拳脚来招呼我,我哪里敢凑到他身边打听这些事情?只要我靠近他一步,等待我的肯定又是一顿胖揍!”

    “你不是很能打吗?回到京城这半年来,你还少打架了?”叶奕枭瞥了他一眼问道。

    叶奕鸣摊手,“好吧,我承认,我心在打不过楚鸿,也不知道楚楚之后又教了他什么招数,动起手来,变化太快了,我根本招呼不及。”

    “所以,遇到你能打得过的,你就上去欺负人家,现在遇到打不过的,你就连靠近都不敢靠近了?”叶奕枭挑眉,“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欺软怕硬?”

    叶奕鸣被说得面红耳赤,“我才没有!不就是问几句话的事情,不过就是小事一桩,难不倒小爷!”

    他气呼呼的直接出了房间,太过生气的他,已经忘了他过来是要问叶奕枭要个准话的。

    中二病的熊孩子就这么被自家大哥忽悠走了。

    房间里重新恢复到寂静,叶奕枭敛起脸上的笑容,看着窗户,夕阳将天边染红,一道余光透过缝隙照了进来,时间很短,便消失了。

    他垂下眼眸,楚楚和小丫头到京了。

    “叶七。”

    一个身影忽然出现在房间里,“你说叶六和叶江,知不知道她们现在就在京城?“

    “不知道。”叶七很诚实。

    叶奕枭没继续问,他口中的不知道,是说不知道叶六和叶江知不知道她们在京城,还是说他们不知道这件事。

    “你去叫他们过来。”叶奕枭说道。

    叶七瞬间不见了踪影。

    叶叶奕抬了抬手,方才被冰蚕吮吸的食指依旧发麻,这才开始有了点知觉。

    令无数神医束手无策的销魂蛊,舒浅却有办法解决,这本身,就是一大问题。

    片刻,叶六和叶赶了过来。

    “少爷,有什么事情——”叶江吩咐二字还没有说完,就发现叶奕枭直接靠着床头睡着了。

    叶六几步窜了过去,立刻握住了叶奕枭的手腕,指腹搭了上去,仔细感受着跳动的脉搏。

    叶江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他,“如何?”

    叶六松了一口气,“无视,睡着了,应该是方才排毒太耗神了。”

    “少爷找我们过来应该是有事情交代的。”叶江说道。

    叶六一听,连忙转身看想叶七,“少爷方才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叶七皱眉,但是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叶六和叶江只能无奈叹息。

    *

    翌日。

    楚鸿和楚轩分别去书院,楚楚带着楚浅月小朋友出了客栈,院子没有着落,但是银子还是要赚的,总不能坐吃山空。

    从叶记钱庄那里提的五十万两的银票,她不准备动,这些银子是要留给闺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傲娇总裁请别闹!〕〔极道仙术〕〔神医嫡女:帝君,〕〔厉先生,缘来是你〕〔我是炮灰之锦鲤仙〕〔凡仙飘渺传〕〔进化之眼〕〔画爱为牢:神秘总
  sitemap